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92/


班长一边给我整理个人物品一边和我聊天,我们说的很投缘所以不一会我就和他认识了,原来班长和我们家乡离的不远,当我得知班长他是来自合肥的,我心中暗自庆喜这下不用紧张了,原来我和班长是老乡,心中的好多顾虑都已经慢慢的消失了,人们常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虽然我们没有到那样的程度,不过多少让我感受到了这句话的含义。(其实说句心理话,在我没来的时候很多当过兵的人和我说部队里比较讲究老乡的观念,所以我想班长一定会照顾我的,如果我们有些人还有这样的想法的话,我想你是错了,我不知道别的部队是不是这样不过我们那支部队不信这个,我们都是来字五湖四海,都是朋友和兄弟,所以班长对我们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在训练上严是为了让我们有更大的进步,为的就是让我们平时多流汗,战时才会少流血,在生活上班长就像慈母一样关心着我们,所以请大家不要在有这样的顾虑了)

正当我们聊的正欢快的时候,来了7、8个和我一样穿着绿军装没有挂军衔的人,我站起来看着他们,不知道如何是好,班长给我把铺面刮好之后,下来了,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你们新来的战友叫XXX,以后你们将要在一起生活,大家之间要相互帮助和学习,就像你们刚来的时候我和你们说的一样,把我教的东西你们可以在教给他,同时在各方面要帮助他,因为他比你们来的晚,知道吗?他们都说:知道,好了现在你们可以自己相互交流一下,但是不要乱,我有事先出去一下,今天的值班员要负好责,知道吗?就听到里面有一个人说:是。班长说你组织吧,一个大个子走到我们队列的前面,让我们拿着凳子坐成了一圈,对班长说,报告班长:我们这样行吗?班长说可以,你们先各自简单的自我介绍一下,我走后,你们都要听他的不许乱跑,如果谁出去了被纠察抓住了那就麻烦了,知道吗?有什么事情你们像值班员请假,值班员到副班长那报告得到允许的情况下才可以做知道吗?大个子说:是,这个班长以前说过我一定会记着的,包括有领导来检查要报告,班长笑着说恩不错你学的挺快而且记性不错,对就是这样,只听大个子,站的笔直的说:是,说完还敬了个军礼,班长也回了个礼,我被眼前的一切搞晕了,心理想这个人肯定是个官,不然怎么管我们呢?而且还和班长那么好,好象对部队里的东西也很熟悉是的。

等班长走后我们开始交流了,他说他叫XXX来自重庆、他说他叫XXX来自四川,我说我叫XXX来自安徽,好家伙,我们简直就是个地图小版块呀,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就算是有来自一个地方的也是在不同城市,在家根本就不认识,是部队给了我们机会让我们走到一起能够有缘认识,大家就这样高兴的谈笑着嘿嘿不一会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把我刚才紧张的情绪一下子就忘记了,原来部队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也没有那么多约束的,虽然和家里比不上,不过总体来讲还可以,大家欢快的交流着,彼此间都非常真诚。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我们大家在一起,说笑着,正当我们交流的无所不谈时,一个少尉进来了,那个大个子站起来说:起立、稍息、立正,嘴里说着XXXXXXXXXX,请指示,排长说:按计划进行,他给排长敬礼,排长也还礼了,之后排长说:恩不错,大家的进步不小,你组织着呢?他回答是,然后大家都认清的说:排长好,就我跟什么是的,怎么什么都听不懂呀!排长看着我说,你是新来的吧,我大稍息的和他说,是呀,欢迎你加入这绿色的方阵,不过要做好吃苦的准备,在这里要好好的学习、锻炼呀!我说知道了,排长说组织的不错,要继续努力,那个大个子说是,排长说你们继续我走了,大个把刚才的那一套动作用重复了一遍。

我呆着两眼看着他们,他们笑着说,这就是部队,不要以为还和家一样,我们刚来的时候也和你一样,是班长和先来的人教我们的, 你也不要急,很快你就会适应的,说的我是一头上的污水呀,后来才知道,那个大个子是当天值班的,原来班长安排每个人轮流值班,一人一个星期的轮流转,那天正好是他,想想我当时的表情真是觉得好笑,自己很傻是的。差点把他当成了什么领导。

班长很快就回来了手里还拿了一张表格,走到我面前,说:XXX同志有笔吗?我说有,那好把这个自传表填好,一会交给我,我看了看,跟班长说我有的不会填看不动什么意思怎么办呢?班长说你可以问他们,把你自己知道的一些自然情况填上去,不过要真实,到时候我们还要调查的,我说:好的,我拿着凳子走到桌台边上开始认真的填了,看着大家都在谈笑我就没好意思叫他们,可是他们都非常热情的走了过来,你一言我一语的告诉我怎么填写,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就是部队吧!这就是亲如兄弟的战友情。

一种有着共同理想,不是兄弟甚是亲兄弟的集体。对于大家的热情,我好是感动呀!我想这就是部队的优良传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