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上举足轻家重的国,从来没有像今天 这样,因为存在一些重大分歧,而喋喋不休的争吵。


小布什入主白宫伊始,视中国为“战略竞争者”,现在,又承认中国是“利息相关者”。中美两个大国,在争吵中寻找利益共同点,逐渐相互接近。


美国看中国百般挑剔


美国总有一些人,喜欢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中国出现的新变化;


其一:解放军出于打击台独势力的需要,改善空军和海军的装备,美国就说,中国的军事发展,会导致台海局势失衡,并对美军入其盟军构成威胁。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在参议院作证时预言,10年之内,中国海军舰队的规模可能超过美国。他在新加坡参加“亚洲安全会议”时,呼吁亚洲国家警惕中国的军事扩张。


其二,中国的对外贸易连年快速增长,很多美国国会议员抱怨:中国通过出口补贴等措施,刺激对美出口,同时,阻碍美国产口进入中国市场,导致美国对华贸易连年出现巨额赤字。他们说,2005年度,中国的贸易顺差将达到2000亿美元,美国为此将失去100万个就业岗位。


其三,制造业和加工业的发展导致中国能源消耗的增长。一些美国头面人物说,20年内,中国的能源消耗总量增长了2.6倍,其中,煤炭消费增长2.4倍,原油2.7倍,天然气2.2倍。中国已经成为一条“饿龙”,未来将与美国争夺各种资源,损害美国的全球利益。


共四,贸易盈余的增多,使中国拥有世界第二位的外汇储备,中国为了做到金融资产平衡,拥有三千多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于是,美国议员们又说,中国试图控制美国的经济命脉,严重威胁到美国经济安全。联想、中国油等中国企业举牌收购美国企业,美国官方认为,中国正打算买下整个美国,对美国构成经济威胁。


其五、中国为防范金融风险,实行紧盯美元的固定汇率政策,美国参议员舒野等人提出议案,要求对中国出口商品征收27.5%的惩罚性关税,以此逼迫人民币升值。


最近,美国在国家安全、贸易、能源、金融资产和汇率等方面,对中国提出种种责难。仅纺织品方面的争端,两国就进行了7个回合的难苦谈判。美国的媒体上,充斥着“中国威胁论”的内容,涉及到双边关系的方方面面。


中国对美国灵活斗争


对于美国国会、五角大楼、企业界和舆论出现的新一轮“中国威胁论”声浪,中国方面有理有节地给予批驳:


一是公布了中国防务白皮书,将中国国防经费的增长数据、解放军的编制、训练和装备情况公之于世。同时,去年秋天,邀请鹰派的代表人物拉姆斯菲尔访华,并破开荒地开放了中国二炮队的指挥枢纽。美国方面判断,中国每年的军费开支不足美国的20%,不可能形成对美国的军事优势。

二是设法减少对美国贸易的顺差。实际上,中国贸易的总额也不过两千多亿美元,不右能出现美方所说的2000亿美元贸易顺差。按照中国方面的统计,去年的对美贸易顺差,总额为1140亿美元。如果美国对中国放开高技术商品的出口限制,中国的贸易顺差将大幅度减少。小布什总统第二次访华时,中国购买了价值40亿美元的波音收音机以平衡双边贸易。


三是中国国内能满足94%的能源需求,进口所占的比例很小,不是造成国际能源价格大幅度上升的主要原因。中国zhengfu提出了建设节约型社会的主张,已经得到全民的响应。


四是中国商务部官员在同美方谈判时,同意将中国的外汇盈余,大量投入美国国债市场,帮助美国实现财政收支的平衡。


五是实行“一蓝子”货币政策,有节制地将人民币对美元的升值2%以上。这将对抑制劳动密集消费品的出口,逐渐产生作用。


中国不同意美国的种种责难,但是,也采取了措施,化解了中美之间的紧张关系。两国经过协商,各自作出让步,达成了中国纺织品出口协定,就是突出的一例。


美中冲突关键是美要独霸


中美在价值观念和社会制度上的差异,一直是双方产生各种冲突的根源。出乎美国鹰派势力的预料,中国不仅没有像苏东国家那样崩溃,反而以异乎寻常的速度发展着。从1978年发来,中国GDP的年平均增长率为9.4%,是全球发展速度最快的国家。


一名到过中国的美国记者写道:“身处崭新的上海,让我觉得曼哈顿是如些破败不堪。”越来越多的欧美人士相信,到21世纪中叶,中国将取代美国,就成世界上第一大经济实体。他们甚至揣想,届时“北京将迎来万国来朝,使美国的国际地位相形见绌”。


华盛顿的战略家们由引起联想到,美国虽然是当今唯一的超级大国,但是,500年前,中国也曾经是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当许多欧洲人住在草棚里、仍然刀耕火种时,中国就已经是全球最大 的经济和军事强国。如果七下西洋的郑和舰队趁机使作武力,“欧洲人也许要讲汉语”。


面对当今中国的飞速发展,美国看在眼里,酸在心上。小布什总统确定的美国国家安全战略,其基本原则就是:“立和维持不可抵挑战的防御能力”。美国不允许他国与其平起平坐,必然要利用自己的优势地位,对中国这个最大的“战略竞争者”,实行种种打压。


2005年1月美国国务卿赖斯公开说:中国即将崛起为一个“军事超级大国”。由此,美国在削减欧洲驻军的同时,在西太平洋地区调整部署,投入30万重兵进行围堵;美国还强化美日同盟关系,扶植日本右翼势力做帮手。竭力维护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是两国不断产生各种冲突和争吵的根源。


中国从美国强势地位中获实惠


美国采用各种手段以遏制中国崛起,对此,中国打取了克制态度。


首先,中国的崛起是一个漫长的过程。中国的发展速度虽然很快,但美国的块头很大,到2020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只能达到4万亿美元,与美国差距甚大。其次,泄酝饷骋鬃芏睿?978年的206亿美元,增加到2005年底的1.42万亿美元,中国的外贸依存度已经过到70%。如果同美国闹翻,中国大量出口商品就会积压国内,出现经济萧条。再次,在全球500强企业中,244家为美国企业,173家为欧洲企业,只有58家为亚洲企业,这其中又有46家为日本企业。中国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还不强。而美国拥有尖端科学技术,可以为我所用。


现实地说,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所以中国前驻美大使李道豫说:“美国和亚太地区的经济利益增进了,我们的利益也增进了”。中国利用美国主导的世界秩序,获得了自身发展的,出现了经济繁荣局面,也就没有必要挑战这一秩序。


有时候,两国发生争吵时,美国的有些话,说得很难听,让人很生气,但是,我们要明白,美国只是嘴巴上快活,中国得到的实惠更多。

两国在争吵中寻找共同的利益


另外,各种事实让美国也逐渐认识到,与中国对抗并不符合美国的昨益。20世纪90年代,美国派出航母舰队,插手台海争端,险些擦枪走火,就是明显的一例。


经历,伊拉克战争之后,美国也认识到,美国虽然能够打败其他国家,却无法让这些国家效忠于自己,或者让其变成自己稳固的盟国。盟国不断从伊拉克战场上一小差也让美国明白,自己的影响力是有限的。


而中国毕竟是有重要影响的大国,美中在国际反恐、防止核扩散等议题上,近切需要中国的合作。中国在解决朝核问题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美国甚至希望中国参与解决伊朗核问题。


对中国一味的进行围堵,无助于国际问题的解决。与此同时,美国在中国也有很多现实利益。


中国是美国小麦、磷肥、飞机的大客户。中国经济的发展,也为美国提供了机遇:中国出口到美国的的产品,有50%是美国在华企业的产品;有85%以上的出口高科技产品,都是由外国在华企业生产的。表面上看,中国有巨额的贸易顺差,实际上,里面包含着美国等西方企业所赚的钱。再者,中国的纺织品等劳动密集型消费品,美国本身并不生产,每年帮助美国的消费者省下的金钱,高达600亿美元。


2005年9月,美国国务聊佐利克发表了题为《中国向何处去》的演讲,他说:“我们现在需要鼓励中国成为国际社会负责任的一员”。认为中国是“利益相关者”,清楚地表达了美国需要改变对华的战略思维意图。他的这番言论,得到了国务聊赖斯乃至布什总统的认可。


中美两国有许多分歧,也许许多共同利益,鹰派人物的代表拉姆斯菲尔德说:“在我们能够达成一致的问题上,我们可以作出正面的改善;在那些我们不尽一致的问题上,我们可以用坦诚的方式逐渐解决”。通过争吵,中美两国才能走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