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十四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33 77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十四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三天后,我回到了我的家。与去的时候不同,我是坐飞机回来的。走的那天,若寒姐一家人的那天认识的四位姐姐都到机场为我送行。


阿姨拉着我的手抱怨,你这孩子啊,好不容易来一趟,让你多留几天都不肯,是不是嫌阿姨招待不周啊?冷叔叔也说,是啊,要不就别走了,再玩两天再回去,反正你归队还有一段时间嘛。几个姐姐也跟着帮腔。Cat姐说,小墨尘,别走啦,姐姐还想带着你到处逛呢。有你这保镖跟着,姐姐去哪儿都不用怕了。一句话把大伙儿都逗笑了,子心姐刮着她的脸说,羞、羞、羞,Cat你这当姐姐的也好意思哟,老想着欺负我们墨尘。


Cat姐不忿气地反击,是谁成天嚷嚷,墨尘好厉害啊!好有安全感啊……话还没说完便被另外几个扑上去把嘴给捂住了,在候机厅里闹成了一团,惹来周围的人不住侧目。


阿姨无奈地叹气说,这些丫头啊!单个儿随便往哪儿一放都是文文静静的淑女典范,可就是不能凑堆,一凑堆就全变了德性,比谁都能疯得厉害,还不注意个场合。还是墨尘这孩子好,到哪儿都那么懂事。


冷叔叔笑着说,人家年轻人,跟咱们想法不一样了。那句话叫什么来着,哦,代沟,代沟知道吧?再说了,她们可都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被人宠惯了,怎么能跟墨尘比?


等姐姐们闹够的时候,登机的广播响了,刚才还活跃的气氛因为我的即将离去而凝重起来。阿姨拉着我的手,眼泪又掉了下来。她哭着说,孩子,记得要常来看看阿姨,回部队了别忘了常给阿姨打个电话,别让阿姨太挂念啊……


我使劲儿点头,说,阿姨您放心吧,我会的,您要注意身体,还有叔叔、姐姐,你们也是。我会照顾自个儿的,你们不用担心。


若寒姐的眼里亮晶晶的,她捧着我的脸定定地望着我,好一会儿,才轻轻地说,墨尘,你要好好的,好好的知道吗?姐姐不准你有事,不准你有事……说着,她哭了起来,那原本在眼眶里打转儿的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淌,让我的心再一次无法抑制地颤抖。


我讨厌分别,但人生的许多时候都不得不面对分别。在广播又一次响起时,我拎着行李走进了那条长长的甬道。回头,她们在检票口向我不断地挥手;回头,她们晶莹的泪光让我感到一阵阵无力,可我,却无可奈何,更无能为力。


飞机起飞了,透过舷窗,我望着那一朵朵自在漂游的白云。它们随风漂浮着,变幻着,自由而写意。仿佛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东西可以约束到它们。我羡慕地望着,却也只能是羡慕,因为我永远不可能有那样无拘束的自由。我的身份决定了我的生活,我是个狙击手,一个沉默的杀手,一个孤独的行者。我的生活永远与自由写意无缘。


在那万米的高空上,我的思绪飞出了舱外,飞到了那个叫做“东方明珠”的城市。短短的五天里,我在那里,在她们的身上,感受到了家人一般的关爱。想起她们,我不禁疑惑,我真的天生就是孤独的吗?如果是,那我的身边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关心我、爱护我的人?父亲、母亲、姐姐、馨儿、琴、阿姨、若寒姐、Cat姐……从她们的身上,我都感受到了对我的关心和爱。我真的孤独吗?我思索着,却始终找不到答案。


我曾经问过大队新分来的心理辅导员这个问题。她告诉我,孤独感,其实是每个人与生俱来的,从人在母体内孕育时就已产生。只不过,当人出生后,会环境的不同而使这种与生俱来的孤独感慢慢变化,有的会减弱,而有的却会变得更加强烈。比如说你,就属于第二种。王者都是孤独的,而在每一个人的世界里,都是自己的王者,所以说,每个人都会有孤独感,唯一有区别的,只有强弱的不同。换言之,那只是一种心理状态,一种负面的心理状态。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感到最孤独吗?


我说,知道,当我透过狙击镜看世界的时候。她笑了,露出两颗好看的小虎牙。她说,这就对了,因为在那个时候,你就是王者,是谁都无法战胜的狙击手的王者。所以,你注定是孤独的,不会因为有许多人在你身边,有许多人关心你、爱你而改变。


我说,我还是不明白,总觉得你的话很矛盾,可又似乎很有道理。她又笑了,笑得更加灿烂,连眼睛都眯了起来。她说,这就对了,因为人的心理本就是个矛盾的东西,它在不停地变化、运动,所以没有人可以真正的了解和把握一个人的心理,甚至连自己都不能。


那要你干什么呢?我被她说的越发迷糊了,忍不住问她。她还是笑,笑得无比狡黠。她说,我的任务便是倾听,倾听你心里的苦恼与无法解决的问题,然后再告诉你该如何去面对。


那我应该如何去面对呢?我问出了我最想知道的问题。她突然不笑了,以一种很严肃地口气对我说,其实,你一直都在面对,而且一直都做的很好,否则,你早就崩溃了。文墨尘,你真的是个王者,你知道吗?我查阅过很多的资料,没有几个狙击手能做到你这样的,有限的几个,也或多或少有心理方面的问题,甚至最后沦为变态的杀人狂。你心里其实早就知道该如何去面对的。


我是王者?我轻轻地回味着这句话,不由得想笑。我只是个士兵,只是个狙击手,怎么可能与王者那么高贵的词扯上关系。她说我的心理很健康,可为什么在休假的时候我的情绪那么容易波动,那么容易失控?可她仍是那么严肃地告诉我,是的,你是个王者,但仅限于狙击手的王者。你的情绪会波动,那是因为在外面的世界里,你仍然只是个普通人,有普通人所具有的喜、怒、哀、愁。而且,两个世界的落差让你感到无法适应,所以你才会失去应有的冷静,这就好比每个人一生都会经历许多的第一次一样,等你再次接触外面的世界时,你绝对不会再有那样的感觉,你会一如既往的保持你的沉默与冷静,仍然会是茫茫人海中一个孤独的行者。


可你还是没告诉我该怎么去解决我的问题啊?我对她的答案不满意,感觉她是在敷衍我。哪知道她却很无奈地摊着手对我说,说了半天,原来你还是没听明白啊?我的意思是说,你的性格已决定了你的命运。相信宿命吗?如果相信的话,孤独就是你的宿命,这是改变不了的,它只会随着你的心情而减弱,但永远不会消失。你能做的,只有顺其自然。当然,我也建议你最好能经常想些好的事情,让自己的心情轻松一点儿,你之所以感觉很孤独,那是因为你一直压抑着自己,让自己活得很累。


最后,我仍是带着满腹的疑惑离开了她的治疗室。打那以后,我决定如果不是命令我来,我绝对不会再来找她做什么心理咨询了。因为,我觉得她那个什么心理学博士的头衔很有些唬人的成分。而且,她似乎在研究我。我可不想自己成为被人从内到外解剖的对象,哪怕她是我们军区参谋长的宝贝千金也不行。


回家之后,我老老实实地呆在了家里,准备用剩下的不多的几天假期好好陪陪父母。可母亲却不干了,她说,大小伙子,天天憋在家里,你不嫌闷得慌啊?趁还有几天假,多出去玩玩儿,等回了部队,你想玩儿也没机会了。


我知道她的意思,她是想让我去找姐姐。说不定,在两位老人家在的眼里,已经把我那温柔大方、贤惠孝顺的姐姐当成了未来的儿媳吧。对于他们心里的想法,我除了苦笑外,什么也做不了。我是真的想好好地在家里呆几天,可母亲成天的唠叨又让我受不了,所以,我也只好遂了她老人家的心愿,又一次跑到了城里。


虽说已不是第一次进城了,可每当驻足于那些钢筋与混凝土构筑的森林里时,我仍然会有种茫然和无所适从的感觉。


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我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姐姐,问她现在在哪儿。听到我说到了城里,她在电话那头高兴地说,快到文化广场来,我们都在这儿呢,你赶紧过来。


挂了电话,我又一阵摇头。她所说的我们,肯定又是馨儿和琴了。真搞不懂她们,认识也没多长时间,可那亲密劲儿连多少亲姐妹都比不了。人说女人善妒,尤妒同类,可从她们身上,我实在找不出一丁点儿妒忌的痕迹来。


到了文化广场,刚一下车,一缕香风便从身侧扑了过来。我本能地向后一撤身,左手一抬便抓住了那支手的手腕,然后往后一带,右手顺势压在了那支手的肩膀上,把那支胳膊别住了。


“呜!哥哥你快放手啊,你弄疼馨儿了。”


馨儿的呼痛声从我手下传了过来。我一惊,连忙撒了手。馨儿嘟着嘴,两只大眼睛泪汪汪地望着我。那委屈的可怜样儿,让我一阵头大,今天,又要被这丫头折腾了。


姐姐把馨儿揽进怀里,一边柔声安慰,一边训我。你这孩子,反应那么大干什么?你看你把馨儿弄得,还不快道歉。


郁闷地挠着脑勺,我小心翼翼地向馨儿赔不是。如我所料,这丫头果然没打算放过我,又要我陪着她们瞎逛。尽管对于她的要求我一百个不情愿,可还是不得不答应,谁叫得罪了这小姑奶奶呢。一见我答应了,这丫头立刻从姐姐的怀里钻了出来,抱着我的胳膊再不肯撒手了。


见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姐姐和琴躲在旁边一个劲儿地偷笑,这让我更加郁闷,可偏偏又还发作不得。


就这样,我被馨儿拉着,被琴和姐姐押着,在热闹的文化广场闲逛起来。不知道我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不祥的基因存在,这次本应轻松的闲逛,居然又生出一些令人不快的插曲来。


在一个小吃摊吃东西时,我突然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这是被人不怀好意窥视的感觉。我的身体在这危险气息的刺激下,下意识地进入了战斗状态。


这又一次令我讨厌的贴身肉搏,而对手,竟然是上次在公车上被我教训的扒手。不过,这次他们不只三个人,而是八个。一个打八个,我自信还是没问题的,只要他们没有枪。但由于姐姐她们在这儿,我不可能毫无顾忌地放开手脚,我怕那群混蛋会伤害她们。


趁那些家伙还没发现我已注意到他们,我决定先将姐姐她们支走。装作说悄悄话的样子,我凑到了姐姐的耳边。她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搞得一愣,脸居然红了起来。可我现在哪顾得了这些,我告诉她赶紧带走琴和馨儿走,往有巡警的地方去,上次的扒手来寻仇来了。


她被吓坏了,如果不是我制止得快,肯定得跳起来。但她却不同意,说不能让我一个人去跟那么多人打,她不放心。我说你们不走,我更不放心。好说歹说,她终于答应了,见她把茫然不知所以的两个丫头拉走,我的心才算放了下来。


轻轻吁了口气,我慢慢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冷笑着望着那群正悄悄围过来的家伙。


几个扒手见我已经发现了他们,放弃了一开始偷袭的想法,几个人交头接耳了一番,便分成了两拨,一拨掏出家伙向我靠了过来,而另一拨显然是想去追姐姐他们。


我当然不会让他们如愿,与一个以杀人为生的杀手斗,你们这群小流氓还差得太远。


我一个箭步窜了上去,将想去追姐姐的那拨人拦了下来。那几个家伙显然没料到我会主动去找上他们,不由得愣了。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一个右腿正蹬便踹向了领头那人的胸口,他的反应不错,急忙忙往后退,可我的右腿加速落地,以右腿为支点,左腿一个回旋踢结结实实地踢在了他的脸上,让他飞了出去。


打斗在人群里引起了一阵惊恐,怕惹祸上身的人们纷纷避开,给我们留出了一片空地。我心想,这正好,省得伤了旁人。


见兵分两路的打算被我破坏,领头的那个站了出来,正是上次唯一没被我大趴下的那位。他狞笑着说,小子还挺狂啊,我说过,我会找你的。


我冷冷一笑,没有答话,冷冷地打量了一下还站着的七个人,他们的手上都握着匕首,寒光闪闪的的确可以吓住胆小的人。


见我不答话,他以为我怕了,一边把玩着手中的匕首,一边嘿嘿冷笑着逼了过来。他说,我两个兄弟的手都被你废了,有一个腿还断了。小子,你自己废掉两只手,一条腿,老子今天就放过你,不然……


“你的话太多了!”没等他说完,我一个上步靠了上去。俗话说的没错,蛇打七寸,贼擒其首。我是特种兵没错,但并不代表我是超人。一个打七个手持凶器的人,我虽然能赢,但并不代表不会受伤。我可不想临近归队了还带着伤回去,那样的话,可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看来,刚才突袭放倒一个人还是没能让他们提高警觉,他显然没想到我的动作会这么快,而下手居然比上次更狠。他想要后退,可我的手已抓住了他持刀的手腕,然后,扭、拖、膝撞,等我拿着他的匕首站到下一个人面前时,那小子已经栽到地上哼都哼不出来了。余下的六个人被我如此凶狠的打法吓坏了,一个个握着匕首傻愣愣站着,竟然忘了对我一拥而上。


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已经又有两个被我废在地上了。


这一次,我没有留手,用的全是致命的招式。我不知道他们下半辈子会怎么样,我只知道,对敌人绝对不能仁慈,因为他不会因为你的仁慈而感激你。


等姐姐她们带着两个巡警赶过来时,这边的战斗已经结束了。不知道是我太过凶狠,还是这几个家伙太菜,一场架打完,我身上居然都没挨到一拳一脚,而他们,五个昏迷了,剩下的全趴在地上直哼哼。


在派书所里,当班的民警一边给我做笔录,一边说,小伙子,你下手也太狠了吧!八个人,没有一个不骨折、脱臼的。


我说,同志,我不狠的话,现在恐怕已经躺在太平间里了。那民警笑了笑说,这倒是,那帮混蛋,坏事做尽,去年我们一个反扒的同志被人在暗巷里捅死了,明明知道肯定是这帮人干的,可偏偏没有证据,唉!


我冷笑,说,他们为什么敢这么嚣张你知道吗?他问为什么,我说,因为人们太自私,也因为你们这些当警察的没尽好职责。


他沉默了,良久才叹了口气说,是啊!可我一个小警察能有什么办法?你前脚刚把他们抓进来,后脚他们就已经出去了,然后你就的提心吊胆的过日子,生怕他们哪天来报复你。现在这社会就这么一个现状,你说我们能怎样?


我也不说话了,他说的很对,可这话题太沉重了,不是我们任何一个所能承受的。当时,我不禁想,社会在进步,可人类的思想呢?人的素质呢?是在进步,还是在倒退?为什么在很多时候,所谓的正义都战胜不了邪恶?


由于我是现役军人,所以派出所无权来处理我,所以这事被转给了市里的警备区来处理。警备区派了一个姓陈的科长带着两个保卫干事过来,将我和姐姐他们领到了警备区的大院里。至于那些个扒手,现在正躺在医院里,以后他们会怎么样,那不是我该关心的事。我现在倒有点担心这事儿会不会被警备区通报到大队去,那我回去可就有得好看了。


在保卫科的办公室里,陈科长说,小伙子,够厉害啊,一个人放倒八个,哪个部队的?


我说,报告首长,军区T大队的。


陈科长一天就笑了,怪不得啊,原来是特种兵啊!打得好,没给咱部队丢脸。对于这种社会败类,就应该好好教训,可小伙子啊,你这出手也太重了点吧?


我说,首长,当时情况危急,如果我不下重手,可能会误伤周围的群众。


他摆着手说,行了,行了,别跟我扯这些套话。这件事就这样吧,我会将情况通知你们大队的,你在这调查书上签个字就可以走了。


走的时候,姐姐问陈科长,我会不会受处分。他笑着说,处分?什么处分?处分谁呀?这又不是打架斗殴,这是见义勇为,是要受表彰的。


馨儿撅着嘴不相信,她手,那为什么那些警察还说得那么吓人,什么寻仇,什么防卫过当的?


陈科长哼了一声,警察?那群饭桶,除了欺负老百姓,还能干什么?


琴通红着脸争辩,警察也有好的啊,怎么能说是……是那个……饭桶的?


陈科长打量了琴几眼,突然笑着说,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市公安局秦副局长的千金啊!怪不得要跟我争呢,原来是为你爸爸打抱不平啊!


琴的脸更红了,连话都忘了说。姐姐和馨儿抿着嘴偷偷地笑,羞得琴连头都不敢抬。我倒是第一次听说琴的家庭,想不到她竟然是公安局副局长的女儿。


回去的路上,姐姐笑着对我说,怎么样,傻眼了吧?我们琴丫头这叫做真人不露相。琴不依,说姐姐你也来编排人家。姐姐搂着她说,这哪儿是编排呀,你们两个丫头,一个富,一个贵,那可都是小公主级的人物啊!我们墨尘能有你们这样的红颜知己,那可是八辈子才修来的福分。


馨儿也不依了,两个丫头拽着姐姐撒起娇来。我摇头苦笑,没有说话的兴趣。反倒是觉得我和她们之间的距离似乎更加的远了,一个是天堂,而另一个,是地狱。


9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