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摧人泪下的反日故事(续)

canghai11 收藏 1 1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六章 那一声心中的爆炸

一切重归安静。

监视器上各大媒体都以最快的速度播报着日本突击行动失败的消息。

联合国秘书长发表谈话,呼吁江伟放弃行动,通过和平的对话和外交手段来达

到目的。最后,他敦促日本:“1948年,国际法庭由十四国法官宣判‘南京大屠杀’确

实存在,并强烈谴责日本陆军的野蛮行为是无可原谅的;1 952年盟国与日本缔结和约,

《和约》第十一条明确规定:‘日本接受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之判决,并将执行该法庭对

日本国民之处刑。’日本政府签署了这一和约,表明其承认国际法庭审判的正当性和合

法性,并接受判决。历史是不能忘记的,更不容抹煞篡改。希望日本政府拿出对历史负

责任的态度,解决这一危机。”

19:27时。江伟出来了。他开着车门,站在门后。头盔上的弹痕、腿上渗血的

绷带都令人心惊。他不敢离车太远。

“我宣布,由于日本政府试图以武力夺取核弹,以及考虑到我的伤势,我已经

将起爆时间提前到东京时间21时整。所有军队、警察必须立即撤退。我们的直播也将告

一段落,因为两位记者也要撤到安全地带才能继续工作。”

没有人感到惊讶。

萝丝走到江伟面前,握住他的手。“无论您的行动是否正确,您都是一个了不

起的人。无论您的观点是否正确,您的声音不会被世界遗忘。”萝丝有点动情。

江伟改用英语:“离别总是忧伤的,谢谢你和你的评语。再见了。”

江伟转向我,等着我和他告别。我对他笑笑,转身看着我的同事们,“能和你

们一起工作是我的荣幸。你们可以坐CNN的车离开,我要留下完成我的工作。”

车消失在神社门楼外。我送走了他们。虽然我的几个年轻同事也闹着要留下,

萝丝也一再劝我离开。

雪亮的摄像照明灯只能照亮这诺大庭院的一角,光圈的中心是一辆运钞车,和

一个受伤的人。我觉得有点冷。

我走近江伟,我决定留下后他还没说过话。

“我留下你好像并不惊讶。”

“嘿嘿,我说过你是个傻瓜。”

我也笑了。

不知怎么我突发雅兴,四句诗脱口而出:

“慷慨同仇日,

谈笑破虏时;

携手同赴义,

杀贼恨太迟。”

“好诗!好兄弟!”江伟揽住我的臂膀。我不再觉得冷了,热血重新奔流。

20时整。周围已听不到人声。从NHK的画面看,他们的转播车也随着最后一队军

车撤出了。方圆十公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了。

至少表面如此。

“我们得快!他们已经没什么好顾忌的了。打开你的摄像机,开车跟着我!”

我们逐个拜访三殿一馆。每到一处,江伟拉开车门手持一个自制的火焰喷射器

,里里外外狂喷。

他左腿的绷带不停地渗血。我见他行动越来越吃力,想上去帮他。他拒绝了,

“你继续转播,这是我的工作。”

靖国神社燃起了冲天大火。一切的罪恶,一切的丑陋,都在熊熊烈焰中呻吟,

扭曲,倒塌。门楼点燃前,我们退出了这邪恶的中心。

门楼下半部分是坚固的砖石结构,只有上半部分的木结构在燃烧。我们停在门

楼前。静静的看着江伟的杰作,静静的等待最后的时刻。

NHK的画面上,日本首相在说着什么。我俩都不懂日文,从画面下的英文字幕才

知道,他愿意就六十年前日本的战争行为表示歉意,希望江伟不要引爆核弹造成生态灾

难。那家伙边说边鞠躬。

“不见棺材不掉泪!可这样的道歉一点诚意都没有!”江伟冷笑,对着镜头说

“日本,我对你们已经无话可说。只想请你们记住一段话。这是东西德统一时

,德国总理科尔在国会的宣言:‘德国人承认历史是整体的,我们并未忘却历史中黑暗

的部分。在本世纪,德国人犯了什么罪,给人类和各民族带来了什么痛苦,我们决不能

忘记。不负起这个历史重担,我们便没有资格享受自由!’”

这时,CCTV的画面上,华灯初上的天安门广场已聚集了四、五万人。没有喧哗,

他们只是静静地站在北京凛冽的寒风中。胸前插着白花,手中捧着一支小小的蜡烛。四

、五万个小小的火苗,就像四、五万颗勃勃跳动的心。这些火热的心所围绕的,是我们

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我关上摄像机,痴痴的看着,感受着千里之外的祖国传来的心跳。

叹了一口气,我轻轻地说:“快结束了。”江伟不说话。他脱下已变形碍事的

头盔,凝视着画面上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结束前,我有两个私人的问题想问你。”我实在忍不住,打断了他的凝视。


他点头。

“你是怎么破解俄罗斯弹头的保护锁密码的?”

他笑笑:“还有一个问题呢?”

“这样一个弹头在黑市上至少要一千万美元,你怎么那么有钱?嘿嘿,下辈子

我好学学怎么赚钱。”

他出神地看着画面,好像忘了我的存在。

好一会儿,轻轻的,仿佛叹息一般的说道:

根本没有核弹!”

第七章 结束,是为了开始

他看着我。我此刻的表情一定可笑极了,他“咯咯”地笑出声来,最后哈哈大

笑。

他的笑声突然停止,他的脸因痛苦而扭曲:“我如果有核弹,是不会给他们时

间的,我 娘 也不会...”

我这才从梦中醒来,可笑地冒出一句:“你出老千!”

他对我苦笑:“是啊,这里面也有你的功劳。”

“我原计划在8月15日那天行动,可俄罗斯核弹头的失踪让我提前了。你的报道

非常详细,失踪弹头的照片、数据应有尽有,我照着仿冒一点破绽也看不出来。可以说

,如果没有俄罗斯弹头失踪这个突发事件,我的这个骗局不会那么逼真和顺理成章,小

日本会不会上当很难说。我不能等到日本投降日,就是怕失踪核弹被找到。”

“那么辐射呢?那个日本专家...怎么日本人没怀疑?”我语无伦次。

“那个墨绿色的圆柱里和铁箱下面只是普通的烈性炸药。我花了三万美元,从

东京国立医院放射科偷偷搞了点钴60的废料放在圆柱里面。那个起爆装置和传感器倒是

货真价实,我用了几乎全部积蓄才搞来的。

“日本是唯一一个遭受过核爆炸的国家,他们对核弹的恐惧深入骨髓。一听有

核爆炸,腿先软了,自己先心虚混乱了,哪里还管是真是假;即使有人有怀疑,还是要

以防万一。这个计划如果换个国家,不会那么成功。”

“那么...那么...就这么算啦?”我还是没有从震惊中恢复。

“你看这里,”他指着身后燃烧的 靖 国 神 社 ,“这是一颗无声的核弹,在

日本军国主义分子和日本人心中爆炸!”

“你再看这里,”他指着天安门广场上的人群,“这也是一颗无声的核弹,在

我的同胞们心中爆炸!”

我努力思前想后,渐渐露出会心笑容。

“好一个惊天的骗局!好一个无声的核弹!”

“我们的时间不多,是时候揭开谜底了,我也该谢幕了...”

“你想...不!你不要死!现在你也不用死...”

江伟神色黯然的摇了摇头,“我什么都计划好了。可我没想到我母亲...”

我急得口不择言:“现在周围十公里只有我们俩,这是你的机会...你要求中国

人为了祖国行动起来,可你呢?不错,一死了之,你青史留名。可你看看天安门广场上

你的同胞,他们在思索在行动,你却要逃避!你母亲牺牲了,可你的祖国母亲还需要你.

..”

江伟深深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门楼上部建筑开始倒塌。可下半部分仍然完整。

江伟转过身去,叹口气,“你让我把我的使命完成吧...炸了这最后的堡垒,再

来向世界宣布核危机的解除。”

他让我撤到二百米外的停车场。

我架好摄像机,开始进行最后的直播。

长焦镜头中,我发现江伟已将身上臃肿的防弹衣裤脱下。他身着黑衣,修长挺

拔的身躯在烈火的映衬下,摇曳缥缈仿佛天神,浴火的复仇之神!

由于逆光,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我分明感觉到他的目光在注视着我。

他向我一挥手,回身上车。

20:39时。江伟驾车冲开门楼前坠落燃烧的瓦砾,消失在门洞里。

我已无泪。

我知道这也许就是永别,他也许不会再出来,可我无法阻拦他。

他的死能让一个古老民族浴火重生吗?我不知道。

已经快三分钟了,江伟还是没有出现。

空中巨大的呼啸声突如其来,我毫无防备。脑中刚反应过来是战机低空突袭,

一串火球从神社门楼中升起。

冲击波把我高高抛起...

失去知觉前的一刹那,我像看无声电影一般,看着巨大的火球,由太阳般的白

色,变成血红,最后变成一团黑色的火焰...

相传古时候有一只神鸟。

在她生命枯竭的时候,身上的羽毛会变成火焰。

黑色的火焰。

而她,将会在黑色的火焰中得到重生。

凤凰的涅盘。


七天后,2005年4月5日。清明节。

按民俗,是江伟的“头七”。

我溜出医院。走在黎明前的北京街头。

我是第二天才醒过来。日本方面对我进行了三十多个小时的盘问,虽然他们挺

客气地称之为了解事件细节。

他们曾制定了几十个行动方案,但都不能万无一失而放弃了。最后时刻才下决

心放手一博,出动了两架“雷电”,发射了四枚铝热剂高爆燃烧弹。

我告诉他们根本没有核弹。他们没有我想象中的吃惊,神社废墟已经被搜索了

很多遍了。但是他们的脸上分明写着失败和沮丧。

我没有问他们江伟的下落。我不想让他们看到我脸上的悲伤。

我要求回国。中国大使馆这次强硬得出乎我的意料,几乎是把我抢了出来。

电视、报纸都在继续报道这个事件。靖 国 神 社已不复存在。废墟的清理仍在

继续。由于铝热弹的威力,砖石成为粉末,运钞车也熔成一块块废铁。日本宣布,恐怖

分子已被烧死,并公布了防弹衣碎片的照片。同时还吹嘘,日本成功地解决了恐怖威胁

,现场未发现核弹和核污染。

清明节。我走在黎明前的北京街头。

我胸中的酸楚不断弥漫。

我想念我们的国旗,我想念我们的人民英雄纪念碑。

我来到天安门广场。

这里,我们共和国的心脏,已经是白色鲜花的海洋。白色鲜花中,肃立着几万

中国人。

他们有的已经守候了一夜,有的从天南海北赶来;他们有的臂缠黑纱,有的胸

佩白花。更多的人还在涌进天安门广场。

他们,血仍未冷!

东方出现曙光。

国旗护卫队迈着铿锵的步伐,走过金水桥。

跟在他们后面的,是胸佩白花的共和国元首和第四代领导集体。

雄壮的国歌声中,第一缕阳光照亮冉冉升起的国旗和人民英雄纪念碑。

透过朦胧的泪眼,我看到纪念碑上熟悉的大字——

人民英雄永垂不朽!

尾声

大事件已过去了将近一年了。

中国依旧持续而平稳地发展,人们依旧忙忙碌碌。

中国发展的脚步,明显感觉得到多了一份坚毅和果敢。

我没有辞职。

我成为了大牌名记。我要求留在国内。

我把我的关注投入到贫困山区,我把我的镜头对准造假窝点,我把我的追踪指

向贪官污吏。

大事件还给我带来了一个东西:普利策新闻奖。

我没去领奖。

CCTV直播了颁奖仪式。当屏幕上老编代我上台时,我的手机响了。

没有来电显示。

“怎么不去领奖?你这傻瓜...”

(全文完)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