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1/


二十二

小刀也不着急,用清风步跟着唐战,看看他到底耍什么花招.

树林的中央,是一座六角的黄色的凉亭,这个时候,却有一位老人在那里坐着,头也不抬的看着一盘围棋,神情好向很专注,唐战来到了老人的身边,站在那里也不说话,神情非常沮丧。

小刀笑着看了一下唐战:“唉!叫我怎么说你好那,找不着帮手也不用找个老头来吧,我可是非常尊老爱幼地。”

唐战脸色发青,看了老者一眼,说道:“师傅,弟子无能,丢你老人家的脸了,武一师兄也被杀了。”

“作为一名武者,能死在战斗中,是死的其所,而且是以多打少的战斗,不用在说了。”老者说完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小刀,说道:“小伙子,有没有兴趣和我老头子下上一局。”

小刀只感觉老者的目光如电,也收起了轻敌之心,“老人家,虽说今晚的月色不错,但我可看不清棋盘上的棋子,我看就没这个必要了吧。”

“棋在心中,何必要子呢,老夫酒井进一,是唐战和武一的师傅,和你一个后辈动手,也真有点失了身份,但作为武者,武道精神是不能败的。”

小刀冷哼了一下,心说,老子论年龄比你爷爷的爷爷都大,要动手就动手,何必找这么多理由。

“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我就给你下一局,不过要等我先解决了唐战。”

“他不是你的对手,要想解决他,就先过老夫这一关再说吧。”酒井说完,挥了挥手叫唐战站到一边。

小刀看了一眼,点了点头,慢慢的走进亭子,看了一下亭子中间石桌上的棋盘,纵横交错的棋盘上一个棋子也没有,酒井刚才看了半天的棋盘,竟然没有棋子。

酒井进一做了个请的动作,一只手放在石桌上,小刀也不客气,四平八稳的坐在了酒井的对面。

犹豫了一下,右手拿起一颗黑色的棋子,随手下在棋盘的右上角星位上,一股强大的震力从棋盘上传来,小刀一惊,左手业迅速的放到石桌上,运起一道真气,抗衡着酒井的内力,右手吃力的离开了棋盘,如果不是反应急时,右手的食指和中指恐怕就要被酒井的内力震断,不过棋子却落错了位置。

“不错,还真是有两下子。”酒井赞许的点了点头,也拿起一颗白子,放在另一个星位上。

小刀也运足真气,用了一个沾字决,酒井的手刚一落到棋盘上,就感觉到一股旋涡一样的真气,强行吸引着酒井的手,酒井手没有离开棋盘,却用母指往棋盘上一按,一道象利剑一样的真气冲向了小刀的旋转着的真气。

两个人一动不动,在外表看来,就像两个泥塑的玩偶,内心里,小刀刚才用了三种心法才挡住酒井的一击,也唤醒了灵儿,两人联手对抗着酒井的真气,小刀头上冒出了汗珠,一交手小刀就知到自己的内力不足以抗衡酒井,有点后悔自己的冲动,虽然有灵儿的帮助,但灵儿现在还是在封印中,能用的力量很少,只能在小刀危及的时侯,用一些古怪的心法把酒井的真力化解。

酒井也感到有点莫明其妙,明明有几次就要得手,但奇怪的又出来一丝真力,把自己的真力引开,还差点使自己着了道。

一柱香的时间过去了,小刀脸色也变的苍白,放在石桌上的手也有点发颤,但是他没办法把手拿开。

一直站在酒井身后的唐战抽出了刀,脸上露出恶毒的表情,慢慢的走向了小刀。

手起刀落,唐战开心的看着自己的敌人,就在这一刻,唐战没有成功,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踢飞了出去,一口鲜血从唐战的口里喷了出来。

又是阿蔓,在危及关头,正好赶了回来,那边的战斗早就结束,她安顿好安雅,就感觉到有着心灵契约的小刀有了危机,变身银色的蝙蝠迅速的朝这边赶来,正好看见唐战要暗算小刀,在空中幻化成人形,一脚踹开了唐战,速度和力量是血族的特长,这一脚下去,唐战立刻站不起来,晕了过去。

“哈哈,老公,这么晚了,你还有心思下棋,蔓儿来帮你吧。”说完,阿蔓手指变的象精刚一样,插向了酒井的双目。

就在刚才阿蔓的出现,酒井就感到了危机,唐战的能力他非常清楚,就算偷袭,能把他一下击晕的也不多见,看到阿蔓的手指袭来,大喝一声,强运真力震开了小刀,一抬手挡住了阿蔓,只觉的一股黑暗的力量直击心房。

一纵身,酒井跳出了凉亭,‘扑’的一口鲜血吐了出来,“黑暗的力量,竟然是黑暗的力量,后会有期。”说完一扬手,地上冒起一股白烟,白烟过后,酒井和唐战都消失了。

本来阿蔓还想去追酒井,但看到小刀摇摇欲坠的身子,就放弃了追击,上前扶住了小刀。

“老公,你没事吧。”阿蔓担心的问道。

“不要紧,休息一会就没事了,还好你赶来了,不然以后你和安雅可就成寡妇了。”小刀说完咳嗽了几声。

四周的树木山石都动了起来,整个树林都笼罩在一层白雾当中。

“不好,这是一种阵法,我们被困在其中了。”小刀看着四周的变化。

东为青色,西为白色,南为朱色,北为黑色,中央凉亭为正黄色。

“哼,一个小小的四灵阵,还想难倒我,阿蔓,跟着我,别走错了。”说完,一手拉着阿蔓,在树林里左右的走着。

嘴里还小声的念道,“东为青色,配龙,西为白色,配虎,南为朱色,配雀,北为黑色,配武。左七踏龙而右转九骑虎,直十二朱雀为生门,嗯,不错了。”

两个人转来转去又回到了凉亭。

“老公,还是我来吧,你等一下。”阿蔓说完,变身为蝠,一抖翅膀飞上了空中。

不一会阿蔓回来了,摇了摇头说道,:“整个树林都在雾中,我不管怎么飞,好象都飞不出这片树林。”

“奇怪了,这是什么阵法,看外表是四灵阵啊?在试一下。”小刀又领着阿蔓,在树林里来回的转着。

不知不觉,天亮了起来。

“老公,不走了,累死了,转来转去还是在这里。”阿慢坐在石凳上,揉着自己的小腿。

小刀摸了摸额头,无奈的看着四周的树木沙石,“奶奶的,我都用了好几个四灵阵的破解之法,怎么都不管用?难到是以前的先辈们喝多了酒,记错了破解之法?然后又被我那个木头师傅记在了道统里?”

正当小刀胡思乱想的时后,忽然感觉从北方玄武的方位传来一阵波动。

只见一个身穿道袍,头上挽着个发赞,手里拿着一个罗盘的道士,低着头,晃着脑袋走了进来,嘴里还在不停的说着,“今天的褂相上说我能遇到我的贵人,以后就不再受穷了,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道士看着罗盘上的方位,一步一步的走向了凉亭,小刀和阿蔓一动也不感动,就怕有点什么声音把小道士吓跑,他能进来也许就能出去,这可是他们的最大希望了,不管他是不是黑龙会的人,先制服了他再说。

小道士还在低着头看着罗盘,只见两道人影,小道士立刻的变的十分的难看,脸被摁在地上,小刀扳着他的两条腿,阿蔓掐着他的脖子,小道士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声,“放开我,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好几天没出饭了,啊!轻点,腿快断了。”

小刀和阿蔓感觉他身上一点力道都没有,站起来,拎起了道士,两个人看了半天才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来到这里。”

小道士好不容易才从惊吓中清醒过来,看着两个人,也不说话,从道袍的内襟里,拿出把尺子,放再小刀的脸上量来量去。

阿蔓想动手,小刀把她拦住,站在一边全身戒备的看着道士。

小道士量了半天,惊呼了一声,“天啊,你就是我的贵人,怎么穿的这么破啊,比我还穷,无量天尊,不会搞错了吧。”

小刀经过一晚上的几场战斗,身上的衣服早就一缕一缕的了,听到小道士的话,大叫了一声,“再乱说就先把你砍了,我问你的话听到没有,你是谁?”

小道士睁大了双眼,看着小刀说道:“哎~~都是上天的注定,小道我是玄易宗的唯一传人,昨日给自己卜算了一卦,说是今日能遇到我生命中的贵人,才用罗盘指引着找到这里,没想到碰上了一个比我还穷的人,哎~算我命不好啊。”

“玄易宗?我怎么没听说过。”小刀疑惑的看着小道。

“切!我堂堂玄易宗虽然不修武技,但是对易学八褂,玄门阵法无所不通,你一个小小的凡夫怎么知到我玄门的深奥,快放开你的手,别弄脏了我的道袍,我才十天没洗。”小道士边说边用手狠狠的拍打着小刀的手臂。

“哦,看来你不是黑龙回的。”小刀松开了手。

“什么黑龙会,要不是我刚才用玄天尺量了你的五官,知道你是我的贵人,早就不理你了,哼!”

“哦,道兄,既然我是你的贵人,那你能不能破了这个阵法。”

小道士听完哈哈一笑说道,“本道法号伯通,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这区区一个小破阵,怎能难倒我,不过,先说好,你有钱没有?”

小刀愣了一下说道:“这和有钱没钱有什么关系?”。

“天啊,我以后就跟着你了,你要是没钱,我可养不起你。”小道士很认真的说道。

小刀一下子有了一种想把他揍成猪头的感觉,“有~~有钱,不过我可不叫你跟班着我,只要你能把我们救出去就行。”

“那不行,既然你有钱就要养着我,不然我说什么也不救你出去。”

“你……好好好,只要你能救我出去,天天请你吃烤鸭。”小刀用着人家了,也不得不服软。

“嗯,这还差不多,虽说我是个道士,但不戒酒肉,咱们先睡上一个时晨在说,一路找人可把我累坏了。”说完,小道士往地上躺,也不管两个人,眼一闭就要睡觉。

阿蔓气的上来就要把小道士拽起来,小刀一把拦了下来,看着小道士说道,:“道兄既然是方外之人,咱们也算有缘,我以前也算是道门之人。”

“什么?你也是个道士?”小道士伯通一听,一下子坐了起来。

“嗯,不错,我的师门是无为宗,也许你没听说过。”

“哈哈哈哈”伯通一阵大笑,说道“老兄,你就算是骗人也找个人多点的门派,在我师门里记载,无为宗只是一脉单传,早在几百年前就断了脉门,只听说最后一个道门叫什么‘萧李子’的,偷人家丹药不说还调戏人家峨眉派女弟子,被赶出师门,从此后就袅无音讯,无为派早就断了根了,你还冒充人家无为宗,哎,欺骗别人还可以,骗我无所不知的伯通道长就难了。”

一席话说的小刀混身发颤,他们哪知到,小刀就是以前那个无为宗的‘萧李子’,往事一幕一幕的在心头流过,小刀鼻子一酸,看着伯通问道,:“伯通道兄,你可知到还有没有以前的高深的道尊留住在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