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独孤雄 收藏 3 4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二章 毛驴打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第二章 毛驴打工


半个时辰之后,张三领着一大群人走进独孤王府。王府里顿时人声鼎沸。这些人中有酒店老板、妓院老板、马鞍店的老板、香纸店老板,足足有二三十号人。其中以酒店的老板居多,众债主听说独孤雄有钱了,个个脸上乐开了花,纷纷围着独孤雄大拍马屁。

酒店老板道:“我们开酒店的只希望独孤少爷酒量越来越大,最好能一天喝百十斤,我们的生意就有得做了。”独孤雄冷笑道:“也不知道是谁天天烧香祷告求玉皇大帝太上老君把我这个没钱打酒喝的叫花子的酒瘾给戒了,最好让我喝一口就晕,喝两口就醉,三口就上炕睡,闻见酒气就呕吐,背酒糟喂猪也要醉三天的?”十几个酒店老板做出满脸无辜的样子你看我我看你异口同声骂道:“是谁说这种丧尽天良的话,反正我们是没说,那个烧香赌咒少爷的王八蛋让他生儿子没有屁眼女儿生烂疮孙子跳进酒里淹死!”独孤雄双眼往上翻不屑道:“老子有钱你们就人模人样,老子没钱你们就狗头鬼脑、满口喷粪!你们的德行老子早就看透了。”众酒店老板尴尬赔笑道:“大家都是为了养家糊口,都不容易,只求独孤少爷不记前嫌,接着照顾我们的生意!”独孤雄冷哼一声别过脸去。

妓院老鸨笑容满面扭着大屁股拉扯住独孤雄不放,嘴里道:“我们那最近又来了不少新姑娘,独孤少爷要不要现在就去瞧瞧,个个都水灵的很喏。”独孤雄板着脸道:“我可不敢再蹬你们妓院的门槛了,我前些日子听说有人要雇杀手把我这个喜欢到各处勾栏乱钻、白嫖了姑娘记空债的下作流氓的命根子给剪了,我是个胆小的人,我可不想断子绝孙!”老鸨可是毫不脸红,身子扭得象麻绳,挥动着手绢啐骂道:“哎哟,是那个王八乌龟说这样烂屁股的话来?我们可是天天都在求菩萨保佑独孤少爷能身体强壮,能夜度十女,夜夜鏖战到天亮。晚上干不过瘾白天接着干,单月干完双月干,双月干完闰月干,只干到髓枯骨空,精尽人亡。连吃饭的工夫都没有我们的生意才兴旺呢!”独孤雄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刘方臊得满脸通红,骂了声:“垃圾!”就跑到一边去了。

独孤雄站直身子咳嗽两声望着各处老板满脸严肃道:“今天把大家请到寒舍,是要还清本少爷历年来所赊欠各位的花酒债,以前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还请大家看在先人的面子上大人不记小人过、多多见谅!”说罢朝众人深深鞠躬。刘方看傻了眼,他想不到傲慢邋遢的少爷竟然也会有如此大方得体的举动。独孤雄指着刘福和刘方道:“这二位是盘点清算的总管,你们算帐找他们就是。”

于是各处老板纷纷从怀里掏出帐本递给刘福父子。

刘福见自己突然间成了还债总管,感到哭笑不得。刘方瞪了独孤雄一眼接过帐本看时,禁不住大吃一惊,原来独孤雄所欠各人钱财的金额时间相差悬殊:有差几百两的,有差几钱的;有差了近十年的,有差三五天的。有一笔赊马料老板的银子竟然欠了十一年零八个月!刘方不禁气恼,瞪着独孤雄暗骂道:“如此鸡毛狗碎的小帐都还不起,还做什么男人?一头撞墙上死了算了!”不想独孤雄正笑吟吟地朝这边望来,正好和刘方的目光相对,刘方急忙低下头去。

众老板们边核对帐本边议论纷纷:“看来独孤少爷真是发财了。”老鸨道:“肯定是打劫了官府的银库,要不然怎么会有钱!”酒店老板道:“怎么说话的,独孤少爷奉公守法,如何会干那种事情?一定是家祖上埋下的几大坛金子被独孤少爷给挖出来了。”

张三道:“错了,是有桩生意送上门,有人愿意替独孤少爷还债!”众人诧异道:“是什么冤大头,肯上孤雄少爷这样的败家子的当!”老鸨对独孤雄道:“我们妓院是冤大头的温柔港湾,你也介绍他到我们醉红楼玩玩,我叫几个老练的姐儿陪他,好好宰他一顿,不就发了?”独孤雄道:“只是你发,又不是我发,没我什么好处,我才不干呢。”老鸨道:“哎哟,独孤少爷,看你说的,大家是一家人,我发不就是你发?大不了你以后上我们醉红楼我给你打八折就是了。碰到你这样的主顾,害得我们家小姐白给你嫖不算还害相思,天天茶饭不思,寻死觅活的,要是再有像你这样的几个大老,我们开妓院的岂不是要上街要饭喝西北风?”

刘方见他们说话越来越不着调,在旁边咳嗽两声道:“那个冤大头就在这里!废话可以少说。欠多少钱请按照实价报上来,我们来替他还。”老鸨立刻脸上笑出一朵花来扭着身子上去缠住刘方道:“哎哟,小兄弟,算完帐到我们醉红楼坐坐。我们那的小姐个个都标致得很,包你满意。”说着打量着刘方啧啧赞道:“像你这样有个性的子弟可是越来越少,到了我们那说不定还有独孤少爷的待遇,能让我们家的小姐倒贴呢。”

刘方羞得满面通红,一把推开老鸨躲到父亲背后。老鸨被他一推之下,竟然后退五尺,撞在人堆里。老鸨不怒反笑:“想不到还是个雏,像你这样有力气的雏到了我们那可是吃香得很喏,小姐们争抢着要你哩!”

正在闹得不可开交,一头浑身金黄色的毛驴跑进大门,撞开人群朝独孤雄跑去。这毛驴长得又高又大,膘光闪亮,个头就和马差不多。刘方看得只发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大的驴呢。

独孤雄高兴地走过去搂住毛驴的脖子把脸贴在驴头上亲热地抚摩着说道:“到底是我的好霸王呀,知道今天我就要出远门,就跑回来准备让我骑。真是和我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刘芳哼了一声说道:“恐怕是知道有两个冤大头来给你送银子,跑回来分银子的!”独孤雄脸唰地窘得通红,指着刘方喊道:“你认为你是冤大头么,你认为请我吃亏了么,如果是这样的话,请你们立刻拿着银子给我滚蛋,老子就是穷死也不受人家的嗟来之食!”众人都怔住。

刘福赶紧道歉道:“小孩子嘴没遮拦,请独孤少侠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回头对刘方吼道:“大人说话你多什么嘴?还不赶快帮忙称银子。”刘方瞪了独孤雄一眼咕嘟着嘴称银子去了。

好几个要债的老板走过来围着毛驴夸赞道:“好一头大驴,要不是有楚霸王,独孤少爷早就被酒馋死了!”“就是,要不是有楚霸王帮忙还酒债,独孤少爷能过上如此悠闲的日子。早就卖房抵债上街讨饭去了!”一酒店老板竖起答案拇指赞道:“楚霸王可真是一条神驴啊,前些年我赶着它到山西去拉汾酒,足足拉了一大车,两千来斤好汾酒,它拉着车走起路来噌噌噌地,还大气不喘。”马鞍店老板道:“就是,就是。去年我送货到关外,一大车的马鞍堆得如山高,楚霸王拉着跑就象飞一样。我骑马都追不上它哩。”

“啧啧。这样好驴,赤胆忠心,真是没有话说。”“独孤少爷落魄成这样,还死心塌地跟着独孤少爷,任劳任怨,相濡以沫,真算得上是毛驴中的极品!”刘方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有人把毛驴取名叫楚霸王,更没有听说过一个大男人让自己的驴出外打工替自己还酒债的事情!真是空前绝后、前所未闻!不由得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独孤雄听着众人的夸赞忍不住抱着毛驴热泪盈眶。

正说话间,几个衣着华丽的家丁气喘吁吁地扒还乱草荆棘跑进门来看着楚霸王喊道:“这畜生,哪里都是寻不到你,却来是跑回家里偷懒!”说着抡起手中的鞭子就要打。独孤雄不等他们的鞭子落在楚霸王身上,早已闪电般飞脚踢出,两个举鞭打驴的家丁被踢飞出门去,落进荆棘丛中。

独孤雄指着楞在当地的家丁喝道:“回去告诉你们小九王爷,就说楚霸王要告假些日子,让他另外去找别的足球陪练!”有人道:“怪不得前几天来找楚霸王想到山西去拉趟汾酒不见踪影,原来是拿他去攀小九王爷的高枝去了。”一人道:“只是不知道楚霸王是如何当足球陪练的,独孤少爷何不让他演示一番叫我们开开眼?”独孤雄沉着脸道:“你当我的驴是用来表演杂耍的么?”要看楚霸王表演的人再不敢吭声,悻悻走开。

独孤雄丢给张三一锭银子道:“张三哥,麻烦你到街上去买两坛好酒几斗上好的豆子来,我要好好犒劳犒劳楚霸王!”张三见有油水可捞,接过银子笑着跑出去。

须臾,张三领着两个人扛酒背豆回来了。张三刚把酒坛放下,只见楚霸王急不可待地走上去用嘴咬开酒坛上的封盖,把嘴巴伸进去“咕咚咕咚”狂饮起来。刘方看得眼珠都要掉下来了,心道:“好一头神驴,可惜跟着酒鬼主人学坏了!”几个酒店老板更是啧啧称奇,问独孤雄道:“怎么楚霸王到我们酒店里打工的时候它丝毫没有表现出爱喝酒的嗜好?”独孤雄不屑道:“也不看看是谁的驴,什么人都能把它看穿,还是我的楚霸王么?”

刘福和刘方父子和斤斤计较的老鸨老板们嚷乱了一阵,终于分完银子把他们都打发走了。独孤雄把马鞍店老板喊住道:“麻烦李老板回去备一副好鞍子,我急等着要用。”李老板见独孤雄有了银子,不再赊欠,高兴地答应下来。

独孤雄对张三道:“劳麻烦张三哥再帮我去醉红楼叫几桌上好的酒菜来,再去把左邻右舍给我请来,我没钱的时候多次去蹭他们的酒饭,叨扰他们好些时日,今天难得有几个钱,要将他们好好请一请。”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