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08/

林文见自己这淬有剧毒的银针居然一时杀之不死,心中大惊,连忙一边挥扇与越战越多的群狼相斗,一边大声道:“小如,这些狼太过厉害,你快逃,我断后。”小如以为他神志已清,意欲与自己同去,加之自己早已身受数伤,渐渐不支,当下不敢迟疑分毫,道:“是。”说完提气一纵跃出狼群,落于数丈之外,狼群立时又围了上去。小如提剑飞奔,她轻功本就奇高,狼群奔跑甚速,竟也追之不上。

小如跑出百余步外,回头见林文尚被困在原地,大呼:“文少,快走。”不料林文却是俞现疯狂,大吼道:“你快快走吧,待我将这些恶狼杀个干净,自会出去。你不需担心。”说话间,银针呼呼连发,狼群惊乱,林文趁机欺身,掌扇翻飞中,又有三条大狼已是身首异处。原来狼群并非不惧毒针,不过抵抗力极强,一时不得发作至死而已,但剧战下毒气攻心亦是极快,方才林文惊奇不死的五条恶狼不多久已然毒发口吐白沫而死,是以狼群见他撒出毒针,也是惊惧混乱。小如见林文竟是如此狂性大发,直气得一跺足,提气一纵又落回追来的狼群中,往回杀去。

陡然间,一条恶狼突地拼死死咬住林文左腿,林文左手五指变掌为爪向其狼头抓去,顿时脑浆破裂,但那恶狼却竟仍是死咬不放。原来这便是林文方才毒针所伤的其中一条恶狼,恶狼临死之际拼命扑上咬住林文左腿,未等林文下此杀手,已然气绝死了,是以并未吃痛松口。林文正惊骇间,又一条恶狼扑将上来,连忙挥扇迎上,那恶狼知道厉害,往旁一闪,林文挥扇再击,但脚下却是不能移动,正感气沮,陡闻背后风声急劲,连忙挥掌砍去,但左腿重伤负重,转动一时不灵,稍滞之下,只绝左手剧痛传来,自己竟是生生将左手送进了狼口。

林文强忍锥心之痛,将恶狼拉过身前,挥扇下劈,不料又一条恶狼已然乘机咬住了他右手,他此时已然浑身是血,煞是可怖,突然大喝一声,双臂高举嘶声吼道:“快走!让爹为我和雪妹报仇!”吼声间已然挥臂将两条咬在手上的恶狼摔出三丈之外,撞在树上喷血而毙。但林文手腕亦顿时筋脉尽断……

热血狂溅!

陡听得一声怒吼,正是赤狼盯准时机,一扑而上——

人倒!

喉断!

小如悲声大叫:“文少……”眼见围攻林文的狼群又转身往自己围来,心知恋战不得,一招月光普照吓开围在身周的群狼,洒泪逃去……

赤狼伏在林文身上良久,似乎生怕这恶人未有断气起身反抗。半晌,方才起身行到一旁,大口喘着粗气。他于哭狼岭中十多年来,却是从未见过这等厉害的凶人,刚才这场血战之中,自己狼群的兄弟,已然死了将近一半在这凶徒手中!狼群见他行开,立时一拥而上,似要报复这杀伤同伴的恶人,为同伴复仇。

片刻间!

林文已然不成——

人形!

“啊!”

空旷的山间,突然传来一声惊呼,赤狼回头一望,在这人鬼莫近的地方,却不是他赤狼的女人是谁?

林若雪在山洞中衣着单薄,没有赤狼的身体相暖,不久便被冻醒过来,见赤狼不在洞中,等了一会,突然隐约听到有人声,便寻了过来,到得山后,陡听得林文的声音高呼:“快走,让爹为我和雪妹报仇!”当下急往山后寻来,待得转过山坳,却见山下狼尸遍地,一具血肉模糊的白衣尸体,正被狼群分相撕咬,一声惊呼,又见赤狼也在山下,连忙跑将下山。赤狼连忙迎上去护她下来。到得山下,林若雪一见这血肉模糊,白骨磷磷的尸身,右手边上一把白扇血迹斑斑,却不是林文是谁!顿觉天旋地转,晕了过去。

赤狼连忙扶住她,见她如此反应,知道此人和林若雪定有关系,连忙一声大吼喝开群狼,狼群方始散开渐行离去。赤狼抱着林若雪,看看林文尸身又看看她,不知如何是好。

其时,已近寒冬,夜风刮得甚寒,赤狼见林若雪昏迷中冷得瑟瑟发抖,将之搂得更紧了。过半会,只听林若雪轻声道:“文哥哥、武哥哥,我要吃冰糖葫芦,你们快陪我偷偷出去买啊。”状似撒娇。赤狼低头一看,却是在说梦话。只听林若雪又道:“哼,你们整天只知道练武,今天你们不陪我去,以后我就不理你们了。”赤狼自是听不懂她的人言,不解的望着林若雪。

一头野猪突然由林中行来,徘徊不去,似乎想来食林文的残尸,赤狼一声低吼,那野猪才慢慢不舍而去。

林若雪听到赤狼吼声,悠悠醒转,诧异的望了望四周,一见林文尸身,方始忆起方才,叫了一声“文哥哥”起身爬到林文尸身旁,伏地悲声而泣。凄声道:“文哥哥,是我害了你,是我……你怎么可以就这么离开我……怎么可以?……”她与林文林武兄妹之情甚是深琢,起初乍知他二人竟似乎是暗害父亲的凶手,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却又是亲耳所闻不得不信,回想起自己两月来勤习武艺,实吃了不少苦头,咬牙坚持皆只为亲手手刃仇人,却不料凶手竟是这两个自幼对自己关怀备至的哥哥,浮现出由小到大,两位哥哥的真情溺爱,难不成都是假的么?震惊悲伤之下,只觉这世间有太多她想不明白之事,浑浑噩噩间来到哭狼岭,却不料林文却因此丧命狼口,却哪里还有心去想那杀父之仇,满脑子只有那由小到大的欢声笑语,诸般宠爱,悲痛伤心……

秋末的寒风,仍是凄厉的刮着。

清冷的月光与那刚刚升起的一道晨光交相而映,林若雪伏地而泣的背影——煞是凄凉……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