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四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65 154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四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半个月后,我和林默收到了前往某训练基地集训的通知。高连对我们说,他知道我们这一去很可能再也不回侦察连了。只要熬过那三个月的集训,我们便能进到那每一个侦察兵都向往的地方——军区T大队。而那以后,我们便不再叫侦察兵,而将换上另一个更加耀眼的名号——特种兵。高连说,虽然舍不得让你们走,可我知道,你们的成就不限于此,侦察连的舞台太小了,你们是雄鹰、是蛟龙,生就应该在高空中翱翔,在大海翻浪的。


高连说着,眼圈竟然红了起来。很难想象,这个一向刚硬的汉子,这个当年在老山上没吃没喝,受了重伤都没掉过一滴泪的汉子,会为我俩而伤怀。


看到高连那难过的样子,我和林默那原本的兴奋立刻便没了,活像两株霜打了的茄子。高连不乐意了,他又劈头盖脸的给我们一顿骂。你们俩这像什么?我们侦察连啥时候有你们这样焉不拉叽的兵?都给我把头抬起来。小子你们知道吗?在侦察连的历史上,还从没有人能够进T大队的,以前有去参加集训的,但最终都没熬过那被称为“地狱之旅”的半年。你们这次绝不能再给侦察连丢脸了,去了就不要再回来了!如果敢半路就回来,我打断你们的腿。


高连越说越激动,那高亢的骂声,让我俩不得不把胸膛挺得高高的。最后,他挥挥手说,你们去收拾收拾吧,一会师里派车来接你们。记住那句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我和林默说,放心吧连长,无论走到哪里,我们都是你的兵,都是侦察连的兵,都不会给丢咱们连的脸。


高连说,行了行了,大老爷们哪来那么多腻腻歪歪的东西,快去快去,车一会就来了。


师里派了侦察科一个参谋来送我们。高连和连里的弟兄们将我俩送到了营门口,最后一次嘱咐我们:“狭路相逢勇者胜!”我和林默含着泪花儿,向高连、向全连的战友,敬了一个长长的军礼,再说不出一句话来。


最后,还是高连将我们撵上了车。那两大屁股北京2020将我们“突突突”地拉得离营房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再也看不到那些熟悉的人,那熟悉的山,那记载着我们汗水与青春的地方。


傍晚的时候,2020吉普将我们拉进了城市。这是一年多来第一次离开那座大山。看到眼前繁华、喧嚣的都市,我的心里升起一丝茫然与不安。扭过头看看林默,他的眸子里居然透露着与我同样的茫然。


打量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那些花花绿绿的靓丽时装让我觉得格外别扭。难道,这一年多与世隔绝的生活,已经让我与外面的世界脱节了么?


我将我的疑问告诉林默,得到的却是他无奈的苦笑。“墨尘,也许我们真的与社会脱节了。”


带车的参谋听见了呵呵直笑,笑完了才回过头对我们说:“你们两个小子,哪来那么多感慨。在那大山窝子当兵的人,有几个没有这样的感觉?别说你们,连我都觉得自己落伍了啊!可是,谁叫咱是军人呢?谁叫咱穿着这身军装呢?作为一个军人,就必须得有失去的觉悟。小子,你们要走的路可还长着呢!”


我和林默对视了一眼,没有答话。那个参谋说得没错,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就得有一种觉悟,这觉悟的名字就叫失去。


在火车站附近的小饭馆里吃了两碗面条填肚子后,参谋领着我们进了候车厅,将两张硬座车票递到了我们手里。


“好小子们,加油啊!别丢了咱们师的脸!”参谋使劲地拍着我俩的肩膀。“我还得到军区去,就不送你们上车了,你们两个要注意安全,路上千万别耽搁,否则过了报到时间,就会被算作弃权的。”


等我们点头保证后,参谋又狠狠地在我们的肩膀上拍了两下,这才头也不回地走了。我们两个身穿迷彩服,背着背包,拎着迷彩包的土里土气的士兵,就这样被他扔在了人潮汹涌的候车厅里,如同茫茫人海中的两座绿色孤岛。


我知道我们两个人的身上透着一股“傻气”,导致周围的人不断拿好奇的目光打量着我们。这种如同猴子般被人观赏的感觉,让我感到很不自在,而身旁站着的林默,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


好不容易熬到上火车,我们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大口气。


“我宁愿全副武装去跑十公里,也不愿再这样被人盯着当猴子一样看。”


坐在作为上,林默说出了我的心声。当时,我在心里想,这种情形,但愿不会再有。


“隆隆”疾驰的列车,将我们又一次带离了那个繁华的都市,如同一年多前,被老旧的“东风”拉走一样。第二天早上,我们被列车扔在了一个偏远的小站上。


万幸,站外停着一辆挂着军牌,用蓬布和伪装网盖的严严实实的“东风141”运输车。上前一问,还过真是来接站的,而上车后一看,里面已经有好几个将与我们同样命运的兄弟倚在车厢板上小睡了。


下午的时候,我们终于到达了这次的目的地,那座位于中国西南横断山脉密林里的军事基地。一个在C军区所有侦察兵中间,口耳相传的地狱般的地方。


傍晚的时候,所有参加这次集训的人都到齐了,黑压压一片站在操场上,很有些慑人的威势。


这些人都是从军区各部队侦察分队来的训练尖子,有干部、有士官、可义务兵就只有我和林默两个。在上次的比武中,我俩与其中的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打过交道,虽然说不上熟悉,但也不至于太过生分。有人说军人之间最令人信服的就是实力,我觉得这话真的很对,尤其是在侦察兵这个行列里,越有本事的人,便越能受到他人的尊重。


在等候教官的过程中,队列里有人开始小声地互相询问近况。林默也与一个少尉聊上了,那个少尉黝黑的脸上透着一丝丝的书卷气,看来他与林默应该也是上次比武时认识的,说不定两人还交过手。


正当我试图寻找红三师那个狙击手时,教官来了。这个肩扛着少校军衔的军官一出场,便给了我们所有人一个下马威。


“看看你们现在,像个什么样子?这里是菜市场吗?你们来这赶集来了吗?”教官背着手,跨立在队列前训斥我们。“难道军区千选万选,挑出来的所谓尖子,就是像你们这样的垃圾吗?”


什么?我们是垃圾?我们不是,我们可是来自各个野战部队的最好的侦察兵。


可他显然没理会我们心里的抗议,他还是大刺刺地站在我们的面前,用鄙夷的目光在我们身上来回巡视。看完了,才用一种更加鄙夷的口气对我们说:现在,丢下你们身上东西,给我绕着操场跑二十圈,二十五分钟下不来的,捡起你的东西,立刻给我滚蛋。开始!”


于是,我们三百多号人纷纷扔下背包、迷彩包,撒开脚丫子狂奔起来,谁都不想刚进门就被撵出去啊。


在跑步的过程中,教官还在不停地骂:“看看你们跑的那德性,活像乌龟爬一样。你们是怎么混进侦察兵的队伍里的?又是怎么混到我的基地来的?不过不用担心,我会一个个把你们拎出来,扔出我的基地去。你们现在给我听清楚了,在这里,我就是上帝,一切都是我说了算。”


或许是骂够了,少校终于闭上了嘴,与一帮子助教站在操场的中央,盯着我们这群甩着膀子狂奔的他口中的垃圾,时不时还指着我们当中的某一个,发出一阵阵鄙夷的嘲笑。


这严重打击了我们这群人的自尊。在老连队,这里的每一个,谁不是受领导其中,让战友敬佩的对象。可一到了这里,我们似乎变得什么都不是了。无论是哪一方面,落在教官的眼里,我们这群所谓的“侦察尖子”,都只不过是一群毫无用处的垃圾、废物。


我终于开始体会那传说中地狱般的生活了,而且是在我们跨入这座训练营的第一天。



1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