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防守(下)

勇敢的战士和剑客纷纷的翻出栅栏,挥舞着手里的兵器,不停的攻击被骑士顶在栅栏外面的野牛,嘴里喝骂着,给自己和队友打着气,尽量减轻骑士们的压力,手里的各种长短兵器迸发出闪亮的光彩,不幸被飞驰来的野牛撞飞的玩家倒地后飞快的爬起来,喝上红,继续砍杀着栅栏前面的野牛!

后面的治疗师不停的咏唱着悲壮的咒语,牺牲着自己的血和法不停的转化为点点的治疗他人的生命之光。这些光芒从他们手里的法杖发出,飘落倒前面肉搏中的勇士头上,受到治疗的勇士停止了喝红,重新超起武器投入到那激烈的战斗中。

而一些治疗师则是咏唱着激昂的祝福之歌,片片的七彩光芒从他们的身上闪过,而他们本身的血则是飞快的下降,直到降到底血才被迫停止了吟唱,祝福的七彩光芒从他们身上发出笼罩着所有组队的玩家身上,玩家的攻击力立刻上升,防守的玩家更是拼命的施展自己绝招。如果一点点的攻击到了这些治疗师的身上,恐怕他们马上就化为白光飞世而去。

后面的法师有层次的放着冰系的魔法,冰弹、冰锥从他们的法杖中释放出,周围的空气温度立马下降了许多,划过夜空,白白的冰在月光的照射更是洁白,如同暴雨一般在这短小的天上铺了一层薄冰,伴随着齐射出的箭支,冰碎,棱锥形的碎小冰块发出七彩的光芒。

远处山头观看的玩家无不血潮彭湃,随着几声,“靠,砍了,中国人帮中国人,是汉子的跟我下去!”

事先布置的内应终于发挥了作用,随着他们的高喊和拿出武器冲下山头,不少的玩家也跟着他们杀向了村子,投入到血腥的战场上。

村子里留下的主生活职业的玩家更是不停的在搬运箭支和药水,勇猛点的更是冲到了前方去修理被撞毁的栅栏。

“帮主,我们去不去帮忙?”在一个山头上一个兽人大汉问道,“我们现在是来观摩学习的,他们没有找我们帮忙,我们更没有必要趟这个混水,我看他们是够呛了,才不到一个小时,你们好好看着,把怪物攻城的特点记录下来,我们以后也要面对这样的情况!”那个帮主回道。

奔跑的野牛如同潮水一般的冲过前面的冰地,纵是滑倒,也无所畏惧,闪闪的双角带着点点的血红,不知道是误伤同类的还是人类的鲜血,低沉的叫声仿佛在诉说他们无尽的勇敢和悲哀!

越过了冰地了,前面就是阻挡了自己前进去路的地方了,同类在被人类无情的砍杀着,最前排的兄弟姐妹们被人类锋利的长枪和那脆弱的栅栏挡在了外面,自己的速度已经放不下来了,再次低头的吼叫一声,四蹄发力,低下头,挺直头上的锋利的尖角,舔舔眼里留下的泪水,就这样冲过去吧!

站在栅栏后面的骑士感觉又是一道巨大的冲力通过长枪向自己传来,不多的生命眼看就没有了,喝红已经来不及了,嘴里大吼一声,脚用力的一蹬地,愤怒的眼睛通过栅栏看着冲击的野牛,心里惋惜的想到,就挂了,一级就这样没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感觉头上一热,身上一暖,自己的血20、20的涨了上去,是治疗师,啊,真的是爱死你们了,左手忙拿出精致的大红,对着嘴就灌了下去,回头看看那些漂亮妹妹,真是白衣天使啊,赶明个咱也要泡上一个。

耳边传来“铁血天下”的高喊声,那是自己团长的声,不自主的跟着高声的喊道“铁血天下、铁血天下……“一会儿这声音就如同山顶的滚下的雪球,越来越大,在战场的前沿终于迸发出的震天的吼叫声,更是给战斗中的人更高的士气。

飞煦早已经兴奋的跃跃欲试,看着野牛的冲击已经没有了最开始时候的宏伟的气势了,我拉着飞煦就开始了向外面的突击,在层层的野牛中我们奋力的搏杀着,我现在的等级已经到了30级了,我立刻给自己的力量加上5点,手里的匕首的毒性攻击发挥了最大的威力,附带的毒性攻击使得我带着飞煦在野牛群中如同花蝴蝶一般穿梭。

我不相信这么多人顶不住怪物的一个小时的攻击,在我的预计中,怎么也可以顶3个小时直到出现25级以上的怪物攻击,因为大家的等级都差不多有21级了,人类的智慧怎么也要比怪物的高!

我的油水还没有捞足,每次带队攻击驻地的BOSS就是我的目标,平时找都找不到他们,现在就摆在自己的前面,我可不想若干年后对着天边的晚霞惋惜,曾经有一个BOSS摆在我的面前,我却没有珍惜,假如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

我的攻击力足够杀死BOSS了,要是再暴出帮派令牌的话一拍卖,我儿子的儿子的生活费也就出来了。

想到这里,我越发的用力屠杀野牛了,没有了强大的冲击力,野牛在我的眼里还没有野狼的威胁大,他的转身笨拙,只会一条线的攻击,没有野狼的灵巧,玩它还不跟玩什么一样?

远远的我已经看到了那只在后面闷声咆哮的金色野牛了,看看自己已经离开驻地很远了,我掏出诸葛弩,对着野牛王就发射,野牛王双后腿拼命的刨地,看的我大爽,这个sb,不知道我攻击力强悍吗,还在那里刨坑玩!

对着它继续发射,突然它动了,如同闪电一般,对着我就冲了过了,我的脑海里突然想到了西班牙斗牛士的招牌动作,在自己的怀里一摸,没有红布,日,关键时刻怎能走神。

拉着飞煦我就往旁边闪,野牛的口一张,一个火球对着我就来了,看到飞煦在我的旁边,我咬咬牙,硬抗了,同时左手拿出一个精致的大红就喝了下去,在野牛转身的时候,我装满落凤之羽,看着它对我冲过来,计算着打中它的弩箭数量,在它冲到我的眼前的时候,终于挂了它了,看看自己弩里的弩箭,还有6只。

伴随着一道白光和系统提示,又暴出了2件装备和金币,飞煦眼疾手快的拣了起来。对着附近的野牛我就开始屠杀了。

没有头领的指挥,攻击驻地的野牛越来越没有章法了,终于他们停止了攻击开始逃跑,看着渐渐散去的它们,我拉着飞煦跑到前方远处休息起来。

后面一直看着我杀怪的天涯明月眼睛都红了,嘴里骂道,“靠他个阴人,我们拼命防守驻地,他在那里抢BOSS杀,我日你旁边的女的!……“他周围的玩家听了直皱眉头,嘴上说是,可心里说,要是他不挂了BOSS我们要损失多大啊,没有看到董事长都走了吗?

这个时候我看看自己的短信,刚才有不少人给我发短信,太忙,没有时间看,现在看看,这个是飞煦的哥哥的,“刚在主页上看到你和我妹妹的照片了,服了,没有别的话说,就一个字——强”我忙拿给飞煦看,飞煦的脸有点红,嘴里小声的说,“你坏死了,那么多人在看着呢!”我的双手又是一阵自由活动,飞煦紧紧的靠在我的怀里,尽情的享受着我的温存,也慢慢的平静着杀怪之后的兴奋,更是在默默的攒足精神,期待下次怪物攻击的风暴!

我低头轻轻的亲吻了一下飞煦的额头,在看着天上的皓月当空,繁星点点,这一刻的暴雨前的宁静先的是那么的让人珍惜!

继续看下去,是零点给我留言,“老大就是老大,泡妞的泡到这种程度,怎是一个神字了得,我对你的仰慕这次是真真的有如滔滔江水……”汗毛都立起来了,忙给他回,“地瓜会有的,面包会有的,女人也会有的!”

这个是那年花开的,“靠,你小子这次又发了,不过不对啊,我们应该接收任务的啊?你是不是搞错了啊?兄弟们都在埋怨我呢!”我看后,微微的笑了,他们只是看到玩家目前的损失很小,可没有看到我的作用,还有刚才的一瞬间的惊险,如果冲破了肉盾的防线,其他人的结局只有一个,那就是死!给他回道,“继续看好了,我也就能在顶个一次或者两次,三次的可能性很小,他们的陷阱和防御的栅栏根本不行,现在的玩家生活技能等级都太低了,唉,好好看你的热闹好了,另外山上也不安全,发现情况不对直接通缉走人,别告诉我你没有就职游戏猎人的职业!”

这个是虎啸天下的,“是爷们,强,如果暴出令牌卖给我好了!”现在我的心情是大好,回他,“可以”

听到身后远处隐约传来男人们豪迈的歌声,“做个好汉子,生来当自强……”

我随手关掉接收器,搂着飞煦躺在草地上,看着远处零星奔跑着的野牛,头上顶着标志的玩家在打扫战场,嘴里衔上一跟枯黄的小草,我和飞煦一起体会着那战争前那沙场上的瞬间宁静。

一朵乌云飘过,夜空中点点的星星都闭上了眼睛,荒凉的野外,参差不齐的野草,落单的野牛在孤独的徘徊着,偶尔发出的凄凉而低沉的闷吼声,仿佛在告诉我,这里,刚发生了一场惨烈的厮杀。

风轻轻的吹过我的面颊,带着点点的血腥,我更加用力的搂住飞煦,这里的夜色静悄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