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三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73 320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三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老兵走了,在那个霜叶飘舞的季节。那天的天很冷,营区的地面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霜。


老兵捏着我的胳膊,眼眶里噙满了泪花。“小子,你要加油,你一定要去T大队。”


我点头,说班长,你放心吧,我可是天生的狙击手。


老兵笑了,狠狠地在我胸上擂了两拳,然后,他头也不回地爬上了汽车。临走前,他最后一次冲着我吼。


“你一定要替我进T大队。”


老兵走了,带着遗憾离开了他热爱的军营,离开了他爱若珍宝的88狙击步,离开了这座被他爬遍了的大山。


他不得不走,因为他再不回去,家里介绍的对象就得吹了,而那几千元才彩礼,也一分都拿不回来。所以,他必须回去,因为,他们那儿,比我出生的那座山,还要偏远和贫穷。


我开始玩了命地训练。一开始,高连还很高兴,经常在点名的时候号召大家向我学习。可越到后来,他便越觉得不对劲儿,终于把我叫了过去。


“你小子是不是不要命了?”高连劈头盖脸地问我。


“我要进T大队。”


我没有理会高连的愤怒,很平静地说出答案。


“那也不能这么玩命吧?你真当自己不是人啊?从今天开始,没有我的同意,不许你再碰枪。这是命令!”


满肚子火的高连将我撵了出来,让我好好地反省、反省。


我不敢与他争辩,因为我知道高连是个说到做到的人。于是,我的日子闲了下来,由一直的忙碌变得突然间无所事事。这种感觉让我很难受,所以,破天荒地,我第一次将林默拉到了营区后的山坡上喝酒。


“墨尘,不是我说你,你也太玩命了。”


林默将一大口二锅头倒进嘴里,喷着酒气说我。


“我答应过班长,要进T大队的。”


我望着太阳西沉的方向,在那一座又一座大山的后面,在那个遥远的西北,是老兵的家。


“T大队啊!”林默沉吟了一声,突然不说话了,只是一口一口地喝着酒。


于是,在那个冬日的下午,在斜阳洒照的半山坡上,两个刚换上上等兵军衔的年轻士兵,就那么你一口,我一口地喝起了闷酒。直到将那一斤装的二锅头喝成了底朝天,才相互扶携着,一步步晃回营区。一边走,还一边扯着嗓子唱。


“十八岁,十八岁,我参军到部队,红红的领章映着我,开花的年岁,虽然没戴上呀,大学校徽,我为我的选择,高呼万岁……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感到懊悔!”


春节过后,度过了训练准备期的军营开始忙活起来。从师部开完军事部署会的连长,回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把我们全连137号人拉到了操场上训话。


“小子们,给我好好加把劲儿,这次决不能再输给红三师那帮家伙了,明白没有?”高连站在队列前大声地问我们。


“明白!”我们扯着嗓子大吼。


高连开始变着法儿折腾我们。为了在这次全军区的侦察专业比武中拿到好的成绩,我们全连上下都憋足了劲儿训练。那陡然间增强了好几倍的训练强度,让熬过了那炼狱般三个月的我们,也感到有点儿吃不消。


每天早晚都是全副武装的10公里越野,吃完早饭后便开始各专业的训练;下午是分队或单兵的对抗演练,全连137号人都满山跑地捉起了迷藏。晚上是夜间科目训练,就算熄灯睡觉了,高连还会时不时地来两动紧急集合,拖着全连的人出来跑一趟武装越野再回来。


那一个月下来,我磨坏了两身迷彩服,三双作训鞋,人也瘦了差不多十斤。林默和其他的战友也比我好不到哪儿去,一个个都是又黑有瘦的。但是,我们的士气依旧高涨。我也是那时才发现,高连,这个从老山回来的老兵油子,没喝过几天墨水的草莽汉子,居然能如此地鼓动一个连队的士气,让我们在一天的疲劳之后,仍能精神饱满地投入到第二天的训练中去。


一个月后,比武开始了。


临出发前,高连在指导员作完动员后带头唱起了《侦察兵之歌》。唱完了,他一腾身窜到了桌子上,对下面齐刷刷站着的我们吼道:“弟兄们,狭路相逢勇者胜。杀!”


“狭路相逢勇者胜。杀!”


我们跟着怒吼,一百多号人爆发出的杀气与威势,弥漫了整座大山。


现在回想起来,那场曾让我们全连上下辛苦准备了一个多月的比武,也实在没什么大不了的地方。顶多、顶多,也只能是场贴近实战的演习罢了。贴近实战,但毕竟不是实战,与后来那些血腥的,真枪实弹的战斗相比,那场比武,就好像一场游戏。虽然说像一场游戏,可我毕竟还是通过它,才拿到T大队的入场券。


对于刚入伍一年的我来说,参加这样大规模的军事比武还是头一次。说不紧张,那纯粹是骗人的,可再紧张,你还是得上。


“你的对手与你同样紧张。”


这句话是临上场前,高连对我说的。他的话很正确,在比武进程中,我遇到了我们连的夙敌,也就是红三师侦察连的一个狙击手。在与他的对抗中,我们俩都因为紧张而丢失了好几次击败对手的机会。但最终,他还是输在了我手里,输在了我这个比他完当三年兵的新兵手里。而当我们真正面对面的见面时,却是在大比武后的领奖台上。那时,我站在第一名的位置上,而他是第二。


我们俩是那一次比武中,单兵专业狙击手组里综合成绩最高的两个人。如果不是我,第一肯定是他的。所以,当他看到我居然只是个刚刚换下列兵军衔的上等兵时,多少有些难以置信。毕竟,不管怎么说,光训练比武的经验,他都要比我多出不知几倍去。他怎么也不能相信,我会比他先0.1秒扣动扳机,让他头上的彩烟罐冒出表示被击毙的红烟。


“小子,不错!”


走下领奖台时,他回过头来低声对我说。“有没有兴趣去T大队?我有预感,那儿绝对是你的舞台。”


我说,我就是奔着T大队来的。他赞了声好小子,有骨气。说完,我们都偷偷的笑了,就在那数千人瞩目的领奖台上,两个前一刻还拼得你死我活的对手相视而笑。那笑容里,既有互相的欣赏,也包含着一种挑战,善意的挑战。


为时七天的比武结束了,我们连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高连高兴得不得了,一张黑脸上满是喜气。尤其对我和林默,那更是赞不绝口。因为,我和林默是整个比武里,唯一拿到单兵专业第一的两个新兵。


听高连说,林默比的科目是战场电子信息侦察与强干扰条件下通信联络。这是个科技含量相当高的科目,但只有高中毕业的林默,硬是把好几个电子专业科班出身的士官给打败了。


“还是那句老话,狭路相逢勇者胜!”


在连里的庆功会上,高连端着满满一碗酒敬全连的兄弟。


“狭路相逢勇者胜,枕戈达旦保家国。干!”


“狭路相逢勇者胜,枕戈达旦保家国。干!”


我们举起酒,为了这得之不易的成绩,一饮而尽。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