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 网游之职业人生( 15 飞蛊之祸)

妖刀 收藏 1 9
导读:转载 网游之职业人生( 15 飞蛊之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第十五章 飞蛊之祸

说实话,在面对的那铺天盖地飞来的“飞蛊”的时候,我心中还是极度紧张地,口中更是连吞口水不止,因为等到近了我才发现那黑雾一般的“飞蛊”的数量何止是用万来计算,那密密麻麻挤在一起占据了庞大空间的黑雾,完全可以用“亿”来计算。


这个时候,地面上正在狂奔中的那一队女骑士也发现了我的存在,不知道前面那个带头的女骑士大声喊了几句什么,反正就在我准备扇动“芭蕉扇”的时候,女骑士们齐齐勒住了“独角马”的缰绳,在向前冲出一小段距离之后,停了下来,然后迅速地组成一个圆形的阵势。


看到这些女骑士的行为,我心中好笑起来。这么一个圆形阵势,对于那铺天盖地的“飞蛊”根本没有半点作用,甚至连最最普通的一字阵形的效用都有所不如,这可是用来防守的阵势呢!


唉,看来女孩子对于这种军事观念还是有所欠缺啊!心中这样感慨的我,用出了全身的力量,挥动着手中已经变得很大,足足有着近一千负重的“芭蕉扇”,而这也是我的极限所在。


不过,你还真别说,变得有着我身体几倍大小的“芭蕉扇”已经扇动,那个威力就体现出来了,短短时间内就由丝丝威风迅速变成了狂暴的“龙卷风”,再由“龙卷风”变成了更加强横的“飓风”。


满意于那占据极大空间的“飓风”,我正想再次来上那么一下。这时候,我被那一群女骑士的动作所吸引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这些女骑士已经拿出了同样的武器,一双十分纤巧的短枪。每一双短枪,都摆出不同的姿势,相互之间看起来更是没有什么搭配的感觉,但是就我来说却是感觉到一种和谐的气氛,就像是阵势一般。


心中猜想着如此造型有着什么样的效用的时候,另一边我的那一道“飓风”却是已经和“飞蛊”群相遇了,强劲的风力瞬间将那个黑雾状的骷髅头撕扯得粉碎其中有很大一部分的“飞蛊”更是直接被其中强大的力量给干掉而掉落下来。


看到“飓风”对于这些“飞蛊”如此的有效,我心中大喜不已。马上艰难地再次扇了两下,两股“飓风”快速地一左一右形成,然后向着已经被吹散的“飞蛊”群冲去。


同时,我收起了“芭蕉扇”,想要提醒那些女骑士们快速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的时候,我看到了一个让人目瞪口呆的景象。

一些漏过“飓风”侵袭,又或者早就先见之明逃过一难的“飞蛊”,纷纷聚集起来,向着距离它们不远的女骑士们发起了攻击。可是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了,就在它们刚刚接近那群女骑士的时候,一股强大的能量突然出现在圆形阵势周围,组成一个无形的能量防御罩,将那些“飞蛊”与女骑士隔绝开来。


那个无形能量所组成的防御罩,不但阻隔了“飞蛊”的侵袭,更加对其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只要接触那一层看不见的防御罩几秒钟,就会像是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地掉落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


原来如此。不是这些女骑士愚蠢,而是她们有着防御的法宝。可能正是因为我出来这么阻拦一下,才使得她们有机会布置“阵势”,或者说,她们完全将我当作了拖延时间的法宝了。


想到这个可能,我心中哭笑不得。看起来,最后愚蠢的还是我这个“见义勇为”的家伙。女骑士们有着阵势的守护,根本不需要害怕“飞蛊”的攻击,这一点可以从她们果断地停下来然后布置阵势上看出来。


可是我呢,在使用光了“芭蕉扇”的三次“飓风”之后,就没有什么有效的大范围攻击法术了,特别是现在,再次躲过我那两道“飓风”的“飞蛊”再次集结起来,除了一部分向着下面的女骑士们冲去之外,大部分的“飞蛊”却是找上了我这个坏它们好事从半路上杀出的“陈咬金”。


我心中暗骂这些“飞蛊”可恶的同时,手上的“五行战弓”大力地振动,“荡魂铃”的无形能量散播开去,迅速传播到“飞蛊”处,那由“飞蛊”组合成的黑雾,立时像波浪一样翻滚开来,可是下一刻却是平静下来,好像“荡魂铃”的那种无形能量失去作用了一般。


心中更加郁闷的我,只能够在让“瞿如”加快飞行速度逃命的同时,将手中的“五行战弓”换成了“五行战斧”。“盘古裂天诀”的守势施展开来,“能量龙”迅速出现在我的面前,然后龙首一摆,向着那些“飞蛊”冲去。


不愧是“盘古裂天诀”,“能量龙”不断地在“飞蛊”群中穿插,造成了无数“飞蛊”的死亡,同时将整个“抱”成一团的“飞蛊”切割开来,然后各个击破。

这种战术,不能不说十分有效。可是,对于数目仍然繁多的“飞蛊”来说,这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甚至反而刺激了“飞蛊”改变战术,从那种小团体彻底分散开来,形成了一大片的稀疏的云彩状。


不但如此,这些成片成片的“飞蛊”,对于“能量龙”攻击也很快地找到了对抗方法,那就是消耗战。

只要“能量龙”一接近,周围的“飞蛊”马上从四面八方集结过来,将“能量龙”重重包围覆盖,在这种依靠着极大数量的同类的牺牲的消耗战中,“能量龙”的损失可不小。仅仅几次下来,整个身体就缩小了一整圈,让原本十分满意于战果的我看得是满头冷汗,心想这些“飞蛊”也算是聪明之物了,居然将群体战术运用得如此淋漓尽致。


“能量龙”当然也不是笨蛋,知道这样下去对自己很是不利。于是,它也改变了战法,那就是在“飞蛊”们的外围进行游战,时不时地杀伤一些处于外围处的“飞蛊”,等到其他的那些“飞蛊”想要找它麻烦的时候,依靠着自己的速度优势逃离现场,为下次交战作准备。


如此,虽然有效地做到了攻守兼顾,可是对于“飞蛊”的整体却没有什么大的伤害性。

于是,在这种情势的演变下,黑云慢慢分裂成了两个部分,其中一片继续和“能量龙”纠缠,而另外一片则是不紧不慢地跟在我的身后,要不是“瞿如”的速度还算有点优势的话,恐怕等待我的就是千万“飞蛊”临身的悲惨结局了。


已经好久没有这种逃命的经历了。想不到自己在得到了如此多的顶级装备以及实力大增之后,面对等级还不到Boss的“飞蛊”的时候,居然会如此的狼狈。唉,要不是自己打算将“龙魂簪”拍卖掉,以实现利益的最大话,恐怕现在我与“飞蛊”之间完全是另外一副景象了。


在我心中暗自后悔的时候,地面的战斗却是已经接近了尾声。那数目在十八的女骑士组成的阵势,不断地将那些冲击阵势的“飞蛊”弄得掉落到地上,不知道死活,完全是来多少灭多少。因此,仅仅十多分钟的时间,女骑士们周围就已经堆了整整一米多高,两米多宽的圆环形“飞蛊”尸堆。


“上边的那位朋友,请到我们的阵势中心来,我们会给你暂时打开一条通道。不过,首先请你拉开与那些‘飞蛊’之间的距离,至少在两百米以上!”当解决完所有的“飞蛊”之后,女骑士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由其中一个为代表,向着我发起了邀请。


可是我看看身后那仅仅在大约五十米之外的“飞蛊”群,委婉地拒绝了对方的好意。这倒不是说我的大男子主义作祟,实在是两百米这个距离太过遥远;加上被这些“飞蛊”群追了一阵子之后,我心中冒起了一股怒火。


以前我虽然同样有过被怪物追杀的命运,甚至还要惨得多。可是这一次不同,从一开始不管是心理还是在气势上,我都处于弱势的地位,因为“飞蛊”群那庞大无比的数量让我感受到了强烈的危险性,即便它们本身仅仅是四十多级的怪物而已。


被这么弱的怪物如此地欺负,我心中当然不会舒服。现在,那个看上是女骑士首领的女性玩家让我下去“避难”的邀请,更是让我心中的怒火剧烈地燃烧起来。

拒绝了那个女骑士的好意之后,我让“瞿如”继续保持直线飞行,自己脑海中则是转动着各种想法。“飞蛊”本身的实力却是不怎样,除了一个能够分泌酸液的技能外加嘴部十分地尖利和坚硬之外,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可是事实上,正是这两样东西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威胁。后者也就罢了,我还可以依靠“龙虎战气”以及“玄武战气”抵挡;但是前者,见识过得自“妖”怪的酸液之后,我对于这种性质的液体可以说是大为忌惮,更何况现在在我失去了“五行套装”保护的情况下,根本无法将它拒之门外。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