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372 大开杀戒

第一部

鬼子的营他,充分地体现了有钱人的嚣张。

但有什么用?所有的奢华,如果人已经死去,那么它不过是废墟而已。

等我靠近近鬼子的营地里的时候,天上的月亮已经被乌云吞没了,而夜风更猛烈,一场暴风雨迫在眉睫。

稍稍平息了一下呼吸——我已经跑了一个多小时的路了。拔出那把饮血匕首,另一只手握着一支自制的标枪——已经改进过了,枪头上绑着一把匕首,可以当标枪,也可以当刺枪,甚至可以当刀剑用。

鬼子的营地里静悄悄的,只有几支刺目的灯光,还在营他的围墙上和靠近大门的一坐塔楼上贼贼的亮着。

鬼子的营地,充分地体现了有钱人的嚣张。它梃大的,超出了我原先的想像。它建筑在一个小山谷里,有一条小溪从营地中流出来,冒着热气,估计它们把一个温泉的泉眼盖在了鬼子兵的营地里。所有的建筑物,都不是简单的简易房子,而是那种能快速拆装起来的钢结构房子,钢板中间夹着一些隔热隔音的材科,住在里面,比正常的民居更安逸——从军事上讲,它是防弹的。它的钢板的防弹效果,并不比普通的装甲车的防弹效果差什么……

但有什么用?所有的奢华,如果它的主人已经死去,那么它不过是废墟而已。

我在那个营地外反复看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一直等到五更天的时候,才下决心动手。

这时候,天是最黑的时候,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黎明前的黑暗。

鬼子的营房竟然有九十三间。

我搜索了一下,其中器械弹药库有十二间,车库有二十间,厨房等生话设施有二十三间。办公室类的用房也有十六间,余下的是二十二间宿舍。

现在留在鬼子哨位上的鬼子,明哨上有八人,暗哨上有八人。

其中留在山顶上的两个鬼子兵。我刚才经过山顶的时候,没有惊动他们,现在,我又返回去,摸到他们身边,悄悄地把它们给干掉了。

这时候。我便更觉得手里的饮血匕首地好处了——杀过人之后,一点血腥味也没有。也不会有一点血粒溅到你身上。果然是一把杀人的利器……宝物!

返过头来,到了山谷里的时候。一声霹雳,天空开始下雨了。我伏在地上,感受着这大自然的雄宏的力量,等着暴风骤雨的来临。

过了几分钟时间,大雨终于来了,一时之间,天地一片昏暗,只有哗哗的雨声和无边的雨幕。笼罩着整个世界。

天助我也!

我一起身,不再担心被鬼子的监控系统发觉。

一闪身进了鬼子的门哨。

一个鬼子兵,正是一只手拿着一本色情杂志,另一只手放在裤裆里……另外一个鬼子兵,靠在椅子上,无聊地哼着小曲儿。

我冲进屋子里,带着清冷的雨雾和死亡的气息。

那个唱小曲的鬼子兵手一顺,枪已经指向了我,反应竟然特别的快。

饮血匕首在空中一划,两只断臂仍然紧紧地握着手里的枪,但它的主人的眼睛却恐怖地睁得老大,难以置信地看着两只断臂握着枪向地上掉了下去。

我的脚一挑,把枪挑得飞了起来,空气里,两只断臂,握着一支枪在飞舞着。

我的手脚不停,刀子以肉眼看不清的速度在另外一个鬼子兵的脖子上一划,顿时,那个鬼子兵扑倒在地上,手还没有来得及从裤裆里拿出来,就一命呜呼了。

下半秒钟,饮血匕首已经划过了那个断臂的鬼子兵的咽喉,把一声凄厉的叫喊出,只变成一只张大的大嘴。

一道闪电划过天空,把这个营地照的白惨惨的亮。等雷电一过,我冲进了无边的雨里,直向鬼子的总值班室里冲了过去。

那个地方,离门口的哨位还有近百米的距离,我只花了不到二十秒的时间,就冲进了那个两层办公楼里。

在冲上楼梯的那一刹那之间,两打凶恶的军犬不声不响地猛扑上来。

但旋即,飞了出去。从那两条军犬的嘴角到军犬的脖子,被饮血匕首剖开了。两条军犬象它们无声地扑上来一样,无声地死了过去,连一声呜咽没有来得及发出来。

上了楼,里面传朱了一阵摇滚乐的声音。

值班室的门从里面关着。里面有两个家伙正摇头晃脑地听着音乐在闲聊呢。

一道闪电经过。我等了两秒,然后,冲上去就是猛地一脚,这时候,恰好一声霹雳把踢门的声音掩盖住了。两个家伙不可思议地看着踢坏了防盗门带着一身雨水冲进来的我,然后,两个家伙反应非常的快,一起把身下的椅子扔向我,接着,猛地冲向他们放在衣架上枪套里的枪。

我的脚步一闪,让过了两把椅子,下一秒,我已经提前站在了他们的衣架前。

两个鬼子兵,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我,甚至刹不住冲过来的脚步。

刀光一闪,两个鬼子兵,捂着已经被割断的咽喉,心在不甘地看着我,在地上蹬着腿,却发不出声音。

我不再理他们,直接看他们的监控系统。

我刚才在营地外的分析,基本上是正确的。

在监控的显示屏上,塔楼上的两个值班的鬼子在抽着烟,疲倦地坐立不安,竭力赶走这天亮前的睡意。

下一个目标就是他们俩人!

但这有些危险。结果他们俩人的性命之后,所有的行动速度要快得象闪电一样,不然。有心的鬼子的明暗哨,会发现情况的异常。

等再一个闪电划过后,我已经冲向了那个鬼子地了望塔楼,三层高的楼梯。我在一个连绵的雷声末尽时,已经冲上了楼顶。

鬼子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有人来抄他们的家吧,所以,两个鬼子,我怀疑他们虽然不停地在塔楼上走动,其实。他们的精神已经睡着了。

所以,这两个哨兵。还没有刚才那几个哨兵的反应快。但他们死得更快一点。

鬼子地暗哨,在我心里。比明哨更好对付。我能感觉得到,而且,在它们的监控系统上,更是一请二楚。

所以,解决了值班室地鬼子和塔楼上的鬼子后,我的手脚放开了——再没有鬼子全局性地看到营地的情况了。

所以,我像象下山的猛虎一群,大开杀戒了。

几个鬼子的暗哨。被我很快的解决了。

然后,我直奔鬼子的厨房。

已经有十来个鬼子。睡眼腥松地象一具具尸体一样,来回走动,为其他鬼子准备早餐了。

我象旋风一样从厨房里一晃而过,在地上留下了十二具尸体。用意念再复查一遍,确认这时再没有活人之后,我开始再去把武器库的值班人员解决掉。

那两个家伙还在被窝里,连眼睛都没有睁开,便一命呜呼了。他们肯定不相信,武器库的那几把保险大锁,对我来说,和普通的玩具锁毫无二致,所以,他们睡得特别的香——他们有福了,在死前没有受到恐惧地惊吓。

开锁的技能,真是件好技能!

我一刻不停地把鬼子们信赖的宝贝锁打开,然后,冲进去把房间里的鬼子杀尽,然后,再手脚不停地冲向下一个房间。再开锁,再悄无声息地把房间里的鬼子杀个精光。

等到我把所有的房间都清理完后,一口长气才喘了出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