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有梦(第269章 若有来生) 永远的流浪者

第二百六十九章 若有来生

李远方刚一出门,隋丽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滑落了下来。听到从没有关闭的房门外传来的李远方上楼的声音,隋丽好像费了很大劲似的从床上站到地上,然后冲进了卫生间。


往洗脸池里放了点热水,试了下温度,刚拿起毛巾准备把脸上的泪痕擦一下,突然想到用热水擦完脸后脸会红上一段时间,等会李远方下楼后会看出来,所以隋丽又把池子里的热水放掉,重新放了些冷水出来。将毛巾在冷水里使劲地搓了搓,直到毛巾完全被冷水泡凉,才对着镜子非常小心地在眼角和脸上拭了几下,发现基本上看不出来曾经流过眼泪后,对着镜子试着笑了笑才回到了卧室。


叶黄捎回来的药有很多,但陈老对李远方的伤特别在意,几乎每过一两个小时就给他换一次药,所以到最后只剩下小半瓶了。瓶子很小,李远方的箱子却很大,里面装的东西还特别多,路上一颠簸,早就不在原来的地方了,所以李远方费了很大的劲才从一堆衣服等杂物中把小瓶子给翻了出来。


拿着药瓶回到楼下,没进门就对隋丽说道:“药不多了,要是你不够用的话,我等会跟叶黄联系一下,让她再找人捎过来一些!”隋丽身上盖着一条薄毛巾被,听到李远方的声音支起了身体,平淡地说道:“不用这么麻烦,要用的话我自己去找叶黄吧!”


李远方“嗯”了一声,把药瓶放在床头柜上对隋丽说:“我放在这里,等会你自己擦吧!”然后脱掉自己的衣服掀起被子钻了进去。

一将被子掀起,李远方就奇怪地问道:“你怎么不把外面的睡衣脱掉?”隋丽嘴角牵了牵,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回答道:“你刚才不是说要速战速决吗?我懒得脱,省得等会穿起来麻烦。”


李远方的脸色僵了一下,心想隋丽以前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不是整个晚上都是什么也不穿的吗,什么现在突然想起穿衣服了,意识到可能是自己刚才的不良表现伤到了隋丽,但在这个时候他心里其实也觉不出多少情趣,无所谓地说了声“好吧”,伏到隋丽身上,连个亲吻和抚摸都没有就直接进入了隋丽的身体。


在激情的过程中,开始的时候李远方只把这作为一种两口子之间的例行公务来做,好像是为了完成什么任务似的,只是一板一眼地做着单调的机械运动,心里只想早点完事好睡觉。过了一会,李远方发现身体下面的隋丽随着他的动作产生了与以前大不相同的反应,好像不需要他去刺激穴位就动起了情来,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突然之间兴奋了起来。


当隋丽的身体不受控制地痉挛了起来,双手死死地抱住李远方的身体、口中不由自主地呼了几声“远方”、汗水突然从身体的每个毛孔里渗了出来的时候,李远方也同时达到了激情的颠峰。趴在隋丽的身上喘了几口气,等到呼吸稍稍平静下来后,李远方吻了一下隋丽的脸,试探着问道:“刚才感觉怎么样?”


隋丽还在体会着激情过后的余韵,连眼睛都没有睁开,李远方问了老半天她都没有作出任何反应,等到李远方不耐烦地掐了她一下,再问第二次的时候,隋丽才带着羞涩地回答道:“刚才的感觉很好,比以前要好!”


从隋丽这里得到了肯定的回答,李远方更有些兴奋起来,说道:“照这么看的话,叶叔叔这次给你配的新药终于还是起到作用了。”叶歧山给隋丽开的药,其原理叶歧山曾经跟李远方说过,就是通过调节内分泌来逐渐恢复生理机能,因此具有一定的催情作用。以前几个药方的效果甚微,好像连催情的效果都没有达到,所以隋丽跟李远方在一起的时候,如果李远方不刺激她的穴位,她基本上都像块木头似的,很难找到什么感觉。现在的这个新药方既然能够使隋丽在房事上与以前大不相同,就说明已经出现一丝曙光了。


一想到长期困扰着他们的难题有可能得到解决,李远方有些得意忘形起来,不停地亲吻着隋丽,说道:“好啊,好啊,天终于要亮了,我们现在先去洗个澡,休息一下再试一次吧!”


隋丽被李远方搞得有些哭笑不得,没好气地将他从自己身上推了下来,然后说道:“你刚才不是说你今天很累,要速战速决早点睡觉吗?”隋丽又一次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翻了出来作为对付自己的武器,李远方的脸色变得很尴尬。过了好大一会才说:“那今天就算了,我们明天再试吧,反正你还要在这里住上一个多星期。”


说完这话,李远方越想越美,坐起来打量着隋丽说道:“要是我这几天就能把你肚子搞大就好了,只要你一怀孕我们马上就结婚,我干脆连学都不上了,天天在家陪着你。”然后开始啰里啰嗦地憧憬起他和隋丽的美好生活来。


听李远方说着这些话,一开始的时候隋丽也比较激动,但过了一会,身上出的汗渐渐地凉了下来,被汗浸湿的胸罩和睡衣贴在身上很难受的时候,隋丽的情绪又低落了起来,脸色也渐渐地变得越来越难看。好不容易等到李远方说完了,隋丽鼓起勇气说道:“远方,我们不结婚行不行?”


李远方没有听明白隋丽的意思,点了点头说道:“你要不想这么早结婚也行,要是现在就怀孕了的话,可能会影响到你的进修。要不这样,等到我把‘盘古计划’需要的关键技术开发完毕,我们梅山集团和梅山大学的所有项目也全都完成了,到那个时候我们再结婚,那还可以算是双喜临门、三喜临门什么的,你说行不行?”


隋丽一言不发地坐了起来,咬了咬嘴唇,然后背对着李远方语气平静地说道:“远方,你没听明白我的意思,我是说我不嫁给你,你跟别的女孩子结婚吧!”

这下李远方总算是听明白了,身体震了一下,然后一把将隋丽的身体扳了过来,看着隋丽的脸,满脸不高兴地说道:“你现在又说这话什么意思?”隋丽犟强地扭动了一下身体,把李远方的双手从自己的肩头抖落,语气坚决地说:“我不想跟你结婚!”


一听这话李远方更火了,有些恶狠狠地盯着隋丽说道:“你不想跟我结婚想跟谁结婚?”隋丽躲闪着李远方的目光,回答道:“我这辈子谁也不嫁!”

李远方被隋丽搞得脑袋里简直乱成了一团粥,双手使劲对揉起自己的头发,把头发弄得像个鸡窝似的,摇晃着脑袋说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你总得给我个理由吧!”晃了几下脑袋,李远方感觉自己好像抓到了一些问题的关键,抬起头望着隋丽说道:“是不是因为前几天的事情,有人说你闲话是不是,舅公和宋师兄他们不是都处理完了吗?我都无所谓,你还有什么顾虑的,要是还有什么问题你都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去解决!”


隋丽嘴角拉了拉苦笑了一下,看着李远方说道:“你真的无所谓吗?”李远方知道自己刚才的那番表现确实深深地伤害了隋丽,想解释一下,又怕越描越黑,脑袋里转了几个念头的后,心想还是用行动来表示更好一些,就跳下床把隋丽抱了起来向卫生间走去,说道:“我们先洗个澡吧,洗完澡我给你上药!”


隋丽配合地让李远方把她抱了起来,在李远方的怀里缩成了一团一句话也不说。打开淋浴后,当李远方讨好地要给隋丽擦背时,隋丽却断然地拒绝了李远方的好意。

被热水淋了一会,隋丽的情绪渐渐地平静了下来,然后一本正经地对李远方说:“远方,这几天我已经想好了,我们还是不要结婚算了,否则的话,不管你和我都要承受很大的压力,我实在是受不了。”


李远方不耐烦地说:“这事以后再说,快点洗澡赶紧睡觉,明天上午我们都要上课。”

隋丽没有直接回答,等用毛巾擦干了自己的身体,才对李远方说:“远方,我想我们还是今天晚上就把话说清楚的好!”

李远方更不耐烦了,一边往卫生间外走一边说道:“这事舅公和宋师兄他们都已经处理完了,以后不会有人再说三道四的了。明后天宋师兄就要召开新闻发布会,到时候他还要带你到美国去,到那个时候你就是宋师兄的妹妹了,你的地位跟以前大不相同,谁还能有什么意见?”


隋丽赶紧追了上去,追到卧室里才追上了李远方,对他说道:“别人不说不等于心里不想,再说这事就算别人不再提起来了,我自己心里还是很清楚的,你说我心里总有个疙瘩的,以后结婚了能幸福吗?远方,你现在就已经不是个普通人,以后会更不一般,像你这样的人注定要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英雄人物,要是你娶了我的话,对你以后的形象不利,所以如果我要真想为你好的话,无论如何也不能嫁给你。”


李远方默默地站在那里听隋丽又说了一大堆理由出来,等隋丽终于把心里话都说完后,李远方转过身把隋丽抱了起来,走了几步扔到床上,然后随手熄了灯,自己也往床上一躺,拉过毛巾被把两个人都盖住,伸手把隋丽抱在怀里说道:“睡觉、睡觉,我都困死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