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二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67 364
导读: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二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下连的那一天,新兵们背着背包整整齐齐地站在操场上,等着老连队的首长将自己领走。


一个、两个、三个……操场上的新兵越来越少,最后,竟只剩下十几个人稀稀拉拉地站在操场上。


“我的愿望实现了。”


身旁的林默突然小声对我说。茫然地扭过头去,我不明白他脸上洋溢的兴奋是为了什么。


“你不知道?”他对我的茫然显得很惊讶,但旋即又明白了过来。“算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林默很无奈地说了句,便转回头去不再理我。隐约听见他自言自语地咕哝,“真是的,下连这么大的事儿都不上心,真不知你这家伙脑子里都装了些什么。”


我在心里苦笑,看来我的新兵连过得不是一般的糟糕,因为我真的不知道会被分到哪个连队,更准确地说,是我根本不知道有哪个连队会要我这个在新训团都挂上了号的“重点人”。而更糟糕的是,我竟然会连一丝不安都没有。


等我们在操场上直挺挺地站了两个小时后,那个在列车里见过的高高大大的影子又一次映入了我的眼帘。听林默后来告诉我,当高连的身影出现在我们面前时,我原本那浑浑噩噩的样子居然一瞬间没了,而那涣散无神的眸子,在那一刻,居然变得如鹰隼般尖利。


就这样,我与剩下的十几个人一起被高连拨拉到了他的连队——师直侦察连。而这个面膛黝黑、身材高大的山东汉子,就是我们的连长。然后,我炼狱般的生活开始了。


后来我问高连,为什么他敢要我这个“重点人”?高连当时哈哈大笑,边笑边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子,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注意到你了。你的身上有别人没有的气质,那是天生的猎手的气质。冷静、沉默,还有你那双眼睛,小子你知道吗?当我去领你们回来时,你与我对视了足足三分钟。你知道你当时的眼光有多么锐利吗?那是天生的狙击手的眼睛啊!”


我还是第一次知道自己身上还有这么多的“优点”。那一刻我觉得高连说不定也是个病人,因为,他居然能把我的自闭与孤僻说成是冷静和沉默。在怀疑之余,我心里还升起了一丝感激,因为他是这么对年来,第一个夸我的人。


或许是因为这感激,我在侦察连里居然不再像以往那般浑浑噩噩。林默说我仿佛在一夜间变了一个人,变得他都不认识了。


说这话的时候,我们刚刚从烂泥坑里爬出来,一个个浑身上下都是臭哄哄的烂泥,让丛林里的蚊子都不愿靠近我们。


“真的么?”


我淡淡回了一句,顺便吐掉嘴里的泥浆。这样的生活,我们已经过了快三个月了。在进三个月里,我们所经历的生活,放在任一个平常人眼里,足以是一场噩梦。当初一起分到侦察连的好几个新兵,都因适应不了这炼狱般的生活而被退到了其它连队。而我们这群刚从烂泥中爬出来的人,是为数不多的幸存者。


“当然了,你不知道你以前,那简直是让人一看就能气死的。”


他抹掉脸上流淌的泥浆冲我笑,那一口洁白的牙齿因为浸满了黑糊糊的泥浆而失去了原本的色彩。我忽然间想到了那个对他说“长发为君留”的女孩儿。她还能认出现在的林默吗?还能把眼前这泥人一样的怪物与以前那个帅气、阳光的大男孩儿等同在一起吗?


突然间,我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仿佛脑子里有人在告诉我,他们的爱情只会是昙花一现,虽然美丽,却不能永恒。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有心思去想这些,因为前面还有纵深100米的拟真雷场在等着我们爬过去。于是,我在心里告诫我自己,要集中精神,集中精神,可那思绪偏偏就像开了锅的沸水一般,不受我的控制。


扭头向十米外正咬牙爬行的林默望去,那张黑糊糊的淌着泥与汗的脸,突然边成了一头在微风中飘荡的黑色长发。然后,那长发一寸寸变短、变短,最后竟只剩下那些透着香气的信笺在半空中无力地飘落。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不知道为什么在拟真雷场里一寸寸挪动身体的时候,还能有这中感觉。因为,感觉这东西从来多无法给出个正确、合理的解释。可我第一次希望,我的感觉是错的。但它一向都很准确,否则,我也不会被高连说成是天生的猎手了。因为我的确有着像猎手一样敏锐的直觉,也正是这直觉,让我在后来的战斗中,一次次地脱离危险,成为那一场场残酷游戏里的幸存者。


当炼狱般的日子终于过去的时候,我们这群侥幸剩下来的“幸运儿”,才真正开始接触到各自的专业。高连的话果然没说错,我成了一名狙击手。当老兵将那支88狙击步双手递到我手里时,我记住了那句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话。“这就是你的命,没有它便没有你。”


也许,我真的天生就是个狙击手,因为每一个科目我都会比别人用更短的时间通过,而且全部都是优秀。老兵经常向他的兄弟们吹嘘我将是最出色的狙击手,这在让我满足虚荣之余,更添了几分压力。


日子,就这么在日复一日的枯燥训练中过去。这段时间,我很少能碰到林默,因为他们电子侦察专业的训练场与我不在同一个地方。


老兵说,小子,你比他们都幸运,这整座山都是你的训练场。我倒没觉得自己有多幸运,我只感觉很累。因为我得不停地在整座山里转移狙击阵地,而这转移,经常是一寸一寸地爬过去的。在这爬行的过程中,我的动作还不能太大,不能让老兵看出什么明显的动静来,否则,我便得用低姿匍匐的姿势爬行五公里。


林默跟我说,他还在炼狱里煎熬着,老兵们都不把新兵当人看。我笑了,笑得很开心,我拍着他的肩膀说,林默,我已经快到地狱了,而且,我早就没把自己当人了。


“天杀的,谁让你去当狙击手的?那本来就不是正常人应该干的活儿。”


我沉默,没有回答他关心的抱怨。于是,我们俩就那么大叉着腿,躺在林子里的空地上晒太阳,享受那难得的周末里的闲暇。当时,我在心里说,我本来就不是正常人。


渐渐的,老兵已经不是我的对手了。在经常的对抗演练中,十局里面,他能赢我的超不过三次。老兵很欣慰地拍着我的肩膀,一边惬意地吐着烟圈,一边乐呵呵地笑。


“墨尘,你没让我失望,我可以安心地走了。”然后,他便会扔下我,去找他的老乡们喝酒。而每次他都会回过头来对吼:“小子,给我加紧练,你一定要替我进T大队。”


我还是沉默,心里却止不住有些活动。T大队,那大概是每个侦察兵的梦吧。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