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枪刺 沉默的枪刺 第一章

真的是落后 收藏 86 10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81/


2001年的冬天,因不满我毕业后一直浑浑噩噩地待在家里,恨铁不成钢的父亲,将我一脚踹进了镇里征兵办的大院子里。然后,是一溜子下来的体检和政审。或许是因为三代贫农、根正苗红,外公又是抗美援朝回来的老志愿军的原因,一直都浑浑噩噩的我,在那复杂、烦琐的应征里,居然轻轻松松地过了关。


就这样,我换上了肥大的冬季作训服,与一群兴奋的同龄人一起被塞进了接兵的军列,一路呼啸着赶往即将要让我成为一名军人的地方。


走的时候,与有一大群亲友相送的同龄人不同,我是一个人背着背包,拎着个迷彩包上的火车。当我登上列车的那一刻,一直浑浑噩噩的我居然突然间清醒了一点儿。回头,身后的城市灯火灿烂,可我知道那不会属于我。我即将要去的地方,与我出生长大的那座山,将是一样的与世隔绝。


虽然明知父母不会来送我,可我的目光依然在那些送别的人群中巡视了好一会儿。也许,心里还是存着些期望吧,然而,结果自然是失望。几十里的山路,对于两位年近五旬的人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我们那儿还不通汽车。


汽笛长鸣,将我那点儿思绪打压了下去。于是,这一路之上,我又变得浑浑噩噩,与周围那些谈兴颇高的同龄人比起来,显得那样的不合群。


也许,正是因为我的浑噩与不合群,让我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有些孤僻而又冷漠,再加上山里孩子的早熟,等等等这一切因素,让我在整节车厢里是如此的与众不同。我不知道,就在那一刻,高连就已盯上了我,而我,也拜他所赐,在新训结束之后,便被这高高大大的山东汉子拽进了他的连队,开始了那炼狱一般的生活。


三天后,一路不断吞吐着新兵的军列终于抵达了终点——中国西南最大的省会城市。


疲倦但又带着兴奋的新兵们,被早已等候多时的东风运输车拉向了各自的目的地。当汽车“突突突”地驶离城市的繁华时,我知道,我的预感是对的,我将又一次走进大山,而且是更大更深的山。也许,这一进去,就再也出不来了。


新兵训练的日子,与大多数人的认知是一样的。有苦、有累、有汗水、泪水、也有欢乐。三个月的新训,是一个蜕变的开始。军营中那些有棱有角的直线条框,会将每一个新兵洗去浮华,锻造得实在而内敛。


在新兵连里,我认识了我来到军营的第一个朋友,好像也是唯一的一个朋友。他叫林默,一个从南国小城里来的秀气、阳光的大男孩儿。那时候,一有闲暇,他便会跟我讲那个女孩子,那个长发飘飘,深情地对他说,“长发为君留”的女孩儿。


他们经常写信,而林默也总会拿那一封封字迹娟秀,散发着淡淡清香的信笺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墨尘,要不要让她给你介绍一个啊?”


林默说这话时,总是带着些促狭的笑。我知道他是想让我开心点儿,让我能多笑一点儿。可不知道为什么,在新兵连那紧张而又热火朝天的日子里,我居然还是浑浑噩噩地过着日子。那由浑噩而来的不合群,最终在班长与战友们的心里演变成了孤僻。这也是林默与我感情好的原因,因为,在整个新兵连里,只有这个浑身充满了阳光与朝气大男孩儿愿意跟我讲话。


“你看看你这样子,活像个小老头儿似的。怎么样?要不要一个?一定让她给你找个好的。”


他晃着手中清香的信纸,想带给我视觉与嗅觉的双重刺激。


我难得地笑了笑,居然还开了个玩笑。


“我看她不错,你让给我算了。”


“那可不行,她是我的,你想都不要想。”林默笑着擂了我两拳。我也不躲闪,任由他那日渐粗壮的拳头擂在我的肩膀上。


闹完了,他突然对我说:“墨尘,你太沉默了,为什么不能开心点儿?”


我没有说话,只是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我知道自己性格上存在着问题。上学那会儿,教心理学的女老师就曾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用一种很轻柔、很温暖的语调对我说。


“墨尘,你有轻微的自闭症,这对你的将来没有好处,听老师的话,让自己快乐些好吗?”


当时,老师那双年轻、漂亮的眼睛一直温柔的注视着我,这感觉让我很难受,很不自在。所以,我落荒而逃,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当我跑到天台上抱头哭泣的时候,我终于明白,自己不仅自闭,而且还懦弱胆小,连别人的关心都不敢接受。


我不知道一向开朗、厚道的父母,为什么会生下我这样一个怪胎来。这个问题一直都困绕着我,可我却始终找不到答案。这大概也是我会同意参军的原因,因为,我也希望,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能让自己有所改变。可照现在看来,我非但没有改变,反而越发地严重了。


因为这样,我成了连队里所谓的“重点人”。战友们看我的眼光总有些怪怪的,而班长、排长乃至连首长对我也是又爱又恨。对我爱,那是因为我的训练成绩一直很优秀,是整个新兵连乃至新兵团里的尖子。这或许是大山在给我孤僻性格的同时所给我的补偿,让在她怀抱中长大的我,从小就拥有一副健壮的体格。对我恨,还是因为我的自闭与孤僻,就算是与战友们一道站在队列中,一起在训练长上摸爬滚打,我似乎也始终是一个孤独存在的个体。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在新兵们的渴望与期盼中,三个月的新训终于结束了,而我们这群经历了第一次蜕变与淬炼的新兵们,也迎来了分到连队的日子。



1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8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