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十一章 割辫明志

天军指挥官 收藏 0 5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1894年春,朝鲜爆发“东学党”农民起义,朝鲜政府于6月3日请求清政府派兵协助镇压。清军首批部队于6月8日抵朝。

早在6月2日,日本内阁就作出入侵朝鲜,进而直接与清军开战的决定。日方先以欺骗手段诱使清军入朝,继则以清军入朝为借口,大批调遣日军赴朝,迅速抢占从仁川至汉城一带各战略要地。同时设立战时大本营,作为指挥侵略战争的最高机构。

7月19日,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据其外相陆奥宗光训令,强逼朝鲜政府废除中朝通商条约,并驱逐清军出境。23日,日军悍然攻占朝鲜王宫,成立以大院君李昰应为首的傀儡政府。25日,大鸟令大院君宣布废除中朝两国间的一切商约,并“授权”日军驱逐屯驻牙山的清军。

当天,日本联合舰队发动丰岛海战,在丰岛附近海域对中国运兵船及护航舰只发动突然袭击。日本陆军第5师之混成第9旅也于29日向由牙山移驻成欢的清军叶志超部发动进攻,清军败退平壤。8月1日,清政府被迫对日宣战。

同一天,明治天皇也发布宣战诏书。


日本发动对中国的侵略战争,蓄谋已久。早在1868年(清同治七年),日本明治天皇登基伊始,便极力鼓吹军国主义,以实行对外扩张为基本国策,并将侵略矛头首先指向其近邻朝鲜和中国。明治政府抓紧改革军制,推行近代军事教育和训练,积极扩军备战。

到甲午战争爆发前,日本陆军建成6个野战师和1个近卫师,现役兵力12.3万人。甲午战争中,日本实际动员兵力达240616人,其中174017人在国外参战。战前日本海军拥有军舰32艘、鱼雷艇24艘,排水量共达6.2万余吨。还派遣大批特务,到中国和朝鲜搜集军事情报,绘制详细的军用地图。

清政府对日本的侵略野心有所察觉,北洋大臣李鸿章曾指出日本将为“中土之患”。1874年日本侵犯台湾事件后,尤其是中法战争后,清政府加强海防建设,以京师门户北洋为设防重点,主要防御对象为日本。

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编练成军,有舰艇25艘,官兵4000人。到甲午战争前,北洋舰队的大沽、威海卫(今山东威海)和旅顺(今属辽宁大连)三大基地建成。

然而,清朝政治腐败,军事变革基本停留在改良武器装备的低级阶段,陆海军总兵力虽多达80余万人,但体制不顺,编制落后,管理混乱,训练废弛,战斗力低下。


日军在占领了朝鲜以后,为了迫使清政府屈服,于1894年10月24日兵分两路对中国发动进攻。第一路在山县有朋大将率领下,从朝鲜义州攻击清军的鸭绿江防线;第二路以陆军大将大山岩为司令官,由海路在辽东半岛东岸的花园口登陆,进犯大连和旅顺。

当时集结在鸭绿江沿岸的清军,计有宋庆的毅军、聂士成的芦榆防军、依克唐阿的镇边军、刘盛休的铭军、吕本元的盛军、丰升阿的奉军和倭恒额的齐字练军,近80营,约2万人。这些军队分别由四川提督宋庆和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统率,以九连城为中心向左右沿鸭绿江布防。

10月24日,日军主力开始进攻九连城、虎山一线。当天夜间,日军在义州与虎山之间架设了两座浮桥。25日拂晓,日军通过浮桥,开始直攻虎山。聂士成和马金叙率军奋勇抵抗,打退了日军的四次进攻。但因两面受敌,伤亡甚众。

在没有援军的情况下,为了掩护大队清军后撤,聂士成、马金叙一直坚持到午后才突围到凤凰城,虎山失守。26日清晨,日军进攻九连城,宋庆感到兵力单薄,连夜撤往凤凰城。日军占领九连城,接着又占领安东(今丹东),清军鸭绿江防线不到两天时间就全线崩溃了。

日军占领鸭绿江沿岸后,兵分两路进攻奉天(今沈阳)。一路从凤凰城经辽阳(东路),另一路绕道岫岩、海城,出辽阳之西(西路)。

东路先由宋庆率军防堵。10月30日,他放弃凤凰城,退守大高岭(又称摩天岭)。数日后,宋庆奉命回援旅顺,东路守军改由聂士成指挥。聂士成在当地人民的配合下,利用大高岭天险抗击日军,从正面阻止日军由东路进攻奉天。依克唐阿率部驻守赛马集,从侧面牵制凤凰城日军,支援了大高岭的正面防御。


在大高岭保卫战中,聂士成巧妙地使用疑兵计,使日军不敢贸然攻岭。经过十几昼夜的苦战,顶住了日军的进攻,牢牢地守住了大高岭阵地。

阵地守住以后,聂士成就改变战术,组织兵力主动出击。

11月25日,聂士成率部与依克唐阿、寿山等配合作战,夹击草河口一带日军,歼敌40余人,击毙日步兵大尉斋藤正起,打伤日军炮兵大尉池田纲平和炮兵中尉关谷豁等。26日晚,聂士成又利用下雪天,密约盛军接应,亲率数百骑,突袭连山关,取得成功,收复了连山关。这是开战以来,清军第一次收复失地,得到清廷的嘉奖。


连山关大捷以后,东路战场的形势为之一变。日军转为守势,清军转为攻势。12月5日,聂士成精选将士1000余人进攻分水岭,并乘胜追击到草河口。12月9日,聂士成部联合依克唐阿骑兵,在金家河大破日军,击毙敌人数十名,收复了草河口。

日军见东路难以得手,就加强西路的攻势。11月19日,日军自大孤山、凤凰城两路进攻岫岩,守将丰升阿、聂桂林率众逃往析木城。12月12日,日军进攻析木城,丰、聂又奔往海城。13日,海城也被日军攻占。

在进攻鸭绿江防线的同一天,日军第二路也开始在辽东半岛花园口登陆。10月26日占领花园口。28日占领貔子窝。

11月4日,日军开始进攻金州。驻守旅顺的总兵徐邦道自告奋勇率部前往御敌,5日与日军大战于石门子,因无后援,寡不敌众,败退旅顺。日军占领金州后,7日黎明兵分三路进攻大连。守将赵怀业贪生怕死,未战而逃往旅顺。9日,日军占领了大连。

11月18日,日军开始进攻旅顺。旅顺是北洋海军的基地之一,山水交错,形势奇险,易守难攻,守军也有30余营,因诸将互相观望,又无统一指挥,只有徐邦道率部拚死迎敌,并于19日在土城子一带重创日军。21日,日军发动总攻,徐邦道部因伤亡过重,不得不突围北撤。22日,旅顺失陷。清政府耗巨资经营了15年的旅顺军港和当时东亚的船坞就这样被日军占领了。

12月底,日军第二军8000余人由第一旅团长乃木希典率领,从金州北犯盖平(今盖县),守将章高元率军英勇抵抗,营官杨寿山、李仁党力战阵亡,盖平陷落。

12月28日,清政府任命湘军宿将刘坤一为钦差大臣,节制山海关内外各军约8万人,准备收复辽沈门户海城。


1895年1月17日至2月16日,清军3万人先后三次会攻海城,但都无功而返。为了能尽快收复海城,与此同时,清廷下发了征召令,征召东三省的部队增援海城。

此时,王洛飞在北山已经有1个师的兵力,每个团配有1个山炮连和3个重机枪连,每个山炮连和重机枪连分别有12门山炮和12挺马克沁重机枪。

王洛飞密切关注着中日双方的战事,他实在弄不明白,经过洋务运动后,清军已经批量购买了西方的先进步枪和大炮,但人数大大占优的清军竟然这么快就被日军击溃,简直不可思议。

火力发电厂、机械厂和冶炼厂都已经在1894年年底投入生产,青鱼镇的居民破天荒地用上了电灯,晚上也变得热闹起来。

在王洛飞的带领下,谢中九率先对工业生产进行了投资,青鱼镇的乡绅地主们也纷纷把目标对准了办工厂,他们发现那样会赚有更多的利润,也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

2月18日,当王洛飞正在谢家大院和谢中九商讨组建商会,便于统一管理和指导那些有投资念头的乡绅地主时,脸色铁青的多尔泰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大哥,您怎么来了?”

王洛飞和谢中九连忙迎了出去,多尔泰抓住王洛飞的手,长叹一声,走进了院内。

谢中九备下了酒菜,多尔泰什么话也不说,自顾自的喝起了闷酒。感觉多尔泰有心事,谢中九挥退了在一旁伺候的丫鬟。

“北洋水师,完了!”

王洛飞见多尔泰喝个不停,伸手扶住了他的手,多尔泰望了王洛飞一眼,长叹一声,悲声说道。

1895年1月20日,日“山东作战军”在荣成龙须岛 登陆,占荣成。随即分南北两路向威海南帮炮台进行抄袭。30日,南帮炮台陷落。2月1日,日军占领威海卫城。此后,日军水陆配合,攻击刘公岛和港内北洋舰队。北洋舰队提督丁汝昌等先后自杀殉国。17日,威海卫海军基地陷落,北洋舰队覆灭。

“什,什么?北洋完了!”

王洛飞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是在得到这个消息后还是吃了一惊,愕然松开了按住多尔泰的手。

“堂堂北洋水师,就这么完了,这仗是怎么打的!”

多尔泰使劲用拳头捶了一下桌面,双目中竟然流出了泪水,他唯一的亲弟弟参加了北洋水师,在与日军的交战中英勇战死,弟弟在旅顺的一家人也被日军悉数杀害。

多尔泰虽然和其他的官员一样贪财,但是作为一名将领,作为一名满人,在外患压境面前,强烈地激发了他的爱国热情。

谢中九虽然不懂什么军事,此时也显得有些恐慌,他已经从传闻中得知清军在战场上步步溃败,日军在辽东是长驱直入,照此进度,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打到了家门口。

“我已经决定,响应朝廷的征召,领兵前去增援海城,和倭寇决一死战。”

猛然喝了一杯酒,多尔泰重重地放下了酒杯,扭头望向了王洛飞。

“大哥有什么吩咐,小弟义不容辞。”

已经猜到多尔泰此来的用意,王洛飞起身冲着多尔泰一拱手,沉声说道。

“好,好。”

多尔泰起身,伸手使劲拍了一下王洛飞的肩头,连声说道。

过去的一年里,王洛飞在图昌地面上连续剿匪,胡子们现在是远离图昌府,生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青鱼镇团练给剿了。多尔泰见识过青鱼镇团练的军容,他自叹自己训练不出如此强悍的部队,对王洛飞极其看重,诚心结交,关系已经非同一般。


北京,颐和园,万寿山。

慈禧今天的心情特别好,在院子里给百鸟放生,她身后跪着众多的太监和宫女,每个人手里提着一个鸟笼,鸟笼里分别装着一只唧唧喳喳、不同类别的鸟儿。

远处,一群王公大臣恭敬地垂手站立,连大气也不敢喘,生怕打搅了慈禧的雅兴。

站在大臣们最前面的是直隶总督、北洋大臣、军机大臣李鸿章,此时他可没心情看百鸟放生,脑子里想着辽东的中日大战,近一段时间不断有坏消息传来,他的心情很糟。

此时,参赞伍廷芳急匆匆地从外面赶来,快步走到李鸿章的身旁,俯身在他的耳旁轻声低语了几句。

李鸿章温言后脸色刹那间变得惨白,身体也禁不住抖了起来:北洋水师全灭,陆军千里大溃败,旅顺城内火海冲天。

“怎么就败了,怎么就败了。”

李鸿章不敢相信这个消息,口中小声嘀咕着。北洋水师和淮军乃是李鸿章花费了极大的心血建立起来的部队,装备了先进的武器,就这么轻易地败了。

此时,大臣们忽然发出一片赞叹之声,万寿山上空百鸟飞舞,慈禧已经让宫女和太监们放飞了笼中之鸟。

“难道大清的气数尽了。”

李鸿章的眼睛湿润了,他望向空中的飞鸟,好像看见了北洋将士英勇献身的悲壮情景。

“走,咱们听戏去。”

慈禧拍了拍手,兴致勃勃在内务总管李莲英的搀扶下向院外走去。

众位大臣相互谈笑着,纷纷跟了过去,只有李鸿章,一个人孤零零地站着,他不知道如何向慈禧开口。


2月20日,图昌城。

百姓们看稀奇似地站在道路两旁,惊讶看着一队队排着整齐的队伍入城的军队,这支军队和绿营不同,每个人都身穿绿色的制式军装,扛着一把钢枪,雄纠纠,气昂昂地迈着正步。

每个营级队列的前方都有一个重机枪连,每三个士兵扛着一挺马克沁重机枪。每个团级队列前方是一个山炮连,由马车拉着而行。

百姓们从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部队,相互间交头接耳,纷纷议论,当看到一面旗子上写着“青鱼镇团练”五个大字后,这才明白过来,一起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王洛飞身穿佩戴着一颗金星的少将军衔,骑在马上向周围的百姓们挥手致意,他这次尽出自己的主力,除了引起朝廷的注意外,还准备给狂妄的日军当头一击,让他们不要小瞧中国军队。


偌大的演武场上密密麻麻的都是人头,多尔泰惊讶地立在点兵台上,他虽然知道王洛飞召集了不少兵马,但是这回也太多了,粗略一算,竟然有七千余人,自己的那八百人马被挤在一角,孤孤单单,显得极不合群。

“老弟,你从哪里弄来这么多的人手。”

当王洛飞上了点兵台,多尔泰凑上前,诧异地问道。

“胡子众多,小弟不得不多招些人手防身。小弟的人还不都是大哥的兵,如果没有大哥,小弟怎能招募这么多人手。”

王洛飞微微一笑,不失时宜地送了一顶高帽子。

“哈哈,如果有命回来,大哥一定为你保举一个功名。”

多尔泰闻言哈哈大笑,伸手捶了一下王洛飞的肩头,看来自己很快就可以升官了,不说别的,就凭眼前的这七千士兵,肯定是大功一件,如果能立下军功,那必将前途无限。

随即,多尔泰对着全体将士进行了慷慨激昂的训话,然后就是授旗仪式,他亲自把一面黄龙旗交到王洛飞的手中。黄龙旗乃大清的军旗和国旗,代表了无限的权威,同时,青鱼镇团练也有了一个新的番号――图昌独立师,为图昌府的团练部队,归多尔泰统辖。

待一切仪式完结,王洛飞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情,快步走到多尔泰的身旁,小声低语了几句。多尔泰显出一副吃惊的模样,但是旋即一想,觉得王洛飞的提议有利无害。

“将士们,此次抗击倭寇危险重重,前途叵测,如果现在有人不想去就站出来,本将决不勉强,而且发送遣散费。”

多尔泰挺身站在点兵台的最前方,威严地环视了一下底下的兵士,沉声喝道。

演武场里静悄悄,没有一个人动身,众人一起望向多尔泰。

“好,既然大家决定跟着本将,那么到时若有贪生怕死,临阵退缩者,一概定斩不赦。”

多尔泰大喝一声,伸手拔出腰间的佩刀,拉起自己背后的辫子,刷地一刀就割了下去,那条乌黑的大辫子立刻被拦腰斩断。

见此情形,演武场上的士兵们顿时发出惊讶的声音,要知道清廷可是禁止私自剃辫。

“此次抗倭,本将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把生命交给我大清。辫子乃是我大清子民最为贵重之物,今天,本将要以此辫明志:倭寇不除,誓不苟活。”

多尔泰提着自己的辫子,高声向台下的士兵喝道。

“倭寇不除,誓不苟活。”

王洛飞随即上前一步,一举右拳,向着台下的士兵吼道,他已经是光头,辫子早就没了。

刷!

独立师的士兵们一起抽出腰上的刺刀,“倭寇不除,誓不苟活。”

话音一落,士兵们一起把辫子割了下来,紧紧地握在手中。多尔泰的那营士兵在迟疑了一下,也挥刀割去了辫子。

“噢――”

演武场外看热闹的百姓被士兵们的悲壮所感染,一起欢呼了起来。

多尔泰还从没有受到过百姓这样的爱戴,把辫子塞进自己的腰间,意气风发地挥了一下手,“出发”。

“於 斯 万 年 , 亚 东 大 帝 国 ! 山 岳 纵 横 独 立 帜 , 江 河 漫 延 文 明 波 ; 四 百 兆 民 神 明 胄 , 地 大 物 产 博 。 扬 我 黄 龙 帝 国 徽 , 唱 我 帝 国 歌 !”

独立师的士兵们列着队伍,唱着《颂龙旗》,浩浩荡荡地向海城进发,《颂龙旗》已经成为了独立师的军歌。

“扬 我 黄 龙 帝 国 徽 , 唱 我 帝 国 歌。这是什么歌?”

多尔泰口中重复了两句,饶有兴趣地问向身旁向士兵敬礼的王洛飞。

“这是我定下的军歌,以鼓励将士们的士气。”

王洛飞微微一笑,自豪地望着行进的队伍。

海城的战事越来越来激烈,清军的士气也越来越低落,6万清兵面对1万日军竟然毫无办法,反而被打的丢盔卸甲。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