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片阴暗的雪花中 6万中国军人血洒乌拉尔

cheng5 收藏 132 87962
导读:在大片阴暗的雪花中 6万中国军人血洒乌拉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此文献给十月革命时期任輔臣中国团,张福荣中国军团,伏龙芝中国独立团,桑富阳中国营,敖德萨中国独立支队,比里侈诺夫中国支队,別尔米中国支队等各个红军部队中的六万名中国战士。谨以此文纪念那些扬威异域的中国将士们!


1917年11月25日,由阿拉巴耶夫斯克,纳杰什乌金,彼尔姆等地区华工组成的“中国团”诞生了。全团两千多人。任辅臣任团长,第一营营长张清箫,河北保定人,沉默寡言却会俄语;第二营营长桑来朝,山东人,知书达理却精通武术;第三营营长潘白川,是出色的机枪手。 ——李永昌:<旅俄华工与十月革命>


1918年7月底,一批中国参战军乘车到达车里亚宾斯克和鄂木斯克之间的特罗伊茨克。此时苏俄红军正在这一带同白军高尔察克部杜托夫匪帮及捷克斯洛伐克军队展开激战。红军指挥员瓦·康·布柳赫尔派党代表尼·卡希林带着一批共产党员到中国人中进行宣传。中国军队被说服了,在张福荣的带领下毅然参加了红军。列宁、斯维尔德洛夫亲自签署命令组建“中国军团”。 ——《环球时报》(2002年9月2日):中国军团保卫十月革命


就在东归的中国军列到达特罗伊茨克郊外这一天,由五万捷克战俘组成的干涉军团,在别津楚克附近的一次大战中粉碎了红军。从奔萨到塞兹兰一线,所有的军车都在暴动。中国军列被迫在茫茫雪原上停下了。一队身穿契尔克斯军服,歪戴着羔皮帽的山民骑兵赶了上来。


5月29日拂晓,白军的大炮对准了红军阵地,运兵船也准备起锚。岂料准备上膛的许多火炮早被任辅臣的侦察员做了手脚,不少渡船的锅炉压力表也被破坏,没法正常点火启航。 ——于佰春:十月革命期间中国籍“红鹰团”的往事


双方的俄国人都在喊“乌拉!”只有中国人闷声不响。“沉默的兵”的名声传遍大河两岸。甚至传说一名炸飞胳膊的中国兵用剩下的胳膊搂住一棵矮树,哆嗦得树叶都摇光了也没吭一声。


苏维埃中央下令命名中国团为“红鹰团”,并在中国团后方办事处所在地库什瓦城,举行隆重的命名授旗仪式。 ——任光伟:苏俄红军“中国团”团长任辅臣烈士的事迹


在我们战线上作战的中国团,以其坚强和极端坚韧不拔的品质而著称,他们曾夺取彼尔姆城,血战阿拉塔伊,后又多次将敌军击溃在都拉河和上都拉一带。光他们缴获的机枪就可以装备一个师了。中国团是我们战线上最好的红军部队。 ——1918年9月1日《乌拉尔工人报》


1918年9月,马蒙托夫白卫军团逼近了托博尔河.拖着炸坏的大炮的马车飞驰着冲进修理厂的大门,不一会便又带着新换的炮队镜直接驰返前线。……中国团的政委揪过神甫的脑袋,夹到胳肢窝里,用匕首轻轻一抹,连血都没让溅出来。


布柳赫尔和张福荣指挥红军(1800多中国人)与白军在这里血战了四天四夜。……千钧一发之际,布柳赫尔命令张福荣带领中国军人对敌人实行反冲击。他们端着刺刀,每人背一把马刀作短距离跃进…… 中国军团随51师在阿波斯托洛沃车站下车,飞夺卡霍夫卡登陆场,凭机枪和工兵锹堵塞了森林之间的缺口,挡住了弗兰格尔白军。 ——《环球时报》(2002年9月2日):中国军团保卫十月革命


中国团的骑兵率先挥着马刀冲进了白匪占据的拉亚镇。步兵也接踵而至,把装备数倍于我的敌人杀得落花流水。这次战役打死敌人数百名,俘虏三百余人。 ——任光伟:苏俄红军“中国团”团长任辅臣烈士的事迹


这个镇还有一个别名:“怪蛇夫人镇”。当地苏维埃来了电话,提到有五名华工以红鹰团征粮队的名义抢劫了一批燕麦,被抓住了。“他们愿意参军吗?”“不愿意。”“那就把他们放了。”“不赏两鞭子吗?”“你敢!”任辅臣答道,扔了电话。


杜鹤宁得到消息,说有几个女兵在河里洗澡,他马上想到了中国团部……他命令白匪军包围了这块河滩 。 ——曹秀,张誉潆:《在前苏联红军中的中国团团长》


女兵们惊叫着在水里扑腾,像是一群往簌簌塌落的洞穴里飞奔的水豚,抱着胸口往岸上跑。乳沟里水汪汪的。


在穿越雪原的八天里,中国团有三四十人在路上冻死。女兵除了冻死,夜里还遭到当地土著人的抢劫。女兵胡雪被跟踪数天后遭劫,一只乳头被咬掉,尸体上挂满血红色冰琉璃。消息震动了全团! ——曹秀,张誉潆:《在前苏联红军中的中国团团长》


在上图里耶方面最近几次战斗中,中国团表现得特别顽强:这个团数次陷入敌人的环形包围中,但他们每一次都能凭借着自己的革命纪律性和指挥员的机智,用炮火和刺刀为自己开辟一条道路。 ——红29师师长瓦西里耶夫


河谷一带白天全是射击腾起的烟雾.黎明前,任辅臣看见有一个人朝自己跑来,他挥刀要砍,那人忙喊:“团长,是我。”任辅臣这才看清那血身子是二营长桑来。中国团又赢了一次。为了不露出亮光,任辅臣哆嗦着在袖筒里猛抽了两口土烟,终于平静下来,下令道:“继续出发!”


阿克塔伊河。一片浩大的烟灰色冻水,穿过荒丘和泥岸,滑溜地激起波浪。河水从数以千计的马腿间奔腾而过。混杂着冰块的河水发出轻轻的咝声,轧碎的浪花溅得枪筒闪闪发光。河里满是黑乎乎的大车,在金蛇般的月影和闪亮的浪谷之上,喧声、口哨声和歌声混作一团。


一匹马摸黑卡在了两棵树之间,缰绳断了,有人撞到了沾满树脂的马身上。灌木丛像一头长满火刺的豪猪腾起火苗,引燃了一名战士背着的一袋木屑,里面养着西伯利亚木蚁,可以吃掉衣服上的虱子,替政委清洁外套.火光暴露出惊飞的鸫鸟及双方的兵马!河对岸一名敌兵正在挪开炮口前小枞树的伪装…


两个老百姓不知为何也跟在大部队身后过河,正赶上洪峰下来。两人在激流中拼命挣扎…为救这两人牺牲了四人,这两人却是奸细。 ——曹秀,张誉潆:《在前苏联红军中的中国团团长》


离开伏击圈几天后,中国团转战到卡玛河畔的叶洛沃村。在两个奸细带领下进村寻粮的中国团战士们疲累已极,一进屋便沉沉睡去,敌人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 ——李永昌:旅俄华工与十月革命


离叶洛沃村还有两俄里的时候,桑来吃惊地发现四周都是敌人!怎么办?透过粗壮多节的荆棘,可以看见镇上那些深井般仄狭的小巷里,已经有人马在调动!在这灰暗的1918年的早晨,列列兵马宛如一块灰石上凿出的道道青痕。离墓地不远有一栋甲壳般的老木屋,晒台上晾着洗浴时抽打用的白桦枝条。桑来奔过去抓起枝条拼命抽打自己的脸和脖子。


突然,所有的身体都在马背上挺直了:他们看见了桑来策马冲来!在那草原的蜃气后面,一定还有大队骑兵!顿时,在白军的骑阵里,像有一道光波滚过:一排排出鞘的马刀闪出寒光!却发现向着滚滚铁流冲来的只有单人匹马!这太疯狂!太不可思议了!有人吹起了唿哨笑道:“有种!”也有人怒道:“看俺不劈出他的魂来!”


一支由250名华工组成的中国支队奉命开赴前线。他们在彼尔姆登上汽艇,沿卡玛河而下。在巴尔达附近与白军发生激战。此后,在卡玛河畔的叶洛沃村又与白军遭遇。 ——陈之骅主编:《苏联史纲(1917—1937)》(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


几个月来别尔米支队的中国战士们将洗过的衣衫晾在落满尘土的马车辕上,跟随别洛夫的部队转战了许多地方——他们追击过马赫诺匪帮,聆听过‘鲁斯洛’号轮船上大炮的合唱,用子弹的光环照亮过富农们的屁股…突然,一发枪榴弹炸起燃烧的雪片。坡坨线上冒出几面挂在长矛尖上的三角旗。大批白军骑兵远远地奔驰而来,搅起的尘土在空中飞旋……

刚一听见拖长的子弹哧溜声,桑来吃了一惊:难道团里的警戒哨撒出来这么远?跃出三个马身他才看清:在两丛杂树之间的那条凹路上,竖起的??仿佛黝黑虎口中的一排牙齿,“牙缝”间可以窥见被遮黑的人脸和枪口。这是哪支部队?还有重机枪?


为了夺取新杜林斯克车站,一营长张清萧牺牲了……一个负伤的连长用尽最后一点力气将炸药甩了出去,结果炸药没甩远,他自己被炸毁了。还有一个排长,带着新娘子投入战斗,结果和新娘子双双在战场上殉难。 ——曹秀,张誉潆:《在前苏联红军中的中国团团长》


攻占新杜林斯克一仗中国人打得如此顽强,连高尔查克本人都惊动了。竟在电话里大骂其手下将领杜鹤宁:“你的那些俄罗斯之鹰,著名的军官团,在中国人面前逃跑了!他们的肩章都是别针别上去的,以方便逃跑时迅速摘掉。如果你再那么病怏怏的,就让那帮顽强的黄皮杂种,用刺刀来治你的胃溃疡吧。”


我还记得率部穿越卡尔梅克草原的那次艰苦卓绝的转战。我们走了一个多月。零下30度的严冬,寒风刺骨,许多人把步枪都扔了。当我们抵达阿斯特拉罕时,发现中国支队不仅没有丢一支枪,反而捡起了别的部队丢弃的武器。他们甚至捡起了十几挺重机枪!为此他们也留下了一些东西:350座草原上的新坟!…… ——东方面军司令员奥尔德罗格


奥伦堡的哥萨克是全俄九支哥萨克军中最剽悍的一支,他们沿袭传统,喜欢血酒和套马索(用来将俘虏在马后拖死)。每支分队都有人喝酒喝死。他们从牙缝里吐字,鞭子涂着柏油,手臂上青筋暴露,马刀浮在半空,密麻麻像一条条发光的青蛇,在草原,溪谷以及城镇的上空镶出一条晶莹的白链。10月月望,这条白链抖散开来,圈住了红三军。战斗很残酷。


一些前线分队指挥官,在电话里大声吵骂:“这里除了瓦砾没什么可保卫的了!”唯有少数像红鹰团这样的核心部队不声不响。于是红鹰团被要求留在洽索沃依城。卡美洛夫团的军官们,在撤离时主动留下了一批弹药。他们见到中国团的战士也主动让路。


一名参谋冲叛变的团政委乌斯钦道:“怎么啦?赤佬,嫌共产主义的上衣太短?要换件外套穿穿?”…杜鹤宁宽慰乌斯钦道:“我当初和你一样痛苦过,一天到晚喝得酩酊大醉,摇晃得就像裹在一股旋风里。”乌斯钦道:“我们很快就会裹在一股红色旋风里了!”


中国团队是我们战线上最顽强的部队。中国团之所以有这样顽强的战斗力,在于他们对共产主义事业的无限忠贞,在于官兵间有着血肉相连生死与共的阶级感情。 ——1918年10月4日《共产主义者报》


这位走到哪就给哪里带来欢乐的山东青年桑来朝,嗖的一声抽出插在背后的大刀。高喊着“为了第一个工农政权前进!”就一马当先向大桥对方敌人阵地滚去。……桑来朝营长身中数弹,壮烈牺牲。 ——《铁岭文史资料第一辑》


红鹰团覆没的噩耗传到红军总部,全俄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斯维尔德洛夫扼腕长叹。一向处变不惊的捷尔任斯基拿着电话筒呆呆地伫立在写字台前。没人敢把这个消息报告给正在住院养伤的列宁同志。 ——于佰春:十月革命期间中国籍“红鹰团”的往事


妻子张含光端上来一盘俄式烤甜菜。任辅臣边嚼边回忆道:“上一次吃烤甜菜是在叶洛沃村,一颗子弹击碎了盘子。我们没穿外套就往外冲。秘书在门上撞伤了肩膀,他的马也死了。我们只好骑一匹马。比起外套俺更心疼那盘甜菜。”


‘黑男爵’弗兰格尔兵锋北渐。杜鹤宁的部队在哥萨克骑兵的两翼配合下,在大片阴暗的雪花中,向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发起进攻。任辅臣受命于危难之际,出任斯维尔德洛夫战场的总指挥。为争夺南乌拉尔铁路枢纽新图林斯克的大维亚车站,著名的韦尔霍图尔战役爆发了。


炮火烧着了部分枕木,形成一组奇特的红棕色形状,既像是一片快烧尽的暗火,又像是飞溅的血的纹路。路基边烧焦的树梢像驼背似的弓了起来。炸碎的黑冰散发出土腥气。车皮缝隙里塞满的雪籽随着震动掉落下来……任辅臣的手指一瞬间凝固成了枪托的一部分——关于枪托他曾告诫战士们:要手握木托,以免和金属部分冻在一起。他如此关爱的战士们,如今安在?——竟和木头,钢铁,空荡荡的车厢废墟冻在了一起!他流泪了。这最后一刻他在想什么?想他爱唱的《桃花扇》中的段子:“残军留废垒……”今天不幸应验了?还是想他在十月革命周年大会上的演讲:“不!我们宁愿在严寒中逝去。不要舒适,不要安宁”?任辅臣倒下了,敌人用刺刀将他乱刀挑死在列车通过台上。敌人破开他的胸膛,露出来一颗仍在跳动的心,就像一条仍在呐喊的舌头。


中国团团长任辅臣同志壮烈牺牲了。任辅臣同志在中国侨民中享有很高威信,他把在中国人中间的影响和威信全部献给了苏维埃俄国。由他领导的中国团部队是我们战线上最坚强的最可信赖的部队。……革命战士们将永远记着为全世界被压迫者的事业而献出了生命的中国人民的儿子——任辅臣同志。 ——1918年12月28日《公社社员报》(《真理报》的前身)


据战后权威人士透露,在一节破旧的车厢里,有两位俄国女人目睹了中国团的覆没。她们一个叫唐克娃,一个叫波德苏亲娜,后来她们回忆说:“啊,多么残暴啊,殴打、用刺刀刺,马刀砍。”…苏联历史上把任辅臣和中国团的这个事件称为维亚的悲剧!后来,大家同意由李子恒出面重新整建中国团,并把这个决定让翻译王芝圃写成书面报告,电告第三军军部并转呈布尔什维克党中央。 ——曹秀,张誉潆:《在前苏联红军中的中国团团长》


我和父亲最后一次分手是在十月革命胜利一周年的一个冬季寒冷的夜晚,父亲骑着马走在前边。母亲带着我们三个孩子乘坐雪橇在后面随行。雪橇翻了两次,跟随的战士劝他雪停以后再走,父亲不听。到了火车站,要分别了,父亲把他怀里的一块金表掏出来交给母亲,这块表就成了父亲最后留给我们的最珍贵的纪念。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这块金表一直珍藏在母亲身边。可以看出,父亲那次离开我们时就已下定与白匪帮决一死战的决心。我现在想起来,当年父亲骑马驰骋的情景,他那刚毅的神情和高大的身影,还在眼前。 ——任栋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