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战先驱 第二十六章 瑜亮 瑜亮(九)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1225.html

顺着马蹄印,竹下俊特别部队第1分队的尖兵正在搜索前进,突然听见前方传来一声断喝:“什么人?站住!口令?”

随后,鬼子尖兵就见前方不远处一个农民模样的人端着一支帝国“三八式”步枪指着自己。

这鬼子尖兵忍不住在心里感叹道:“虎头山的土八路真是富裕啊!今天见到的农民竟然都装备了‘三八式’步枪!”

嘴上却大声说道:“同志,别误会,我们是八路军!”

看清眼前这人的八路军装束后,区小队担任警戒的这名队员不由自主就垂下了枪口,脸上也有了笑容,说:“原来是八路军同志!”

鬼子尖兵松了口气,向后招了招手。

竹下俊立刻带着其余队员快步上前。

来到哨兵面前后,竹下俊温言说道:“同志,我们有紧急情况要汇报首长,请问首长在哪里?”

据竹下俊所知,八路军都喜欢把长官称为“首长”。

谁知这哨兵却根本不知道“首长”是什么意思,愣了半天才说:“什么手掌脚掌的?”

竹下俊不由苦笑着解释道:“就是上级。”

哨兵恍然大悟:“你是说俺们班长吧?他就在俺们后面不远。”

说完,回身指了指身后一里的山坳。

竹下俊想了想,说:“先找你们班长也行!同志,你叫什么名字?”

哨兵呵呵一笑,说:“俺叫三贵!”

竹下俊微笑道:“三贵同志,你能不能给我们带路去找你们班长?”

三贵应道:“行!”

立刻转身,当先带路,经过一个草丛时,还不忘交待道:“阿牛,我带八路军找班长去,你在这好好照应着!”

草丛里一个声音应道:“知道了!跟八路军同志告个罪。”

三贵冲竹下俊呵呵一笑,说:“阿牛是暗哨,走不开。按规定也不能出来见你们,同志们别见怪。”

竹下俊微笑道:“怎么会见怪呢?你们的警惕性很强嘛!”

三贵傲然说道:“那是!咱可是跟着一营正经打过鬼子的兵!”

竹下俊笑笑,说:“原来是打鬼子的英雄,那我们更是要好好亲近亲近了!”

听到眼前这位八路军同志的夸奖,三贵笑得嘴巴都合不拢,连声说:“不敢当不敢当,在俺们虎头山,真正能称得上英雄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咱八路军独立团的周团长!”

竹下俊心中一动,独立团?周团长?原来周卫国手中有一个团的兵力,而他就是团长!看来自己一直以来还是低估了他!

见竹下俊不说话,三贵不由搭话道:“这位同志,你们是哪个连的?”

竹下俊随口说道:“我们是一营三连的!”

既然知道虎头山八路军有个一营,还知道营长姓杨,竹下俊自然再次选择了冒充一营的部队。之所以选三连而不是一连,那是因为根据中国军队的编制,一个营至少有三个连,而番号最靠后的连队在某个营里往往就是战斗力最弱的部队,也就意味着不那么有名,冒充起来也不太容易被揭穿。

谁知三贵一听这些八路军同志竟然是“阳村英雄连”的兵,立刻一脸崇拜地说道:“俺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不是普通兵!原来是三连的!三连个个都是这个!”

说着竖起了拇指!

竹下俊心中不由苦笑,没想到随口说出的一支部队就是个厉害角色!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地笑笑,说:“还不是杨营长带兵带得好?”

三贵呵呵笑道:“那倒是!俺们区小队的武器就都是杨营长送的!他出手可大方呢!你看,俺刚参加区小队就能用上鬼子的三八大盖,可把俺们庄那些个民兵给羡慕的!”

竹下俊微笑着说:“应该的!打鬼子是大家的事嘛!”

三贵夸道:“八路军同志就是会说话!”

两人有说有笑,很快就上了山。但在两人走上山道拐角之后,跟在最后的一名第3分队队员却突然转身扑进了刚刚传来声音的草丛。

草丛里出现了一阵挣扎,但很快便再无声息。不一会儿,这名队员离开草丛,将匕首插回腰间的刀鞘中,又稍微整了整衣服,紧赶几步,追上了前面的队伍。第3分队长回头看了一眼,这名队员立刻举起右手,以食指轻轻滑过自己的颈部,打出了“已清除”的手语,第3分队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回头继续前进。

第八区小队二班班长赵大兴老远就看见哨兵三贵带着几十个八路军往山坳走来,不由摇头笑骂道:“三贵这小子,一见到八路军就忘了自己姓什么,连哨也不站了!幸亏还有阿牛这个暗哨在!”

说完,就微笑着迎了过去。

三贵看见赵大兴,立刻大声叫道:“班长,八路军同志说要找您,俺就把他们给带来了!”

说着,一指赵大兴,对竹下俊介绍道:“这是俺们班长,叫赵大兴!”

这时,赵大兴已走到三贵近前,笑骂道:“你小子,不好好放哨,看俺怎么罚你!”

三贵陪笑道:“班长,俺不是怕八路军找不着您吗?俺这就回去放哨!”

竹下俊微笑着向赵大兴伸出了手,说:“赵班长你好,三贵是为了给我们带路,你可千万别怪他!”

赵大兴握了握竹下俊的手,说:“八路军同志辛苦了!”

转身对三贵说道:“还不滚回去放哨?既然有八路军同志说情,这回就饶了你!”

三贵陪笑道:“谢谢班长!”

又一指竹下俊,说:“班长,这些八路军同志可都是三连的!”

赵大兴眼中立刻露出了崇敬的神色,不由又握住了竹下俊的手,说:“原来是三连的同志!我说怎么个个都这么威武!”

竹下俊笑笑,从赵大兴手中抽开自己的手,说:“赵班长,我们有紧急情况要汇报周团长,请问你知道周团长在哪里吗?”

赵大兴一愣,说:“周团长?周团长不是在阳村的团部吗?”

竹下俊心中一惊,立刻说道:“就是因为周团长不在阳村,所以我们才到赵庄来找,可没想到赵庄的乡亲们都转移了,幸亏遇上你们!”

赵大兴心中突然起了疑团,赵庄转移可是昨天就开始的,三连没道理会不知道这个消息啊?

想到这里,赵大兴看似随意地说道:“俺最佩服的就是三连了!老想着带俺的兵跟你们三连学学,你们的驻地还在一线天吗?”

竹下俊点了点头,随口道:“是啊!”

赵大兴浑身一震,登时明白,这些人有问题!别说三连前些天就已被调到阳村,就算三连没被调走,他们的驻地也不在一线天!

想明白这些,赵大兴立刻装作高兴地说:“那当然好!等打退鬼子扫荡,俺们一定到一线天找你们!”

说最后一句话时,赵大兴特地加重了“一线天”三字的语气。

竹下俊却微笑着点了点头,说:“欢迎你们到我们驻地来!”

竹下俊的回答更加证实了赵大兴的怀疑。

这时,区小队队员和民兵见赵大兴和八路军同志聊得火热也跑了过来。

赵大兴心中暗暗叫苦,但却强作笑脸说:“你看,战士们都等不及要见八路军同志了!”

说着,却加快了脚步,迎向自己的队员,同时暗中向队员们打出了“准备战斗”的手势。区小队的队员们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悄悄握紧了手中的枪,民兵们则大多没明白赵大兴的意思。

这一切,都被全神戒备的竹下俊瞧在眼里!

竹下俊心中叹了口气,这回不知道又是哪里出了问题?右手却在背后向队员们发出了“准备攻击”的信号。

三十多名队员看似无意地分散开,但却隐隐包围住了这三十名区小队队员和民兵,有个队员还拉住了正要离开的三贵,随口向他扯些闲话。

赵大兴心中焦急,快步来到队员中间后,突然转身,举起手中步枪指着竹下俊等人大声喝道:“不许动!你们是什么人?”

区小队和民兵都愣住了,他们都不明白赵大兴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竹下俊则手一挥,发出了“攻击”的信号。

瞬间,三十多名特别部队队员拔出匕首,各自扑向自己选定的目标。

变起仓卒之下,很多民兵和区小队队员都还没来得及反抗就被格杀。但还是有人避开了鬼子的第一次进攻。有个强壮的区小队队员甚至打倒了一名袭击的鬼子。还有一个民兵在一名鬼子肩膀死死地咬了一口!

这名鬼子大怒之下,吼道:“八嘎!”

拔出腰间手枪,“啪”的一声将这个民兵打死。

赵大兴心中顿时雪亮,这些人不是八路军,是鬼子!来不及多想,立刻扑向区小队的那挺歪把子轻机枪。

既然有人开枪,其他的特别部队队员立刻毫不犹豫拔出手枪,向没死的区小队队员和民兵开火。与此同时,赵大兴手中的歪把子轻机枪也发出了怒吼,几个点射之后,三个被击中的鬼子软软倒地。但这时,轻机枪突然卡壳,赵大兴忍不住骂道:“小鬼子的破东西!”

一把扔掉轻机枪,正要拿起边上的步枪,就被几名鬼子的手枪同时击中。

赵大兴不甘心地倒下,临死之前,用尽全身的力气大声喊道:“乡亲们,快跑啊!他们不是八路军,是鬼子!”

山坳中立刻发出“嗡”的一声,很快,就从山坳里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

三个鬼子分队长立刻大声命令道:“换冲锋枪!”

所有鬼子队员迅速卸下背包,很快就从背包中取出冲锋枪,上膛后对准了山坳口。

不一会儿,山坳中的村民冲至坳口,但他们却突然发现山坳外面正有几十个八路军装束的人凶神恶煞般端着叫不出名来的东西对准了自己。

第1分队队长压低冲锋枪对准村民们脚下就是一个长点射。

射击声和地上溅起的泥土顿时让村民们意识到这些人手中的东西是可以杀人的武器!

竹下俊上前几步,村民们都吓得连连后退。

竹下俊连连摆手,大声说道:“老乡们,请你们不要乱动,我们现在要对你们进行搜查!”

说完,一挥手,立刻有两个分队的队员冲向了村民。

村民们发出一声惊呼,纷纷往山坳里跑。

几个鬼子队员朝天打了几个长点射,村民们这才畏惧地停在了原地。

二十多名鬼子队员迅速冲进了村民中间,开始一个个人搜过去,其间遇上不配合的村民自然毫不客气地拳打脚踢。但最终这二十多名队员除了从山坳中搜出七八匹马,却是一无所获!

见到队员牵出的马,竹下俊温和地向村民们问道:“请问骑马的人在哪里?”

几个老人立刻颤颤巍巍地走了出来,大声说道:“俺们就是骑马的人,你们要杀要剐赶紧动手!不要连累了别人!”

竹下俊一愣,随即想起八路军似乎素来就有照顾老幼的习惯,不由苦笑,看来这些马就是八路军指挥官让给他们骑的了。

竹下俊温言道:“请问几位老人家,你们知道把马让给你们骑的人现在在哪吗?”

一个老人哼了一声,说:“别说俺们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会告诉你们!”

第1分队长怒吼道:“八嘎!”

抬起冲锋枪对准了这老人,正要扣动扳机。

竹下俊快步上前,抬手给了他几个耳光。

第1分队长捂着脸敬畏地看向竹下俊,不敢做声。这人是“北辰一刀流”的弟子,竹下俊不但是他的长官,还是“北辰一刀流”流主,他自然不敢有些微不满。

竹下俊冷冷地说道:“忘了出发时我下的命令吗?”

第1分队长愕然说:“请指挥官阁下明示!”

竹下俊哼了一声,说:“原来你是会说中文的!”

第1分队长立刻汗流浃背。出发时指挥官阁下严令所有人必须说中文!没想到刚刚自己一发火竟然说了日语,那岂不是违抗军令?刚刚倒也有个队员说了日语,可那队员也不知道是倒霉还是幸运,竟然死于那个支那人的轻机枪射击中,如今违抗军令的就剩下自己,恐怕……

第1分队长立刻肃声说道:“卑职违抗军令,请指挥官阁下责罚!”

竹下俊叹了口气,说:“情况特殊,下不为例!”

第1分队长立刻感激地说道:“谢指挥官阁下!”

心中不自禁的有些后怕。

这时,就见第3分队长走到竹下俊身边,低声说道:“指挥官阁下,请您下令吧!”

竹下俊淡淡地说道:“下什么令?”

第3分队长指着山坳里的村民说:“他们都见过我们的面貌,还知道我们不是八路军,卑职认为,应该斩草除根……”

说着,抬起手掌,做了个虚劈的动作。

竹下俊打断他的话说:“我是指挥官!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情!”

第3分队长分辨道:“可是……”

竹下俊目中精光一闪,沉声说道:“请记住,你是一名军人!服从是你的天职!”

第3分队长脸上神色数变,最终还是低下了头,说:“卑职明白!”

随即躬身后退。

竹下俊转向山坳里的村民,大声说道:“各位请不要害怕,我们是大日本皇军,绝不会滥杀无辜!我们要对付的,是八路军和武装的反抗分子!不是你们这些老百姓!你们完全可以回到自己的村庄,过回平静的生活!而不必四处躲藏,过这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最后,请大家转告周卫国,叫他小心他藏起来的一百多个箱子!”

说完,立刻转身命令道:“撤退!”

三个分队长不由面面相觑,难道真的就这么放过这些支那人?

竹下俊沉声道:“诸位难道没有听清楚我的命令?”

三个分队长赶紧说道:“卑职明白!”

随后分头通知自己的队员。

不一会儿,在带上阵亡队员的尸体和伤员后,这些鬼子竟然真的消失在了村民们的面前!

村民们先是齐齐呆住,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随后,就有部分村民含着泪收敛区小队和民兵的尸体,另有部分村民则开始救治受伤的村民。

此次遭遇,区小队和民兵共有三十一人被杀(村民们并不知道还有一个死在哨位上的区小队队员)!

面对着这样一个伤亡数字,村民们并没有劫后余生的喜悦!相反,对于八路军能否对付这么一支可怕的鬼子部队,他们都充满了担忧!

周卫国带着特战队和三连小心翼翼进入赵庄后,却发现赵庄早已空无一人!没有见到鬼子兽行的痕迹,多少让周卫国放心了些!看来赵庄群众的转移还是比较及时的!

这时,林水生突然跑了过来,汇报道:“团长,俺在赵庄东面的山路上发现了马蹄印,还有一些新的脚印!”

周卫国面色一紧,说:“不好!有马蹄印一定是县委县政府转移的方向!新脚印肯定是鬼子追上去了!”

周卫国立刻大声命令道:“全体都有,呈战斗队形,沿赵庄东面山路的新脚印追击!大家小心,动作要快,鬼子就在前面!”

在接近一处草丛时,担任尖兵的刘三突然嗅到了一丝血腥味,立刻停下,随后左手握拳,举至肩膀高度,打出了“停止前进”的手语。

跟在他身后约两百米的特战队立刻停止了前进,并各自分散据枪警戒。

刘三右手端着缴获自鬼子的冲锋枪,左手拔出短刀,轻轻拔开路边的草丛,赫然看见一个民兵装束的人倒在血泊中!刘三收起短刀,伸手探了探,发现这人早已死去多时!但他的双眼却瞪得大大的,显然是死不瞑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