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6章难带的兵 3

ZONGJIE 收藏 0 24
导读:走进绿色军营--一个富家子弟的炼狱人生 第6章难带的兵 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2/


王辉吸烟被抓,他们班长罚他站军姿,还采取比较独的特强制戒烟方法,据说也是部队里代代相传的一个绝招:把香烟弄碎,泡在开水里,逼着明知故犯的新兵喝下去。

事后王辉见到我,一脸的悲惨,向我诉苦:“苦不堪言啊。喝烟茶的滋味,别提了,打嗝放屁都带烟味,我宁可挨顿揍。”

“你活该。”我一点都不同情王辉。“看看人家柱子,说戒就戒了,烟不抽会死?”

“比死还难过啊。你不懂,你真的一点不懂。”王辉装模作样地用头撞墙。“太可恶了,谁定的规矩,抽烟能影响什么呀?”

我们躲到操场尽头的一角,这里相对安全。王辉仍不吸取教训,坚持抽完两支烟,嘴里嚼着口香糖才回去。

我刚一进九班,李勇钢就抽动鼻子,走近我。

“我曾在班里不止一次说过,新兵训练量大,抽烟害你的肺……”

我理直气壮地回应道:“班长,我也说过,平时我根本就不吸烟。请你相信我。”

“把你的柜子打开。”李勇钢用命令的口吻:“还有其他人的。我要彻底进行一次搜查。”

新兵们迅速照办,有人不满地瞪我。

“班长,你侵犯了……”

“你可以去告我!”李勇钢提高嗓门,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

没办法,只能让他搜了。没想到他会来这一手。我一边开拒门一边想:他这招可够毒的啊。

李勇钢推开我,开始动手。他没费事就从我柜子里翻到刘铁柱托我保管的那两条烟,很是得意。

“刘海涛,你让我相信你平时不抽烟,这你怎么解释?”

“我不做任何解释,因为没必要。你要想从我手弄烟抽,我日后可以给你买。但这两条烟,你不能动。”

李勇钢气得脸都紫了:“刘海涛,请你说话放尊重些。烟,我代你保管,放在我手里和放在你这儿是一样的。总之一条:新兵营绝对不许吸烟,任何人都不能搞特殊化。”

“班长,我不想与你作对,但你的做法,明摆着逼我……”

“是吗?我不这样认为。回头我给你打收条。”

李勇钢拿着“战利品”走了。

这家伙,背后有人撑腰,就为所欲为了。咱们走着瞧。


连部通信员小吴是新兵连里最受欢迎的人,成了大家追捧的明星。他走到哪儿都是一片讨好和感谢的声首。他的出现就是新兵们最高兴的时候,

“刘海涛!”小吴拿着信,喊着名字,眼睛到处寻找。

我马上冲过去接信。没想到,还有我的,而且同时有两封。这让班上的新兵们看着眼红。

妈妈收到了手机,来信询问我在部队的生活,并嘱咐我:如果无法忍受,就告诉她,由她想办法。妈妈特别提醒我,有难处不要自己在部队里找个人解决。我一时没弄明白妈妈的意图:明摆着替我担心,但这样说具体原因是什么呢?

小娜的来信字里行间带着暧昧。毕竟和我有过肌肤之亲,她亳不避讳。“亲爱的老公”,叫得人肉麻。我发现,小娜变成熟了。表达完思念之情,小娜劝我不要牵挂她,安心在部队服役。她一再表示,将耐心地等我,两年后做我的新娘。

我看完信,拿出纸笔写回信。

李勇钢经过时扫了一眼:“刘海涛,你的字写的够漂亮,练过书法?”

我不谦虚地点点头。

刘铁柱兴高采烈地来九班,他手里也拿着一封信:“我收到小丽的信了。”

“怎么样?我说你杞人忧天,她向你表忠心了吧?”

“你怎么知道?你又没看她的信。”刘铁柱这才注意到我在干什么,认真地说“哎,部队再苦,千万不能告诉家里。”

“谢谢你,柱子。我懂。”


第二天一早,排长叫我到走廊。

“刘海涛,听说你的文笔不错。新兵营要搞一次演讲比赛,你替我写一份演讲稿怎么样?当然了,你的普通话讲的好,不像那些南方兵,要是想参加演讲也行。”

我考虑了一下,这是挽回我在新兵连不良影响的好机会。“没问题,我参加。”

排长向李勇钢下了指示。我有一天的时间可以不参加训练,为演讲做准备。从高中到大学,我参加过数次颇具规模的演讲活动。平时在班级内,经常参与组织各项活动。若不是以学业为重,并且不想张扬,凭我的外观形象和实际能力,完全可以进入高校的学生会,当一名干部。

现在,部队里着装一至,分不出敲。新兵们都已暗自较劲,想展示自己,得到班长们的认可。我虽然不想凑热闹,但也不甘心落在他人之后。既来之,则安之。

中午,班长教我们打背包,告诉我们如何对紧急集合做出迅速反应。

李勇钢对大家说:“听到哨子响,立即起床。穿衣服、打背包,然后下楼到操场列队。上一次,你们用了七、八分钟,也没到齐。背包弄得乱七八糟,还在操场上到处乱窜。记住,按要求,三分钟之内必须集合完毕。”

马亮惊恐地说:“天啊,三分钟?不可能的。”

我恍惚记得,军训时教官讲过。“试试看吧。初来乍到,谁敢保证……”

李勇钢斩钉截铁地说:“不能试试看,超过规定时间,大家一道挨罚!”

我说:“怎么有这么多规定呢,合理吗?”

李勇钢扭头斜眼看看我:“除了营、连紧急集合,我们九班内部也有。夜里你们要是听到我用牙刷敲三下牙缸,也得起床。大家不用出去,我们就在室内练习。”

我问:“班长,这是你的个人规定吧?”

李勇钢头也不回:“对!你有意见吗?”

“意见?谈不上,只是不理解,你这么做的目的,是难为大家呢,还是……”

“等你都理解了,就知道我是为了谁好。”


三天后,我的演讲一举获得成功,和一个刚从军校毕业不久的少尉取得并列第一名,令全体新兵异常振奋,掌声与喝彩声不绝于耳,新兵们纷纷向我投来敬佩的目光。营长亲自颁发奖励证书,少尉在台上和我握手。

“你的水平在我之上,应当先进军校深造,然后再来部队发展。”

我心里想:尽管酷爱玩CS,喜欢刺激,若不是家人的胁迫,我可从没想过有走进军营的一天。但我嘴上却对少尉说:“多谢夸奖,我只适合当兵。”

回到班里,李勇钢拍着我的胳膊,乐滋滋地说:“祝贺你呀,刘海涛。同时也代表大家感谢你,为我们九班争得了荣誉。”

马亮和新兵围着我,欣赏那个盖有部队印章的奖励证书。


冯自强来九班参加我们的训练。根据总参批准颁发,二00二年一月一日施行的第七代《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规定:新兵入伍训练由士官组训,连长以上军官履行计划、指导、考核等职责。

新《大纲》的目标确定为:掌握军人基本知识,养成严整军容军姿,学会基本战斗技术,拥有军人基本体质和素质。

连长站在队列前边说:“要求你们做到的,我们首先要做到。从今天起,我和全连新兵一道完成五公里。”

连长所说的“五公里”,要求士兵全副武装,武器、背包、水壶……一样都不差。我们新兵还没有枪,但背包不能少。这个训练项目的及格时间为23分钟。

“你们谁的身体有问题,估计坚持不下来的,现在说。”

没有人吭声。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明显流露出恐慌。

“李勇钢,你在前边带队。目标:前方五公里,敌人正向我无名高地进攻。出发!”

我们先围绕操场跑了一圈,然后跑出营区。

一开始我紧紧跟在李勇钢后面,渐渐的被他拉下。马亮的脸色变白苍白,上气不接下气。我放慢脚步,陪伴马亮,借此缓解一下心脏和肺部的不适。

我们跑向一座小山坡。李勇钢已经不见了身影。

马亮实在坚持不住了,步子越来越慢。我卸下马亮的行李,架着他向前冲。

马亮踉踉跄跄,几乎要瘫软到地上:“别管我了,你看,班长他们已经往回来了。”

李勇钢经过我们身边,看也不看,径自跑向营区。

我心生反感:什么集体荣誉,平时嘴上说得好听,关键时刻还不如我这个新兵。

我一路搀扶着马亮,又推又拉,用了四十多分钟,才跑回出发点。九班新兵个个狼狈不堪,有的行李拖在地上,甚至散了花。

冯自强手里拿着一个秒表,沉着脸:“太慢了。如果靠你们增援,恐怕阵地早落入敌人手中了。超过三十分钟的,每人罚作一百个俯卧撑。看什么?我刚才声明过,如果坚持不下来的话,三公里就结束。要怪就怪你们自己。”

全班新兵这个后悔,却谁都不敢叫苦。无一幸免,全都俯下身子。连长站在我旁边,大声地替我数着数。

马亮边做边说:“都怪我不好,是我连累了你。”

我的两腿酸痛,不由向主地抖动着,仍憋足气一下一下地做着俯卧撑,勉强达到三十个,就再也没力气了。其他人也都好不到那去。

“停!”连长喝道。

大家立刻松了一回气,却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

冯志强带着一脸怒气:“李勇钢,看看你带的兵,一个个成什么样子。也罚你做一百个!”

李勇钢立即伏下身子。他不是用手掌着地,而是握紧拳头做俯卧撑。全班都看得呆了。包括我在内。

一百个俯卧撑,李勇钢轻松做完。

冯自强待我们重新整队后说:“都看到了吧,这才是合格的标准。知道吗?李勇钢刚才跑完五公里用了二十分三十秒,我用了二十二分十秒。我要向李勇钢学习。你们呢?用了多长时间?”

冯自强的目光最后落在我的脸上。我忽然间明白了连长的真实用意,心里不得不对李勇钢彻底服气。这就是我和他之间的差距。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