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1/

克拉克跟随哈达维上了一辆汽车。

如今克拉克只剩下了四名队员,可是他的行动还没有开始。这对克拉克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然而,对于这一切他又没什么办法呢?

尽管在这之前,他已经做好了迎接一切挑战的准备,但克拉克却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行动还没有开始就会折损两名队员。他更不会想到这两个人会是阿塔克和莱克。

克拉克知道如果不出意外他们已经死了。在伊拉克国防军密集的枪口下,没有一个人可以逃脱。

没有一个人。

克拉克绝望地想着,他单独和哈达维坐在一辆汽车上。这是一辆军用吉普车。来接他们的人没有开车灯,借着一星微弱的星光,军用吉普车加大了马力沿着一条小路向南驶去。

哈达维把自己当成了朋友,克拉克想,虽然这样但他也深深地知道,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深入这个库尔德工人党高级领导人的内心世界。尽管是朋友,但他不知道自己在他的心里的具体位置,唯一一点可以确定的是,他似乎对自己有一些好感,自己已经无法摆脱他了。

而接下来的一切似乎都要听天由命了。

军用吉普地坑洼不平的路上颠簸着。克拉克的四个手下被安排到了另一部车上。他不知道他们将被带到哪里去。克拉克抬头望了望天空。在美国的时候,他也曾不止一次地这样仰望星空。那时候,自己的心情是何等地平静啊。如今,当他无法不面对阿塔克和莱克的死,克拉克的心情像大海一样起伏不定。他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接近死亡。方才密集的枪声过后,他似乎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硝烟的味道。对一个军人来说,他是多么地渴望战争,然而,当战争真实地在他面前残酷地展开时,克拉克因战友的牺牲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矛盾。他又不禁想起了尼特。他的行动怎么样了呢?

伊拉克的情形远远出乎了自己的意料,战争的残酷是自己事先没有想到的。

然而这一切是短暂的。当军用吉普在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停下来,克拉克不得不收起自己内心的悲哀。哈达维从车上一跳而下,他兴奋地对克拉克说:“我们到家了。”

克拉克放眼望去,四下一片宁静,似乎只有远处进入村口处站着几个持枪巡逻的人,证明着这不是一个平凡的地方。

“七年了,整整七年我没有回到这里了。”哈达维大声地说。那个带人前去迎接他的伊拉克人用铜盆端来一盆清水,哈达维轻轻沾了沾手,然后将手放在额头上。

这里看起来只不过是一个平常的村子。低矮的阿拉伯式房子,零星的灯光,还有几棵几乎可以忽略的树。它似乎跟克拉克印象中的阿拉伯村庄没有什么不同。

哈达维带着克拉克向一间房子走去。

那是一个普通的院落,然而,走进这个院子之后,克拉克明显地感受到了它的与众不同。尽管他不能说出来它到底有什么不同,这完全出于一个军人的预感。果然,在走进屋子以后,哈达维打开了一个暗道。他对身边的人说:“看来,这里跟我离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是的,自从您离开这里,它一直是你原来的样子,没有任何变化。”

“我终于回来了。”哈达维对克拉克说:“你知道吗小伙子,已经七年没有回来了。七年,一个人可以做多少事!让我们从头开始吧。这里有一座地下之城。”

克拉克跟随哈达维进入秘密。他吃惊地发现,在这个不引人注意的小村子里,竟然还有着这样一个庞大的地下世界。

这是一间大概有一千平方米的大屋子。屋子里武器、电台、作战地图应有尽有。所有的生活设备也一应而全。“这是我的秘密基地之一,我想它是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七年之后我又回来了,小伙子,让我们大干一场吧。”哈达维看着克拉克。他示意克拉克坐下来。

哈达维向自己的手下们介绍了克拉克。然后,他对克拉克说:“我知道你不是一个普通人,小伙子,是真主安拉将你赐到我身边的。我想,你以后可能成为我手下最得力的助手之一,不知道你是不是愿意跟随伟大的库尔德工人党为我们这个民族的命运而斗争。当然,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马上就可以放你走。”

说着,哈达维胸有成竹地笑了。他知道,克拉克不可能拒绝他的请求。

克拉克点点头。哈达维将克拉克带到一间秘室里。“来,你当着我的面向真主安拉盟誓,愿我们今后并肩战斗。”

克拉克按哈达维所说地做了。这时,安在屋子内的对讲机传来一个声音:“尊敬的哈达维先生,得知您到伊拉克的消息,你的老部下们都星夜赶来了。他们说要见见你。”

尼特仔细观察着这间秘室,他没有判断出声音是从哪里传来的。只见哈达维说:“好吧,我马上过去,我相信这些年没有见面,我的老朋友们还没有改变模样。不过,你先把我带来的这几位朋友安置一下,让他们住下来。他们是无家可归的库尔德人。”

“好的,先生。我想您应该尽快去见你的老朋友们,他们想你想得有些发疯了。”

哈达维带着克拉克从密室里出来。方才说话的人正站在门外。他告诉哈达维说:“他们正在会议室里等你。”

“都有什么人?”哈达维问。

“桑甲德、拉希德、维尼尼还有贡巴拉他们全来了。”

“好吧,你现在将我的朋友送去休息,我这就去见他们。”哈达维说着,转过头来对克拉克说:“你先去休息一下,呆会儿我派人去叫你。”

说着,他走出屋子向着会议室的方向去了。

“我们走吧先生。”克拉克对另一名库尔德人说。

克拉克礼貌地点点头:“我想知道我的兄弟们在哪里,我要跟他们在一起。我已经失去了两个兄弟。”

“好吧,我会带你去见他们的。请随我来。”说着他带着克拉克向一道小门走去。

在这迷宫一般的地下秘室里,克拉克牢牢地在心中记着自己方位,他们不时会遇到一个持枪的警卫,克拉克心中有些纳闷,在地下室里怎么还会有警卫呢?

他们七转八转来到一间屋子跟前。“你的兄弟们都在里面,你进去吧。”说着,他指了指那间关着的房门。

门口,两个留着大胡子的库尔德人面无表情地望着克拉克,他们肩上背着枪。

阿拉伯人的目光明显不是友善的,克拉克一犹豫:“你好,我们是哈达维先生的朋友。”

带克拉克过来的人不等克拉克再说什么,他向那两个背枪的库尔德人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人上来,用枪顶住了克拉克,他推推搡搡地将将克拉克推进屋内。

难道这是库尔德人招待客人的方式?绝对不会。那么……一个念头闪过克拉克心里,一定是出了意外。

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间屋子是一座牢房,克拉克被关进一个铁笼子内。屋里黑洞地,大门咣当一下被锁上了。阿拉伯人警告说:“如果你在这里敢乱动的话,小心我的枪会打烂你的头。”

他的四名手下全部在这里,看样子情况不妙。

经过询问,克拉克得知,就在克拉克随哈达维进入密室的时候,一群持枪的人围上来,然后将他们带到了这里。

“那其他人呢?”克拉克指的是那些跟随哈达维一起来的卫兵。

“他们被缴械了,也不知被带到了什么地方。”图姆说。

“不好,哈达维有危险!”克拉克第一时间内作出了一个判断:一定是这些库尔德工人党的成员们不欢迎哈达维回来,现在哈达维去跟他们见面了,他一定会遇到危险的。

不容克拉克多想,他用秘密发报器向自己的手下们下达了一个命令:营救哈达维。

克拉克和他的手下们观察了一下地形,这是一间地下密室,四周都是土墙,只有一道铁门,他们只能以这道铁门为突破口了。克拉克摸了摸身上,哈达维给他的那个匕首还在。只见他用匕首将自己的腰带挑开,从里面抽出一根细长的铁丝。他用手灵巧地弯了几弯,那根铁丝头上多了一形状奇特的小钩。克拉克来到铁门跟前,将一口唾液慢慢地滴进锁孔。他一只手轻轻地抓住铁锁,另一只手将铁丝钩从锁孔里探进去,来回拨弄了几下。

开锁是三角洲部队每个队员必须掌握的绝技之一。基地的训练室里有上万把各种各样的锁具,他们的日常训练派上了用场。克拉克熟练地将锁打开了。

他向手下挥了挥手,他的四名手下跟在后面,只见图姆唉哟唉哟地叫着,惊动了在铁门外面把守的人。

一个人打开外面那道门,扛着枪大叫着:“叫什么叫,再叫一枪崩了你,哈达维的走狗!”

图姆还在叫,看守有些纳闷地向里走来,他扶着铁栏杆向里望着,就在这时,伏在一旁的克拉克手起刀落,这个可怜的库尔德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做了克拉克的刀下鬼。

这时,外面传来另一名守卫的声音:“怎么了,你少跟这些哈达维的走狗们啰嗦!拉希德命令我们看好他们就行了。”

趁着他说话的功夫,克拉克将被他杀死的这名守卫的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他背上枪,低着头向外走去。在他身后,图姆几个人快步跟上。

克拉克来到门外,守在门外的看守发现自己的队友有些异样。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埋伏在他身后的图姆已经用一把尖刀刺破了他的心脏。“这真是一把好刀子,”他对自己的长官说。

克拉克来不及跟自己的队员们多说什么,他命令图姆换上守卫的衣服,并让他卸下守卫身上的刀子。他对道格拉斯和科尔说:“你们拿上他们的枪,快,我们现在去营救哈达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