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十一章 攻敌必救

龙居士 收藏 7 10
导读:马蹄下的樱花 第三部 冲出重围 第二十一章 攻敌必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229/


“又是攻敌必救!”宫琦痛苦的嚎叫。

在军警全部派出,手中没有一兵一卒之时,首相将“菊花上的刺”的指挥权交到他手上,这对于宫琦来说是最后的一张王牌,只有运用得好,有希望反败为胜。但是狡猾的海盗,突袭了樱花中学,三千多达官贵人的子弟陷入敌手。这是必救之地,不得不将最后的王牌给打了出去。尽管他事先通过情报分析,海盗们很可能攻击银座商业区,抢劫那的巨额财富。但手中已无兵的他,还能做些什么?

两军对垒如高手下棋,一招输就步步输。对手出牌总能料敌先机,步步推进稳打稳扎。这让宫琦步步败退,喘不过气来。

作为日本的首都,东京的防卫不可不谓严,警察有十几万,全国一半的陆上自卫队和海上自卫队,都驻扎在此。

但日本在明,海盗在暗,因此海盗们拥有天生的先手优势,并且将这一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先是炸毁桥梁,制造交通事故,堵塞了整个东京的交通,陷东京外围的十几万自卫队于无用武之地。而城内的警察忙于抢险救灾,也腾不出手来。

在时间选择上,也恰到好处,正是下班高峰期,车辆行人密集,一点点的交通事故,都会造成重大的交通阻塞,更何况遍地开花式的恐怖袭击?

接下来,海盗似乎又预计到了东京警视厅手中还有牌未打出,于是又制造了中学绑架案,将宫琦手中,最后一点人马都给压榨了出来。

抓起电话,宫琦拔通了其顶头上司,日本警视厅石原。

“阁下,我需要更多的人手。”

“我到哪去给你找人?”

“那么,请阁下充许我将调往樱花中学的‘菊花上的刺’派往银座……”

“住口!樱花中学的重要性,难道还要我再一次强调吗?”

“阁下,请听我说完!”宫琦在长官面前只得强忍着怒火,“去年,同样有一所中学被劫持,但里面的人,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我想,今年他们仍然不会伤害那些师生。已经发生的一系列爆炸和车祸,虽然给大日本造成了巨大损失,但这只是开始,更加惨烈的血案还在后面。通过分析,我认为他们的真实目的是想打劫银座商业区。我需要足够了的人手在那埋伏,一举擒获他们。”

“银座,银座……”石原嘴中不断的重复着这个词,仿佛那是久远而又刻骨铭心的记忆。数秒之后,反问道:“宫琦君,你能百分之百的保证,绑匪不伤害樱花中学的学生吗?”

“不能,我只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

“如此,我无法同意你的要求!”

叭——

电话挂断的声音响起。

其实首相已经同意将“菊花上的刺”暂交给东京警视厅指挥,宫琦作为警视厅的最高长官,可以随意调动这支部队。如果他命令这支部队舍弃樱花中学不去救,而赶去银座,完全可以自行决断。他在关键时候打电话给石原,表面上看来,多此一举,其实这里面有深意。他是想找个替死鬼,万一自己判断有误,可以将责任推脱给上级。说是上级命令自己这么做的。但他的上级石原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在轻重面前分得很清楚,他知道,十个银座也比不上一座樱花中学,对自己的前途影响大。只要将最得力的人派去了,万一处理得不好,造成重大伤亡,责任也在下属身上,是他们现场指挥不力,与石原的调度无关。

两只老狐狸,各打各的主意,东京人的生命,在他们眼中,其实不过是官场上搏弈的筹码。

宫琦想立功,又不愿承担其中的风险,这个矛盾,致使他走了关键性的一步错棋——菊花上的刺,被牢牢的拖在樱花中学,脱不开身。丧失了他最后一个反败为胜的机会。

半小时后,菊花上的刺领头队长,武藏汇报说,樱花中学的匪徒已经撤走。

“你们快去银座!”

“不行!长官!匪徒在这里布置了大量的炸弹,各种类型的都有,我们必须留下来拆除炸弹!”

“需要多少时间?”

“最少需要三个小时!”

“完了!”宫琦跌坐在真皮沙发上。

仿佛是安排好的一样,宫琦还没有从失败的情绪中走出来,又有消息飞到,银座出现匪徒,火力凶猛,请求支援……

“支援,支援,我到哪去找人支援?除非我能飞过去!”宫琦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他像只被烧了屁股的肥猪,跳起来狂吼道。一嗓子吼完,宫琦冷静下来,兴许是急中生智——飞?东京不是有大量的民用或军用直升机吗?完全可以紧急征调,派往银座。

东京金融业和商业发达,对内对外商务活动频繁。素有“东京心脏”之称的银座,是最繁华的商业区。其中的银座大厦,更是其中心的中心。表面上看这儿是座正当的娱乐城,只要进去过的人都知道,这里是座销金窟,穷尽奢侈,穷尽人欲,各种别人想都想不到的娱乐方式,在这里天天上演。

银座的幕后老板是黑龙会,依仗黑龙会的庞大实力,任何人都不敢在这放肆,除一个组织特外——狴犴。去年,正是狴犴在此大杀四方,一些地头蛇趁火打劫,这儿一度变成犯罪的天堂。东京事件中死亡的二千一百人,大都在这里归西。狴犴的一小部份兄弟,也长眠于此。此后,不论是警方还是黑龙会都加强了这里的保安力量。

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这里来了一群神秘客人,黑黝的脸堂,发达的肌肉,凶狠的目光,处处显示出他们绝非善类。无人敢近到他们身边,门童见他们来者不善,也没有西装革履,便硬着头皮,挡在前面,“先生,衣冠不整,禁止入内!”

“八嘎!”当头一人,伸出巨手,一把将门童的头强摁了下去,放到自己的胯下,骂道:“睁大的你狗眼看清楚。”透过衣袖,门童看到来人手臂上隐隐约约的纹着一条黑龙。原来他们是组织上的人,怪不得如此嚣张。门童呜咽了一声,滚到一边去,老实的呆着。

“哈哈……”

其实这群人,是灰道的兄弟假扮的,带头的那位,是海鲨帮提供的向导。去之前,子明为他们该如何化装伤透了脑筋,因为大多数人都不会日语,一但被盘问,很容易露出马脚。狼牙得知情况,便请组织调来了几十名东京堂的兄弟,这些人,混迹东京多年,看上去与日本人没有任何差别,更难得的是,有几个还打入黑龙会,当任小头目。一般的东京堂兄弟被指派给各个行动小组,由他们向导,实施遍地开花式的袭击。拥有黑龙会身份的兄弟,作用更大。利用他们特殊的身份,在黑龙会的地盘上活动,可以畅通无阻。

这支准备在银座闹事的行动小组,组长狼牙,组员有火狮子陈鑫涛、铁血战士小钢炮马小刚,龙战士骆飞天,炮兵连长陈秀林,以及灰道的十个兄弟,可谓阵容强大。武器藏在风衣下面,比较麻烦的是小钢炮的灭日枪,体积太大,又太重,太显眼了。只得留在汽车的后备箱。

照计划这个小组打入银座内部,等其他四处出击的兄弟,完成任务后全都集中于银座,到时候里应外合,一举端掉银座,迫使黑龙会派人来此,这样他们的大本营的防卫必然空虚,然后早已埋伏在附近的人,一举攻入,斩其会首。

高速电梯内,因为没有外人在场,众兄弟,大声的嚷嚷着,兴奋不已。

“银座,老子又来了,上次不过瘾,这次一定玩个痛快!”火狮子扯着大嗓门,豪气干云。

“四哥,你的能力,小弟佩服,但比起十弟来,还差得远啊!”龙战士骆飞天笑道。

“上次,十弟捡了个便宜,不算,不算。”

火狮子连连摇头,自己的能力数一数二。但上次,陈秀林不知中了那门子邪,一日一夜间竟放倒了三十多个日妹,创造一个无人能及的纪录。

“要不,再比比?”

“比就比,赌什么?”

“输了埋单!”

“去你的,咱们爷们玩乐,什么时候花过钱?都是免费的,埋什么单?”

马小刚自从他的“小钢炮”加强之后,信心十足,见一帮爷们要比日,插嘴道:“算我一个!”

“行啊,你要是输了,灭日枪归我!”火狮子见识过灭日枪的威力,早就羡慕得流口水,趁此机会,想赢过来。

“那东西,给你,你也扛不动!”小钢炮轻蔑的说道,“只要你能扛走,我现在就给你!”

“我只要赢了就行,你管我扛不扛得动?”火狮子容不得别人的半点瞧不起。

眼见两人又要架上,狼牙劝道:“我老人家,都没说话呢,你们这些年轻人,怎么先吵起来了?”

“去!你这个老人家,我们不服!有本事,露二手日功!”

狼牙四十多岁了,仍是爱闹的个性,被这一激,吹胡子瞪眼道:“比日算我一个,我就不信,压不住你们这些毛头小子!”

炮兵连长陈秀林道:“东京我们也不能白来,住日本的,玩日本的,干日本的,还全都免费,如果不尽兴,对不起祖宗!我们这里有十五个人,每人最低五个指标,少一个就不是中国爷们!”

众兄弟轰然叫好,个个跃跃欲试,不少人本钱已经雄起,支起一顶顶的帐逢,像是行军营地。他们已经迫不急待了。

一个灰道兄弟,一直默默的注视着,没说话。旁边一人,猛拍他一巴掌道:“嘿,想什么呢?”

“我听说,鬼子的女人有病,要是染上了怎么办?”

“操,你难道不会戴套啊!”纹了黑龙的海鲨帮兄弟,井口一雄道。

“哈哈……”两人对话声音虽不大,但挤在狭小的电梯里,人人都听得见,直笑得个前伏后仰,东倒西歪。

其实在鬼子的狼窝里闹事,随时都有可能丢掉性命,哪还会去考虑会不会得病的问题?故,这名战士的话,被众人一阵耻笑。

在此应当澄清一下,银座是世界著名的淫窝,要不怎么叫(淫)银座?集中了各种肤色的美女,每天来此一掷千金的人,不计其数。如果“淫病”泛滥,哪会有客人来?这里服务员每天都要体检,保证客人能够放心享受。担心有没有病,纯属多余。

电梯门一开,兄弟们全都愣住了。

一群美女手持鲜花侍立两旁,中间立着一位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这人迎下来,点头哈腰道:“欢迎松尾阁下大架光临,鄙人是这儿的经理岩崎谦卑,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

众人一愣,不知这鬼子在搞什么鬼。井口一雄也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刚才自己在门口露了一下黑龙会特有的纹身,被这经理误认为是黑龙会的高层来到。只是不知他所说的“松尾”阁下是谁,看样子,他也只知松尾要来,但没见过他的面。只要没见过面就好,一群人可以继续装下去。

“咳!咳!”井口一雄狐假虎威的咳嗽二声,将狼牙推到当中,在他耳边小声道,“现在你就是松尾,身份是黑龙会的高层领导。”然后冲着岩崎吼道:“松尾阁下说,这一层要清空,不相干的人,全都赶走!”

岩崎心道,黑龙会总部的人果然不同凡响,连一个负责保安的头,都这么大的架子。一来就要整整一层。不敢怠慢,先是弯着腰,将众人引到最大的一间包箱,然后吩咐下属开始驱赶客人。

岩崎得到黑龙会的通知,说是要加强保卫,松尾将亲临。那个头被摁到裤档里的门童,报告说有一群黑龙会的人来了,岩崎以为是就是松尾,急调一群美女,夹道欢迎。这才发生了电梯门口的那一幕。

能够在这一层玩乐的人,都是些在日本有头有脸的人物。一清场,就清出问题来了,一间豪华包箱的客人就是不走。服务员好话说尽,甚至不收钱,并且倒赔客人的钱,都不走。无奈,服务员只得叫经理亲自过去。

进门之前,岩崎用手捏好面部表情,圆滚滚的脸蛋堆得像个弥勒佛,这才轻声敲门进去。

“呼——”

不及岩崎开口,一只酒杯,飞了过来,差点没叫他脑袋开花。

“招待不周,请多关照!”

“好,我就关照你……”话音未落,又有一道白光直扑岩崎的面门,这次是大物件——花瓶。

是人都知道,银座是黑龙会罩着的地盘,不是后台硬的,绝不敢在这里哼气。这些人动不动就打人,必定有背景。岩崎只得忍气吞声的受着,希望对方打累了,可以高抬贵手。但这三个年轻的客人,精力十足,打起人来似乎没有止境的时候,越打,手越重,岩崎受不住,狼狈不堪的逃了出来。

以岩崎的眼光,他知道三个年轻人,看上去很稚嫩,本身不会有多大的权势,一定是仗着父辈的威风,属太子党一流,这样的人,得罪不起,但那边松尾交待的事,又不得不完成。两头都大,夹在中间的岩崎成了风箱中的老鼠。兴许是福星高照,没走几步,他就想出了一个妙招。为什么非要夹在中间受气?自己抽身事外,叫他们双方相对,岂不是更好?不论谁胜谁败自己都可以解脱。

路过洗手间,岩崎特意对着镜子,给自己化化妆,伤口的血被他涂得满脸都是,显得非常的狼狈。这样可以在主人面前,多争取些同情。化完妆,岩崎想,这些太子,来头没搞清楚,如果被松尾问话,岂不是要挨耳光?又打了个电话,叫人查那些人的底细。手下的人,经常做这些事,轻车熟路,很快就有电话回过来,那群太子当中,有一个叫小泉孝太郎,是前任厚生省大臣的长子。

大包箱内,一群女侍已被剥成白羊,浪笑声酥人神经。

“你来做什么?没看见松尾大人没空吗?”井口一雄见岩崎进来,极为不爽,甩了他一个耳光,再问话。

“松尾阁下,有几个客人不肯走。”

“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做了他!”狼牙不会日语,这话还是井口说的。

“这些人,有来头。”

“八嘎,什么人,来头会比松尾阁下还大?”

“他是小泉孝太郎,政治世家,其父其祖父都任过大臣……”

兄弟们玩得正爽,懒得节外生枝,听到这里竟然有一个政要的公子,如果捉来,大大的有用。狼牙使眼色,叫小刚炮去活动一下筋骨。

出门时,井口一雄拉住岩崎的袖子道:“叫几个人把住电梯口,楼道,没有松尾大人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放进来。还有,这儿的女侍太少,长得也不好看,松尾大人很不满意。把这里最漂亮的找来……过会松尾大人想吃寿司,准备好女盛体……”

井口一雄,一口气吩咐了很多,岩崎连声叫——哈伊,点头如鸡啄米。

见岩崎态度不错,井口没再扇他的耳光,改赏了他“临门一脚”——把他给踢了出去。又担心小钢炮不会讲日语,会出岔子,跟了出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