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自一所学校的教师退休生活随笔

忠诚与背叛 收藏 0 110
导读:引自一所学校的教师退休生活随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次北行的另一目的,是省老科协根据碾子山华安机器厂的邀请,安排我去那里讲我国的载人航天。我们一行除了我之外还有齐齐哈尔市老科协秘书长兰田,我的老伴怕我在旅途中出健康问题也陪同前往,因此这个小小的讲师团共有三人。华安是个老兵工厂,坐落在齐齐哈尔西北50公里,据说抗美援朝前夕,1950年毛主席和周总理访苏回国,途经碾子山,见重山层叠,大河环绕,决定在这里建设华安厂,后来她成为抗美援朝的重要支柱。60年代初她是我校专业的教学实习和科研基地之一。文化大革命中断了和她们的联系。出乎我意料的是,在多数国营企业不景气的今天,该厂生产搞得热火朝天,十分兴旺。更感高兴的是,工厂环境优美,恰似坐落在一个大花园里,黑山白水,绿色的森林,甚至还有自己的小小动物园。去年国家确定该厂为我国首批工业旅游示范点之一。接待我进行讲座和引导参观的是该厂原领导,已退休,但还兼职工作的袁副书记。他语言幽默,办事能力强,园林式工厂环境的设想和设计,正是出自他的建议,他还是园林建设总指挥。参观过程中,他停在一处正在施工的池塘和楼阁前,对我们说,下月全国总工会决定在他们厂,召开办园林式工厂的现场会,这个工程要在现场会前完成,还说,明年你们再来这里会更美。我相信这是真的。望着干劲十足面庞微黑的总指挥,心想,退休后仍然发挥余热,正应该这样。


此行下站是富拉尔基重型机器厂,这是对国家建立过功勋的企业,在大型船舶、冶金、化工、核电、军工等方面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60年代初,我国宣布在上海江南造船厂建成了第一台世界级12000吨水压机,引起国际轰动,国人欢欣鼓舞。其实,在此之前,富拉尔基重型机器厂建成了另一台更大的12500吨的水压机,它才是国内最大、最早完成的。出于保密才对外宣传上海的,老大哥12500吨水压机成了无名英雄。我怀着崇敬心情在厂技术领导陪同下,第一次瞻仰闻名已久的庞然大物。好家伙,它占地相当足球场,高度竟达4、5层楼房!站在它的前面,人已经小到微不足道,噪声震耳,十几米外就热气逼人。妻跟我悄声说,我害怕!据说水压机的寿命为100年,望着这年近半百,功勋卓著,无言奉献的巨匠,谁又能不肃然起敬呢?做完报告后,和工厂老技术人员、老领导进餐,席间谈得最多的是,我们共同认识的原富拉尔基重机学院教师当年在重机厂的活动。谈话使我想起哈尔滨工业大学和富拉尔基重型机械学院的渊源,后者原是我校采矿、冶金、轧钢、金属压力加工、热处理、机械制造等专业,全部或部分从哈尔滨工业大学迁到齐齐哈尔后建成的,对重型机械工业做了很多贡献。我为我的校友,特别为那些和我熟识的朋友对国家的贡献,感到由衷的骄傲。


几分努力,几分收获


退休后,仍然继续着两项科研:月球车研制和卫星姿态动力学及控制的研究。月球车是退休前延续下来的,后者则是新的任务。


月球曾是我儿时憧憬的圣地,老人们告诉我,月球里住着一位极为漂亮的仙女,名叫嫦娥,伴随她的有玉兔和桂花树。奶奶说:‘嫦娥吃了仙丹,飞上月亮’。每逢月圆的晴朗傍晚,我们一群小孩常常围坐庭院中,仰天望着星星和月亮,大家互相问,月亮和星星为什么不掉下来,仙丹在哪里?奶奶也答不上来。1962年我开始筹办火箭航天专业,得到了飞天的‘仙丹’,儿时的幼稚问题有了答案,却也未敢想象我这一代会参加我国登月计划。谁曾想,耳顺之年,却真的承担了863高技术‘向月飞行轨道研究’的课题。按照我们组的计算,利用我国已有运载火箭,可以把1500公斤左右的载荷送往月球轨道,说明我们已有了探月的能力。更没想到的是,及至达到古稀的年龄,校领导希望由我牵头探索研制月球车。然而,人已退休,再不抓紧时间,把国家培养而得的知识回馈给国家,将悔之无时矣。


月球车是登月后的探测工具,她的研究涉及全新的领域,需要综合知识。我带着几个年轻人从零开始,先探索月球的环境,再研究对月球车的要求,考察已有月球(行星)车的特点,邀请独联体参加过登月工程的学者讲学,学习别人的经验,一句话,从小学生做起。然后,试着从相对熟悉部分着手,做点分析工作,有了心得再逐渐扩大范围。经过几年的奋斗,对月球车有了较全面了解,在某些领域有自己的体会,能提出我们的见解。经过几年的集体努力,终于找到了满意的设计方案,并据此研制了实验样车,正着手模拟月球条件,做样车的驱动控制和导航试验。这台样车通行性能好,能适应崎岖月面,有较强的超越沟壑、跨越障碍的能力。尤其,当某些车轮遇到砂质土壤而失去牵引能力时,我们设想了一种方法,重新分配各车轮的载荷,恢复车的牵引力。这台车有自己的双眼(立体视觉装置),可以分辨前方环境,会规划路径,并自主或在人的遥控下按路径运动。在月球车的驱动控制中还有一个特殊问题,因没有驾驶员,不能凭直觉操控方向盘,在月面复杂情况下运动时,会遇到某个(或某些)车轮打滑、车轮与月面接触点不确知等因素,致使月球车偏离规定的路径。这项工作,有一位博士后研究生答应和我共同攻关。


月球车的研究已占去了几乎我们的全部时间,但老关系却不了解这些,有了问题照样上门相求。他们恳切的态度,国家计划的迫切需要,让人无法推却。就这样,我们在研制月球车的同时,不得不再承担一些其它科研任务。它们是:上海某研究所气象卫星和微小卫星中心‘小卫星’的分析任务。这样一来,研究组有些人就得承担两个,甚至三个研究项目。人更忙了,有时得一天三个单元的干,但社会需要感,令人精神焕发,丝毫没有劳累的感觉。气象卫星是大型卫星,其上有许多运动部件,还有单侧大面积帆板,它的稳定性、姿态控制精度、帆板展开,以及挠性影响等的分析研究有不少难点。小卫星也一样,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嘛,它上面有交叉运动的部件,分析难度更高。其实,问题越难,越能激起研究兴趣,没有难点,只能算做例行工作,并不是科学研究。每当我们突破某一难关时,不仅委托单位感到高兴,我们尤其欣慰,特别在解决难题时,经过耗尽脑汁的思索,能探索到新思路,创造新方法,犹如大病初愈一般,师生的愉快心情真难以用文字形容。在带领年轻人搞科研时,看到他们在解决了某一难题时的愉悦,我心中暗想,让年轻人掌握知识和先进技术,报效国家,不正是教师的传道受业解惑责任吗!尤其是一名老教师。


耕耘不息,其乐融融


讲课是直接培养年轻人的过程。退休后,课程本应交给年轻教师讲授,但有时因接课人一时准备不足,暂时无法开课;或研究生选择我曾讲过,又无别人讲授的课程;或是给我的研究生讲授与我当前科研有关的知识,都只得由我直接上讲台。退休后讲得较多的课有三门:‘多体动力学在航天中的应用’,‘卫星姿态动力学’和‘航天中的非线性现象和堵转分析’。 其中,‘多体动力学在航天中的应用’,是我在有关卫星研究课题基础上,总结出的一门研究生课。主要讲复杂卫星动力学,特别是将卫星的弹性变形,引进了分析之中。卫星上有许多运动部件,运动部件上还可能有另外的运动部件,层次越多越复杂。对于它们的分析就是本课的任务,当卫星中的部件会在力的作用下产生变形时,分析将变得更困难。这门课不仅用在卫星的研究中,还用到了其他设备和月球车上,因此每年几乎都有人选。‘航天中的非线性现象和堵转分析’,原本是承担神舟号飞船堵转研究时,为了给研究生补充知识而写的讲稿,但近年来,选此课的学生却不断增加,从1、2人,到7、8人,到今年的30余人。


早期,我曾写过一本书“静压气体润滑”,近年来一些企业和学校学生,因工作需要,常和我通过E-mail讨论气体轴承的某些问题,保持经常联系,帮他们解决问题。互联网的出现,给我提供了一条能给更多需要我的人服务的可能。累是累一些,换来的是其乐融融。


退休后这几年,感触最深的可一言以蔽之:青山无限好,欢笑迎晚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