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之永恒 一 一

酷猪肥肥的 收藏 5 14
导读:战之永恒 一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32/


X年X月X日,Z国的一个孤悬在海外的经济省TW的省长钱扁出现在了世界各国人民的面前,开始了他那改变历史的一次讲话。“我钱扁在此正式宣布一件事,我TW出来不未某国之一省,我中华民国从来未为某国所消灭之,我中华民国现在正式回到世界之大家庭,成为世界大家庭之一员。。。”钱扁后来还说了很多很多的话,但是已经够了,因为他所说的所有话加起来也不足他这句话的杀伤力,因为这代表着新的大战即将开始了。。。


东方巨龙Z国的首都BJ的一个很普通的小型建筑里有着一群也很平凡的人,不过他们却也是很不平凡的,因为他们每个人的肩上都扛着令人炫目的金星,当然还是有个人没有这代表特权的金星,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在这群人中是多么的劣势,因为他便是Z国这头巨龙的大脑以及灵魂——主席毛列,毛主席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那深邃的的目光扫视了他手下的这帮令世界感到震撼的大将们缓缓开始说道:“诸位,TW终于要独立了,大战终于就要开始了。”说到这里毛主席的嘴角居然有许久不见的微笑,战争,终于要开始了,各位,我可是等这一天等了很久很久了,请诸位向个战区各部队传达这样一个命令,犯中华者,诛!”犯中华者。诛,一个霸气十足的口号,在这样的口号下,Z国,这头东方的巨龙会走向毁灭还是走向更加辉煌的明天?不知道,谁也不知道,一切只有历史做出回答了。


FS山,RB人称之为母亲山,不过不论RB人把这座山怎么称呼,可是有一个事实是永远改变不了的,那就是这座山是一座活火山,而如今,母亲发怒了。火山爆发的威力令世人感到的不仅仅是恐怖,更多的是心灵的震撼,不过损失却不大,毕竟RB国是世界上不多的火山众多的国家之一,当然,仅仅是一座火山的爆发并不能对这个国家造成什么重大的影响,可是伴随着火山爆发的是一场近乎末日浩劫的大地震,这场地震比起其他国家的任何一场地震都恐怖,但是对于RB国这个国家来说,地震对于他们的国民来说是家常便饭,对于一个从幼儿园就开始培养国民防地震的RB国来说,这场地震不过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演戏罢了,可能是仅此而已,不过地震带来的大海啸恐怖之极了,大海啸轻易的就冲破了RB国花了巨资所成被RB国盟友M国称为牢不可破的放海堤坝,人力在大自然面前是如此的可笑,蜂拥的海水冲破了那长长的堤坝,冲进了RB国那些低于海平面的地区,RB国首相小泉齿矢看着这些令人疯狂的损失报告眼神不禁有点发神,不过小泉在经过了最初的慌张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了:“母亲山啊,母亲山!你真是我大RB帝国的母亲!我赞美你!”小泉的脑子里肯定想不出什么好点子,但是他现在很开心,非常的开心。


大海啸爆发后没几分钟,小泉一身丧服的出现在了全世界人民的面前,小泉那略带哭腔的讲话开始了:“我大RB帝国遭受到了某些流氓国家的突然袭击!这是对我国国威之严重挑衅!任何国家或者地区都有权利用各种来保护自己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小泉还说了很多很多的话,不过他的话汇在一起就很清楚了,那就是小RB国支持TW的钱扁搞独立,而Z国的总理周总理在19。00时发布了这样一个消息,就是TW问题是Z国的内政,任何国家或者地区以任何理由为之摇旗呐喊都被Z国视为敌人,将对其进行任何攻击,而在周总理发表了这样的话后的3小时RB国的FS山便爆发了,这突然的一切被善于借题发挥的小泉抓住了,而结果则是RB国重新武装了自己,拥有了令人感到恐怖的陆军数量,以及由大量民用商船所改成的庞大的舰队,RB国这个永远不肯认输的垃圾国家再次做着春秋大梦,在东海,战云密布,世界上的目光都在这里聚集,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新的大战便是会在这里开始,但是事实却和人民开了个大大的玩笑。。。


东方巨龙的西边有个被称为大象领土广阔的YD国,在Z国和YD国这两个东方的超级大国的交界处有个H线地区处于一个非常尴尬的地位,H线地区历来都是属于Z国的领土,可是因为一些历史原因,Z国并没有在H线地区这广阔地区部署属于自己的部队,而现在,这样的结果终于会有所改变了,Z国西北军边防17师2团奉命进驻这属于自己却从未有部队进驻的地区,17师2团在H线地区就在眼前的时候突然遭受到了大批的‘武装暴徒’的袭击,在短短的半小时接触战之后,这批‘武装暴徒’将Z国17师2团全歼,当然这绝对不可能是一般的武装暴徒了,而是YD国号称5大主力军之一的YD国C军B师!YD国赤裸裸的挑衅几乎就是在挑战Z国的权威!H线YD国C军指挥部里一场盛大的庆功宴会正在进行着,YD国作战部成员C军老军长哈伯中将在那里举杯兴奋不已:“先生们!今天是一个伟大的时刻!是一个值得我们所有YD国子民都欢庆的时刻!因为从今天起!我大YD终于统一了!我大YD的大一统终于完成了!罗摩!”“罗摩!”哈伯手下一群上中级军官随着哈伯的演讲而变得群情激奋!毕竟这样的成就是会载入史册的!几乎所有的参战YD官兵都陪着哈伯一起大笑,当然除了一个人,这个人便是今天负责伏击的指挥官达为林,虽然他一举就轻易得摧毁了Z国一个边防师的一个团,但是在Z国军队陷入重围,而自己火力兵力都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手中的一个主力团居然有两个营被打没了编制!可以说这简直就是一个无法容忍的耻辱!他又怎么高兴得起来呢?达为林端着酒杯到了哈伯的面前:“中将阁下,我认为就现在而言我们还不能太早的欢呼胜利,毕竟我们面对的是Z国人,一群奇怪的人,Z国人现在的表现实在不符合他们以往的表现,所以中将阁下,我想提醒您,我们现在的境地其实是很危险的,部队以连级分散在如此广阔的H线地区,这实在是种冒险,一旦Z国人发动反攻我们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防御,而且没有机动部队,所以中将阁下,我认为是否可以将B师作为休整师以及预备师呢?”哈伯听后只是嘴巴不满的动了动,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达为林啊,你什么都好,就是过于谨慎了,难道堂堂的达马特将军教的就是这样吗?畏首畏尾的根本做不了大事你明白吗?是的,Z国人是很强大,可是现在不是Z国人表现自己强大的时候你明白吗?东方的事情已经令这头巨龙焦头烂额了,Z国佬不是笨蛋,他们不会在这么敏感的时期再在西边树立我们大YD这么强大的对手你明白吗?所以我们就是应该现在进攻,而我们的进攻可以一举奠定我们胜利的基石!战争有时候并不只是凭借武力的!有时候还要依靠政治你明白吗?”达为林见哈伯如此坚持他也只好放弃再申辩的想法了,毕竟就连他的父亲,YD作战部部长达马特上将都对哈伯那惊人的判断所折服,其实从内心里讲,达为林其实也很相信哈伯的判断,Z国现在的处境真的很艰难,他也相信如果不乘这个机会进攻就永远也不会打要这里来,可是他的内心的不安却也那么强烈,因为这次出兵仅仅是哈伯的个人行为,作战部根本没有制定相关的后续计划,就这一点就令达为林感到害怕了,希望没事吧。。。达为林只有向天祈求以祝自己好运。当达为林走远之后,现任C军军长拖得而少将移到了哈伯的身边说:“老军长,达为林说的也在理啊,我们是不是应该小心一点?”哈伯听了直摇头:“拖得而啊,拖得而,你也怀疑我的正确性?我老实给你说吧,其实根据缜密的侦察,Z国佬为了避免和我们发生边境磨插,其实在边境只放了那一个师,他们的主力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调过来,所以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让大家开心一下了吧,而如果Z国佬的那个只有两个团的残疾师胆敢进攻我们,那么我的山鹰部队可以很快的摧毁掉敌人的师指!所以我不认为我有多大的危险,我甚至有点希望Z国佬发起进攻呢。。。”哈伯最强大的地方就在于他的自信,他的自信让他在YB战争中获得了民族英雄的美誉,而他这回的自信却毁掉了自己辛辛苦苦一手建立的C军。在战时任何军人都不应该沾一滴酒的,哈伯他相信自己部下的素质,所以让他们放开了肚子的喝,当然,大多的营团级军官都紧守战时条例,可哈伯手下的那群连级军官就丢脸了,大多都喝得大醉,而问题就出来了,在哈伯的作战体系中连级干部就是最高的指挥官,结果人民喝醉直接导致部队脱管,这样的部队怎么不可能失败?其次哈伯对Z国的进攻部队数量估计不足,参与进攻的并不是那个残废师,而是Z国高达4个的山地师7万余人的进攻,YD国C军以全军被俘这个战争史上最奇怪的方式结素了他光辉的一身,当然一个王牌主力军居然以全军被俘而从作战序列上消失令YD人忍无可忍!毕竟现在的YD阿三可是对大国情节情有独衷,这是他们所不能容忍的,战争已经爆发了,不是世人都知道的东海地区,而是令人遗忘的H线地区,战争,终于全面开始了。。。


战争已经爆发了,对于军人来说上战场就是最大的荣耀了,但是现在对于丁一来说可是郁闷不是一点二点才能解释清楚的,面对着那特战部队人员无总参部命令不准出击的限制可令丁一这种好战疯子闲得快出鸟了,至于丁一?他还是有一点嚼头的,丁一现年28岁,为特种战略部队上校教官,而他参军也很久了,在他初中升高中的时候,丁一考了一个全区第一的成绩!他的老师当场兴奋的进了医院,直到现在也就是十几年后他、一提起丁一他还是不汗而立的,而他老爹看到他的成绩眼睛当场摔落十副,但是没办法,丁一毕竟是他的儿子,于是他便让丁一去了当时几乎全国人民都知道成绩不好的男生的去处,也就是去参军,去当两年兵回来找个比较稳定的工作,丁一的父母便是这么想的,不过出乎意料的是丁一居然打死也不肯转业!而是光荣的成为了一名真正的人民解放军,接着丁一进入到了特种师山地师去服役了,接着便是Z国最强悍的常规部队龙字军团,最后入选了超级特种部队特种战略部队,可以说特战就是整个Z国陆军的骄傲了,但是战争已经爆发了,可是自己最强悍的部队却没有发挥的余地,不免让丁一觉得有点憋屈啊。当然,如果丁一都憋屈了的话那么那的头也就是特战负责人陈平中将会更憋屈,因为丁一他可不是个好宝宝啊。“喂丁子,你在干什么呢你?不是来了一群新队员让你训练的吗?难不成你还想让我帮你啊?你以为我是累峰吗?我操你,老子又没有发疯!自己去训练!”于丁一合称为特战双刺的王猛在那大咧咧的招呼着丁一,没有战争的世界让他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操!什么狗东西,老子不想去训练!老子现在只想去上战场!你知道不?战场!我操!可是为什么老大非要把我扣住呢?你知道为什么吗?”王猛只有无奈的耸肩:“我操,那能怪谁呢?怪自己吧,谁叫你一天不好好工作的?比如像你眼前某人一样。”王猛对于丁一是能打击就打击,不然过了这村就没这店了,丁一看都不看王猛一下就径直得走向了训练场,所不同的是丁一的眼中有的是惊人的杀气,王猛看见丁一这样子之后只有默默得在心中划着十字:“愿真主保佑你们,新来的兄弟,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真主的话。。。”丁一很快就到了训练场,这时新到来的新人们已经在那操练许久了,不过对于丁一来说,他们的操练不是热身运动而已,等着那些家伙辛辛苦苦得做完了令他们崩溃的一系列重体力活之后,丁一出现了:“恩,我问问你们,你们来这个部队之前是哪个部队的,这样才能方便我更好的将你们以最快的时间融入到我们的这个整体,明白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