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1/


1890年,我们的主角—李凯,就在这一年降生了.

李家是县城里的大户人家,也是县城里的首富.早年就中过举人,做过一方县令,在如今当朝的大官中,也有不少以前的老朋友.正所谓家大业大.李老太爷就一个儿子,叫李史,而李凯就是李老太爷唯一的孙子,在老太爷眼力,这个可是自己的命根子啊.李家的香火就靠这个目前小小的李凯以后来延续了.

李凯的出生,奠定了自己在整个李家中无人能及的地位.集万千宠爱于一生,李老太爷也尽全力的来为自己的小孙子来打基础.在老太爷想来,以后,就算再怎么不济,也能用自己这丰厚家产中的一点点,为自己的宝贝孙子来捐个官.

到了4岁这年,李老太爷把自己的生意都交给自己的儿子去打理,而李老太爷自己专门来教导李凯读圣贤书了。李凯的领悟能力非常的强,强到让中过举人老太爷都觉得不可思议.因为,李凯在四岁的时候就能背诵300多首唐诗了,弄的老太爷经常在朋友们面前夸奖自己的孙子,是文曲星下凡,是李家祖宗们留下的福气.但凡李老太爷走到哪.都要带上自己的宝贝孙子.要他好不高兴.

在李凯6岁的时候,在和别的小孩的打斗中,被别的小孩打肿了可爱的小眼睛,回到家后,李老太爷大怒,把全家上下的人都骂了个遍,然后,专门花了重金,请了一个武术教头,专门交李凯武术.在老太爷看来,以后没有个好的身体.会是个很麻烦的事情,.他还想抱重孙呢.

从此,李凯就在圣贤书和武术教头的棍棒中度过了.

1901年.也就是李凯11岁的时候,李老太爷通过自己在朝廷中强有力的关系,把李凯以公派的名义,送到了德国去学习,这倒不是李老太爷有什么先见之明,而是,老人家认为,洋人势大,要自己的小孙子多认识些洋人,正好也能见见世面,为以后把自己的家业都稳妥的交给自己能够放心的孙子,自己也就可以享清福了.

李凯他们这批出国的孩子中,岁数最大的也就15岁,最小的也就是李凯了.只有不到11岁.他们都是要去德国的军事学校学习的人,他们到达德国之后,将会完全打散,分配到各个军校去学习.李凯被分配到了柏林军事学院,这个伟大的学校.在这里李凯将学习到自己18岁的时候,也就是1908年回国.

虽然李凯的身份是当时要学院里面大多数德国学生看不起的中国人,但李凯在以后的时间中,慢慢的用自己的实力要这些看不起自己的人闭上的嘴巴,并且通过各个方面优异的成绩,在自己18岁的时候拿到了柏林军事学院的毕业证书.这个时候,历史的车轮已经到了1908年了.

从学院毕业同时,李凯就接到了清朝驻德国大使馆的电报,要其在三后后起程回国.

李凯拿着这封电报,心情十分的不平静,他这几年虽然身在国外,但通过一些报纸和一些要好的德国同学口中知道,中国国内目前形式严峻,到处都在爆发革命党的起义.这也要自己很担心在国内的父母,亲戚和儿时的小伙伴,还有对自己十分关怀的爷爷.”不知道他们都过得怎么样了”李凯不自觉的喃喃自语着.

“嗨,亲爱的李,你在这里发什么呆啊.”李凯一回头,看见正在大步向自己走来的利宁.他是李凯在这8年中最要好的德国人,也是他的同学.

“我明天就要准备回国了”李凯淡淡的说出.

利宁一楞但马上又笑呵呵的说.”这么快?今天才拿到毕业证书啊”

“没有办法,这个是命令”李凯无奈的把自己手中的电报扬了起来.

“如果是命令的话,那我就只能祝你好运了.但现在是需要高兴的时候,走吧,我的朋友,为了你顺利的回到你的祖国,今天我请你喝最好的啤酒去”利宁一边说着,一边把手搭在李凯的肩膀上就走.

第二天.李凯就在大使馆同时回国人员的陪同下,坐上了回国的轮船,在码头上,利宁和他来了个大大的雄抱,并且告诉他,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来德国找他,并把自己家的地址留给了李凯.他们还相约10年后,大家好好再喝一场.(其实昨晚两人就喝的如同烂泥一般)

李凯站在客轮的甲板上,眼望着东方.祖国,爷爷,家人们,伙伴们,我回来了.

1908年的夏天,李凯乘坐的客轮终于抵达了天津,刚下轮船,李凯便换乘火车,到达北京。从北京再坐车到自己河北的老家。那里有等待自己的家人。

经过路途上的奔波,早以疲惫不堪的李凯终于在回国三天后,到了自己家所在的县城。当他刚跨进自己熟悉的那座大院的时候,他那熟悉的爷爷,正在大堂中和许多的亲戚朋友们等待着他的归来。

管家老张是第一个见到李凯回来的,他一边为李凯引路,一边大声的招呼着“小少爷回来了,小少爷回来了”李凯从进大门的一刻开始,就在观察自己这熟悉的家,以前的一切东西都没有变化,只是大院的围墙好象是刚翻修过。所有见到他的下人,都急忙跪在地上,向他请着安。

一进大堂,李凯就见到了。早以是泪人的老太爷,老人家哭着颤抖的坐在那里,李凯见到这个场面,哪还忍得住啊,“扑通”一下,跪在了地上“爷爷,我回来了。我给您老人家磕头了”李凯一边留着泪,一边给老爷子嗑着头。老太爷连忙在边上下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赶紧把李凯扶了起来,嘴里说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这天,李凯一回来,就忙坏了下面的那些人,老太爷最宝贝的小少爷回来了,机灵点的都知道,以后这家,是小少爷说的算的。那还不赶紧巴结一下。为以后谋个好差事。于是整个家就像过新年一样,开始忙碌起来。老太爷和李凯就坐在大堂里面聊着天,老太爷详细的询问了李凯这几年的生活和学习的情况,在知道李凯顺利的毕业并且成绩相当优秀时,老太爷笑着缕着自己花白的胡子。直夸李凯为李家增光,为祖宗增光。

晚饭在大家的欢声中开始了。能坐在席间的只有老太爷和李凯的父亲(李凯的母亲在三年前因病去世)三个人。在席间,李史向自己的宝贝儿子发问了:“李凯啊,你这次回来后准备干什么差事啊?”李老太爷听到自己的儿子提问了,才发现,自己白天太高兴了,以至于自己在李凯回来前想问的这个最主要的问题居然忘了问,现在一听自己儿子问了这个问题,当然也是放下手中的筷子,含笑看着李凯。他也很想听听自己这个孙子的想法,在李凯回来前,他就已经为李凯想好了几条路,一是去做官,这个对李老太爷来说,简直是不能在容易了,先花钱捐个官,然后通过现在在京城朝廷的老同僚们的关系,不出一年,李凯就能做到本县的知县。二就是经商,那更是简单,老爷子现在手头上的什么生意没有啊,鸦片,当铺,古玩等等,这些交给自己的宝贝孙子来做,自己在后面教教他,那是没一点问题。这第三么,就是从军了,虽然这个是老爷子不太想听到的,但他也知道,自己的孙子在国外读的可是军事学校,但他老人家这么多年也是亲眼看到,别国的军队把自己国家的军队打的是一败涂地啊,死了多少当兵的啊,虽说自己孙子进军队后肯定是个带队的,但战场上子弹不长眼这个道理他老人更是知道的。所以,他也就等着自己这宝贝孙子怎么回答了。

李凯听到这个问题,也是放下手中的筷子,对着自己的父亲和老太爷一抱拳说:“爷爷,父亲,对这个问题我在回来的路上也已经想过了。在回到国家的这几天也看了下,认为,孩儿还是从军的好。为官和经商到是排在其次的”

一看李凯想的三条路,和自己想的是一模一样,老太爷也很是欣慰,毕竟自己的孙子才十八岁的年纪,能想到这三条路,已经是非常难得了。但他老人家非常想知道李凯的具体想法,便问到:“那为何经商和为官要排在从军的后面呢”

李凯早知道老太爷会有此一问,边回答:“先说这为官吧,如果我为官,那么,家里先给捐个官,再由爷爷打理一下还在京城朝廷中的老同僚,我想,不出一年,本县这知县一职肯定是我的了,但我也知道,这官场目前是迂腐的不行了,到处都是革命党在闹事,万一革命党盯上了我这一亩三分地,跑来本县闹事,那可就是麻烦事,一个弹压不好,就是杀头的罪,所以,我认为还是不做官的好。再说这经商吧,我这一路走来,发现盗匪四起,国家为了还给外国的赔款对货物收税之高简直不可想象。所以,我觉得也不是很合适。”老太爷这下可惊住了,他没想到自己的孙子,能想的这么多,原本以为,自己的孙子是因为学了军事从而选择从军的。现在他就更想知道自己的孙子为什么会选择从军了。

李凯好象看出来了老太爷的心思一样,不紧不慢的说道:“我选择从军,是为了更好的保卫我们这个家族。不瞒爷爷和父亲,我这次回来发现,现在的情况比我在国外听到的消息还要坏,说句大不敬的话,我看这是得改朝换代了,就说这革命党吧。那是越杀越多,这是为什么呢,也就说明,现在大多数的人,都想着换个朝代,或者想着自己做皇帝啊,到改朝换代那天,如果我们没有自己的军事力量,那拿什么保护自己家的产业啊”

李老太爷这下是完全惊了,这改朝换代虽然是大不敬的话,但他心里清楚的很,眼下这情况,确实也撑不了多久了,再转念一想,如果到时候,自己有一支自己的武装力量,就能够自保了。说不好还能争争天下。。。想到这里,老太爷精神一正,对李凯说道:“孩子,爷爷老了,以后就靠你为李家增光了,有什么事情,爷爷做你的坚实后盾,放开干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