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征文](长城原创)岁月静好

月映萧湘 收藏 18 135
导读:[北府征文](长城原创)岁月静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岁月静好


(回首2006)



凤萧声动,玉壶光转。鱼龙飞舞中,2007悄然把2006置换。新旧更迭的子夜时分,我已立在灯火阑珊处. 谁会蓦然回首?


无人回首,自回首。


回望走过的一年,那365个日子,真象纸巾盒里365张洁白的抽纸。纸,一张张,被随意抽出,又随意丢弃。有的昏惨惨陷在泥中,有的忽悠悠飘在水上,有的俏生生立在枝头。没在泥中的日子,灰暗阴霾不堪回首。落在水上的日子,忙而无功白白流逝。落在树梢的---恰巧落在玉兰树梢的------则是如兰有香的日子,一朵一朵在岁月的碧空下静放美好。


风过,有声;雪落,有痕。那些如兰似惠的日子,是哪些呢?我且拈花一笑。







漫溯过往,第一朵亭亭枝头迎风招展的玉兰,应该属于一月一号--------元旦这天。



节日,对别人来说意味着休息,对我来说意味着加班。元旦也不例外。这天8:15,我走进上班的大楼,还是在8:15,我又走出大楼。不同的是:一个在朝,一个在暮。


连续工作了12小时,体力是无边落木潇潇下,精神却是不尽长江滚滚来。1天的销售业绩可与往日一个月相敌,这是怎样的“辉煌”?如何能抑制心头的兴奋?


其实我的工作并不是我的向往,为了生存的下下选择而已,但它让我充实进取自尊自立,让我收获惊喜,满足,成就,做它一天,我爱它一天。得到的报酬,也许微薄,但那是用汗水赚来的,放在手中数数,也会喜悦绵长。




哼着小曲回家,身,劳顿疲倦,神却无法不驰骋飞扬。因为我是工作着的女人,而工作中的女人最美丽。走在每日必经的丹香路上,桂花早已落尽,依然嗅到阵阵花香。






三月八日,和往常一样,回到家,已是掌灯时分。,第二朵玉兰迎着晚风,在光影下柔柔绽放…..



站在自家的楼房下,入眼的是三楼那窗灯火,入耳的是女儿脆脆的童音,家的感觉,便一点一点浮上心头。


开开门,扶着楼梯上楼,女儿滴滴娇的声音不见了,一定又躲在门后,想和妈咪藏猫猫了。“这孩子!”我暗自笑了。


脚刚踏上三楼,梳着羊角辫的女儿却迎了出来。“妈妈,礼物送给你!”女儿递给我一张纸说“妈妈,祝你节日快乐。”那是一幅画,画着一个穿裙子的妈妈牵着一个穿裙子的女儿。顶端歪歪斜斜的写着一排字:“妈妈,您辛苦了,祝您三八妇女节快乐!”


面对女儿的礼物,心百转千回。孩子知道体贴妈妈了,有比这更珍贵的礼物吗?工作一天的疲惫,6年来带女儿的苦辣酸,灰飞烟灭。难怪每个父母会无怨无悔的爱孩子呢,原来孩子一个小小的举动,便可暖世间所有的寒啊。


我无语的揽女儿入怀,那一刻我是母亲,我骄傲。






5月的天气一直阴雨不断,12日早晨,雨下得格外大。第三朵玉兰就这样微带着雨,怒放在我千里迢迢回故乡的日子里。



“雨停了再回去吧?”出门前老公还拉着行李这样说。“不行!”我坚决否定。今天一定得回家,今天是妈妈60岁的生日。


先乘6:30的车到夷陵。也许是孝感动天吧,我分秒不差的转到了车。一直淅淅沥沥的雨,也在不知不觉中停了下来。9个小时后,当我和女儿站在老家熟悉的大铁门前,还有薄薄的阳光照耀在我们身上。


终于回来了!透过门缝,我看见了院子里的树:高的碎叶的石榴,矮的阔叶的枇杷。还有趴在地上的细叶的葱兰。这才是我熟悉的家啊!吸口气,空气香甜。只遗憾,没有钥匙。有,自己开门进去,那才是十全十美的回家感觉。


举手拍门,客厅的门迅速打开,妈妈第一个冲到了院子,爸爸紧随其后。拉开门,妈妈一把抱起女儿说“我的小乖乖,长这么大了?”脸上笑开了花。女儿快6岁了,这是外婆第5次见,平均1年多才见一次,我这个女儿是怎么当的?我愧疚得望着妈妈。



阳光下,妈妈原本乌黑的头发,竟有丝丝白色闪烁。白发如针,刺得眼生疼。妈妈真的老了许多!60岁,花甲之年,应该是坐享儿孙福的年龄,妈妈却还在为生存劳累,能不老吗?想着,有雾气在眼中弥漫,万语千言涌向嘴边,出口的却只是一个淡淡的呼唤------“妈”……..



讨厌自己!心里明明是惊涛骇浪万马奔腾,为什么颜面上总表现的风平浪静波澜不惊?


今天是妈妈60岁的生日,我订了个生日蛋糕。妈妈,当生日蜡烛点燃的时候,您会许下什么愿望?我的愿望是:妈妈,祝您永远年轻健康!







太多芬芳的往日,无法拾起。且看看那最后一朵玉兰吧,喏,它在12月25日清晨嫣然盛开--------


圣诞节,一个洋人的节日,原本没有在意。孩子却沉迷在驯鹿,袜子,圣诞老人的故事里。投其所好,我用棕榈给她做了棵圣诞树,孩子兴奋得又叫又跳,连声夸我好妈妈。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女儿的夸奖让我母性大发,头脑一热,我又决定在平安夜扮个送礼物的圣诞老人。



送孩子什么好呢?嘘,当然是她期待以久的魔法棒。


25日清晨,我一睁眼就喊道:“宝宝,快起来!看看圣诞老人给你送礼物了没有?”平常一直装睡的女儿马上回答道:“没有!”。别看只6岁,一点也不天真。呵呵,小东西!


“起来看看呀!不看怎么知道?”我还在怂恿,老公已从床头上拿起了孩子的圣诞帽说:“看看,这里面有什么呀?”老公一点一点的露出魔法棒,孩子的眼睛随着一点一点的瞪大。叮叮当,魔棒完全暴露,孩子的眼睛瞪成了一个圆圆的“O”字。“魔法棒?圣诞老人真的给我送礼物了!耶-----!”孩子做着V字,激动的拖长声音,小脸通红。那美梦成真的喜悦,叫我看了也深深感动。


人生有梦才算美,有梦的人生,的确美。凝视着孩子清澈闪动的眼睛,我亦欢笑。






风住尘香花已尽,2006可以用线装订成册了。留恋处,2007的兰舟已催发,曾经如兰有香的日子,从此只在记忆的书页里璨然。



2007,会有什么样的日子蓄势待发?此刻,我不想不等不期待,只默默祈祷: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一首歌适时响起:“心若在,梦就在。大不了从头再来”。


(2007.1.1子夜初拟,1.12夜正)[/color][/size]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8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