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八节 征伐 下

panzergu 收藏 2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阵前夺军


很奇怪为什么城外的金卑军未在我立足未稳之际前来攻击!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金卑军和史家军有了某种默契,而刚才山海关的守军的更迭他们更是根本不知道!他们也不可能知道!山海关内所有‘奴法’的亲信都被我控制起来!不可能有人去给金卑军传递情报!

到达山海关的第三天,铁血朝一级校尉,高山王亲封“冷月郡主”,官居铁血朝旭翔郡(社会大区)文华州(文化区)兵马节度使的‘黑暗太阳’带着她的“冷月营”12,3000人来到山海关外下寨,照理来说——她此来也应该是为了抗击金卑军的。不过,从她历次在史州战斗的表现来看——似乎是她一直在暗中帮着金卑军来给史州义军找麻烦!由于行事隐秘,没落下半点把柄,因此我们对她一直很忌惮!如今在我准备抗敌之际她又想来搞什么花样!这时,金卑军派人送来战书,相约二日之后山海关城下布阵决战!

我批下“届时恭候”四个大字后将来人打发而回,心中思量着是不是他们已经觉察到山海关的守备已经易人了的时候——我于前日派出的机密情报营带回了情报:‘黑暗太阳’此来就是为了趁山海关守军出城与金卑军作战之机,夺取山海关控制权,然后直接迎金卑军入城!这个情报可是我的机密情报营头领亲自出马,出卖男色,从‘黑暗太阳’的一个贴身丫鬟口中套出来的!(什么?问那丫鬟漂亮不?嗨——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对于此等情报——诺公公首先吓坏了!“这可如何是好——”

我一时也没了主意,‘黑暗太阳’手下冷月营的12,3000人可不是吃素的——我手下加上义阳王和诺公公的亲卫在一起也不过16,0000之众。如何再有足够的兵力去面对20,0000的金卑军呢?

看来必须得用上好兄弟诗思飘花的8000陆战步兵了,可这些部队面对32,0000多的敌对军队,无异于杯水车薪——怎么用这支部队,那可就要看“飞花校尉”的智慧了!

正在此时——诺公公的眼睛突然发出了异样的光芒——“来人!请高山王黄绸锦囊!”

“高山王黄绸锦囊?”我非常疑惑——

“对——咱家临行前,高山王吩咐咱家,万分危机时刻方可拆阅。看来现在之时刻正乃危急啊——”

锦囊拆开!里面有圣旨三道和手谕一封。手谕上书:此次出征,任何人不可阻挡,阻挡者削职!此三道圣旨皆为空白,若有阻挡陷害者可由诺公公代朕拟旨,切记:削职为止!切不可滥用!

诺公公和我对望一眼——会心一笑!“‘黑暗太阳’不足为惧也——”


……


与金卑军决战前夜——我与诺公公领着200名陌刀手到了城外‘黑暗太阳’的冷月军营,并在‘黑暗太阳’的大帐见到了她。平心而论,这个女人真的很漂亮——在文华州可是有过为了一睹其芳容而打群架出人命的恶性事件!不过,对于这种妖艳的女人——我却不怎么感冒——

她轻蔑地望了我一眼——“Panzergu校尉光临本节度使大营,还带着这么多刀剑——哼——是何居心呢?”

我望着这个曾经在史州与我数度交手的女人,“那冷月郡主不在文华州当你的节度使,倾巢而出到史州又有何贵干呢?”

“你——哈哈哈——我是为了我的同胞不受伤害!”

“哼——好一个回答!不知是避免大铁血朝的子民不受伤害——还是避免你的母族——金卑族的‘勇士’不受伤害?”

‘黑暗太阳’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会在诺公公面前揭她的老底——“血口喷人!金卑人也是大铁血朝的子民!本节度使不论是为铁血朝还是为金卑族,保护铁血朝的子民——本节度使义不容辞!”

“哈哈哈——”我仰天狂笑起来!“说得多么大义凛然!现在我们的子民正在金卑铁骑的践踏之下呻吟!你不去保护他们,反而来阻我抗敌——”

“慢着——‘彪骑校尉’又在血口喷人了!本节度使几时阻你抗敌了!况且你面对的亦是大铁血朝子民,又有何敌可抗!”(真是理歪气壮啊——)

“金卑鞑子扰我边塞,难道这也是子民所为吗?”

“住口!”一听我说“金卑鞑子”,‘黑暗太阳’就像自己被我侮辱一般跳将起来!“不许侮辱我大铁血朝子民!”

“子民?哈哈哈——本都督从不认为金卑族是我大铁血朝的子民!亦不存在什么侮辱!我就说‘金卑鞑子’了你又将如何?”

此时的‘黑暗太阳’已经愤怒到了极点!大喝一声,“都愣着干什么?与我拿下这狂徒!”

此时,她身边的左右武士朝我冲了过来!


……


两具无头的尸体直挺挺地倒在‘黑暗太阳’跟前——鲜血溅到了她嫩白的脸上——两种颜色的对比显得异常显眼——而我依然站在原地,悠闲地擦拭着手中滴血的陌刀!两个‘黑暗太阳’身手最好、虎背熊腰的贴身护卫在一瞬间被我干掉是她史料未及的!她甚至没看清楚我怎么出的刀!可是她依然竭力保持着镇静,开口道:“‘彪骑校尉’大人该不会仅仅依靠这么点人来闯我的冷月大营吧?你不觉得这事情很蠢吗?”

“在下可不会有这份闲心!在下此来是护送宣旨的诺公公来向‘冷月郡主’宣读高山王圣旨的!”

‘黑暗太阳’一塄,一直不发一言的诺公公此时打开黄绸圣旨,“文华州兵马节度史,朕亲封之‘冷月郡主’‘黑暗太阳’听旨——”

一听是高山王的圣旨——‘黑暗太阳’慌忙率全帐的人(那两个被我杀掉的倒霉蛋不算在内)统统跪将下来,“臣听旨——”

“高山王诏曰:文华州兵马节度史,‘冷月郡主’‘黑暗太阳’未有朕之旨意,私出文华州驻军!牵乱防务,其罪无可饶恕!朕念其功,不忍罚之——特封‘黑暗太阳’为朔玄郡冷月散人,食12,300户——原职解除!兵马由副统领带回文华州——钦此!”

‘黑暗太阳’不等谢恩便一把抢过诺公公手中的圣旨看了起来——“你等假传圣旨!这根本就不是高山王的龙迹!来人将此一干人等全数拿下!”

“慢着!”诺公公大喝一声!从怀中拿出了高山王的手谕,在‘黑暗太阳’面前展开!“怎么样——看看清楚——这可是高山王的龙迹!”

“此次出征,任何人不可阻挡,阻挡者削职!此三道圣旨皆为空白,若有阻挡陷害者可由诺公公代朕拟旨——”

“怎么——冷月郡主想抗旨吗?”

‘黑暗太阳’如霜打过的柿子一下子泄了气!“臣——尊旨——”

……


横扫金卑


第二天,万里无云——20万金卑步兵和骑兵开始在山海关外100里的预定战场列阵。他们不知道的是——暗中策应他们的12,3000的冷月营已经连夜拔营而走!而诗思飘花的庞大舰队已经沿海湾一字排开!随时可以提供重炮火力支援——

“出城——”

厚重的山海关城门缓缓打开——北府军迈着齐步出城——先头是彪骑营下属的13000陌刀步兵,7000冲锋骑兵和7000兄甲骑兵紧随其后,之后就是10000重步兵和9000轻甲步兵。4000火铳兵将佛朗机架到了山海关城头作为中距离火力支援,4000火箭兵也在城角架起了架轮火战车(上装百虎齐奔箭两匣共72支,长蛇破阵箭四匣共160支,瞬间齐射火力相当强大!他们得到的命令是——齐射完毕后立即操起陌刀编成一个阵列加入战斗!)——提供中近距离的火力支援!

彪骑营的列阵以极快的速度完成——之后军旗营、雕骑营、玄甲营、SS营也迅速列阵完毕——汤王爷和诺公公麾下的10000人守卫山海关——

短暂的宁静——可怕的宁静——让人窒息的宁静——

突然,金卑军主将拔出了战刀指向天空——“金卑的勇士们——为了中土的花花江山!为了我们的后代不再生活在不毛之地!为了金卑后世的荣耀——冲——”

“冲——”

庞大的阵列开始向我们涌来——那是一种游牧民族的气势!确实让人有点喘不过气来!我,Lin2702和法肯豪森的小马TANK、松林、小强(此时的它们已经是彪骑、雕骑和玄甲三营的吉祥物了)此时却比大多数士兵都镇定!双目漠然望着前方——冲过来的金卑军在它们的眼中如同一群僵尸一般——

远方的海湾一声空炮响后——诗思飘花的10艘巨楼炮船的大炮开始排炮轰击。(这种巨型战舰每边装有45门红衣大炮,前后还各有5门同样的大炮——总计有100门之多。是依照军中的英吉利顾问的建议排布的。一边齐射的火力是何等的恐怖——这支舰队是整个铁血朝水师最强大的战舰。)一时间,火球从金卑冲锋队型中不断升起,不断有人的哀号和战马的哀嘶响起,不断有残肢断体从中抛起,又迅速落回去——目睹此场景——所有人都张大嘴巴目不转睛的看着——这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红衣大炮!

大炮的火力支援在金卑军冲锋阵型冲入佛朗机射程后迅疾停止——城头上的800具佛朗机开始急速射击——在我战前进行强化训练的炮手的装填子铳速度比平时快了将近一倍——刚刚经过重炮洗礼的金卑军骑兵再次遭到佛朗机——这种原始的速射炮的洗礼——队型中不断有人中弹倒下——哀号之中已经夹杂了惨叫!不过游牧民族的坚韧使他们不顾身边的战友倒下——继续摧马前冲!

“点火——”我向火箭营统领发出命令

“得令!点火——”

1000部架火战车的导火索被同时点燃——只一会工夫,先是两匣射程较远的“百虎齐奔箭”从箭匣中“飕飕——”窜出——稍后是射程稍近的“长蛇破阵箭”冲出箭匣像目标区飞去!这瞬间产生的强大火力如同一场倾盆箭雨,将敌阵中骑兵、步兵结合处的一段覆盖全长,宽数米的区域内所有的活物射杀干净——此时的佛朗机火力开始向后延伸——向由火箭造成的死亡地带后的金卑步兵进行阻拦射击!同时,海湾巨楼炮舰上的重炮又开始向被阻拦的金卑步兵阵型炮击!金卑步兵瞬间混乱开来——原本前进的步伐也不由自主地停了下来!大约有10000多金卑骑兵被我割裂开来——但是他们不顾后援断绝,依然向我的队型冲杀而来——

“他们是天生的合格战士——可惜——不能为我所用!”我现在理解史家军碰上他们为什么会一触即溃了!

“准备放箭!”我下令道——“神机营立刻射击——”

话音刚落——雕骑营下属的神机营的6000杆英吉利火枪开始进行排枪射击——中弹的敌人连人带马扑倒在地——未死者躺在地上痛苦而又撕心裂肺地嚎叫着,三排火枪阵进行一次齐射后迅速退入山海关——准备上城墙继续射击——

“放箭!”

各营所属的弓弩手开始一排接一排地从大半人高的盾牌后面站起,射击完毕后又迅速蹲下。一排接着一排——金卑骑兵中箭者无不像刺猬一般——其状甚惨——等冲过羽箭射击范围后冲进100步者不足2000骑——

“陌刀手听令!将陌刀杀贼——后退者斩!长矛列阵——”

长矛步兵将手中2米半的长矛斜向前,组成矛阵——目的是在金卑骑兵冲到跟前时候乱阵脚——以便陌刀手乘机冲如骑兵阵型——

此时的我也拔出了腰间的陌刀——低头望了一眼身边的TANK——“准备好战斗了吗?”

“准备好了——主人!”

金卑骑兵终于到达眼前——由于战马看到密集的长矛——受到惊吓(这一路上受到的惊吓可不少!重炮,佛朗机,火箭,羽箭——)阵型开始出现缺口——

“陌刀手——跟我上!”

“杀——”

13000陌刀手随我冲进了金卑骑兵阵型——陌刀上下纷飞,金卑骑兵不断倒下!TANK此时跟在我的后面,每当我将一名金卑骑兵砍下马——TANK便向他的脸上猛猛地踩上一脚——正可谓是“一击必杀”!

此时,Lin2702的12000陌刀步兵也参加了战斗!他的小马“松林”也紧紧跟着它主人——只要看见倒地的金卑骑兵就一阵踢咬!

渐渐得——曾经骠悍的金卑骑兵也抵挡不住了!游牧民族的善战也抵挡不了这种他们从未见过的武器!他们被迫向自己的步兵阵型退去——希望得到步兵的掩护——

“玄甲营——跟我冲!”法肯豪森挥手一招——13000玄甲骑兵开始向这剩余的1000金卑骑兵杀了过来——冲在最前面的不是法肯——而是他的小马“小强”。它第一个冲入敌群——仗着自己身强体壮,一脚过去可以连人带马一并踢倒——当玄甲营本队冲入敌群的时候,小强已经踢飞了五、六人了——

此时残存的金卑骑兵如同惊弓之鸟——全然没有了斗志!只顾逃命了——不过在玄甲营的围剿下——没有一个金卑骑兵逃到本阵——10000多的骑兵就此化为铺在山海关前密密麻麻的尸体!

被阻断在步兵阵型里的金卑主将也看到了这恐怖的一幕!他彻底崩溃了!他的10000多勇士就这样全部丧生于他从来没有见过的强大火力之下!那不是战斗,那是屠杀!

恐惧使他根本没有功夫下撤退的命令——调转马头拼了老命似的往北方狂奔!金卑军见主将撤退顿时放弃抵抗——也纷纷跟着溃逃——根本不能称之为“撤退”——被拌倒者来不及爬起来就被同伴无情地踩扁——在强烈的求生欲望的驱使下——只要自己能活命——同伴的生命就可以牺牲!


……


硝烟散尽——山海关前的空地上黑压压的一片都是金卑军的尸体!此战我军死伤轻微——总共只伤亡了2861人(其中阵亡734人)——我随后下令打扫战场——金卑军一息尚存者全部补上一刀!直到战场上的轻微的哀号声完全停止为止!我不得不这么做!这些人实留不得!


……


金卑军退去——此战他们伤亡极大——光留在山海关前的尸体清点下来超过35000具——肉体在火力面前居然是如此的脆弱——

山海关已经被北府军控制,就没有还给史家军的道理!渔阳大夫受命率本部军马驻守山海关,粮草补给由血凝成铁从海路运输——当然还是请诗思漂花的舰队护航——安排妥当后,征讨军主力开始班师——


拯救渔阳


当得胜之师刚刚折返到史州城外后——机密情报营头领送来了一份令人震惊的情报:山海关被围!

“什么?你有没有搞错?金卑军又打回来了?”

“非也——大人!是史家军!是史家军的部队!”

“史家军?查清楚是谁的部队了吗?”

“根据属下得到的情报!是史州兵马节度使‘奴法’所部和史州兵马节度副使‘西拿阕’所部!”

“混蛋!又是这两个家伙!当年我的1400条人命还没找‘奴法’算帐!他又想制造摩擦了!来人!扎营!火速召集众将议事!”

此时的诺公公的脸已经气得通红!我很不明白为什么诺公公如此生气——这本来跟他无关嘛——

各将领迅速在大帐聚齐,一听山海关被史家军围困——个个气不打一处来!法肯一拍案几!声音之响让身边的Lin2702吓了一跳!“娘卖皮的!欺人太甚!大都督!咱们打回去!把他们全灭了!一个不留!”

“你就知道打打杀杀!坐下!”

法肯豪森喘着粗气坐了下来!

“山海关方向我此时并不担心!根据情报,‘奴法’和‘西拿阕’用于围困的兵力不过80000~90000人而已!渔阳本部的34000人可以得到诗思飘花的重炮支援以及8000飞花陆战步兵的策应——还有血凝成铁的17000胸甲步兵可以侧翼支援!态势并不是特别险恶!此时我的考虑是如何利用这次复仇的机会!

考虑了片刻!我眼前一亮!围魏救赵!此时的史家军各营必然空虚!何不用围困‘奴法’和‘西拿阕’的本营之手段来逼迫他们撤围山海关呢——

唤过机密情报营头领,“围困山海关的部队中有没有‘奴法’和‘西拿阕’?”

得到的回答是:“没有——据属下情报!他们依旧在自己的大营坐镇!”

“很好——Lin2702、法肯豪森听令!”

“在!”

“你二人率本部兵马速速包围‘西拿阕’军营地!切记——围而不打!不过,若有突围者!格杀勿论!”

“得令!”

“我亲自带彪骑营去围‘奴法’军营地!Wittmann驻守大营!义阳王爷有劳协助了!”

“嘿嘿——一句话!”老汤回答得还是如此玩世不恭!

“有劳诺公公跟在下同去‘奴法’军营!”我布置完毕后——“事不宜迟!火速出动!”

“得令!”


……


54000彪骑营将‘奴法’的大营围得跟铁桶一般!妄图抵抗的‘奴法’军兵丁瞬间被杀死!我手持陌刀——横刀立马——对着惊魂未定的‘奴法’军兵丁大喝道:“去叫‘奴法’出来见我!”

“将军不在军营!”

“飕——”……“啊——”

说话者立刻被射穿了喉咙!“我再说一次!去叫‘奴法’出来见我!”

“将军确实不在军营!”

“飕——”……

又一具尸体倒在地上!

我依旧面无表情!“叫‘奴法’出来见我!”

史家军兵丁们害怕了!他们再嘴硬下去早晚会被我射杀殆尽的!已经有人奔到内帐禀报去了!我的情报一点没错!‘奴法’的确在自己的军营中!主力都去山海关了!就留者不到10000人守卫大营!他也不嫌危险!让我得手不怪任何人——怪他自己!谁让他在自己的地盘上过于自大自负!

‘奴法’出来了——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没有任何废话!“好大胆子!闯我军营!杀我军士!你还讲不讲王法!”

“王法!你也配跟我提王法!当年你对我的义军下手的时候你的眼中难道还有王法吗?”

“你!当年你勾结叛匪!我当灭之……”

话才说到一半——又是“飕——”的一声——‘奴法’左边的亲卫中箭倒下!这给‘奴法’的惊吓可不小!“你、你、你——你到底要干什么!”

“很简单!把你在山海关的喽罗都撤了!从此你我井水不犯河水!”

“我要是不答应呢?”

“飕——”……“啊——”‘奴法’右边的亲卫也中箭倒地了!都是一箭封喉,决不拖泥带水!‘奴法’浑身直冒冷汗!汗毛都竖起来了!“你、你、你别得意!小图尔布特以率援军赶来!你现在投降还来得及!”

“是嘛——可是我的手下却告诉我——小图尔布特大人此时却在自己的兵营的被窝里发抖呢!哈哈哈——”

“你、你胡说!”

此时一个史州兵丁慌张而来!“报——大人——小图尔布特大人忽闻北府军‘双头阎王’流云居士已经兵临史州(小图尔布特曾经兵犯汴州——被流云居士杀了个片甲不留,只身逃回史州!从此惧怕流云居士和他的“双头营”。),借口保卫本营已发的兵又撤回去了!”

“啊——这个贪生怕死的东西!那‘西拿阕’将军那里如何了?”

“小的不知——”

“我来告诉你吧!‘西拿阕’正被我的别将和参将围得比这里还水泄不通!他正跪在他的大帐里祈求他的‘上帝’(‘西拿阕’受西洋传教士所影响,笃信基督教!)呢——哈哈哈——”

“你——Panzergu!你好狠!”

“都是你教我的!当年你对我比这还狠!”

“渔阳大夫兵通叛匪大雁军——罪无可恕!”

“笑话!大雁军已在我入史州之初便全军覆灭!这是他的降表!”我拿出大雁的降表在‘奴法’面前抖了抖!“此事甚为轰动!‘奴法’大人不会不知道吧?”

“你——你此来可有高山王手谕!无手谕即为私自带兵!罪在不赦!”

“哈哈哈——‘奴法’大人看来健忘得厉害啊!来人!拿我大旗来!让‘奴法’大人睁开眼睛好好看个明白!”


大旗上明白地写着:“大铁血朝高山王亲封,北府史州御敌征讨军大都督,‘彪骑校尉’Panzergu”


“看清楚了!这可是高山王的手书!”我看着‘奴法’目瞪口呆的样子甚是得意!“好了!该看的都给你过目了!撤不撤围就等你一句话了!”

‘奴法’一咬牙!“渔阳断不可饶恕!”

“那好!有胆气!”我收起笑容!“传令下去!血洗此营!一个不留!为当年死在这厮手里的兄弟报仇!”

“是——”

“大都督且慢——容老奴说几句——”此时,一直藏身不露的诺公公现身了!

“义父——”‘奴法’惊异地叫了一声——

对此我也很吃惊!诺公公居然是‘奴法’的义父!难怪诺公公当时很情绪化!

诺公公一上来就左右开弓给了‘奴法’结结实实的两巴掌!怒斥道:“你还认我这把老骨头为义父!我一直以为你一心为国,可是我错了!你居然里通外国!我真瞎了眼!”

“义父——你如何为北府军说话!他们可是儿不共戴天之仇敌啊——”

“住口!谁一心为大铁血朝——咱家就替谁说话!今天我问你!这山海关——你到底撤还是不撤?”

“义父——千载难逢的机会啊——孩儿岂能放弃!”

诺公公抖出高山王手谕!

“此次出征,任何人不可阻挡,阻挡者削职!此三道圣旨皆为空白,若有阻挡陷害者可由诺公公代朕拟旨——”

‘奴法’一看,顿时冷汗直冒!

“这三道圣旨我已经在‘黑暗太阳’身上用了一道!看来你该是第二个了!来人——摆案拟旨!”

‘奴法’吓破了胆——‘黑暗太阳’的尊贵身份岂是他能比的!连‘黑暗太阳’都被拿下了!那他的史州兵马节度史就当到头了!慌忙出口:“义父且慢——容孩儿考虑一二——”

“快——”此时的诺公公威严得让人感到敬畏三分!


……


“来人——传我命令!兵围山海关部队撤回!命‘西拿阕’部一并撤回!不得有误!”

“大人——您确定?”

“废话!违令者斩!快点——”

“是——”

此时的‘奴法’无比丧气!他输了——输得如此之惨!可我却不想就此放过他!

“好——哈哈哈——你还算识时务!本大都督不需要你保证今后不与北府军为敌!但是我可以向你保证:如若有一个北府军兵士死于史家军之手!我——‘彪骑校尉’Panzergu必将拿一双史家军兵丁人头来当祭奠的牺牲!为史家军兵丁性命计——你心中最好掂量掂量——鄙人说到做到!打搅你的‘好梦’了——我们走!谁敢阻拦格杀勿论!哈哈哈——”


……


次日,山海关之围解除!北府征讨军得胜凯旋之师向幽州进发——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