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五节 求亲

panzergu 收藏 2 17
导读: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五节 求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宣旨


“高山王圣旨到——彪骑校尉Panzergu接旨——”铁血朝大内总管太监诺公公(绝对虚构——请勿查找)一脸严肃地展开圣旨——

“臣接旨——”我带领彪骑营上下一干大小将领在香案前跪地听旨——

“高山王诏曰:铁血朝北府军彪骑营统领,朕亲赐‘彪骑校尉’Panzergu,战功卓著,剿贼有功,实乃保一方平安,有功于社稷,朕心甚慰——现委Panzergu为幽州兵马节度副史,授兵部侍郎——钦此”

“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我领众将谢恩。然后恭恭敬敬地把黄绸圣旨从诺公公手中请了下来。

宣旨完毕,撤去案香,诺公公收起严肃的面容,换上一张比春天还灿烂的笑脸:“彪骑校尉大人——哎哟——现在应该叫节度副史大人了,恭喜节度副史大人荣升,咱家可得讨杯水酒求个吉利呀——”

“公公此来幽州辛苦,水酒是自然的!”我赔笑应道,回头吩咐下去,“来呀,大帐设宴,为公公洗尘。”

“那咱家先谢校尉大人啦——”这个阉人乐得眼睛都眯成一条逢了。


……


“末将有一份薄礼,请公公笑纳——”说着,一挥手,一个兵丁应声下去了

“哎哟——这怎么使得——咱家不能无功受禄啊——”诺公公推脱着,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那是欲迎还拒。

一会功夫,那兵丁捧来一小木匣子,打开后诺公公眯着的眼睛就放大了三倍有余!整整10张崭新的10万两一张的铁血朝雪花银票!足足100万两!诺公公看得眼睛都直了——

“校尉大人,呸——瞧我这嘴巴——节度副使大人,这礼重了——”

“其中的50万两是将军(阿健)吩咐末将代为转交公公的,另外的50万两是末将和全体彪骑营的弟兄对公公的敬意——”

“哎哟——客气了客气了,上将军太客气了——请大人转告上将军,北府的事也是咱家的事,在皇上(高山王)面前,咱家定当为北府调处!请大人放心——那咱家就会都城复命了——告辞——”

“公公走好——恭送公公——”

“哎——咱家一内侍,怎劳大人亲送——大人留步,请留步——”

“理应送到城门口,公公切勿再辞——”

“客随主便,咱家恭敬不如从命,有劳大人了——”


老汤来访


在幽州,由于官制清明,办事效率绝对“居高不下”,我的兵马节度副使的府邸在两月之内即告完工!彪骑营众位将士为贺我高升,直接平了一大山贼的山头——缴了一张大号虎皮,付出的代价仅仅是75人受伤,这让我极其满意,2月的强化训练效果还真是显著!

这天我在我的虎皮交椅上舒舒服服的靠着,突听门外传报汤恩伯都尉来访(晕,蹭饭的又来了!)——“快快有请——”

“哎呀——几月不见——可想死老哥了!”老汤一脸春光地走了进来,“听说兄弟高升,老哥特来祝贺!一点薄礼,不承敬意——来啊——抬上礼来!”

义阳王府亲兵抬上贺礼——不多不少100万两铁血雪花银,(我窃笑,孝敬那个阉人的花销这下全回来了——哈哈——)但是嘴上却装出一副相当不满意的样子:“不会吧,老哥——你堂堂一王爷就拿这点银子来给兄弟我贺喜——传出去,你王爷的面子还往哪搁啊——”

“兄弟有所不知,哥哥我最近手头有点紧,前段日子被一小妞刮走了2万万两银子——”

“什么?2万万?何人如此大胆?需不需要兄弟我帮你把那贱人抓来给哥哥发落啊——”露出一副很热心的样子——心中却有点幸灾乐祸:看你老汤平日拈花惹草,光小妾就有一长串,这下好了——得教训了!

“别别别——还是算了——算老哥我自认倒霉了!”也是嘛——堂堂郡王,被一丫头片子弄走那么多钱,本身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那兄弟我跟大哥把盏对饮,给大哥消气——来啊——摆酒!”

“好!为兄正有此意!”(蹭饭蹭多了,话说得都那么没遮拦——)


……


酒过数巡——老汤神秘地看着我——然后说:“兄弟,为兄此次前来还有一件大事!”

“大事?什么大事?”

“不敢隐瞒兄弟!哥哥我自从上次兵变中有幸目睹海灵公主之飒爽英姿,到现在已是挥之不去,哥哥我这次来——是来向海灵公主求亲的!”

我当场定在原地,“老哥,你还真自信啊——向海灵公主提亲的可是把海灵公府的门槛都给踏破了啊——老哥以为你有多少胜算呢?”

老汤一听此言似乎有些生气:“姥姥(粗话)——他们那些个小白脸有哪个比得上我义阳王?敢撒野老子就把他们全灭喽——”不过他看到我正用略带嘲讽的目光看着他的时候——自知托大,赶紧收起怒容道:“兄弟见笑了,在北府军的地盘上,我这点兵(7000余众)还不够老弟彪骑营的虎狼之师当点心的!”看我的笑容又回复正常后,义阳王爷不失时机地掏出了一张榜文。上书:


海灵公主敬阅:

有一言本王必须要问你!那就是“本王稀罕你,你稀罕本王不!”

殿前吏部又正天僚开朝公忠又副军师顶天扶朝纲义阳王署乌龙山总军师领汴梁节度使汤恩伯敬上。


虽然寥寥数语。不过,意思已经讲得很清楚了!


老汤狡猾地一笑:“不瞒兄弟,这榜文——水州城已是人尽皆知,老哥我这次是志在必得——哈哈哈——”

“好啊——那兄弟我就预祝哥哥成功了!来!喝酒——”不能当场挫汤哥的威风,我只能赔笑敷衍着。


……


海灵回信


此时,海灵公主,北府军总营凤骑营统领海百合也在看同样的榜文,这是驻守水州的虎骑营统领123BOBO(透漏一下,BOBO也是公主的众多追求者之一,这一点也不奇怪!能美到让一个百夫长叛乱的公主,怎能不让英雄疯狂呢?)差人快马送到凤骑营的!看着榜文上的字句脸上并未露出一丝一毫的异色(到底是将门之女,处变不惊的本事非一般女子可比)。看阅完毕,美目一闪(现在意义上的“放电”),“来人,铺纸研墨,本宫要给汤王爷回信——”

“是——小姐——”

宣纸铺开,徽墨研密,狼毫蘸之,提笔落字——洋洋洒洒,一气呵成——


(原文对照:http://bbs.tiexue.net/post_1296780_1.html)


汤王爷

王爷千岁安好!

看到千岁给小女子的求爱书心里颇有些莫名其妙,小女不知所云。故给王爷讲一故事可否?

记得小女子幼时,家父送给小女一铜鉴,让小女闲时照照,小女经常把玩,每次都见一个漂亮小丫于其内。其后,照此鉴时,总觉有瑕于内。常照之,以让美丽由表及里。

一日,小女无意中,拿此鉴对照一猪,此猪遂投河自尽。瞬时,小女心大震,责己曰:为何让此猪知其陋哉!

其后,有一猢狲亦照此鉴,遂自缢。小女更是心中不安。于是乎,小女以为此鉴乃不详之物,遂藏之,勿让旁人再照。

十几载,小女只是把此鉴以为秘密,未曾与人述之。也只有小女聊赖之际,才取出自照片刻。至遇一位花花太岁,在其强请之下,小女让其一照,结果,花花太岁良心发现,成了好哥哥,较之以前更是貌若潘安!小女感之一丝欣慰。

王爷千岁,你之所问,小女着实无法回答。千岁是如此之风雅,学识渊博,盛气逼人。小女万死也不想因为此让王爷之乌龙山老小回到黑暗之前朝。王爷以为然否?

子曰:幼而不孙第,长而无述焉,老而不死是为贼。王爷如今已是“贼头”,实为不易。

若王爷非要小女回答,小女只好请王爷照此鉴,但此绝非小女所想。

小女委实不想再害一命了,王爷勿让小女为难可否?

王爷千岁稀罕之 海灵百合


落款完毕,凤眉微抬——“来人——”


……


等此回信也用榜文的形式张贴到水州大街小巷的时候,老汤当场定住!水州顿时沸腾起来——(海灵公旧部,海灵公主的无数仰慕者的)抗议(甚至还有恐吓)信件如雪片一般飞入义阳王府——我的老汤哥这下可是捅了天大的篓子了!

老汤什么也没有争辩,因为情况下,越辩只会越黑——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因此,义阳王府方面一直保持着沉默!


……


后记


“大人——汤王爷给你的信——”

“好——你下去吧——”

“是——”

我用1两金子打发走了信使,拆开汤大哥给我的信,顿时笑弯了腰——

“哈哈哈——这老汤真有意思——哈哈哈——”

信上简洁的两句话:“海灵甚是生气!后果甚是严重——”

“哈哈哈——”笑声在我的官邸正堂回荡了很久——


……


“主人——你为什么不阻止你大哥这么做——”TANK边嚼着草料边问我——他现在已经越来越显出汗血马的本色!在水州知府风火连城大人和水州兵马节度使燕双鹰大人出资举办的赛马会上勇得第一!给我赢了100两铁血黄金回来!真给我长脸——

“给我大哥留点希望——毕竟也是一片痴情,你还小,以后会明白的!”

“哦——我小马?”

“你以为呢——你参加的那比赛可是幼年组——”

“主人——汤王爷这次可是非常没有面子啊——”

“是啊——也该让他长点记性了——别以为任何美女都抢着往他的怀里钻的——对了!你有没有看上哪家‘马姑娘’啊——”

“没有——我知道我还小——”

“这就好!我告诉你别像Lin2702家的松林(Lin2702养的小马,小TANK一天)那样啊,现在就开始东张西望得不安分啊——”

“我知道了,主人——”

“真乖——记住你是汗血和蒙古的后代,别给你爹娘丢脸!”


……


殿前吏部又正天僚开朝公忠又副军师顶天扶朝纲义阳王署乌龙山总军师领汴梁节度使汤恩伯向威武海灵公之女,高山王亲封海灵公主,北府军凤骑营统领海百合的求亲事件就说到这里了!敬请期待下回《松林》。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