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骑校尉 第一章 校尉 第二节 起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40/


幽州——铁血朝秀娴郡(休闲大区)第二大重要城池[第一为水州(水区)],也是铁血朝最精锐的非正规军北府军总营的驻扎地!自从北府军在水州的营地被一次遍及整个铁血朝疆域的地震(铁血改版)摧毁之后(在那次地震中,铁血朝各大军营在水州的营地都被摧毁!损失相当巨大!),幽州就成了北府军的根据地。由于幽州位置远离战乱,非常适合休养生息,倒是一个不错的休整地。(这是后话——)

我领着我的小马回到幽州,在北府军彪骑营兵丁的簇拥下回到了彪骑营我的军帐(因为护送朝廷关于我幽州兵马节度副使的圣旨和大印的使者队伍尚未抵达幽州,因此未敢建造官邸,大铁血朝律法规定!州以上的文武官员的任命必须拥有铁血朝天子的玉玺朱批方能生效!),小马好奇地眨巴着眼睛打量者眼前每一个陌生的脸孔!他有神的眼睛让大帐内的众人惊叹不已——在场诸位大多也养小马,不过如此资质的小马倒是少见!众人纷纷抱拳向我祝贺,对此我自然恭敬还礼!

“主人,你在这里的人缘很不错嘛——”我的脑海里响起了小马的声音!

“哈哈——那是当然,这只是刚开始,以后你会知道我在幽州有多好的人缘了!”我也用心术回复着小马。

“先别顾着高兴了——主人,我还没名字呢!”

被小马这么一提醒我倒想起来了,这可是铁血朝律法规定的“马主须在得马10日内取名上报大铁血朝牧马司!违者牢!”(这铁血朝律法不设斩刑,大多数用的都是牢刑,最严重也只不过是永久关押或者流放!)我可不想因为想不出爱马的名字而被关进天牢!不过一时半会的还想不起来,因此我决定听听属下和百姓的意见……

……

“来人!”一阵挥毫之后我叫来两个兵丁“将此两份榜文一份帖于彪骑营营门、一份与幽州城门,不得有误!”随榜文到俩兵丁手里的还有两锭铁血黄金。(这年头,得给点小费人家才肯卖力地给你去干!)

(观众:这榜文写的是啥啊——)

(Panzergu:别急,自己往下看!)

很快,彪骑营营门和幽州城城门口都出现了榜文,榜文书曰:

幽州北府军总营下彪骑营统领,大铁血朝高山王亲授三等精英勋章、二等精英勋章获得者,铁血朝彪骑校尉Panzergu今得小马一匹,特向各位乡亲父老征集马名,一经本校尉录用,赏金100。

这下整个彪骑营乃至整个幽州城可炸了锅,仅仅半天工夫,送到我大帐的命名信件量就足足够把我给“活埋”!不过,小马看了半天——我通过“心通”了解到了一个令我沮丧的结论:居然没有一个名字是称心如意的。我当场如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坐进了垫着豹皮的交椅内(大铁血朝律法规定:州官及以上官员才有坐虎皮交椅的资格!“切——什么事嘛!边界的那群马帮山贼的‘匪首’们个个都坐上虎皮交椅!想我怎么着也是一堂堂官军将领居然连一山贼草寇都不如!想到这里心中就窝火,不过也快熬到坐虎皮交椅的时候了,不去计较了!可惜我前几次剿寇得胜缴获的几张上好的虎皮——现在不知道正在哪个大员的屁股下垫着呢!55555——)

接下来的两天我的接信使前前后后里里外外跑进跑出忙得不亦乐乎,可还是没有一个名字对小马的胃口。

“我说你这小家伙的眼光甚是挑剔呀——几乎整个幽州城都给你起过名,难道主人我给你搜罗的那么多名字居然没有一个是你满意的吗?”我有点生气地问我的小马。

“名字可是我一辈子的事情!怎么可以马虎呢?”小马一边悠闲地啃着食槽里的上等马料,一边回答我……

我一时语塞——回答简直天衣无缝!是呀——谁会像“小图尔布特”大人那样因为乱给小马取名字到现在心中还不舒坦呢!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总营传来消息:铁血朝幽州知府,铁血朝先王天俊王亲封北府将军,铁血朝北府军统帅,北府总营龙骑营统领阿健(他有一匹纯种的汗血小马,名曰:“北府绝影”,将在后续章节加以介绍)的全权特使,铁血朝一级都尉,北府军总营彪骑营副统领Lin2702出使英吉利凯旋归来。为此,北府总营升帐,北府军主要将领悉数都到港口迎接船队入港[幽州靠海,和铁血朝竣酾(shi第四声)郡(军事大区)的海州(海军论坛)接壤,两城关系甚是紧密,这也是后话……]

Lin2702的这次出访并没有得到高山王的圣旨,属于“地方性的外交行为”。船队历尽千辛万苦与大海搏斗了一个来回(船从出发时的38艘锐减到归来时的7艘,人员从出发时的1千余到回来时候的205人。损失极为惨重!但是却带回来了一种新锐的武器——英吉利火枪!这是本次“友好访问”的最终目的,我的副统领大人可谓劳苦功高!容后续章节介绍……)。回到母港当然心怀着喜悦,百感交集的彪骑营副统领Lin2702见到自己朝思慕想的统帅阿健大人和众位兄弟,扑通一下跪倒在阿健跟前,“将军,属下总算不辱使命——”说到这里再也抑制不住,放声大哭起来。众人都极为感动,毕竟800多精锐兵丁永远地回不到他们营房了!

祭奠完魂归异国他乡的勇士,喝完庆功酒,和娇妻幼子小聚一番后的Lin2702就踏入我的大帐——“听说兄弟得一上好小马,可否让为兄开开眼界啊——”

“兄长哪里话!兄弟这就为兄长引路——请!”(虽然我的官阶大于Lin2702,但是他长我几载,因此在非正式场合我一般都以“兄长”相称)

……

“好马!兄弟好眼光!兄弟你有福呀。”我这位兄长兼下属从来不吝啬赞美之词——

“兄长,给他起个名吧!兄弟这几天有些焦头烂额了!你刚从英吉利回来,见过世面,想必想出的名字一定不同凡响!”我乘机给他戴起了高帽子!

“哟——彪骑校尉大人在这里等着我了是不?让我想想”,他不经意间瞄到了马槽旁边的水桶顿时眼前一亮,“就叫‘TANK’吧!T-A-N-K!”

“什么?坦克?什么意思?”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是英吉利语!意思是——‘战车’!(他当然不能说是“水柜”!否则后果……)”

“我就要这个名字,‘TANK’!”小马突然对我说,看样子是对这个名字相当满意——

“嘿——他说就是这名字了——‘TANK’!真有你的老兄!兄弟我愁了四天的事情你一下就办成了!我这就去起草文书,上报牧马司备案!”说着就一溜烟到大帐中去了!

Lin2702则站在原地长长舒了一口气,“呼——还好没说实话!对付过去了,嘿嘿——”

……彪骑校尉的小马从此就叫“TANK”……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