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十章 北山

天军指挥官 收藏 0 12
导读:怒风 第一章 风生水起 第十章 北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54/


图昌城。

第三营管带多尔泰在家中设宴,款待前来拜访的王洛飞,随着青鱼镇团练剿灭了王麻子,作为顶头上司的他是大感风光,盛京也因此对他是大加赞赏。

酒过三寻,王洛飞用眼睛扫了一下周围的丫鬟和下人,似有难言之隐。多尔泰看出王洛飞有话要说,随即挥退了众人,屋内只留他和王洛飞。

“多大哥,虽说现在整个图昌的地面趋于安稳,可是北面的刘九始终是个祸害。我听人说,北山是个金疙瘩,遍地都是黄金。”

王洛飞放下酒筷,小声向多尔泰说道。

“老弟有所不知,那北山的大部分都在吉林地界,那个地区归吉林第一营的苏纳罕管辖,他和刘九暗中往来,已经捞得不少油水,光房产就置了好几处。”

多尔泰放下手中的酒杯,万分嫉妒地说道,显得有些不甘心。

“既然有一部分归老哥管辖,老哥一定发了大财。”

微微一笑,王洛飞给多尔泰倒了一杯酒。

“发个屁,好处全归苏纳罕那龟儿子了。老弟你不知道,进北山只有一条路,那条路在吉林,我曾经提出和他共剿北山,可这龟儿子丝毫不领情面,反而讥笑我多管闲事。”

此话触及了多尔泰的痛处,一口饮进杯中的酒后,多尔泰恨恨地说道,他原先想从北山分一杯羹,可惜被苏纳罕拒绝,两人因此结仇。

“我有个好主意,不仅能替大哥出气,而且还能夺回北山。”

王洛飞知道多尔泰对北山念念不忘,俯身凑到多尔泰的耳旁,轻声耳语了几句。

“这能行吗?刘九可不比独目狼和王麻子,在北山经营多年,人多势众。”

多尔泰的双目逐渐释放出兴奋的光亮,但想到前几次联合进剿北山的失败,有些担忧地问向王洛飞。

“大哥放心,我已经从欧洲购买了新式克虏伯后膛炮,到时候保证送他们上西天,到时候北山就是我们的了。”

王洛飞端起面前的酒杯,信心十足地冲着多尔泰一举杯,笑着说道。

多尔泰随即也笑了起来,和王洛飞碰了一下酒杯,两人同时喝干了杯中的白酒。


王洛飞已经对北山做了调查,北山的胡子虽说有三千人之众,但火枪才五百多杆,而且大多是老式的旧枪,如果不是官军主力抽调戍边,再加上官场腐败、官匪相通、士兵战斗力低下的话,刘九不可能在北山站住脚步。

枪械武器在大清属于先进贵重之物,大多依靠进口,然后配备部队,流落在民间的可谓少之又少。民间流通的大多是旧款的火遂枪,性能极差,即使是旧款火遂枪,在市面上也是少之又少。

欧洲的军火商把军火从欧洲运到中国后,他们获得的利润往往是成本的几倍到十几倍,谁让清政府没有能力制造,只能当这个冤大头,而且还要笑脸相迎,生怕那些军火商一不高兴又要加价。

王洛飞有先见之明,自己当起了军火商,把军火从欧洲运来中国,节省了大量的资金。

在王洛飞看来,北山的胡子人数虽多,但是战斗力却异常低下,完全是一群莽夫,打起仗来是不折不扣的活靶子,他并不担心胡子,主要是对苏纳罕有所顾忌,万一届时苏纳罕派兵来干涉,那么所有的计划都要前功尽弃,他现在总不能和官军开战,引起朝廷的注意。

因此,王洛飞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先拉拢多尔泰站在自己一边,然后再去盛京找昌赫,昌赫是东三省矿务总办大臣,只要昌赫下令多尔泰剿灭北山私开金矿的金匪,那么多尔泰就可以带兵进入吉林。

只要多尔泰届时能挡住前来干涉的苏纳罕,那么王洛飞就能腾出手来收拾刘九,至于多尔泰赫苏纳罕打成什么样子,那就是官家自己的事情了,与王洛飞没有丝毫关系。

生怕多尔泰的那营兵挡不住苏纳罕,王洛飞特意给多尔泰送去了500条“惊晓”步枪,推说自己从一处军火贩子处购买而来,反正这批枪迟早都要曝光,不如送给多尔泰一个人情。

多尔泰对惊晓步枪十分中意,在亲自试枪后更是恩宠有加,他还从没有见过这么先进得步枪,不仅性能优越、射程远,而且一次能连发5发子弹。

欣喜之余,多尔泰好像看见了北山得金矿在向自己招手,竟然亲自披挂上阵,去兵营操练士兵。

随后,王洛飞马不停蹄地赶赴盛京,把北山剿匪的事情告知了昌赫。由于矿务总办衙门是近几年才成立,北山的好处早就被吉林的那帮家伙分光,听取了王洛飞的计划后,昌赫立刻拍板同意。


正月十五过后,谢婉仪和李凤莲离开青鱼镇返回盛京,无论谢中九怎么劝说,谢婉仪坚决不同意嫁给王洛飞,最后竟以死相威胁。万般无奈,谢中九只好暂时放下了这件事情,嘱咐李凤莲看好谢婉仪。

王洛飞需要的克虏伯山炮和马克沁重机枪在一个月后由矿务总办衙门的士兵护送着到了青鱼镇,随队而来的还有两名花重金请来的德国人,担当武器教官。

克虏伯山炮十二门,马克沁重机枪十二挺,王洛飞设立了炮营和重机枪营,每四门山炮和四挺重机枪为一个连,归他亲自指挥,秘密进行操练,火炮和重机枪训练场地被划为军事禁区,除了尉官外,任何人不得入内。

自此,青鱼镇的居民们时不时就会听到山炮训练场地传来像打雷一样的轰隆声和一长串突突的声音,弄不清里面究竟有些什么。秦河山等尉官们却不时往训练场跑,不过谁也不肯透漏里面的情形,被问起后只是笑而不答,以军事秘密为由推脱,增加了训练场的神秘性。

截至1894年4月13日,青鱼镇团练已经突破了2000人,这大大超出了王洛飞的预料,也使得他肩上的担子更重。

按照人数规模,王洛飞把青鱼镇团练编为1个团建制,下辖3个步兵营,1个重机枪连和1个山炮连。1个营3个连,1个连3个排,1个排4个班,1个班20个人。

另外,王洛飞组建了警卫连,罗大山为连长,石三为负连长,专门负责保护自己的安全。

各级军官都被授予相应的军衔,士兵们也按照入伍的年龄获得相应的军衔,1894年春节以前入伍的士兵被授予二等兵,其余的都被授予列兵。

前来参军的青年有的是冲着王洛飞的名号,有的是为了填饱肚子,有的是为了向胡子报仇,有的是为了升官发财。针对此情况,王洛飞特意开设了政治课,把“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作为部队的座右铭,逐步改造士兵们的思想。

一切准备就绪以后,1894年5月1日,第三营管带多尔泰秘密率领第三营赶赴北山,与此同时,王洛飞也率领秦山河的第一营和武权的第二营向北山挺进,双方在双庙子镇汇合,然后一起向北山进发。

多尔泰见到王洛飞手下的那两营士兵们吃惊不已,不仅是因为他们都持有惊晓步枪,更重要的是部队的士气和精神面貌,他万万没有想到王洛飞竟然招募了这么多人,而且全部身穿笔挺的新式军装。

和王洛飞的团练一比,自己的那一营稀稀拉拉的士兵简直就成了土包子,如果不是自己操练了一段时间,那营士兵的表现将更糟。

惊讶之余,多尔泰不由得对王洛飞另眼相看,他相信自己绝对练不出这样的士兵,同时也坚信整个东三省没人能练出这样的士兵。

也许是要去剿匪,多尔泰的那营士兵显得十分卖力,对沿途的村庄是大肆抢劫,弄得鸡飞狗跳,百姓怨声载道。第一营和第二营的士兵们依然保持着整齐的队伍前进,逐渐,多尔泰感到脸上发烧,严令士兵不得骚扰百姓,在打了一名抢劫的军官二十军棍后,官兵们才收敛了许多。


进入吉林地界,王洛飞领队进攻北山,多尔泰带着他的人在道路上设防,堵截赶来干预的苏纳罕。

王洛飞这次带来了一个山炮排和一个重机枪排,胡子们在北山入口处修建的工事很快就被山炮摧毁,随后,王洛飞兵分两路,形成两把尖刀,向北山腹地进发。

在一个叫二道沟的地方,王洛飞遇到一股胡子的阻击。跟王洛飞事前想象的一样,在呈散兵线分布的士兵的射击下,无数拿着大刀长矛的胡子倒了下去,可是后面的胡子却依然高声喊叫着往前冲。

王洛飞站在一挺重机枪后面,随着重机枪的吼叫,成排的人们像被收割了的麦子一样被扫倒,鲜血洒满了地面。

忽然,王洛飞的心猛然咯噔了一下,他看见一群拿着锄头和铁锹的庄稼汉向他冲了过来,每个人都红着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架势,其中竟然还夹杂着妇女和老人。

面对眼前的这一副景象,王洛飞呆住了,士兵们纷纷压上了子弹,等待着他下命令。

“撤退!”

实在无法对那些庄稼汉下手,王洛飞一咬牙,向身旁的秦山河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秦山河闻言吃了一惊,正要询问王洛飞时,他一下子怔住了。秦山河清楚地看见,两行泪水顺着王洛飞的脸颊流了下来,没有由于,他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收到命令,士兵们立刻脱离了战场,在一个村庄驻扎下来,村庄里的人早就跑了个精光,显得十分沉寂。王洛飞命令部队在村外驻扎,不得进入居民家中。

同时,武权的二营也接到了王洛飞停止攻击的命令,莫名其妙地停下来驻扎。

那些抱着必死决心的庄稼汉更是一头雾水,弄不清官军怎么不明不白地就退了回去。


“报告,我们在附近的林子里发现一群匪民。”

当王洛飞正在帐篷里吃晚饭的时候,一名士兵进来报告。王洛飞闻言一怔,随即走出了帐篷。

一群小童在一个老头的带领下,惊惶地跪在帐篷外面的空地上,从这些人的打扮上看,他们应该是这个村里的百姓。

老头感觉王洛飞是个大官,连忙向他磕头求饶,老头身后的小童也一起磕着头。

“大爷,快起来。”

王洛飞连忙上前,扶起了老头。

“大人呀,俺们不是匪民,俺们不是匪民,大人饶命呀。”

老头被王洛飞扶了起来,忽然看见周围荷枪实弹的士兵,吓得立刻又跪了下去。

王洛飞冲着周围的士兵挥了挥手,士兵们立刻收起了步枪,老头这才惴惴不安地站了起来,随着他进了帐篷。

老头就是这个村子的,因为王洛飞两天来攻城拔寨,村子里的人都去二道沟避难。当王洛飞攻打二道沟的时候,老头带着这些孩子们逃了出来,想把这些孩子带出北山,免得他们被当作匪民杀了。

见小童们一个个望着桌上王洛飞没怎么动的饭菜不停地吞着口水,王洛飞下令卫兵端来了一些食物摆在了桌上,让小童们进餐。在经过老头的同意后,小童们围着桌子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北山原本属于清廷的龙脉禁地,官府修建了柳条边墙,阻止百姓进入。随着清政府越来越腐败,各种苛捐杂税多如牛毛,大小官员不顾百姓的死活拼命捞银子,百姓们是苦不堪言,加上天灾人祸和外国列强的侵略,关内的人开始大批往关外迁徙。

随着人口的增加,一些大胆的人开始翻越柳条边墙,意外地在北山发现金矿,结果吸引了大量的淘金者。大清那些年也不太平,先是第一次鸦片战争,然后是太平天国,再就是外国列强对中国的侵略,使得清政府没精力顾忌北山,以致淘金者和新移民不断增加,也吸引了不少胡子。

由于禁止采矿,尤其是看作大清龙脉的金矿,北山的淘金者就被官府冠以匪字,称为金匪,与胡子并列。清廷对金匪极其严厉,一旦逮住一律杀头,那些生活在北山的百姓也清廷称为匪民,被抓之后也会被施以极刑。

刘九用武力征服了其他的胡子后,在北山建立了新秩序,成为了统治者,虽然百姓们也要交粮纳钱,但是生活比以前好上许多。这次官军进山剿匪,百姓们是人人自危,反正被抓住也是死,因此拼死反抗。

得知了村民反抗的原因,王洛飞心中有了底,随即下令张贴安民告示,百姓归顺者可免其罪责。


大路上,多尔泰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晒着太阳,身旁站着两名按着腰刀的军官,他们身后是荷枪实弹的士兵。

很快,远处飞奔而来一队人马,多尔泰知道正主来了,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冲着左边的军官努了努嘴。

那名军官会意过来,冲着身后晃了一下手,士兵们立刻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队伍前方是一名身穿军装、骑着马的大汉,见到多尔泰挡在路中央,一拉马的缰绳,停了下来。

“苏纳罕,你这么风风火火地赶去哪里?”

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军装,多尔泰笑着问向那名骑马的大汉。

“多尔泰,这里是吉林,不是奉天,如果没有吉林将军、盛京将军的调令,你带兵来这里就等同于造反。”

苏纳罕冷笑一声,用手中的马鞭一指多尔泰,怒声喝道。

“哈哈,多谢老弟提醒。本官奉矿务总办衙门的调令,特来北山剿匪,老弟应该开心才对,北山的匪患一除,老弟肩上的担子就轻多了。”

多尔泰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一份公文,冲着苏纳罕晃了晃,笑着说道。

“哼,就凭你们也能剿灭北山的金匪,简直就是笑话。”

苏纳罕闻言感到十分诧异,不屑地冷哼一声,他觉得这简直就是痴人做梦。

东三省最有战斗力的部队都已经被调去戍边,剩余的都是些战斗力低下的二线部队,这些二线部队吓吓老百姓还行,根本不能用来剿匪,更别说像刘九这样的悍匪。

“至于是不是笑话,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多尔泰也不与苏纳罕争辩,大模大样地坐回了椅子上,端着一壶酒独斟独饮起来,甚是悠闲。

很快,苏纳罕就发现了情形不对,多尔泰的那营士兵竟然手持一种他没有见过的步枪,黑乎乎的枪口对准自己。

“既然来剿匪,那么多大人怎么还在这儿待着,金匪可不在这里。”

感觉多尔泰来者不善,苏纳罕眼珠一转,故意挖苦道。

“这不劳苏大人操心,本官自由安排。”

多尔泰喝了一杯酒,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既然这样,有劳多大人让让路,本官要去北山剿匪,免得到时候让人背地里说闲话。”

苏纳罕心中一惊,装作无所谓的模样,说道。

“呵呵,苏大人这是去剿匪还是去帮匪,这些年,说苏大人的闲话还少吗?”

多尔泰故作诧异的模样,不冷不热地说道。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是本官的防区,本官有去北山剿匪的权利。”

苏纳罕把脸一沉,有些恼怒地望向多尔泰。

“我的意思苏大人很清楚,本官收到密报,说苏大人跟北山的金匪有勾结,我看为了避嫌,苏大人还是不要参合进去,免得到时候被人说官匪勾结。”

耸了一下肩头,多尔泰笑着说道。

“胡说,本官行的正,坐的端。多大人还是让开,本官要亲去与金匪决一死战。”

苏纳罕心中这下更加透凉,多尔泰含沙射影,摆明了要跟他过不去,一旦北山的金匪被剿灭,那么每年收受贿赂的他必将受到牵连,届时那些金匪一定会把他咬出去,他现在唯有破坏这次剿匪才能保全自己。

“哈哈,苏大人不必着急,事情很快就会清楚的,你还是回去静候佳音。”

多尔泰看出苏纳罕此时已经着急,心中得意起来,起身说道。

“既然这样,本官可要硬闯了。”

苏纳罕知道多尔泰是故意给自己找麻烦,脸色一沉,一挥手,身后端着火枪的士兵立刻拥到了他的身前,枪口对准了多尔泰。

多尔泰无奈地摇了摇头,一松手,手中的酒杯啪啦一声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哗啦,道路两旁的树林里顿时跃出大量手持惊晓步枪的士兵,持枪瞄准了苏纳罕等人,甚至出现了三门大炮。

“可恶!”

见多尔泰有所准备,动起手来自己肯定吃亏,苏纳罕低骂一声,一连苍白地领着手下离去。

“听好了,不许放过一个人,违令者斩。”

多尔泰更加得意,冲着苏纳罕的背影大声说道。


王洛飞的宣传单起了重大的作用,联想到王洛飞上次主动撤兵,村民们不再抵抗,王洛飞的两个营十分顺利就攻下了北山,活捉了刘九众匪首。

随着刘九等人的落网,苏纳罕随即被牵扯出来,很快就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牢中,经过调查,得出了“畏罪自杀”的结论,使得吉林的众位官员松了一口气。

铲除了北山的金匪,多尔泰成为大大的功臣,由于多次剿匪有功,多尔泰被提升为参将,仍旧驻守图昌城。

青鱼镇团练也因此名声大震,成为了赫赫有名的剿匪部队,谢中九因此以六品军功获得了正六品的顶带花翎。虽然谢中九的这个正六品是个有名无职的虚衔,但是他已经十分满意,毕竟有了这个功名他就成了官家,不再是平民老百姓。

王洛飞也被授予正七品的顶带花翎,不过王洛飞没有把它放在眼里,他需要的是北山。攻下北山后,王洛飞就把武权的第二营留在了那里,万名矿工大部都被遣散和收编,北山开始整顿矿业。

为了安置遣散的矿工,王洛飞发给遣散费,允许他们开荒种地,在北山建立家园。经过收编,有两千余名身强力壮的矿工加入了团练。

刘九在北山的财产除了一部分上缴外,其余的都被王洛飞留了下来,竟有黄金二十万两之巨。

随着团练人数的急剧膨胀,王洛飞正式成立了司令部,管理人员调动和作战命令的下达。司令部下分参谋情报部、后勤部和政治部三部,参谋部制定作战计划,后勤部管理军械补给,政治部指导思想。

跟政治部相配合,王洛飞随后成立了龙党,自己成为党魁,各级军官一律为龙党党员,优秀士兵可以加入龙党,受到龙党党章的约束。

龙党的党章很简单,只有十六个字――终于龙党,忘记自我,天下兴旺,匹夫有责。

自此,军队得到了稳固和团结,杜绝了有的将领把麾下的部队看作私兵的现象。

龙党成立后,连以上部队又有了一个新的职位――教导员,各部队的副职直接升为教导员,与正职共同管理部队。正职负责打仗战斗,副职负责部队生活思想。

秦山河等人不愿意在三部任职,纷纷留在各自部队,准备带兵打仗。王洛飞在下一级的军官中挑选了一批年轻军官到三部任职,参谋情报部部长:孙乐上校,后勤部部长:董齐心上校,政治部部长:钱俊上校。

一切俱备之后,王洛飞加大了练兵的进度,朝鲜半岛已经狼烟骤起,他已经嗅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