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五十六章 愤然而怒

而山 收藏 1 13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五十六章 愤然而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北京城解放后一个月,林逸私自出去走了几圈,感觉到北京城就像一个巨大的工地,自从北京市市政府的近期、中期、远期的城建方案通过后,由北京市副市长年轻的刘昌浩任总指挥的北京城建指挥部便高速运转起来,工作人员们鼓足干劲,没日没夜地干了起来。

南单街九号是原清显亲王府,现在是林逸的官邸,将来是中国国家主席的永久官邸,也将是中国最高权力的象征;而南单街十五号是清原裕亲王府,现在则是刘汝明的官邸,将来是中国政务院总理的永久官邸,也将是中国政府的象征,只是此时刘汝明还未进住。在南单街九号一间小型会客厅里,北京市市长曾奉仁与副市长刘昌浩正恭敬在站在林逸面前,他们一个是来汇报北京市治安方面问题的,一个是来汇报城市建设方面问题的。

“林主席!北京城建局分别为南单街九号与南单街十五号搞了一份整修方案,请你看看!”刘昌浩先来,递过一份文件。

林逸接过方案,看也不看,压在桌底,道:“现在建设资金如此紧张,这些个人住的地方暂时不要去考虑那么多,只要下雨能不淋雨,出太阳能不晒太阳,安全上有保障就行了,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吧!”

刘昌浩崇敬的眼神望着林逸,受教道:“只是委屈了林主席与刘主任了!”

林逸摆摆手道:“说说北京城建设方面的事情吧!”

刘昌浩一如以往一样,不用看任何文件,倒背如流:“由政府投资首批通过立项的几大项目有:海淀大学城、人民广场、国家宾馆、国家图书馆、东西贯穿北京城的辉煌大道、革命纪念碑、国家博物馆、中央大会堂等,它们将陆续开工建设!”

林逸认真静听,提醒:“这些标致性建筑物的建设,你们一定要请最好的中外设计师,多方论证方能开工!”旋又担忧地问:“对了!一下同时上这么多的项目,资金怎么解决?仅靠政务院的财政拨款是不现实的!”政务院已被军费开支与海军的建设耗尽了国库的每一分钱,北京市政府想要政务院主任刘汝明那铁公鸡拨款,恐比登天还难。

“林主席请放心!我们不需政务院拨更多的钱给我们,我们另有办法!”曾奉仁得意地笑道。

林逸来了兴趣问:“怎么回事?说说看?”他怀疑北京城被占之后,北京市政府是不是没收了许多私人财产?但没收东西时,不都有人民军政工干部参与其中吗?那些东西都需上交国库,北京市政府不可能也应没胆截流!

曾奉仁如实道:“北京城与其它城不同,城内有数不清的商贾富豪、皇亲贵族,北京城在被围之前,城内的有钱人家逃跑一空,他们虽然带走了许多的细软之物,但那些房屋、土地、不动产等,他们是带不走的。依惯例,这些东西不须上交国库,全交由当地政府处理!”

林逸想想也是,北京城被划成八大区域分给满清八旗贵族居住,他们占据了北京最好最繁华的地段,满清皇帝北逃,依附其上的贵族还不跟着北逃?

“仅仅只是这些也还远远不够啊?”林逸仍有疑惑。

曾奉仁又道:“开始我们也有此想法,所以为筹集建设资金,我们还特别发行了北京市第一期城市建设债券,但接下来的土地拍卖与北京空闲房屋的拍卖,出乎所有人意料,居然出奇地好,竟筹得上千万两款项。”

“哦!会有这等好事?”林逸惊喜。

曾奉仁道:“北京城将成为未来中国的首都,其中的商机不可限量,随着人民根据地权力中心的北移,人民根据地的商人蜂拥而至,各国的商人也纷至沓来,北京城现在可是寸土寸金了!”

林逸脑袋飞转,精明道:“你们可不要把所有的公共土地都卖掉了,只有需要时,才能再卖!过一段时间,土地会更值钱!”

“林主席!请放心,我们省得!每一块土地与闲置房屋的拍卖都得经过市政府日常会议的通过方能进行!”曾奉仁道。

林逸点点头,接着说出一句令曾奉仁与刘昌浩气得撞墙的话来:“你们那么富有,我本想海淀区大学城的几所大学由政务院拨款建设的,现在看来不必要了,就由你们自己解决吧!”

谁会烦钱多?曾奉仁与刘昌浩被噎得直翻白眼,刘昌浩小心翼翼问:“林主席!海淀大学城土基平整后,您准备建几所大学?”他心中直祈祷,可不能太多啊!

林逸瞅一眼两人,装着未看见样,重重道:“此事由你们北京市与教育部协商!大学由你们出钱建,所有权与管理权归教育部,就算你们支援国家的教育事业吧!不过,首期这四所大校你们是一定要建的:中央大学、北京大学、北京理工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至于北京军校的选址与建设便不为难你们了,由人民军总部出资建设,地址选在北京北郊的北苑吧!”

说完,林逸接着又问:“刘副市长说说民间投资的建设项目吧!”

“好的!”刘昌浩答道,“民间资本申请的建设项目多如牛毛,根据北京城的定位,我们对工厂企业的审批慎之又慎,其它方面的项目则较为宽松,现在已通过审批的大型项目有:北京至天津的铁路、马路;北京至保定的铁路、马路;北京至承德的铁路、马路;北京至天津、北京至保定、北京至承德的通信线路;北京火车站、北京汽车站、北京电信大楼、北京邮政大楼、京西水库电站、京东水库电站等等。

林逸对民间的投资不担心,因为商人没有利益是不会轻易下手。在所有北上的商人中,最积极的当数电信、铁路、公路、电力、邮政、银行这几个行业的商人,而又以电信业、邮政业的商人为最甚,根据根据地政府几年前拍卖电信业与邮政业经营与建设权时的承诺:根据地四家电信企业中晋公司、神徽公司、海意斯公司、新逸公司与四家邮政企业悦来公司、明达公司、通程公司、阳光公司分别夺得经营许可权后,随着人民根据地范围的扩大,不管是经营省际间的还是省内电信业务的他们,都可以在新出现的根据地不受限制地扩大经营范围,而且他们将成为全国电信行业与邮政行业四家垄断企业。此时,八家企业出巨资夺得经营许可权的好处便显现出来了,许多商人开始后悔当初自己的目光短浅。

中国那么大,仅凭八家企业自身的资金去开拓新市场,是远远不够的,这八家公司开始分不同的方向占领市场,各有各的重点市场,各有各的目标方向。但在一些重要的城市,如北京、广州等,则各不相让,相互竞争。就是如此,他们的资金缺口仍是天文数字,为了抢占更多的市场,这八家企业全力扩展,紧跟随着人民军的进军步伐,人民军打到哪里,他们就扩展到哪里,资金跟不上,他们便采取借贷、吸纳新股东等方式筹措资金。前几年根据地电信业与邮政业两大新兴行来良好的经营业绩,大家有目共睹,这强烈地吸引着商人们,许多错过了“头班车”的商人,这回削尖了脑袋也要搭上这“末班车”——每当这八家企业发布招股公告,商人们便像抢元宝一样,争先恐后地抢这几家企业的股份。

除了电信业与邮政业紧随着人民军步伐前进以外,另一个行业——交通,也紧随着人民军的前进而前进。这里不仅有人民根据地华平公司几十万筑路工的及时跟进,还有许多民营的铁路公司、公路公司也及时跟进。之所以会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人民根据地政务院出台了一个《临时交通法》,里面允许在政府指导下设卡收费,并且路权可以转让、抵押、买卖,当然这路权是有经营年限的,而铁路的经营权限便是永久性的了,但它的投资成本巨大!

“城市建设方面,你们要抓紧加快,保质保量地完成,你们要多征询各方面的意见,又特别是那些专业人士的意见,你们要尊重,要采纳!我希望你们能很好地总结出一套建设大城市的经验来!”林逸勉励。

“曾市长!你说说北京城的治安问题吧!我出去转了几圈,许多情况很不如人意!”林逸转到这方面,脸色有点难看了。

北京城平静下来后,北京城的军事管制解除,北京城的老百姓又恢复了以前的生活,与之前相比,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城内有钱人家一样奢靡,城内底层百姓依然得起早贪黑、做牛做马地干活,妓院的妓女们依然得依门卖笑,黑帮依然欺压百姓,人民党的政策尚未能惠及到每一个人,城里的阴暗与污垢尚不能一一清除。

“林主席!北京城警察局刚刚成立,许多情况还没有摸清楚,但他们正在加紧制定整治计划,请林主席再给他们一段时日,北京城的治安会有一个根本性的好转的,他们可都是从南宁市抽调上来的许多有经验的警察啊!”曾奉仁有信心道,接着又忧心道:“只是取缔黑帮,查封妓院,废除卖身制,将会有许多人失业,这安置问题是一个大麻烦事情。”

林逸剑眉深拧:“这个问题还用我教你们吗?过去的处理经验还不足以帮你们解决问题?黑帮该杀的杀,妓女一并收容到民政部门福利公司,赎回卖身契的人,可以去建筑工地做事,现在北京城不是马上要大搞建设了吗?这可解决许多人的就业问题,刘副市长可以让一些项目早日开工!”

曾奉仁与刘昌浩刚走,军务秘书安平进来报告:“林主席!军部日常工作会议开始了!军情部朱达部长、总政治部王学范部长、总参谋部吴命陵部长、总后勤部周炳坤部长已在西会议室等候!”

“走吧!”林逸收拾好文件,提着一个牛皮文件袋招呼着安平出门,那个牛皮袋早已发黄掉斑,边缘处还折皱发软了。

开始安平走在前面,出门后,安平跟在了后面,林逸放慢一步,问:“政务院刘主任什么时候会到北京?”

“据何方秘书说,刘主任两天之后便可到北京了!”安平轻声回答,见林逸未再作声,又道:“夏小姐与马小姐她们也将一同到达!”

林逸只是轻“嗯”声,然后加快了去会议室的步伐。

林逸进来,吴命陵等人立正报告。“大家坐!”林逸平摆手,首先坐下。

“唉!我一个人住这么大一个地方,而你们却远在南单西街办公,两者相距几千米,现各部都有单独的庭院,办公的地方大了,可我们工作反而不方便了!”林逸无奈地感叹。现在除了每天固定的日常碰头会议,一天中他很难再见到其中任何一位部长,各部有什么文件都是其它人来传达,有什么情报也是其它人来转达,各位部长本身事情多,而林逸也准备放手让他们去干,不再事事必问。

四个部长有同样的感慨,依赖林逸惯了,他们一时还不太适应呢!

“王部长!你先说说与各大势力谈判的事情吧!”林逸抓紧时间,在中午之前,他还要去接见一批北京城的知名人士。

“好的!”王学范展开文件,扫一眼道,“对全国各大势力,总政治部外事局均派出不同规模的代表团与各大势力会谈,其中外事局局长陈权少将还亲自挂帅,率领代表团出使太平天国。”

他停一会儿,又扫一眼文稿,林逸蹙眉。王学范并没有发现林逸的不满,接着道:“西藏方面,因为路途遥远,尚无消息;新疆方面,已表示愿意服从人民根据地政府领导,但伊犁将军府尚未表态,估计和平的可能性甚小,将有一场血战发生;蒙古方面,扣留了我方代表团,他们的态度异常坚决;东北满清逃亡朝廷方面,死不愿意归顺;山东胜保部清军方面,拒不投降;山东捻军方面,尚在摇摆不定中;华中湘淮联军方面,模棱两可,好像是在打太极拳,实则是在拖缓时间;东南太平天国方面,太平军归顺的可能性不大,他们想与我人民军根据地分治。”

林逸一会儿点头,一会儿轻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愤怒,“对满清逃亡朝廷与蒙古方面,以打为主!对新疆方面要以打促谈,而对东南太平天国与华中湘淮联军方面,主要还是以谈为主!让代表团代表们多努力,同时也要让他们注意人生安全!”他指示。

“林主席!太平天国方面,我们不能抱太大的希望,军情部天京中心情报站有消息报告,在我代表团与太平天国会谈的同时,太平天国的东王杨秀清秘密会见了一个日本政府代表团,而翼王石达开则秘密会见了湘淮联军代表团。”朱达提醒。

林逸不以为然道:“既然都是秘密会见,说明太平天国还未完全打算与我人民军翻脸!只是这日本人的手也伸得太长了吧!他们不安好心啊!”接着指示:“加强对太平天国方面情报的收集,破坏太平天国与湘淮联军及日本人的合作,令许奂的第四集团军与古华的第二集团可以逼压一下太平军,但没有命令,不准开战!我们的第六集团军还未组建完毕啊!”

大家记下后,林逸把眼望向吴命陵:“吴部长!各军进军情况怎么样?”

吴命陵站起来,走到前面,拉开一块帷幕,现出一幅中国大地图,他拿起一根指挥棒,慢慢道:“东北方向,鲁万常上将的第三集团军,已包围盛京城,只待第十军上来后,便发起攻击;西北方向,胡野林中将的第一集团军的先头部队——第三军已进至新疆的卡里克里,正做着穿越塔克拉玛干沙漠的准备;山东方向,许奂中将的第四集团军的第16军已占领兖州府与沂州府,把山东胜保部清军逼到了鲁北与鲁东地区,因有捻军的存在,第16军未能再向胶东半岛挺进;而东南与华中地区,许奂的第四集军与古华的第二集团军仅是与太平军与湘淮联军对峙之中。”

林逸听着吴命陵的介绍,紧盯着地图沉思,接口道:“东南与华中方向暂时维持原样不变,在第六集团军未到位之前,还是以和谈为主;新疆方面加快进军步伐,早日解决伊犁清军,提醒胡野林,由于路途遥远,后勤保障有困难,让他们悠着点打;东北方向,提醒鲁万常注意北俄军队的干涉;山东方向,令第16军向北进攻,驻北京城南面的第44师与第43师向南进入山东,两部夹攻胜保清军,务必半月之内歼灭之;令海军第一舰队及海军陆战第一师一月之内攻下台湾岛。”

接着,林逸不解了,他蹙眉问:“怎么没有彭辽中将的第五集团军的消息?”

吴命陵长叹:“唉!不知怎么回事,彭辽的第五集团军出发已有一月半,开始还时有消息传来,可自从从上个星期开始,便杳无音信了!”

林逸大惊:“此事你们怎么不早报?军情部方面也没有消息吗?”

朱达摇摇头,吴命陵道:“林主席请放心!第五集团军是不会有问题的,可能只是传递情报的途径出了问题,我们正在查!本想待查明后才禀报林主席!”

林逸想想,也确实是自己大惊小怪了,天下有谁可以不声不响地把十万人民军吃掉?何况由有“辽青”之称的彭辽将军统领,他不吃掉别人算是好的!

“此事不可掉以轻心,赶快查明!知道一个集团军几天都没有了消息,你们还睡得安觉,吃得下饭?我真服了你们!”林逸讽刺。

吴命陵苦笑,这几天他哪睡安稳了,哪吃香饭了?不见他眼圈还是黑黑的吗?

外面有人在向里招手,负责作会议记录的安平走出去,见是总参谋部负责情报收集与分析的柳为念少将,便问:“柳将军!什么事?”

“有第五集团军的消息了!”吴命陵曾吩咐柳为念,一有第五集团军的消息,不管什么时候,都第一时间报上来。

“哦!”安平惊喜,“请柳将军稍等片刻,我进去禀报一下!”

安平走进林逸耳语几句,林逸望向门外,大声道:“赶快让柳将军进来!”

“报告林主席!各位长官!”柳为念立正报告。

“柳将军快说,第五集团军怎么样了?”吴命陵催促,这几天他就被这件事忧坏了心。

“第五集团军已攻下乌兰巴托!其第20军正向中俄边境挺进!”柳为念洪亮声音。

“前几日没有他们的消息是怎么回事?”吴命陵有气地问。

“第五集团军每日都派有快马回报消息,只是前几日派出传递消息的通信兵,均在乌兰察尔布旗被蒙古人截住杀死。”柳为念悲哀道,“前前后后,总共有十五名通信兵被杀!直至前日,军情部派出特工化装进入蒙古后,方遇到第五集团军派出的第十六名与第十七名通信兵,他们也跟着化装并改变路线后,方传回消息。”

“什么人伏击的?是蒙古骑兵部队吗?”林逸脸色越来越难看。

“不是!是蒙古老百姓!”柳为念否定,又补充一句,“可能是被蒙骗的老百姓吧!”

其实林逸的提问是多余,而柳为念的回答也是多余,蒙古人全民皆兵,他们骑上马就是战士,跳下马就是牧民!

“岂有此理!我人民军派出的和谈代表团,他们敢扣留,我联络的通信兵,他们敢残杀!加上以前的种种血债,我们对他们太仁慈了!”林逸怒发冲冠。

“吴部长!令第一骑兵军的第3师与第4师一左一右进入蒙古境内,进攻所有的蒙古旗盟!”林逸怒声道。

吴命陵遵令,林逸转对王学范:“派出多路由少数民族政工干部组成的工作组进入蒙古,分化蒙古人,对蒙古上层统治者及大蒙古主义者实施高压政策!当杀则杀!”

王学范牢记下来。

林逸沉吟片刻,又道:“第一集团军第四军的第16师现在在什么位置?”

吴命陵疑惑,但还是毫不犹豫回答:“他们属于进新疆第一集团军的后卫部队,现在还在甘肃肃州。”

林逸走到地图前,找到肃州的位置,沉思片晌,突地重重命令道:“通知第一集团军胡野林司令,我借用他的第16师了,让第16师停止进新疆,转道进入蒙古,由他们解决蒙古事务!”

其它人没有想起什么,而负责政治工作的王学范则大惊,第16师素有“野兽部队”之称,以凶狠残忍著称,他们曾在川南西盐源彝藏少数民族地区大肆屠杀平民,还曾在陈云山昆明叛乱中,逼迫人民军精英部队中的精英部队——人民军特勤团放下武器,听候处理,可谓声名赫赫了!

林逸特别指名调第16师进蒙古,其意不言而明。其它几人见王学范大惊失色,很是疑惑,又见林逸忿忿然,深一想,突地明白了什么,他们怪异地盯着林逸,不知该不该劝,也不知如何劝,因为林逸并没有下达任何不妥的命令!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