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布兵边境

而山 收藏 2 60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布兵边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公子!多谢公子的救命之恩”比银铃还好听的清脆声音传来,一位一身白衣,额前长发从中间分开各拉向耳边与两鬓相交,随意扎着金丝线的散辫子,含羞答答垂下絷首,却用秋波盈盈、明媚动人的大眼睛不时偷窥着林逸的女子,手拿一件军衣俏俏地站在那里。

“你是••••••?”林逸半晌未恍过神来,旁边其它人更是不堪入目,个个一番惊若天人、魂与神授、垂涎三尺模样。

“公子这是你的衣裳!”女子走近了些,大胆了些,抬起螓首,精灵乌黑的眸珠直视林逸。

林逸再一次惊呆若痴,女子样貌娟秀,精致脸庞无半分可挑剔的瑕疵,轮廓分明若经刻意雕削,清秀无伦,令人神敬,不敢亵渎,而不堪盈握的腰肢处,露出娇挺秀耸的上身,刀削般纤巧娇柔的香肩下,是一对丰硕的豪乳,撑起一片层峦叠嶂的好风景,陪上百媚生艳的明眸,透出无限骚荡的神情,教人呼吸顿止,令人血液沸腾,心儿霍霍剧跳,难怪在场的人皆是失魂失神样了!

这是唯一能与夏依浓全面媲美的女子,夏依浓慵懒蚀骨,天然风骚迷人,却又有着一种高贵清秀典雅,而这女子清纯典雅,超凡脱俗,若仙女般,却又有着一种媚艳无匹,妩媚动人。

仅凭这些就令林逸惊若木鸡那是不可能的,林逸从未对任何一个女子失态过,就是几年前尚未经人事的林逸见到姿容冶荡、天人般的夏依浓时,他也未露此神态。林逸感觉到了一种隐藏许久的熟悉感正汹涌而出,女子的这丰姿神态像极了他初恋情人,虽然他的初恋情人不及这女子一半美貌。

此时女子俏脸隐见泪,脸上还留泪痕,“公子!公子!”她轻启朱唇,连连出黄莺般动听的声音,见林逸木鸡然,她又羞涩地低下头来。林逸虽呆然与其它人无二,但她却看出林逸只是震惊,绝不像其它男人那样震惊于她的美色,充满一种占有欲。

“哦!啊!我的衣裳?”林逸再度回过神来,接过女子手中的军衣,这才明白这女子原是刚救下的那受辱女子。女子刚被秘书处的女工作人员带去换衣裳上来,换上衣裳微作装扮的她果然美得惊人,不同凡响,与刚那一副受辱委屈,梨泪满脸的凄凄动人样有若天壤之别。

“多谢公子的救命之命!小女子无以图报,请受小女子一拜!”美貌女子丰姿绰约,盈盈一拜。

林逸赶紧作势伸手阻拦:“区区小事,如足挂齿?这是我人民军份内的事!”旋地忧郁脸色,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轻声道:“小姐受惊过度,还请先下去歇息!”

女子怪异地瞅一眼,这可是破天翻头一次有男人想早早地把她赶走。

“不打扰公子了!公子的大恩大德,容小女子今后图报!”貌美女子美眸深视林逸一眼,知趣地告辞,心中有些许失落,林逸连她的姓与名都未问。“他为什么那么忧郁、伤感呢?”她本欲问林逸的姓名,可见林逸满腹心事的样子,只好作罢,但林逸俊美无匹,玉树临风、英伟不凡、轩昂俊伟的样子她还是深深地刻在了脑海里,又特别是林逸那忧郁的神态,令她心荡。

下午,林逸接吴命陵急报,北面中俄边境俄罗斯军队有蠢蠢欲动迹象,林逸撇下后面行动缓慢的机关人员,留下特勤团二营负责保护,令总后勤部部长周炳坤负责统领后,他则率领朱达、王学范等人,在特勤团一营的保护下,快马加鞭赶往北京城。

晚上,那女子到处寻找林逸,得知他已先一步去了北京,心中好生后悔,不知还与他有相见之日否?不知何年何月方能报他的救命大恩?

得知林逸一行已到长辛店,吴命陵、曾奉仁等人出城十里至丰台迎接。两小时后,从保定城至北京城的驿道上,腾起一阵阵老高老高的尘烟,吴命陵与曾奉仁等人心里兴奋起来,不一会儿,一大队身着特别制服的人民军战士出现眼前,吴命陵与曾奉仁赶紧迎上,“林主席!一路辛苦!总参谋部部长吴命陵中将向你报告!”吴命陵面露激动。

见吴命陵与曾奉仁向自己跑来,林逸早已跑下马车。“你们才辛苦!”他紧紧握着吴命陵的手,见其一脸的憔悴,有点心痛,这个吴命陵是个人才,选他作总参谋长是没有选错的。

“北京市代理市长曾奉仁向林主席报告。”曾奉仁跟上立正,却显得紧张,他不是军人,没有行军礼,只是恭敬地鞠了一躬。

“哦!原来是曾大市长啊!”林逸调侃,“恭喜!恭喜!将来我住在北京城,我就是你的城民,要受你管制了!”

曾奉仁受宠若惊,连道:“不敢!不敢!”

林逸笑笑,随意地回礼后,接着又分别与其它人握手,然后道:“大家辛苦了!祝贺你们取得攻下北京城的伟大胜利,并希望今后你们能建设好北京城,管理好北京城!”

“林主席!请上我们的车!”吴命陵待林逸话毕,走近道。

这时,林逸跌下脸色了,狠狠批评:“吴部长!怎么回事?难道你们不懂纪律条例吗?禁止不必要的迎来送往,这是《人民党纪律暂行条例》明文规定了的!”

吴命陵苦笑望一眼曾奉仁,他早就警告他不要出城迎接,曾奉仁却坚持,他也只好陪着来了。

林逸左右看了两人的神色,怒气稍霁道:“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们在上面的人要做个好榜样,下面的人就不会有样学样了!大家千万记住啊!”

吴命陵与曾奉仁受教的点头。“走!我们进城!”他没有去坐吴命陵他们的马车,还是返身坐回了自己的马车。

朱达、王学范、安平、何方、杨道华等人与吴命陵和曾奉仁打个见面招呼后,随后也上了马车。

一行近千人浩浩荡荡进了北京城,见北京城一片谐和平静,没有出现什么夹道欢迎的景象,林逸知道吴命陵与曾奉仁没有扰民,心里又高兴起来。到了紫禁城正门外,大家下得马车来,林逸抬头看到这雄伟的建筑,浮想翩翩,感慨万千,凝神良久后,他微眯眼,笑着转对曾奉仁道:“曾大市长!你准备让我们住哪里啊?”

“林主席!紫禁城城已全整理好!你放心住进去就是了!”曾奉仁邀功似的恭敬。

“住紫禁城?住皇帝住过的地方?”林逸大惊,接着又跌下脸色,“你们想让我当皇帝?我一个人需要住那位大的地方吗?”他的脸色说变就变,弄得下面的人个个胆战心惊,当真是伴君伴虎啊!

“怎么?林主席不住紫禁城?”曾奉仁惶恐不安,他茫然望向若大的皇宫。

“看来!人民党、人民军与人民政务院内的一些人的思想还需改造!”林逸蹙眉暗忖,“他们还是把‘谁打江山,谁当皇帝’当作当然的事,封建帝王思想余毒尚深哪!”

“我进北京城不是来当皇帝的,你们进北京城也不是来当统治者的,我们都只能是为人民服务的服务者!”林逸知道思想上的封建余毒的消除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他谆谆教诲。

“林主席!我们知道了!”曾奉仁心灵巨震,他再一次感受到林逸的伟大。接着又问:“林主席!这紫禁城建得多好啊!你不住,谁敢住?放在这里不也是浪费吗?”

林逸笑笑道:“我有一个法子既可使这皇宫放在这不浪费,还可使你的北京市政府增加不少的收入!”

“什么法子?”曾奉仁急问,其它人也竖起耳朵聆听。

“向大众开放皇宫,让平民老百姓都可以进去看看以前的皇帝是怎么生活的,让老百姓都可以在龙椅上坐坐!当然这看还是不能白看的,得收起一定的费用。”林逸准备把皇宫当作北京的一个旅游景点,这样不仅可以创入,对消除平民百姓对封建帝王的敬畏思想也有好处。

“啊!”众人大惊,这在后世根本不算什么的举措,但在当时来说却是惊世骇俗的了。

“当然,为了皇宫的东西不因多人观赏而遭受破坏,你们可以成立一个皇宫事务处,负责皇宫财产的保护与维护!”林逸脑袋在飞速的旋转,“北京城里所有没收的皇宫、王府都按这个办法处理!”

“明白了!我会遵林主席的意思办理!”曾奉仁道。

“这些东西都是公众财产,不是任何人的私有财产,你们需谨记这一条就是了!”林逸叮嘱。

大家都点点头,有的人已开始冒冷汗,准备待回去后,赶紧把一些房子退出来。“林主席!你准备住哪呢?”曾奉仁不能揣摩透林逸的意思,小心翼翼地问。

林逸有意思了:“这就好笑了,你这做主人的大市长却问我这新来的客人住哪里?这当然得由你安排啦!”

曾奉仁暗自嗫嚅:“我安排你又不愿意住,到头来还是来怪我!”嘴里却恭卑地询问:“要不林主席住显亲王府,它就在紫禁城的东面,离这很近!”

林逸不为难曾奉仁,还是自己做了主:“我今天还是住你们北京市的招待所吧!等明天安排好后再说!”

晚上,林逸推脱掉一切活动,也禁止任何人来见他,他有点劳累,想好好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具体办事,但有些事他思前想后总也放心不下,便拖着疲倦的身子,提神接见了北京市政府的主要领导。这次接见,其实不单单是谈话,而是一次有关北京市建设与规划的小型会议,就是这次夜间会议,奠定了北京城建设的基调。

“各位北京城的父母官,未来北京城的建设将由在座的各位主导了!你们可要尽心尽力啊!”林逸开门见山道。

“林主席!我们一定尽我们所能把北京城建设成为一座美丽的城市!”曾奉仁代表大家保证。

林逸满意地点点头,有了信心与决定,就有了思想上的保证。“一座城市的建设,要讲究科学,讲究规划!要先规划,后建设,不能大脑发热,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这个方面请林主席放心,我们会严格按照政务院颁布的《城市建设与规划临时管理办法》中的规定办事,先请专家学者全盘考虑后,制出近、中、远期城建规划,再审批建设项目!”曾奉仁早有这方面设想,他作为政务院的秘书长,对此自有一套心得。

林逸赞赏地点点头,接着道:“在制定城市建设规划之前,首先要搞清楚城市的定位问题,这是关键!我的意见是北京城及周边不得建设任何规模工厂企业,特别是对水、空气、土地、声音有污染性的工厂企业更不能建!”

大家不明白了,他们初步的规划中可是要建大量的工厂的啊!林逸把大家惊讶的表情尽收眼底,道:“北京城的建设要与周边地区建设统一考虑,可以把为北京城服务的工厂企业建到天津市去嘛!天津地区可以作为北京城的一个大的工业区来建设,今后在天津城与北京城之间建设几条宽大高速的道路连接就行了!”

大家深受启发,“林主席!不过如此一来,北京城没有工厂企业怎么繁荣与发展呢?”一位年轻的帅小伙子大胆的问。

“刘昌浩副市长这个问题提得好!”林逸先肯定,再解答,“这就涉及到北京的定位问题,我的想法是今后的北京应是全国的政治、文化、教育、科技、旅游中心,它将以服务业为主!”

帅小伙子满面的激动,他真没想到林逸竟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来,这次是他第二次见到林逸,而他第一次的见到林逸的那激动兴奋时刻还得追溯到几年前,那时还是在广西南宁市,他陪南宁市工业局局长陶智方向林逸汇报电力建设方面的情况,林逸曾问过他叫什么名字,而就是从那时起,林逸就记下了他的名字。

时隔几年,没想到那时还只是陶智方助手的小刘现在居然也是北京市主管工业的副市长了,林逸好生感慨,不过,他一直看好刘昌浩,刘昌浩工作一丝不苟,踏实稳重,头脑聪明,又有开拓创新精神,从那日由他接替陶方智汇报电力方面的情况时,就可看出他这方面的优点。

大家这才明白林逸的意思,看来,城市规划得推倒重来了!林逸见大家颇有遗憾的意味,认真道:“大家可不要小觑了这些软服务方面的东西,它一样可以令北京市繁荣发展起来!想想,作为政治中心,国家各中央机构设于此,其它各省各地要办事的,每年会有多少人来京?各国的驻华领事馆设于此,又会有多少外国人来京?作为旅游中心,开放皇宫,皇家各林园及亲王府等,再加上其它北京景点等,每年又有多少人来京游玩?作为文化教育科技中心,你们可以在北京建设许多的高等学府,高级实验室等,这又将有多少学子会来京求学?”

随着林逸越说越多,曾奉仁与刘昌浩等人脸上益发焕发红光。“所以,你们在北京城市规划中可以设立几大区,如教育区、政务区、商业区、使馆区、居民区、休闲区等等。”林逸深怕大家还不明白,又更为具体地说明。

这次接见用时两个小时,林逸还说了许多,有些东西说得再好再多都不重要,关键是做好,他期待曾奉仁等人的表现。

林逸最后道:“每一个城市的建设都会有一些标致性的建筑物,北京城也需要,在一些政府投资的大型建筑,我希望你们能考虑到之方面的问题,城市房屋的建筑风格要各种形式并存,可以多融入一些西方建筑元素。当然,我们也不能片面地追求高大完美,毕竟那也是要钱来堆砌的。”

大家记下林逸的话,林逸结束了谈话。曾奉仁最后离开时,他问了一个很明显的问题:“林主席!北京城是将来的京城吗?”

林逸睇一眼,有意味地笑问:“你说呢?”

林逸没有正面回答,曾奉仁却得了肯定的答案,他心里有底了。

“曾市长!你们早日作好城市规划,规划方案我要过目。”林逸临别时吩咐。这是林逸第二次要求看一个城市的城建规划,第一次要求看的城市是南宁市。

几天之后,曾奉仁拿来北京市城建规划草图,里面把教育区设在海淀,那里属北京城外了,这个林逸没有意见,其它的使馆区,商业区,娱乐休闲区等的设立,林逸也没有意见,只是对政务区的设立,他有不同的看法。规划草图中政务区与军务区集中一块,他们左右临街相对而立,政务区在原清廷吏部、礼部、户部、宗人府那一块,而人民军总部在原清廷刑部、大理寺、太常寺都察院一块。在政务区背后是政务院副部长级以上家属区,而在军务区背后是人民军副部长级以上家属区。

林逸认为军务与政务最好不要集中在一起,由于军务的特殊性,应该让军务区设于城外,后来曾奉仁作出解释,政务区与军务区集中一区,可以节省许多的保安费用,也利于两方面工作的就近协调,其实主要是为了方便林逸的工作,谁叫他现在军务与政务都要管呢?

最后一个问题便是林逸与刘汝明两家的住处问题怎么安排,只要林逸同意,北京城有的是宽大豪华的王爷府邸可供选择,可林逸不同意,但林逸所提的与其它部长住一样的房子的方案,北京市政府的人也不同意,他们认为作为一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代表的是国家的形象,住的地方总也得有点象征意义吧!

林逸想想也有理,便同意接受原清廷显亲王府作为自己的官邸,而隔壁不远的裕亲王府则作为刘汝明的官邸。但林逸对此作出规定,不管是副部长、部长、政务院主任还是国家主席一旦卸任,都得搬出这些官邸住处,让给新接任的人,这要明文规定下来。

林逸在草图上提了些意见后,便命何方交给曾奉仁了。

全国形势好似一片大好,实际上,烦心事还是不少,林逸召来吴命陵等人商量北俄的事。“吴部长!北面情况怎么样?”林逸揪心地问,北俄是最大的麻烦,他们比几国联军还要可怕,因为他们与中国陆地接壤,只要他们想,他们可以很快地增兵到边境线来,后勤保障方面也要比五国强很多。

“西北新疆省、伊犁地区方面北俄倒未有动静,有动静的地方主要是乌里雅苏台(今蒙古国)地区,那里的北俄军队已开始进入我国境内,而东北方面因为有满清残余军队在,北俄倒也未敢轻举妄动,但有迹象表明,满清有与北俄合作的可能!”吴命陵把总参谋部的情报分析结果说出来。

“这样不行啊!如果任由北俄军队进入乌里雅苏台地区,时间久了,不说北俄会占领了那块土地,便是任由他们培植一个亲他们的势力闹独立也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满清是不会管乌里雅苏台地区了的,人民军应该马上部署到乌里雅苏台地区去!”林逸想想后世蒙古国建国的历史,心里焦虑。

大家也都这样认为,“吴部长!彭辽的第五集团军组建完毕没有?”林逸注视着吴命陵,按照林逸的战略部署,这第五集团军就是为应对北俄而组建的。

“早在一月之前已组建完毕,只是欠缺训练,无甚战斗力!”吴命陵道。

“让第五集团军马上进入乌里雅苏台地区,欠缺训练,以后慢慢训练,没战斗力,以后慢慢增强,人民军只要有一支部队进入乌里雅苏台地区,就保证了一种威慑力,并非进去后就需打战。”林逸分析,他并不担心部队的战斗力问题。

“好!我马上让彭辽的第五集团军开赴乌里雅苏台地区!”吴命陵记下来。

林逸沉思一会儿后,问大家:“解决国内所有的事务,我人民军还需多少兵力?”

大家陷入沉思,林逸提得突然,大家一时都答不上来,林逸把眼望向吴命陵,负责战略布局的总参谋部不可能没有考虑吧?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