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旧---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三十六章 夜袭舟山

qianqian1940 收藏 8 9
导读:铁翼鹰扬 旧---第四部 中原大战 第三十六章 夜袭舟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2382/


虽然已经过了立春,这江南的天气还是没有什么暖和起来的迹象.舟山岛位于杭州湾出海口的南边,周围还有岱山岛,桃花岛等一系列星罗棋布的大小岛屿,被统称为舟山列岛.可以说,谁控制了舟山列岛,谁就控制了杭州湾,如同在中国南方打入了一颗尖锐的牙齿,可以时刻威胁着南中国经济重镇杭州和上海等地区,甚至是首都南京的安全!但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由于对海防的不重视,或许是国民党政府的战略素质低下,在这么一个战略要冲之地居然只放了一个杂牌师的步兵团!

这个步兵团原来隶属于四川军阀刘湘的第4师,这次军事整编,四川军阀刘湘和刘文辉的部队各分到了两个师,但刘湘的第4师多了一个团的编制,最后被草草的换了些装备便被打发到舟山岛上来守卫了.四川兵没有见过海,第一次坐船就吐的一塌糊涂,等上了岛各个像喝了酒一样东倒西歪,到现在整整半年了,才渐渐适应过来.

这一个团一个共有1200多人,经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的“补充”以后,一共有60毫米迫击炮4门,马克心重机枪8挺,捷克式轻机枪32挺,各式步枪800余支,还有几个掷弹筒.总算是比当军阀部队的时候好了那么一点.守卫在舟山的是这个团的大部分第一和第二营一共800多人,当然团长刘超的团部也理所当然的设在舟山这个全岛唯一的城市里了.而这个团的第三个营则在普陀军港了.

公元1930年3月2日晚,8时,舟山岛普陀军港.

两个值夜的哨兵没精打采的拖着新发的“中正”式步枪在码头上巡视,不远处的碉堡里透出几点灯火,隐约传来几声吆喝声.

“他妈的!”一个哨兵操着浓重的四川口音用刚学的骂法开骂道:“自己躲在里面吃香地喝辣地,叫我们来楞个地方巡逻,巡逻个啥子呦!”

他身边的哨兵将滑下去的步枪甩了甩,从怀里摸出一包香烟道:“墩子,你就知足吧!二鸭子是营座的外甥,咱惹不起!今天晚上没有刮风,也就冷了点嘛!来咱歇歇,抽棵烟!”

“这蒋光头真不是个东西,把咱们扔到这么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守岛子!这一来,还不知道几时能够回去!咳!当初真不该出来啊!呸!这里的水都有那么一股子海腥味!想吃点菜都没有!”墩子一边接过身边的哨兵递过来的香烟,一边骂骂咧咧的道.

“你不知道!”那哨兵压低了声音看了看四周小声道:“原先上头安排来守这个岛的是中央军的一个团!可听说北边的兵舰太厉害了,把老蒋的兵舰都打沉了,他的兵怕北边的兵舰打过来,这才把我们调这里来了!听说咱刘司令就是拿咱们这个团多换了几门大炮呢!”

墩子接着火点着了烟,赌气似的狠狠的抽了一口道:“不管是大刘还是小刘,都不是个好东西!有道是好男不当兵,按我的想头,北边的打过来了最好!叛匪怎么了,只要让咱吃饱饭过好日子,别说是叛匪,日他仙人板板的!就是叛国老子也干了!”

“嘘!小声点,墩子,你不要命了!这话要是给二鸭子听见了,你又得受苦了!唉!就是不知道那些人说的是真是假?被边真的有那么好?你听谁说的?趁着现在,你给我讲讲!”那哨兵拉着墩子坐了下来,好奇的道.

墩子一屁股坐在柱子底下,神秘的说:“你不知道,我一个远房亲戚说的!前几年闹兵灾,他家是佃户,狗日的地主又加租!他们全家活不下去了,就连夜跑路去了西北!去年他又偷偷的回来了,带了好些好吃的呢!那装在铁罐头里的肉,还有那面,那味道!比过年时吃的还好啊!他说在那边当什么工人,哦,对了,就是在大作坊里当工匠!那场子大的是,跟刘司令的宅子似的!他说在那里天天可以吃肉,住的是房子可好了,跟那一比,刘司令的宅子都变成茅房了!我当时听了就想和他走,可我爹拦着死活不让!咳!这下好了……!”

“真的?墩子?都是真的?怕不是做梦吧!”那哨兵听的傻傻的,张大了嘴巴,口水留了一地.

“当然是真的,我的话你还不信吗?我墩子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墩子无限感慨的抬起了头想说些什么,突然他瞪大了眼睛呆呆的看着天空,结结巴巴的道:“这,这,这,这是什么?这飞的是什么?狗.狗子,你看看,莫不是我在做梦么?”

那叫狗子的哨兵茫然的抬起头来,然后像墩子一样,傻了.一个又一个黑色的长着翅膀,发出微微的“嗡嗡”声的东西掠过他们的头顶,接着皎洁的月光,他们分明看到,在那些东西的下面挂着一个个全身被黑色包围的人!

几个东西轻巧的降落在他们面前,然后他们看到了黑洞洞的枪口!

墩子第一个反映过来,他马上把枪扔掉,举起双手,惊恐的又带着一丝期待的看着冲着他们冲过来的几个人.

他身边的狗子也清醒过来,学着墩子把枪扔的离自己远远的!

“你们是国防军吧,我投降!”墩子轻声叫道,这一刻他镇定的让自己都吃惊,仿佛自己是在做一件早就准备好了的事情.

几个围上来的黑衣人愣了愣,一个带头的说:“是!你们是今天晚上的哨兵?不要怕,只要你们合作,我们不会伤害你们的!”

墩子点了点头:“长官你想知道什么我一定老实的说!”

那为首的黑衣人点了点头低声对身后的人说:“小张留下,其余的人去收拢部队,按照预定计划隐蔽起来!”

墩子在他转身的一瞬间看到了他右胸前那只暗金色的老鹰.

这正是国防军最神秘的部队之一----金鹰特种部队!为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占领舟山岛,国防军终于出动了这支神秘的部队!这个中队是在2公里的海外,用运输机空投的!他们所装备的正式那次日本军营“闹鬼”事件的主角----终于实战运用的小型发动机(就是那种像电风扇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一长条型的伞状物,现在很多人喜欢用这种东西从高山上飞起来).而这次亲自带队的就是金鹰部队的总队长,近卫军少将郁子剑!

此刻他正在一快大岩石后面审讯那两个哨兵.说是审问,其实更像是一问一答,这两个家伙出奇的合作,从“神兵天降”的震撼中清醒过来的两人,立刻倒豆子似的像郁子剑完完整整的介绍了这些天来岛上的变化,墩子更是主动要求为他们带路.

一翻计较后,行动终于开始.郁子剑带着他们又重新回到了码头上,墩子低声指着碉堡低声说:“长官你看!就是这个碉堡!这个碉堡里面有一个排20个人,有一挺重机枪架在中间的那个射击口!楼上还有一挺轻机枪!刚才我们出来的时候,他们都聚集在地层的碉堡里赌博,只在楼上放了一个哨兵放哨!”

郁子剑打量了一下那个碉堡,位置修的很巧妙,在一处高起地面10米左右的土包上,正好卡住码头和进城的通道!他低声的问:“刚才你说这个碉堡后面2百米左右的地方还有一个军营?!”

“是的,驻军就是俺们连剩下的两个排!”

郁子剑叫过一个小队长:“派一个分队,从后面山崖爬上去!把那个碉堡拔了!注意!不要弄出声音!叫他们装上消声器!”

“是!”那小队长手一挥带着一个分队迅速的猫腰借着岩石的掩护冲向山崖.

郁子剑低声道:“第2,第3小队注意,架好机枪火炮,第2小队负责封锁大路,第3小队封锁碉堡,随时准备强攻!”

豪无声息的,部队迅速展开各自占据了有利地形,严阵以待.

看到一小队第一分队的7名战士在小队长姚俊的带领下,迅速的攀登上了那在墩子他们眼里是不可逾越的山崖,墩子无力的呻吟了一声:“娘咧,这还是人吗?!”特种分队迅速的摸到了碉堡的背后,里边众人赌博吆喝的声音清晰可闻.

姚俊一挥手,一个战士一脚把门揣开,当先一个战士迅速的跑上2楼,其余的战士一涌而入,大喝道:“不准动!举起手来!!”

当!二鸭子手中的牌九掉在地下,发出一声清脆的声音.

片刻,碉堡上边传来了预定的信号.郁子剑一挥手,剩下的部队便蜂拥而上,一会工夫就在碉堡后面的空地上集结.

郁子剑拿着望远镜朝不远处的营地望去,此时已经是半夜1点,军营里面除了几个抱着枪打盹的营门哨兵以外静悄悄的,什么动静也没有.

姚俊爬到他的身边轻声道:“队长,已经和运输部队联系上了,他们正在向这里进发,那些俘虏的国民党士兵怎么办?”

“留下一个分队,押这这些人到码头上去,顺便迎接大部队!其余的人,跟我去端掉这个连!”

“是!”

一会工夫,郁子剑带着特种中队重新回到了大路边上,下了路基,借着夜色的掩护摸到了那个国民党连队的营地门前.

郁子剑用手势示意几个狙击手干掉门口机枪掩体里那两个醒着的机枪手,四个狙击手小心翼翼的将他们的聚集枪伸出去,稳稳的瞄准那两个机枪手的脑袋.

几声极其轻微的声音过后,两个机枪手一声不吭的倒了下去,脑门上各开了两个口子,脑浆和鲜血流了一地.

郁子剑一挥手,两个特种兵战士一跃而起,轻手轻脚的摸到了大营门口抱着枪打瞌睡的士兵身后,一手捂住他们的嘴巴,一手握着匕首在他们喉间轻轻的一割,两个哨兵就倒了下去.那两个战士将两具尸体轻轻的放靠在门边上,四下打量了一下,轻手轻脚的来到一个角落,把电话线割断,正要返回营门口.突然,左边一间房子的门开了,一个士兵打着哈欠睡眼朦胧的走了出来,那两个战士了立刻原地趴下.那士兵走到营房的角落,拉开裤裆就尿了起来.两个战士不动声色的悄悄起来,摸到他的背后,一刀捅进了他的后心,可怜那士兵,解手解的正爽的时候,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去了.

郁子剑远远的看到这两个战士把那个国民党士兵解决,马上起身发命令部队发动进攻.

特种兵士兵们以分队为单位,潮水般的冲进营区,用脚揣开营房大门,把那些在梦乡中的国民党士兵一个个从被窝里拖起来,俘虏了他们.

郁子剑在墩子的带领下直奔驻军连长的房间,一脚踢开了房门,那连长搂着一个女人睡的正香.郁子剑用手枪拨了拨他的脑袋叫道:“喂!小子,起来了!醒醒!国防军打过来了!”

不料那连长翻了个身唧唧歪歪的咕哝道:“别烦!国防军还在北边喝西北风呢!别烦老子睡觉呢!出去,出去!”

郁子剑又好气又好笑的看着这个二百五,示意身边的战士上去把他弄醒.那战士二话没说那起桌上的水一把倒了下去.

那连长被冷水浇的大叫一声,坐起来就骂:“哪个混蛋!!敢在老子……”骂了一半,他终于看清了站在自己面前的是谁,顿时吓得浑身抖个不停,哪里还敢骂下去.他身边的女人一声尖叫缩进了被子里瑟瑟发抖.

郁子剑抓过他的衣服扔给他:“起来!乖乖的穿好衣服!你被我们俘虏了!”接着对身边的战士说:“你们两个监视他们穿好衣服然后把他们押出来!”

他转身出了小屋,外面已经有国防军的特种战士押着被俘虏的国民党士兵在列队了,营地里热闹起来,不时的有不规矩的国民党士兵被特种战士呵斥.

郁子剑叫过一个分队长命令他带领部队去营外警戒,随后就坐在那里等着俘虏集结完毕了.

于此同时,码头上,一队又一队的国防军战士下了船,开始集结,一个将军站在那里,和部下指挥部队上岸,月光照在他一侧的脸上,赫然就是第9摩托化步兵师师长徐超!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