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阜成门破

而山 收藏 1 6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九章 阜成门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一万新式清军从宣武门涌出,贯穿宣武大道,直插北半截胡同与南半截胡同,此处是西城与北城的分界线,清军分割人民军第105团与第104团的联系后,用人海战术封锁了这两条胡同,并死死扼守住菜市口这一南北城相通的交通要道口。

第105团发现情况不妙后,马上收缩兵力,现全集中于先农坛北部万明寺、蜡阡胡同、砖头胡同、下洼子一带,他们东面是中城,此处有一万清军绿营把守,正与人民军第34师熬战正酣;北面,从宣武门涌出的另三千新式清军和两千“福”字与“禄”字火器营八旗兵正从石头胡同与五道庙两处胡同强攻;南面先农坛,防守北城的五千新式清军大多退于此处;东面更不用说,一万新式清军像一堵墙活生生堵在那里。更要命的是第105团团指挥部被几发炮弹击中,团指挥部几近瘫痪,多名指战员惨死,团长方文信也被炸晕了过去。

团指挥部遭重创,在砖头胡同指挥作战的第105团参谋长林锋励与在下洼子指挥作战的政委田俊农闻讯赶回来,他们俩马上接管105团的军事指挥大权,由政委田俊农负责重新组建105团团指挥所,人员从各营部抽调,而参谋长林锋励负责具体的作战指挥。根据各营部汇总来上来的情况,林锋励立刻调整作战部署:一营负责守住北面万明寺、蜡阡胡同与砖头胡同各进口,阻击北面清军的进攻;二营负责顶住南面先农坛清军的进攻;三营抵御西面清军的进攻;团部各直属部队负责警戒东面,东面中城清军自应接不暇,尚无力抽兵进攻第105团,此方向最为安全。

第35师师长丁维峡(原高州预备役师师长,后预备役师转为常规师后,曾去南宁军校进修一段时间。)接到第104团报告,数量不详的清军分割开了第105团与第104团的联系,第105团已陷入层层包围,他气急败坏,一面下死命令令104团无论如何也要打通通道,取得与第105团的联系,一面向第九军军部报告本师的情况,并请求增援。如果在这种人民军占据绝对优势的攻城战中,一个主力团被歼灭,那就真是闹天大笑话了。

第九军军指挥部里,电话铃响过不停,作战室里一片忙碌,周宁涛端起一杯水骨碌骨碌灌个不停,在这种高度紧张的前线指挥作战中,人的嗓子不知不觉中就变嘶哑了,这时,他才好生佩服上面那些将军们的镇定自若与指挥若定,甚至于有些将军还有闲情逸致做点别的事情,像鲁万常上将就喜欢逗弄一下身边的警卫员、古华上将喜欢品品香茗、胡野林司令喜欢看看书等等,就不知林主席在指挥作战时会做什么样了?周宁涛凝视,一动不动,难得他在这种时刻,还能忙里偷闲地走走神啊!

旁边第九军军政委高宏明被那位广西大学历史系教员缠得没清没楚,周宁涛不经意望一望高宏明,露出怜悯表情,摇摇头暗忖:“可怜的政委!”

“军长!第35师报告!”军部王参谋打断周宁涛的思绪。

“有什么情况?”周宁涛随意地问。

“第105团被清军包裹在北京北城中!”王参谋递过电话。

周宁涛骤然色变,大骂跑近:“要是第105团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扒了丁维峡的皮!”丁维峡比周宁涛至少大十岁,可官大一级压死人哪!

在人民根据地第一次防御战中,丁维峡曾奉令率高州预备役师与英第27师赛跑,争夺牛头寨要地,可在那一次赛跑中,丁维峡的高州预备役败得一塌糊涂,不仅让英第27师抢先一步过了牛头寨,还被英第27师远远地抛在了后面,差点使人民军第9师与第11师围歼法第2师的计划功亏一篑,当时负责指挥围歼法第2师的指挥官就是时任人民军第9师师长的周宁涛,那时,周宁涛便极想枪毙了贻误战机的丁维峡。

“谁啊?”周宁涛接过电话不耐烦吼叫。

“军长!我是第35师作战参谋刘义!”一个已变了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叫你们丁师长来听电话!”周宁涛截断。

“丁师长到第104团去了!”

“胡闹!你赶快叫他回来,并转告他,务必救出第105团,否则叫他提头来见我!”周宁涛不待对方回话,狠狠摔下电话听筒。

“参谋长!令军部炮兵团火速增援第35师,让他们把清军的切割线给我轰平!”周宁涛怒气冲天命令。他奇怪怎么清军也学会了人民军穿插分割的那一套了?

“是!”第九军军参谋长孙山义(原第9师参谋长)立刻执行。

“慢着!”那位广西大学历史教员惊慌阻止,“周军长!不可,万万不可啊!南城有先农坛与天坛等珍贵的历史文物古迹,千万不能使用重炮!”

周宁涛横眉怒瞪:“怎么不可?我一千人民军战士陷于清军的层层包围中,他们危在旦夕,难道我们能白白看着他们牺牲而不救?”

“救当然是要救的!但救有很多种办法嘛!不一定非要用重炮啊?”教员迂腐不化。

“人的生命重要,还是那些不能当饭吃、不能作衣穿的所谓的文物重要?”周宁涛强烈不满。

“不管怎样就是不要动用重炮,这是联合作战指挥部的命令,我也持有人民军总部与人民军根据地政务院的特令,不经允许,谁也不能随意摧毁那些古建筑。”教员恪守职责,亦是异常强硬。一旁的第九军军政委高宏明东看看盛怒中的周宁涛,西看看倔强的文物特派员,不知该劝谁?该阻止谁?他左右为难。

“让那些命令见鬼去吧!我要救我的士兵,天王老子也挡不住!传令军火炮团立即执行命令!”周宁涛火上脑顶,豁出去道,“等到上面允许,我那一千多兄弟还有命在吗?”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谁敢下令,谁敢执行,我告谁!”文物特派员也是气得头顶冒烟。

“来人啊!把这对军事指挥作战指手划脚的老顽固拖下去,关押起来!”周宁涛气过头了。

“军长!军长!不可!”政委高宏明忙阻止,事情变得一发不可收拾。

“政委!你别管!此事由我周宁涛一个人负责,先救下第105团的兄弟们再说!”周宁涛下定了决心,接着怒瞪身旁的警卫一眼,声色俱厉道:“怎么?还不执行命令!”

下面警卫望一眼政委,见政委态度暧昧,犹犹豫豫中,他们则不再犹豫,两个高大威武的警卫跑上前,一左一右反架起文物特派员,拖出了军作战指挥室,后面传来文物特派员气急败坏的叫骂声:“我要去告你们,我要上告到人民军总部,上告到林主席处!”

经过连续三个小时的激烈战斗,清军还没能攻入北城,使清军内部产生了意见分歧,新式清军统领谢坚志表示如果北面与南面的部队还不能尽快攻入北城,那么他所统领的一万新式清军将撤出北半截胡同与南半截胡同对人民军第105团与第104团的分割,因为他们的损失过于惨重,已不能再承受人民军第104团的猛烈进攻了。负责统领北面清军进攻的满清贵族副将多格林则还过分地要求西面的谢坚志部再从阻击的部队中抽出一部分兵力投入到对人民军第105团的进攻当中,不如此,不足以歼灭被围匪军。

多格林统领的北面进攻部队攻击的重点是右翼的砖头胡同,由于夜幕已拉下,双方的射击效果均大打折扣,而巷战人民军的手榴弹又起了关键性的作用,清军八旗兵的“福”字火器营与掩护该营侧翼的“禄”营的突击均告失利。

但在左翼,一支一百多人的清式新军部队却在夜幕中未被人民军发现,意外顺利地推进到了万明寺附近,但是他们继续向万明寺前进时终于被人民军发现,双方爆发激战。人民军密集的火力迫使新式清军连队只得就地寻找掩体、遮掩物躲避,根本无法再向前突进。正面攻击的其它新式清军部队竭尽全力给予支援,三门西洋火炮几乎不分敌我地炮击,由于新式清军突击连队与人民军一营四连相离太近,以至于有几发炮弹落入新式清军突击连队阵地中,三个清兵被炸死,十多名清军受伤。

一夜熬战,清晨太阳升起,晨雾消散后,新式清军突入连队的位置全部暴露,人民军一营四连立即实施近战,步枪与机枪进行精确射击,手榴弹扔入恰当位置,不过一个半小时,至上午八时止,新式清军突入连队仅残剩下40人,而且还以每几分钟倒下一人的速度在减少。清军连队指挥孙定兴认为与其坐着等死,不如奋力一搏,于是孤注一掷,一边向正面进攻的部队发出信号,一边令残剩的士兵冲出掩体,与人民军清剿部队决死对冲。

根据孙定兴发出的信号,正面的清军火炮对准突入连队自身的位置进行定点轰击,突入连队仅存的40人在孙定兴的带领下,呼喊着从正面以散兵队形同时开始冲锋!三门火炮的轰击只为清军赢得短暂的时间,令人心寒的机枪声再次响起,冲在最前面的孙定兴首先中弹倒地,突入连队官兵一边用手里的步枪射击一边向前猛冲,终有人冲过了骡马市街,人民军沿骡马市大街的防御被冲开了一个缺口。而此新式清军突入连队一百五十二突入人民军阵地,最后能活下来的仅为五人。

由多格林统领从北面进攻的清军无力突破人民军第105团一营沿骡马市大街建立的防线,但从南面先农坛进攻的五千新式清军则经过一夜的熬战,向第105团纵深防御区域推进了不少。负责抵挡先农坛敌军进攻的是二营,他们在下洼子一带积极布防,而下洼子是一个巨大的水潭,没有什么房屋,视野开阔,利于炮兵作战,二营的抵抗很困难。清军分成两路,沿着水湖两边挺进,此处战斗异常激烈,因为此处有失,则人民军第105团阵地将被压缩一半,部队将被全部逼入民宅中。

二营顽强战斗,作战意志非常坚强,清军每前进一步,均付出惨重代价,常常是一个据点刚刚夺下,人民军凶猛的反冲击就接踵而至,立足未稳的清军还没屁股坐热就被赶了出来,战斗就是这样一进一退反复拉锯争夺。为了支援步兵的进攻,清军把笨重的火炮推到水潭高处俯射,把下洼子为数不多的建筑物全部轰塌,人民军无处可躲,几次组织力量试图摧毁清军的火炮,均被清军的枪阵阻击所瓦解。人民军开始慢慢放弃下洼子,退入砖头胡同与椿树井民宅中。此时,已是夜晚,贸然跟上来的清军在巷战中吃尽苦头,常常几个士兵站在一起,一不留神被不知哪扔出的手榴弹炸得或死或伤,弄得清兵听到有东西落地,便条件反射似的惊跳开来。清军愤怒,他们不顾民怨,开始放火烧房,以期用火烧出或用烟熏出人民军战士来。此招毒辣,浑身着火的人民军士兵从民宅中冲出,即刻被清兵射死。由于南面二营防线的崩溃,至第二天天明,第105团的处境已危如累卵了。

就在人民军105团浴血苦战抵挡数倍于己的敌军合围的时候,在西城的人民军第104团也在不要命地往北城进攻,以期打通与第105团的联系,可在西城与北城分界处有谢坚志统领的一万清军的阻挡,无论他们展开怎么样的打击,好像置于北半截胡同与南半截胡同的新式清军有打完的人一样,他们总有部队能接替上。没有炮火支援的第104团的攻击遭到了清军顽强的抵抗,战至天明,他们依然寸步未进。

第35师师长丁维峡来此督战也没有用,军部令其回到师指挥部去,他根本听不进耳。“妈的把子!清军可以用火炮,我们不可以用!守着金山,讨饭吃!这打的什么仗啊?”他气得见什么踢什么,拿什么摔什么,把来传军部令叫他回师部的刘义参谋,吓得直哆嗦。

昨夜,北城燃起一处又一处的熊熊大火,丁维峡急得上火:“第105团还能不能撑得住啊?”天亮,北城又传来激烈的枪声,此时,他更担心了!军部已同意使用火炮,可整一个晚上,炮兵部队还未把火炮运上来,他又气得骂娘:“妈的把子!那些兔崽子是运炮还造炮啊?搬点东西比女人生小孩还难!”除在攻城时,可以适量使用火炮外,其它地方不能使用重炮轰击,所以各师各军直属炮兵部队全集中于城外炮兵阵地上,这一点丁维峡不是不知道。

“谁在骂我们啊?”军炮兵团的一个炮兵连二十门火炮终于运抵法源寺附近,上尉连长莫谊豪有气地大叫,劳累一个夜上,累得想爬下,不仅未听到一句好话,入耳的是难听的粗话,谁没有气?

“我的爷啊!你们终于到了啊!”丁维峡惊喜欢叫,忙道:“快!快!莫连长!开炮啊!”他边赔不是,边哀求。

“炮兵连奉命赶到,炮兵连上尉连长莫谊豪,请丁师长指示!”莫谊豪一个标准的军礼。

“莫连长!你不要搞这些花架子了,你赶快给我开炮啊!”丁维峡急道。

“丁师长!你别急啊!战士们正在调试,一会儿就好。”莫谊豪不知情况,他当然不急了。

“走!带我看看去!”丁维峡拖着莫谊豪往外走。

“报告!火炮已调试完毕,请长官指示!”一个中尉跑近报告。

“马上开炮!”丁维峡迫不及待。

“目标:北城,开炮!”莫谊豪接着用术语命令。

嘭嘭嘭••••••接连不断地炮声来,人民军的火炮首先射向北半截胡同与南半截胡同清军阻击阵地,跟着第104团一营发起冲锋,此时,时间是上午九时,谢志坚部新式清军防线土崩瓦解,第104团冲入北城。

中午时分,第35师师长丁维峡率103团跟随第104团之后进入北城,而原第35师在西城的阵地则由从后面跟上的第36师的第108团与107团接替。为了避免再次出现像第105团那样的事情,第九军军参谋长孙山义来到第35师师部,协调其与后面第36师部队的衔接问题,他与丁维峡商议,鉴于第105团在北城战役中遭遇敌军合围,损失颇重,决定让第105团撤出战斗,让第36师的第108团接替其向北京城突入的任务。

三个主力团冲入北城,集于北城的清军一部分逃得比兔子还快,缩了回去,主要是多格林部八旗军火器营;一部分被歼灭,主要是担任切割任务的谢志坚部清军;还有一部分投降,主要是先农坛清军,因为他们四处受敌,无路可逃。

随着西城与北城清军的崩溃,待到太阳下山之时,经过一番巷战,中城、南城与东城全部落入人民军手。第九军各部继续向前推进,天断黑时分,第35师攻至宣武门下,第34师攻至正阳门下,第33师攻至崇文门下,第九军接近了北京城的核心部分。人民军其它各部的进攻各有进展,特别是负责西面进攻的第一军第4师攻至阜成门下,并与北京中心情报站潜伏在城内的内应部队通过烟雾信号,接上了头,并约定了一起行动时间。

攻打北京城的第三天,清晨的晨雾还未消散,北京护城河还笼罩在朦胧之中,北京城四周的枪声又密集响起,在这几天的激战中,西、北、东三路进攻的人民军无甚进展,惟一取得的值得安慰的战绩便是在北京护城河上架起了无数座浮桥,彻底顺通了人民军登城部队的道路,不会再像前两天攻城时那样出现攻城部队前后不继的情况。按计划人民军少量轻型火炮适当炮击之后,人民军开始攻城,由于晨雾弥漫,炮击效果并不理想,但各指挥部顾不了那么多,一声令下,各路突击队如利箭般射向北京城,很快过了护城河,搭上登楼梯后,残酷的血战又一次展开。

北京西面阜成门是第4师负责主攻的地方,第4师第12团的突击队几次强行登城均被打退下来,时间已过去一个小时,与城内潜伏部队约定打开城门的时间也已过去十分钟,可阜成门依然没有一点动静,第4师师长霍图图举着望远镜不由担心起来:“会不会出事了?”稍等了片刻,他把望远镜递给身后的警卫,恨恨道:“没有内应,我们照样也要把阜成门拿下来,走!到前面去看看!”

“师长!快看!快看!城门打开了!”右臂中了箭伤的师侦察连连长程学仁欢叫,他因伤既没有再去一线执行作战任务,但也不愿转到后方去休养,于是便留在了师部,陪着霍图图,幸好箭上无毒,他的伤并无大碍,拔出箭后,便没事了。

“欧!”霍图图倏然停下脚步,重又拿过望远镜了望。“好!令第12团持续不断地加强城墙两侧的进攻,第11团突进城中,作预备队的第10团跟上;另,向军部通报我师情况!”他不歇气下达命令,接着又道:“走!我们进城去!”

第11团没有遇到抵抗,遇到的却是手臂扎红布的欢迎部队。第11团分组三股,一股与内应部队正面阻挡清军对阜成门的争夺,另两股一左一右从城门两侧的登城台阶攻上城楼。

城门被攻破,清军兵败如山倒,在城楼上抵抗的清军要么向其它城门处退去,要么跪地投降,要么爬在地上装死装伤。第4师其它部队接连不断涌入城中,然后向北京纵深推进。尽管沿途已经构筑好的防御工事很多,但是出乎意料,清军都未留下兵力把守,第4师迅速肃清阜成门周边清军的微弱抵抗后,开始重点向南面的西便门与宣武门发展,此后,第一军的第3师也从阜成门进入北京城中。

接报阜成门被攻破,北京事务大帅营大帅僧格林沁亲王平生第一次惊得瑟瑟发抖,他不知道人民军会怎样对待他,屠杀两万多筑路工的罪行,已令根据地人民对他充满了刻骨铭心的仇恨,他现在唯一的希望只能寄托城外隐蔽在城北的三万蒙古骑兵了。

怎么京城保卫战已打了近四天了,三万蒙古骑兵还不发动呢?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