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 攻城计划

而山 收藏 1 0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七章 攻城计划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吴部长!你怎么来了?”外面足音跫然,胡野林与鲁万常闻声站起。

“怎么?我不能来吗?”吴命陵瞥眼调侃,自找座位坐下。

“吴部长当然可以来,只是你远在南边广西,公务繁忙,怎脱开得身?”胡野林疑惑。

吴命陵笑笑,语出惊人:“不仅是我来了,林主席也来了!”

“怎么?林主席也来了?他现在在哪?我们还不快去迎接?”鲁万常一阵兴奋激动,胡野林亦然。

“两位长官别急!我话还没有说完呢!”吴命陵啧啧干涸的嘴。

胡野林马上递上一杯凉茶,鲁万常却急得上火,催促:“吴部长!你倒是快说啊!”

吴命陵端起杯,痛快深喝一口,道:“人民军总部整体已北上,今后人民军的战事主要发生在北部,为了便于就近指挥,人民党中央委员会决定人民军各机关部委北移,不仅如此,随着全国的解放,人民根据地的工作重心也将北移,因此,政务院也将随之北上。”

“吴部长!你别说那么多,我们是问你林主席现在在哪?”论起资格来,鲁万常与胡野林都比吴命陵老许多,而鲁万常还贵为人民军三大上将之一,因此,两人才胆敢如此脾气与吴命陵说话。

吴命陵纯在故意逗弄两位,慢悠悠道:“两位别急啊!我这不就说到了吗?”

“我们能不急吗?现在局势并不平稳,许多地方的敌对势力并未肃清,到处都有危险!”鲁万常担忧无比。

吴命陵理解两位的心情,宽慰:“林主席随人民军总部到了山西太原,他的安全两位不用担心,有人民军特勤团三个营负责着呢!”

鲁万常与胡野林并不这样认为,特勤团只能应付敌对势力小规模的暗杀行动,而对于大部队的集团作战,特勤团那点兵力便捉襟见肘了!

“我看我还是让坠于后面的杨诚志的第十军派出一个师前往山西接一接林主席吧!”鲁万常不放心道。

胡野林认为可以,而吴命陵阻止道:“鲁司令!不用了!林主席并没有打算马上北上,他决定暂时把人民军总部设于山西,待打下北京城后,他再北上。”从鲁万常与胡野林对林逸的着急上,吴命陵暗叹林逸的位置在人民军将士们的心中有多大,位高至集团军司令的鲁万常与胡野林尚且如此,何况下面那些单纯的士兵们了!

“既然如此,我还是让杨诚志第十军的一个师向河南的彰德府移一移吧,护住太原府东面的安全!”鲁万常坚持。

吴命陵没再说什么,有备无患也是好的!

“对了!吴部长此次来,有什么新的指示吗?”胡野林问。

吴命陵指着两人笑骂:“还不都是你们两位害了我!”

胡野林与鲁万常颇感无辜:“怎么又关我俩事了呢?”

吴命陵舒缓一口气:“本来,我随林主席一路北上,本想在太原府呆上一两天之后,再上你们这儿来的,可谁知,总部不断接到你们两集团军进军神速的消息,你们一个比一个快,像长了翅膀,安了车轮一样,把我们的计划全打乱了!林主席担心你们两集团军作战配合问题,只得命我先一步赶到你们这儿来了!”实际是林逸担心两集团军会相互争功,两司令会互不服气,会影响人民军的团结,两集团军进军速度相互攀比就是明证。

胡野林与鲁万常暗忖:“难怪一直没有总部的指示了,原来,总部另有安排。”

吴命陵瞟上两人一眼,自嘲道:“倒是我们多疑了,没有总部的指示,你们两集团军也做得挺好的嘛!不仅成立了联合攻城指挥部,两位长官还在相互推让总指挥的职位,难得的团结和气啊!”

胡野林与鲁万常被吴命陵损得讪然,“这不是总部一直没有最新指示传来吗?我们怎不能坐在这里傻等吧!”

吴命陵没有怪责他们的意思,他突地正色道:“总参谋部命令:成立攻打北京城联合指挥部,吴命陵任攻城指挥部总指挥,相关攻城细节,待联合指挥部作好攻城计划后,上报人民军总部审批!”

战争从来都不是单纯的军事斗争,它还伴随着背后的政治交锋。吴命陵刚宣布完总部的命令,外面有参谋进来报告,清廷一支和谈代表团求见。

吴命陵、胡野林、鲁万常三人怔然相视,皆不言语,却哑然失笑。吴命陵苦笑:“我们可能可以不用放一枪,不用开一炮,便可走进北京城了!”

胡野林与鲁万常心中突地有一种遗憾,有一份失落,叱咤风云、征战天下的将军最怕的就是寂寞。

“两位长官谁去接见清廷的和谈代表团?”吴命陵戏谑地问。

鲁万常把头摇得像泼鼓,连连否定:“我是不会去的!我是不会去的!我大老粗一个,最怕见那些文绉绉的读书人了!”

吴命陵望向胡野林,胡野林跟着摇头:“吴部长不用看我,我更不会去了,我与他们曾同朝为官,不好与他们打交道。”

“吴部长只能你去,你最合适,你从总部来,你对我人民军的政治尺寸把握得比我们更准确!”鲁万常指着吴命陵。

吴命陵才不愿趟这浑水,他沉吟片晌,道:“让施南宽政委去接见清廷和谈代表团吧!”

清廷和谈代表团一行十二人,由清廷军机大臣穆荫率领,他们身着清朝上朝官服,双肩被撑着老高老齐,头戴“顶戴花翎”,后面一把孔雀羽一翘一翘的,从正面看倒也威武,可转过背来,却显不伦不类了,一根长长的瓣子,显来荡去,他们不嫌累赘吗?

穆荫,满洲正白旗人,托和络氏,字清轩,由官学生考授内阁中书,后官至兵部尚书、军机大臣,曾与僧格林沁督办北京防务。他烦躁不安地在人民军第九军第36师师指挥部侧旁的一间民宅厅堂里走来踱去,时间已过去两个小时,可人民军还没有人来接见他们,他那本来初到时扬得高高的头,已斗败公鸡似地垂了下来。

而此时,在第36师师指挥部里,吴命陵、胡野林与鲁万常三人却在兴致勃勃地闲聊呢!不是人民军不想接见清廷和谈代表团,而是人民军负责接见的施南宽政委还没有从北京城南面的第三集团军司令部赶过来,谁叫穆荫运气不好,遇到几个懒得要死,只懂打仗的“粗人”呢?

“对不起!让各位大人久等了!”施南宽骑马风尘仆仆赶来,他的军衣上还沾满的灰尘,脸上也像被画笔作过画一样,黑一点白一点黄一点,他连脸也未洗一下,便带着政治部的几位军官直闯进来。这几位政治部军官并不是他从第三集团军政治部带过来的,而是吴命陵从驻地第36师师政治部里挑选出来的,吴命陵对他们作了精细的交待。

穆荫转过身,疑窦地望着土得掉渣,脏得作呕的施南宽将军,问:“这位是?”

第36师一位负责接待的政治部少校走近,介绍:“这位是我人民军第三集团军政委施南宽中将!”

转身又对施南宽道:“政委!这位是清朝廷军机大臣穆荫大人!”

穆荫根本不懂人民军的建制与官职,但中将军衔是什么官阶他还是知道的,毕竟他也曾与西洋军人打过几次交道,他突地又扬起高傲的头,有点不屑地望着施南宽:“久仰!久仰!”连对方的名姓都省了。

施南宽怔然,他倒没想到对方来求和的,居然敢如此傲慢,但他并不在意,拱手道:“穆大人!请坐!”站在其身后的那几位第36师师政治部的军官有点怪施南宽煞了人民军的威风,他们暗暗皱眉,觉得施南宽政委至少也应洗把脸,换上一套整齐干净点的军衣再来与清廷和谈代表团会见,怎也不能弄成这“灰头灰脸”样吧!

双方入座,施南宽直入主题:“不知穆大人此来欲意何为?”因为赶路,脸上还有汗珠从他脸颊淌下,他忍不住伸手擦拭一下,这会儿把脸弄得更花了。

清廷和谈代表团成员见施南宽那失礼的动作,更为不屑,而人民军其它和谈成员则痛苦地闭上上眼,不忍看施南宽那难看的花脸,那张脸实在太滑稽,太难看了,他们跟着露出难堪的神色,感觉极没面子!清廷一方成员在偷偷暗笑。

更有甚者,因为脸上的汗水与灰尘混杂渗到眼里,弄得施南宽眼睛不舒服,他揉挪眼睛,却越揉越不舒服,放下手后,眼睛还一眨一眯,动作甚是怪异。

穆荫完全一副高高在上,恩赐于人的模样,盛气凌人道:“我大清咸丰皇帝,体谅苍生,愿与贵军和平,只要贵军放下武器,肯愿招安,则我大清朝廷将赐以汝等高官厚禄,让你们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这样胜过做叛贼百倍!”

施南宽哈哈大笑,突地又停下,冷冷道:“穆大人是来招安我们的吗?如果是这样,你们可以回去了!我不想把时间浪费在与你们无意义的口舌上!”

穆荫怔愣,他被呛得口吃:“怎,怎么?你们不愿意?”

施南宽讥讽:“汝等已死到临头,还未认清楚形势!真是可怜,可叹!如今你们满人坐天下,你们还可称我们为叛贼,但你们还能称我们叛贼几时?成者为王,败者为寇的道理,想必穆大人懂吧!不几日,等我人民军打下北京城,汝等就是叛匪流寇!穆大人好好想想你们自己的命运吧!”

穆荫没想到这土里土气的施政委居然唇齿如此厉害,他放下蔑视的心理,缓和语气道:“为天下黎民百姓着想,我双方能否化干戈为玉帛,实现和平?”

“这种可能也不是不可能!不然,我也不出现在你们面前,与你们谈判了!”施南宽缓缓道,“这就看你们怎么做了!”

“只要贵方同意停下战火,承认我大清皇帝的存在,承认我大清为中华之正统,则我方同样承认贵方的存在为合法!你们可以入朝为官!”穆荫软软道。

施南宽皮笑肉不笑地摇摇头。

“我皇同意实行西洋国家的那种内阁制度,由贵方负责内阁领导,但前提是不得损害我满族人现在拥有的任何即得利益,必须承认我满清皇帝为永久最高统制者。”穆荫退让。

施南宽冷然道:“穆大人!你们还是没有认清楚当前的形势,你们现在应该考虑的不是能否还继续享受那些荣华富贵的问题,而是应该考虑你们怎么活命的问题,考虑你们满清怎么不被灭族的问题。”

施南宽这话就若当头棒喝,真正打醒了清廷和谈代表团的每一位成员,他们心情骤然低落,垂头丧气,宛若世界末日到来般。

“施将军!贵方的条件是什么呢?”穆荫祈求地问。

“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满清各大臣、各部队、各贵族听候我人民军的处理!”施南宽洪亮声音,铿锵有力。

穆荫傻了眼,这种条件怎能令人接受?他这时才发现对方这土里土气的政委是多么的厉害,是多么的强硬,他那脸上的“花纹”不再是笑料,而是张牙舞爪、狰狞可怖的鬼魔。而人民军其它和谈代表则扬眉吐气,再也不觉施南宽丢脸!他们现在深深懂得实力决定一切,有了实力,你即便是穿着破烂的衣裳如乞丐般,也一样能得到别人的尊重,一样令敌人害怕。

“我大清愿与贵方划江而治,不知贵方愿否?”穆荫见对方条件太苛刻,已无回旋余地,亮出己方最后的底牌。

施南宽再一次坚定地摇头:“不可能!你们只有无条件投降,才能保全性命,才是你们的最后出路!我泱泱中华几千年以来都是一个整体,岂能分成两半?即便是我人民军答应,可亿万炎黄子孙也不会答应的,我们会遭子孙后代唾骂的!”

穆荫悲哀道:“难道你们就不能作出一点让步吗?难道我们双方真的没有一点停火的可能吗?”

施南宽想起清军入关时的情境,及清军入关后对汉人实行的歧视政策,义愤无比,硬硬道:“让你们有命活下来,便是我们最大的让步!想想你的先辈们搞的‘扬州十日’、‘嘉定三屠’吧!便是把你们满清一族斩尽杀绝也不足解我等心头之恨!你们回去吧!好好备军,准备与我人民军一搏!”他冷酷的厉眼逼视清和谈表团成员,停顿一会儿,接着警告:“到那时,因为是我们付出血的代价打下的北京城,你们就等着好果子吃吧!”

“是和,是打,随你们的便!”施南宽最后道,“时间就在这几日,你们需早作决断哦!”

清廷和谈代表团成员感受到了对方强烈的民族仇恨,这都是清廷政府推行森严的等级制度、特权制度、贵族制度所酿下的恶果,他们心惶不安,胆颤心惊,不知等待他们和他们家人的最后命运到底是什么?

穆荫没精打采离开,人民军这么苛刻的条件,朝廷是怎么也不会答应的,已绝望的他心里不知在想什么?是在哀痛满清朝廷的命运,还是在作着自己的个人打算?

人民军攻打北京城联合指挥部组建后,吴命陵召开第一次联合指挥部军事会议,两集团军三大主官及各参战军三大主官悉数参加,另还有政务院特派文物小组正副组长及人民军军情部北京中心情报站正副站长也被邀参加。

“各位将军!各位特邀佳宾!这次会议我们主要讨论有关攻打北京城的相关问题,今天,我们务必拿出一个攻打方案来!”吴命陵简明扼要地作了一个开场白。

“下面由谁先来说说?”他扫视大家一眼,没有把目光注视在任何一个人身上。

第三集团军政委施南宽首先发言,他清清喉咙,道:“我觉得攻打北京城并不难,难的是保护北京城!众所周知,北京是一座历史名城,里面有数不清的历史文物古迹,那都是我中华民族先辈们智慧的结晶,都是一些无价之宝,损之容易,修复之难啦!因此,我们在确定攻打北京城的军事行动计划之前,首先应确定一个攻打方略来!”

文物保护特派员暗赞:“军中有这样懂得保护文物的将军,实是难能可贵啊!”

吴命陵频频点点头,在他来北京之前,林逸曾特别嘱咐过他,攻打北京城一定要注意保护那些文物古迹,多流点血、多流点汗无所谓,可多损坏一件宝物,不可饶恕!

但对于施南宽的话,在座的一些将军并不以为然,他们认为那些死东西一不能当饭吃,二不能作衣穿,有什么用?

吴命陵赞赏:“施政委说得好!首先确定一个框架,一个原则,再制定作战方案,我们既要攻下北京城,又要不能辜负林主席、人民军总部及政府院的重托,力争两全其美。”

“吴部长!这个框架与原则我们就不用讨论了吧,你不如直接把林主席的要求说出来就是了!我们无不遵照执行!”第九军军长周宁涛最不喜欢被人束手束脚做事了。

吴命陵指着周宁涛道:“就你这拼命三郎着急!上回打法第2军时,林主席还跟我表扬过你呢!可这回打保定城,你可要注意了,总政治部的王学范部长盯上你了!你功劳大,破坏也大!!”

周宁涛讪讪然,不敢再吱声,他是吴命陵与施南宽的学生。

吴命陵话虽这样说,但他还是觉得周宁涛说得有理,他没再卖关子,老老实实地把总部的意见掏了出来:“总部攻打北京城的作战原则是尽量少用火炮,城内禁用火炮;政治攻心为上,各种手段齐用;以压迫敌人投降为主,武力强攻为辅!”

“而攻城的框架,也就是哪些东西,哪些地方需要注意,文物保护特派小组将会为各个单位提供一份详实的单目,大家在布置任务时,要着重提醒下面的士兵们注意。”吴命陵望一眼文物特派小组那两位白发苍苍的正副组长,他们一位是广西大学历史系的教员,一位是政务院文化部下设的文物保护研究所成员。他们两人郑重地向大家点点头。

又是不用火炮,又是这不能打那不能打,下面的将领开始牢骚满腹。“孙猴子打妖精都还只是戴一个紧箍咒,我们却戴了一个又一个,这还让我们怎么打啊?难道让战士们用命去拼吗?”有人不满地嚷嚷。

对这些不懂文物是何物的军人,吴命陵知道再怎么说都是对牛弹琴,唯有以军令压制才行,他霍地站起,鹰隼般的厉眼扫视一通,沉声道:“这是林主席的命令!这是人民军总部的命令!谁有意见可以上提,谁不愿打,可以下来,去政治学院学习。”

顿时,下面鸦雀无声,再没一个人敢出声,在目前还没有一个人民军将领敢明里违抗林逸的命令。

吴命陵坐下来,“好了!这个问题不容再作讨论,我们下面谈攻城方案问题!”经过几年锻炼,加上林逸的刻意培养,他在军中的威信也在日益提高。

吴命陵怕会议再冷场,他话刚讲完,便把目光移向第一集团军的朱昊参谋长。

朱昊会意地微点头,站起道:“我这有一份作战计划,供大家参考!根据北京城墙的情况,攻打北京城可以选择两个突破口,一则为西面,此处为清镶红旗居住区,一则为南面,此为贫民居住区,两处均房屋楼宇众多,因为不能使用火炮,正适宜我人民军的巷战。”

军事会议室的笔记参谋把朱昊的作战计划人手一份发到各将领手中,这计划是联合指挥部委托第一集团军参谋部制出的初稿,这里当然考虑了胡野林与鲁万常那天谈妥的协议,两集团军各取一个主攻方向。本来,吴命陵想让第三集团军的参谋部也制一份攻城计划,然后,再综合两计划,定出最终的讨论稿来的,可因为第三集团军的原参谋长彭辽中将已调回南宁军校学习,而暂时兼任参谋长的第十军军长杨诚志又远在河南,因此,只能作罢。

众将领经过激烈讨论,最终基本同意朱昊的方案。吴命陵第二次站起来,大声道:“我命令!”

会场全体起立,就连那两位白发苍苍的文物特派员也不例外地笔直站着。

“攻打北京城选择两个主攻方向,一为西面,由人民军第一军负责;一为南面,由人民军第九军负责;其它两面担任佯攻,北面由有人民军第三军负责,南面由人民军第十二军负责;驻昌平府的第二军负责警戒东北方向;驻天津的第十一军,负责警戒西南方向,并担任攻城总预备队!”吴命陵滔滔不绝下达命令。

“各级指挥官注意提醒士兵们保护文物,提醒他们恪守军规军纪!如有违反,定当严惩!”他最后提醒。

“大家听明白没有?”

“听明白了!”会议室里,异口同声。

“谁还有什么补充没有?”吴命陵声音轻下来。

“吴部长!我还有一点要补充!”从会议的角落里传出一个略带女性化的声音。

大家愕然,齐望向声源处。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