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五章 前沿之战

而山 收藏 1 14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五章 前沿之战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说了那么多,林逸感觉有点累,想结束会议,突又想起军务秘书安平汇报的有关基层部队士兵违反军规军矩,下面政治部门处理不力的问题,便又强打起精神,很不满地道:“王学范部长!总政治部的工作要加强了,以前的总政治部工作过严,而现在的总政治部工作则过松!”

王学范不知所指,惶惶道:“林主席!出了什么事吗?”

林逸睇一眼,有气地反问:“难道一定要出了什么事,你们总政治部才会引起注意,才会加强工作吗?”

王学范不敢再吱声,林逸接着把马忧之夫妇在海南岛的遭遇简单地说了一番,完了还恼火道:“随意捆绑,随意踢打,是严重地侵犯人民的人权,人民军还是不是人民的军队?”

大家这才明白林逸所指,马忧之夫妇是马紫芳的父母,是林逸未来的岳父母,难怪林主席会生这么大气了!这里在座的几位,除吴命陵不知其中的关要外,其余人等均对此一清二楚。

林逸看着大家那古怪的表情,心中了然,怒色稍霁道:“并不是因为马忧之夫妇是马紫芳小组的父母,我才对这件事特别生气,相反,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与我有某种关联,我还不知下面的士兵已乱到这种程度了呢!这与清兵、湘军、土匪何异?”

懵懂的吴命陵一直听不明白马忧之是谁?林逸为何要提马忧之夫妇,此时方恍然。见林逸越说越气愤,知其不是借题发挥,而是一叶知秋,下面士兵的纪律问题真的很严重了。王学范脸色极不自然,狠咬唇,猛然抬头道:“林主席!请您放心,我会狠抓此事,让齐江波具体负责。”

林逸点点头,缓和语气:“这也不能怪你,以前文明将军具体负责此方面的工作,可他又因要管新解放区的问题,他没有三头六臂,一心不能多用,情有可原,不过,从今以后,我不想再听到、看到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他停顿片刻,又道:“这方面的工作是长期性的,什么时候都得常抓不懈,不能搞一阵风,”

说完这件事,林逸站起来,大家也知趣地站起来,一路的劳累令林逸看起来精神不振,他们知道林逸想休息了。大家往外走去,刘汝明慢下脚步,走在最后,林逸收拾好文件,赶上刘汝明问:“汝明还有什么事吗?”既然刘汝明在会上没有说,林逸猜测可能是私事。

刘汝明欲言又止,林逸也不逼他,转说其它:“汝明!公费选派留学生的事情办妥没有?号召国外留学生学成回国的事办得怎样了?”

刘汝明回答:“从去年九月至现在,已有六千留学生回国,他们散布在根据地的各行各业中,而公费新选派的留学人员早已出发。”

林逸满意地点点头:“每年公费选派留学生要形成制度,让教育部负责,一定要公开、公平、公正地选拔出有用人才出来!派往的国家要广泛,现在不比以前了,不要再局限于德意志联邦一个国家,而在德意志联邦学习的留学生也需尽快回国,如有条件也可分散到不同国家去。”瞥一眼刘汝明,林逸不停道:“选派留学生只是培养人才的一个方面,我们更应该吸引各国的优秀教师来中国讲学、任教、搞研究,要舍得出钱,要肯答应别人开出的条件!”

刘汝明道:“请林主席放心!这方面政务院都有安排,这次选派的公费留学生一千人,便分布于十五个国家,但以美国、英国、法国、德国、西班牙为最多!关于吸引外国人才的问题,政务院已令民政部与警察总局完善‘绿卡’制度,对各国优秀的人才实行最简单的入籍标准,而对加入中国国籍无甚兴趣的人才,则教育部有优厚的薪金与奖励制度与之配套!”

林逸脚步加快,边走边说:“这就好!自费留学生方面,教育部也要鼓励,做好引导,只要能在留学人员归国后的工作安排上做好文章,学子们的留学热情自会提高。”

刘汝明频频点头,到了转弯处,林逸轻说一声,撇下刘汝明一个人加快离开。

“林主席!请再稍等片刻!”刘汝明终下定决心。

“汝明还有什么事吗?”林逸早想到刘汝明有事。

“林主席!刘佳微回南洋了!”刘汝明注视林逸的表情。

林逸心巨震,但很快平静下来,问:“怎么?”

刘汝明进一步道:“表妹奉其父母之命回南洋,可能是有关婚姻方面的事,她这一去,可能便不会再回来了!”

林逸表情瞬息万变,轻叹:“佳人已去,沧海滔滔!”“她走后,你我两家合作的企业怎么办?”

刘汝明听到林逸的一轻叹,暗忖:“也不枉表妹刘佳微对林主席的一番深情了!”他走近一点,道:“我这一方,我已做好排,已全权委托给家族的一个堂兄管理,但我建议两家合作的企业由夏红出任总裁!”

林逸沉思片刻,同意:“可以!具体的事情让他们去商量吧!”

言吧,林逸怅然转身,刘汝明追上两步:“表妹佳微走时,留有一封信,她让我转交给你!还有一个香囊!”他从公文包中,拿出信与香囊递过去。

香囊很大,信封上有水打湿的皱印。林逸迅速接过信封与香囊,木然离去。尽管林逸刻意掩饰,刘汝明还是在其接信封与香囊时,发现了他那瞬间的颤动。

怅然回到书房,林逸犹豫着是否该打开信封,沉默良久,最终他还是没打开信封,而是沉重地把信封放入抽屉,压在最底层,永久封存了!而那大大的香囊,林逸拿起凑近鼻,轻轻嗅闻,然后细细拉开口,慢慢倾倒,赫赫然倒出一桌的“纸心”,顷刻间,他双眼湿润。

知悉蒙古骑兵潜入后方屠杀筑路工后,第一集团军司令部甚为震惊,知责任在己,不用总参谋部下令,怒火中烧的司令胡野林与政委雷明即刻下令部队寻找蒙古骑兵决战,并令人民军第一骑兵师分成若干股,四处搜寻蒙古骑兵的踪影。但蒙古骑兵打定了主意,只是骚扰绝不与人民军交战,人民军第一集团军始终不能捕捉到他们的主力,而人民军第一骑兵师多股出击,多次出击,也仅是捞到一些小米虾。

这种情况直到四月中旬,人民军第二骑兵师与第三骑兵师北上增援后,情况才得到根本改变。自林逸要求第一骑兵军尽快组建成军后,人民军各大部通力合作,总政治部从干部配备上,总参谋部与编制上,总后勤部从兵源上、武器装备、马匹提供上均以最快速度使第一骑兵军组建成军,时间仅用了两个月。

第一骑兵军采取边招募边组建,边训练边北上的原则,迅速部署到陕西北部。第一骑兵军的主力骑兵团兵源大多来自于原清军投降骑兵部队或西北牧马少数民族,而第一骑兵军的后勤部队、机关人员、轻炮部队、重机枪部队、通信部队等则从人民军几大新兵营或军队院校抽调。

第一骑兵军中有些部队还没有训练一个星期,便被派出执行任务,他们在战斗中成长,在成长中战斗,虽说他们也遭受到挫折,但他们也取得了不俗的战绩。以第一骑兵师为主力,其它新骑兵师配合,第一骑兵军成功设伏围歼了三万蒙古骑兵,并不断驱赶,趋渐把蒙古骑兵逐出了陕西与山西境内。

有了第一骑兵军的护卫,人民军第一集团军可以大胆向北挺进。接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起北京战役令:第一集团军第一军、第二军、第三军出陕西,进入蒙古,向东北挺进,绕到北京城的北部,第一军占领承德府一带,封堵住清军的北退之路,第二军与第三军从北面与西面向北京城发起攻击;第二集团军夺下保定城后,逼近北京城,从西面与东面向北京城发起攻击,其第十军向西南警戒,务必阻止山东清军北援;第四集团军的第十六军出河南向东挺进,进入山东省,以牵制山东清军!

第一集团军接到这份命令,下面的将士们大发脾气,这不是厚此薄彼,大偏心吗?我第一集团军离北京城上千里,而他们第三集团军就在北京城大门口,等我们赶到北京城时,可能第三集团军连汤都喝得不剩一点渣了!

胡野林理解下面将士们的心情,他作司令的不能与老资格的第三集团军的鲁万常司令相比,但下面的将士们可都是人民军中最老的最骄傲的元老啊!不能最后参与到最有意义的一场战役中,这将使他们留下终生的遗憾。

胡野林一边下令部队加速前进,一边宽慰下面的将士们:“虽然我第一集团军离北京城千里,第三集团军就在北京城大门口,但第三集团军并不一定就会赶到我第一集团军之前到达北京城!因为,在第三集团军进军北京城的途中,有一只拦路虎——保定城横在他们面前,他们一定要打死这支拦路虎,方能顺畅地、无后顾之忧地到达北京城,而要想打死这只拦路虎,势必要花费第三集团军不少的时间!这就是我们的机会,因此,我英勇的第一集团军将士们不需灰心丧气,不需满腹牢骚,我们只需抓紧时间,快马加鞭,我第三集团军不仅可以喝到上好的汤,还可以吃上鲜美的肉!”

他的政治动员极为有效,第一集团军挺进神速,不到五天时间,他们已看到了蒙古境内的长城。

而在太原的鲁万常接到人民军总参谋部准允其继续北上的命令后,喜上眉稍,他踌躇满志,即刻下令摆在最前面的周宁涛的第九军逼近保定城,他则亲率第十一军与第十二军跟上,而杨诚志的第十军警戒西南山东方向,护住整个集团军尾部之安全。这时,他心里美滋滋得很,他决心让远在千里之外的第一集团军连汤都没得喝!

随着鲁万常的命令发出,整个山西太原地区热闹起来,不管是晚上还是白天都是一片繁忙。这里西风急吹,关河冷落,人如流水,成千上万的部队与后勤支援民工从山西涌入直隶,向华北地区开进,浩浩荡荡,前不见头,后不见尾。

第三集团军三个军赶到保定城外,鲁万常在于家庄召开第三集团军军以上干部军事作战会议,讨论攻打保定城相关事宜。

“司令!打保定城何需如此劳师动众?把它交给我们第九军不就得了?”第九军军长周宁涛大大咧咧,不像是在参加严肃的军事会议,倒像是在菜市场与人杀价。

鲁万常蹙眉,周宁涛是原古华将军的手下,他不好发作,却也沉下脸色:“周军长自认为凭第九军三万人便可把保定城拿下?保定城内有十万绿营,三万新式清军,及四万八旗兵,他们的火炮数量并不比我第三集团军少!”

周宁涛不以为然:“清军已成惊弓之鸟,无甚战斗力,他们的火炮虽多,性能却与我军的相差甚远,司令不需忧虑,您尽管放心好了!我定可在三日内拿下保定城,司令您则可令一部分部队先期逼近北京城,另一部分可攻取东北角的天津城!”

鲁万常倒是小觑了这位人民军中除许奂之外年龄最小的将军了,周宁涛的算盘打得准,他让人民军其它部队威胁北京城,保定清军还不撤兵回援?北京城才是清廷的心脏啊!难怪他敢打三天之内拿下保定城的保票。而且,周宁涛还颇有战略眼光,他的眼睛不仅仅只是盯着保定与北京,他还注意到了天津,打北京是整个战役的中心,而不能首先解决北京城周边的清军军事力量,则人民军根本不可能安心攻打北京城。

人民军第三集团军政委施南宽微笑,接着周宁涛的话:“周军长所言极是,在攻打保定城的同时,安排一支部队攻打天津是非常有必要的,但在我人民军其它部队还未上来之前,仓促攻打北京城,则不可取了!”他停顿片刻,扫视众将领一眼,接着道:“这不是军事战略、战术问题,而是政治与历史问题!政务院下派随军的文物特派专家小组已郑重向集团军政治部提出了对北京城的文物保持要求,在他们还没有列出文物保护名单之前,人民军对北京城的攻打不得发起。”

在人民军第三集团军最受人尊重的不是司令鲁万常,而是施南宽,因为在座的大部分人都曾是他的学生,就连鲁万常也不例外,鲁万常也曾在南宁军校高级将领班短期轮训过。施南宽如此说,没有一个人敢反对,周宁涛只得悻悻地低下头,牵涉到政治方面的事,再好的想法都成泡影。

第三集团军副司令许都沉思片刻,打破会间的沉默,建议:“我看,攻打保定城可以让第九军负责主攻,第十二军协助,而第十一军东进,攻打天津城!待扫清北京城周边的清军军事力量后,我集团军三个军再合围北京城!”他与鲁万常一个样,总想着抛开第一集团军“吃独食”。

鲁万常站起来同意:“可以!成立攻打保定前线指挥部,由第九军军长周宁涛将军担任前敌总指挥,第九军负责主攻,第十二军协助,第九军与第十二军火炮集中使用;薛青将军的第十一军东进,务必在七日之内拿下天津城。”

保定城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文化名城,建城历史已逾千年。保定史称北控三关,是南达九省的畿辅首善之区,誉为“天下孔道,京师门户。”历代以来一直是京畿重地。明惠帝建文四年(1402),都督孟善加固城墙,以砖石砌城,筑女儿墙堞口3710雉。隆庆年间(1567~1572),张烈文等三任知府将土城逐步改建成砖城,加固并增筑城楼,城周长6公里有余,墙高3丈5尺,并有宽3丈、深1丈5尺的城壕。城墙顶部每隔60步修筑一个向外凸出的矩形墩台,可以使防守者从侧面攻击敌人,这就是军事术语中所称的敌台,此种敌台共设81个。城周四面建4个城门,东门名“望瀛”,南门名“迎薰”,西门名“瞻岳”,北门名“拱极”。城门正楼上建有城楼,并筑半圆形瓮城。整个城周虽似方形,但城西南部向外凸出200余米,并略呈弧形,往北又呈直线,城周形状似足靴,故素有“靴子城”之称。因此,保定城并非如周宁涛所言,手到擒来,何况城中还有十多万的清军把守。

第二天,周宁涛将军以前敌指挥部的名义下达作战命令:第九军第33师攻击保定东门——“望瀛”,第34师作预备队;第九军第36师攻击南门——“迎薰”,第35师作预备队;第十二军第48师攻击西门——“瞻岳”;第十二军第47师攻击北门——“拱极”;第十二军的第45师与第46师作总预备队,驻守于东北小河村附近。

东门与南门是人民军的主攻方向,因此,两个军的火炮均集中于此。是日中午攻城开始,人民军炮兵自东门与南门阵地向保定城轰击,步兵向攻击目标前进。第33师各团攻抵东门——“望瀛”城脚时,第36师动作迟缓,他们还无法跨过保定城的护城河。待他们刚接近城垣,部队却已出现较大伤亡,因为清军那落后的火炮数量多,火力亦不容小觑。由于各部配合不善,至晚八时,周宁涛下令全线停止攻击。

第二日凌晨六时许,人民军再次攻城,人民军炮兵阵地前移,再次向东门与南门一带展开猛烈炮击,东门炮兵阵地向保定东面城墙清军绿营炮击;南门炮兵阵地则向保定城南面城墙的清军新式清军炮击。

第33师第99团突击队涉过护城河,冒着清军如雨般的枪林箭雨,架梯登城,与清军展开血战,战况极为惨烈,突击队死伤达三分之一,未能奏效。第36师的第108团突击队亦潜进至南门城脚,奋勇登梯。第1营突击队官兵十几人全部阵亡,第2营突击队继续增援,终因清军不怕死,前仆后继,杀不甚杀,登上城后,守不住,又被赶了下来。

此时天已亮,突击队只得暂伏于城基壕沟内待命。晚上,第33师各团再次竭力接近城垣。清军筐下开水沸油、巨石滚木同时掷下。突击队虽将梯子靠近城垣,但损失惨重。第99团刚将梯子架好,准备登城,清军便浇下油再扔下无数火把,把登城梯烧得“啪啪”作响。第108团为烈火所阻,也无法登城。

久攻不下,周宁涛遂决定让担任佯攻的第十二军的第48师从西门——“瞻岳”挖坑道到城根,准备炸城。此举弄得清军措手不及,经一番激烈争夺,清军抵挡不住拥有手榴弹、机枪的人民军的猛攻,清军扔下近万具尸体后,败退下去,西门首先被破!

第48师冲入城中,迅速向两边发展,登上西门城楼后,人民军控制了这一俯瞰全城的制高点,即刻向北门与南门攻去,城内清军顿时军心动摇,慢慢向城内退却。

中午,人民军从四条门进入保定城中,并投入特种兵作战,一个一个地清除清军的明暗炮台,开始向保定城纵深发展。第33师此战打得很辛苦,他们攻入城中后,负责夺取清廷的直隶总督府。巷战开始后,因事先未将敌人的部署侦察清楚,直隶总督府附近地区集中有大量新式清军及许多的暗炮台,而人民军的炮兵还未跟上,不能给步兵以有力支援,第33师还是举步维艰。第33师马上给第99团的突击队调入火炮配合,进展立刻快起来。

黄昏时分,保定城大部被人民军占领,目前仅剩总督府附近一块还有清军在负隅抵抗,第33师还在与清军血战,战斗异常激烈。第九军特种兵营奉令从其它方向赶来增援,他们的爆破作战与精确射击,立刻令清军感到头痛,清军防线慢慢被突破。第99团逼近至总督府大院,他们本欲从四处放火,把清军烧出来,可第33师政治部下令禁用火攻,第99团只得与特种兵营配合,准备强行打进总督府。

在火炮的支援下,十多门大炮一齐轰击,爆开一堵堵围墙,人民军一举冲入督署,依靠围墙进行顽抗的清军,见大势已去,大部投降,一部被击毙,保定城彻底被占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