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九章 杀手慈善救灾献爱心

独孤雄 收藏 0 5
导读:铁血雄关 第二章 毛驴打工 第十九章 杀手慈善救灾献爱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873/


独孤雄和刘方在杀手们盖的草房了住了一宿,第二天天亮就起程赶路。

刘方是第一次看到太行山。太行山不象有些名山大川那样秀气,但她大气磅礴、朴实凝重。

高谷深涧,奇峰险崖,青天当中的流云和飞鸟或高或低的飞翔。潺潺的流水从深谷发源,流经田地和村庄。其中也有蒿草遍布,岩石深嵌的山坡

刘方道:“读书时候,学到《愚公移山》,觉得太行山充满了远古的神奇色彩。以为山上都是住着神仙呢,想不到进了山尽碰到些丑陋龌龊的杀手!”独孤雄笑道:“神仙也是人来做的。你又没有见过神仙,你怎么就能断定神仙都是高尚干净的?说不定神仙比杀猪毛血旺他们还龌龊丑陋呢。”

刘方想到如果神仙都象杀猪毛血旺一样身上的泥垢有半尺厚还不洗澡,那该是群什么神仙?懒神仙!想到这刘方忍不住格格笑出声来,看着独孤雄笑道:“那可糟了!”

一路高高下下、骑骑走走。大麻袋伤口已经痊愈,不好意思再赖在马背上,欢快地摇尾蹦跳着在驴马前面领路。空出的马匹就用来装行李,二人轻装上阵,走起路来比以前快捷多了。

日头就要偏向西方太行山头的时候,他们来到了太行山腹地的仁义县。

名义上是个县城,其实只有百十多户人家,放眼望去破败荒陋,在风中扬着黄沙。独孤雄和刘方骑着驴马走进了县城。

行走百十步,到了县城的中央位置。这是人们买卖聚散的地方,慈悲寺的对面就是仁义县衙。和尚和官府正在搞慈善募捐,几百个百姓围成两堆在捐钱,一堆围着寺庙外的和尚尼姑;一堆围住衙门外的师爷捕快。一条宽大的横幅把衙门和寺庙紧紧拉拢。横幅上写着七个斗大的血红大字:贫困救灾献爱心。

刘方听见后感慨道:“真是县城虽小,还有仁义官;百姓虽穷,个个有爱心。”说着就要上去解囊捐赠。独孤雄一把拉住她沉声道:“不要去,有古怪。”刘方听了吓了一跳,身不由己往后缩。

刘方跟着独孤雄一路过关斩降,事实证明独孤雄的判断每次都是对的。一阵狂风扫过,卷着五斗多的黄叶沙土在街心形成八尺宽的漏斗状旋涡。大麻袋见状竖耳立尾呲牙瞪眼朝和尚们狂吠起来。

独孤雄见了立刻毛骨悚然,拉着刘方拍马转身就走。回头看时,城里那些沿街杀猪卖肉、卖菜、卖柴米油盐香烛纸马做各种生意的小贩们已经个个手握兵器,把他们的退路堵死。只见那些屠羊的赶马的,个个头发竖起,露出吃人模样。独孤雄急喊道:“你骑马快跑!”

只听身后的和尚冷笑道:“想走?没那么容易!除非把人头留下!”

正在募捐救灾款的官府衙役小吏哗啦抽出刀来,大喊道:“不要跑了一个!”独孤雄把刘方拉在身边,前后看了看大声道:“我和众位无冤无仇,不知道众位为何要取我们性命?”

杀猪的和算命的走上前几步,算命的摊开一张图画盯着独孤雄和刘方道:“没错,就是他们。能砍下他们项上人头者,赏银十万两。帮助他人杀死者,砍中一刀赏银百两,砍下手赏银千两,砍下一条腿者赏银万两!”杀猪的狂笑道:“哈哈哈哈,老子发了,老子一年要砍多少猪腿羊腿,砍腿还有谁比我更快更熟练?这一万两银子是我的了。”算命的笑嘻嘻道:“老子一年到头摸手看相不知道摸过多少人的手,攥人手还有谁比我更快?一千两我是拿定了。”

杀猪的大惑道:“你没有刀子凭什么卸人家的手?”算命的阴森森道:“老子抓住他的手就把它生生掰扯下来,还用得着什么狗屁刀!”刘方听得脊背发凉,赶紧把手缩进袖子里。

独孤雄盯着杀猪算命和小贩们冷冷道:“你们放着好好的良民不做,为什么要当杀手替别人卖命?”算命的道:“说不得,兄弟,自古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不是我算命的和你们过不去,实在是因为你们的命太值钱了。”刘方怒道:“官府衙门就在眼前,你们竟敢如此张狂!”

杀猪的指着衙门口站在捕快堆里摇扇子、贼眉鼠眼、嘴上留着两撇鼠须的师爷呵呵笑道:“你不说,我还忘了介绍,他就是我们仁义县的明灯和舵手,杀你们的生意就是他介绍的。是他,给我们指出了发家至富的新途径;是他,领导我们实施改革创收的好门路。有道是天大地大没有黑心衙门的恩情大,爹亲娘亲没有师爷亲。”刘方听得毛发倒竖 。师爷得意地用扇子指指杀猪的,似乎是对他的夸赞有些不好意思,在那里故做谦虚。接着色眯眯地盯着刘方不放。

和尚们听后大怒,凶相毕露,砍飞几个人头腾空跃起,百姓吓得魂飞魄散。惊叫着抽身拔腿往后跑。

和尚们挥刀乱砍,霎时间砍翻几十人。百姓象被驱赶的羊群,惊恐万状地从独孤雄身边拥挤踩踏而过。独孤雄把刘方搂进怀里,岿然不动,就象是黄河中心的中流砥柱,任凭滚滚人流波涛汹涌穿过。大麻袋开始见人们冲向自己和主人,还充狠发威向急退回来的百姓狂吠发出恐吓,后来见人如潮水向它压来,立刻把充保镖当英雄的英雄气概抛到了九霄云外,赶紧跑进楚霸王的肚子下面躲起来。

为头胸挂硕大佛珠的胖大和尚指着师爷嚷道:“你们什么意思?说好了这单生意由我们少林亡命团承包的,怎么还会有这么多人跑出来争抢?”师爷摇着扇子阴笑道:“人多力量大,骑在驴背上的小子很难对付。多个人胜算就多几分,反正这里所有的人没一个是你的对手,他们的人头迟早是你的,少林大师何必介意?”

少林大师怒道:“狗屁,瞎猫也有碰上死耗子的时候。万一老子拼死拼活,到头来人却被他们误打误撞杀死了,帐怎么算,我岂不是吃亏?你们分明是不相信我。”

师爷笑道:“放心,只要是少林大师你带头杀死了这两个人,合同上写明的十万两银子一两不少还是你的。”少林大师呵呵笑道:“如此说来,他们要是砍了这两个人的手脚,也不用从那十万两里分?”

师爷不屑道:“区区十万,就把你乐成个蛤蟆,谁会和你分那几两银子?”少林大师喜道:“这下我就放心了。也不知道是谁和他们有什么血海深仇,居然肯花大笔钱买他们的人头,我率领少林亡命团当杀手杀人以来,还是第一次碰上如此豪爽大方的买主。师爷是此次杀人的承包商和策划者,可否透露一二?”师爷摇头晃脑故做神秘道:“佛言:不可说,不可说,就是不可说,商业机密更是不可说。少林大师又何必好奇,杀了人拿银子走人就是。”

独孤雄听后如同坠进五里雾中,指着师爷喝道:“到底是谁想要我们的性命,如此藏头露尾,算什么好汉!”师爷摇着扇子走到少林大师身边奸笑道:“商业机密、不能公开,暂时保密。”刘方怒道:“既然不想公开就永远都别公开,为何说暂时保密?”师爷看着流芳淫笑道:“小弟弟,不要太性急嘛,到了该告诉你们的时候,还是会告诉你们的,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刘方道:“那要等到什么时候?”师爷道:“当然是到把你们的头割下来以后罗!”

刘方朝他唾了一口骂道:“大冬天扇扇子,人不人鬼不鬼,趁早死了算了!”师爷盯着刘方白嫩的小脸,抬手抹了一把流到下巴上的口水指着刘方对捕快们道:“先把这个小弟弟留下,我要先奸后杀!”

刘方以为被他看出假扮的破绽,急忙抓紧衣领喊道:“你搞清楚,我可是个男的,不是女的,大白天喝酒喝昏头了吧。”衙役们猪欢狗笑地乐道:“没错,我们师爷好的就是这口,你要是个女的他还不稀罕呢。”

刘方毛骨悚然钻到独孤雄背后大骂道:“变态,流氓。”独孤雄瞪着师爷咬牙切齿道:“不要怕,有我在。等会我一定把那个师爷活捉过来,让你象在黄河边上割大蛟龙一样把他的鸡巴割了出气!”话还没有说完,就觉得后心好象被蝎子尾巴钳了一下,不禁哎呀叫出声来。耳边听得刘方恨声道:“人家吓得魂都掉了,你还好意思趁火打劫!”

师爷把扇子一招,杀猪卖菜的小贩们手举菜刀称杆斧头向独孤雄和刘方他们砍来。独孤雄把刘方身子按趴在马背上,然后怒吼一声,手中金枪由后向前团团一舞,冲在前面的十几个平民杀手立刻被金枪刺破头颅,身首异处。

平民杀手们怔在当地,独孤雄暴喝道:“我平生从不杀无辜良民,念尔等也是受他人鼓惑,我既往不咎,放尔等一条生路。知道退进的闪开道路,否则休怪我的金枪不长眼睛!”少林大师和师爷捕快一心想看看独孤雄到底有多厉害,所以并不动手,在旁边坐山观虎斗。

师爷喊道:“乡亲们,同胞们,改变命运的时候到了,只要你们今天奋力拼搏,你们明天的生活从此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那些看不起你们的人,那些你们平时想都不敢想,看都不敢看的美女美食名贵首饰,美酒流行衣服宝马仆人就都会实现。你们还等什么,流血一小滴,享受一辈子,砍杀半柱香,金银珠宝来。快上啊,杀死他们,砍下他们的人头。就什么都有了。”

独孤雄见师爷如此丧心病狂,恨不得过去把他吞进肚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