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四章 亲人相逢

而山 收藏 1 17
导读:中华“逸”史 第六章 第二百四十四章 亲人相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267/


“谁?快滚出来!”一个皮肤黝黑的士兵惊觉床下有动静,紧张厉喝,旋又提醒其它人:“副连长!快来!这里有人!”

第四连副连长张小中听闻,大步跑进内屋,后面跟着七八个二排的士兵。这间屋布置得古色古香,带有浓浓的书香味,却并不奢华,里面一组雕花大柜中摆着一些书。“在哪里?”张小中警惕地询问,其它士兵训练有素地散开,封锁了所有的内外出口,连窗户旁也站了人。

黝黑士兵指了指床底下,压低声音:“在下面!”

“出来!快出来!不出来我们开枪了!”张小中大声喝叫,他猜测对方可能不是什么危险人物,紧张的心稍松懈。

“别开枪!别开枪!我们出来!”一个清癯的老者颤抖着艰难爬出,赫然是马紫芳的父亲——琼州府府台马忧之。

“还有!都出来!”张小中催叫。

“没,没有了!”马忧之轻瞟床下一眼,慌说,可他慌张的动作出卖了他。

“你不老实!敢骗我们!”黝黑士兵跑上去,一脚踢去,马忧之侧身倒爬在地。

张小中声色俱厉:“你刚还说‘我们出来’,怎么只能有一个人呢?”

“里面的人出来,再不出来,真要开枪了啊!”张小中恐吓。两个士兵走近马忧之,一左一右抓着他的手臂拖往门外,另有一个士兵倒拿着长枪往床底下扫去。

“唉哟!别打了!我出来!”一个苍老的女音从床底下传出。一会儿,爬出一个年约五十岁的老妇人,她是马紫芳的母亲——田氏。

“原来是一个女的!”张小中挥挥手,让人把田氏拖走,并吩咐黝黑士兵再仔细搜查一下,看还有没有其它人。

“你们是什么人?”张小中走出门外,开始盘问马忧之夫妇。

“我是府里的账房先生,这位是内贱!”马忧之瑟抖着身子,不敢看凶神恶煞般的人民军士兵。

张小中围着马忧之转一圈,突地大喝:“老匹夫胆敢骗我们?账房夫妇有穿金戴银的吗?”

两个士兵走近,用长枪上明晃晃的刺刀左右交夹着放在马忧之的脖子上,马忧之惊恐,身子软软瘫倒在地。

“装死!”士兵狠狠踢两脚,怒道。

“你们不说,是吧?把他们捆起来,拖出去,外面有认识你们的人自然会说。”张小中威胁。

早有士兵找来绳子,遂把马忧之夫妇五花大绑捆了个结实。

“张副连长!胡闹!”从左边进门处传来一声喝斥,一个浓眉大眼的强壮汉子大步进来。

“刘指导员!”士兵们报告。

“快帮两个老人家松绑!人民军有规矩,不准为难老百姓,难道你们都忘了吗?”刘指导员教训。

“刘指导员!你看他们的穿着,他们是普通老百姓吗?”张小中不服气。

“不管是谁都不能捆人!”刘指导员不容分说,语气加重。

张小中噘着嘴:“我这不只是想吓吓他们吗?”

“他们是谁?”刘指导员不理张小中,随口又问。

“他们嘴硬,不肯说!”一个士兵回答。

“老爷!你们怎么也被••••••?”被刘指导员那一伙押出的人中,有人惊叫。

“什么老爷?”刘指导员疑惑。

那人惊觉叫漏了口,赶紧闭嘴。马忧之狠盯一眼那下人,痛苦地闭上眼睛。

“快说,你们是谁?不说,拉出去砍了!”张小中又来劲了,这回刘指导员没再阻止。

两士兵作势拉着马忧之要走,马忧之吓得尿流,赶紧道:“我就是琼州府府台——马忧之!”

难怪了,搜遍了整个府衙也未找到府台,还以为府台在攻城战中被打死了呢!原来匿藏于此啊!“捆好!捆好!把府台押到团部去!”刘指导员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马忧之夫妇苦难地被押着往团部走去,他们不知等待他们的命运将是什么?

城外,在第78团团指挥所里,第78团曾团长与陈政委在轻松地闲谈,听说捉住了府台大人,两人很高兴。“把那位府台大人带进来!”曾团长大声吩咐,接着又对陈政委道:“怎么还没有那位海南总兵大人的消息呢?”

“团长别急!可能再等一会儿,消息就来了!”陈政委宽慰。

被捆成粽子似的马忧之被张小中与刘指导员带了上来,就这一番折腾,马忧之已被折磨得气喘吁吁,浑身乏力了。

“你就是府台大人?”曾团长求证。

“老朽正是琼州府台马忧之!”马忧之有股恨意。

“先给府台松绑!”陈政委吩咐。

张小中与刘指导员正想动手,这时,外面脚步声阵阵,一大队的人进来,走在最前面的是第26师少将师长彭敬量,在他旁边的是一位温文尔雅、长相英俊、书卷气十足的上校,彭敬量好像对此一位比他低一级军衔的人很敬重,总是不时地侧头与对方搭讪。

“听说第78团捉住了琼台府府台?”彭敬量老远便嚷嚷。

“报告师长”第78团的人敬礼。

“府台在哪?”彭敬量笑着问。

“报告师长!这位就是琼州府府台马忧之!”第78团曾团长得意道,其它人亦是得意洋洋,颇有邀功的意味。

“这位就是马忧之老先生?”跟着彭敬量进来的那位书卷气十足的上校抢先走近,睁圆眼惊叫。

“怎么?安秘书认识?”彭敬量疑窦顿生。

“胡闹!快给老先生松绑!”安平脸色愠意浓浓,声音异常严厉,“谁捆的?我要追究你们的责任!”他自己首先开始手忙脚乱地动起手来。

在场所有的人惊讶这位叫安秘书的人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彭敬量更是不解,他不知安平此次来负有特殊使命,当安平持林逸的亲笔信到达第26师师部时,他还大吃一惊呢!搞不懂这位林逸身边的大秘书为什么会来第26师,难道是来督战的?安平未透露一点口风,他也不好问。

“快!快!给这位老先生松绑!”彭敬量着急吩咐,他隐若猜出安平此番来可能与这位被绑的府台大人有关。

马忧之也满是疑惑:“我好像并不认识他啊!”

曾团长、陈政委、张小中还有刘指导员慌忙上去,为马忧之解绳。

“让马老先生受惊了!”安平小心翼翼地扶着马忧之坐下。

“你是?”事情变化得太快,马忧之受宠若惊。

“在下是林主席的军务秘书!”安平陪坐下来。其它人这才知道安平的身份,难怪连彭敬量师长也要对他恭敬有加了。

“林逸现在怎么样?”马忧之直呼林逸其名,其它人感觉这位府台大人可能与林逸有什么关系,不然也不至于让安平如此恭敬对待。

“马老先生怎么不跟下面的人讲明你与林主席的关系呢?不然,他们也不会这样对待你了!”安平轻声询问,说完又狠狠地瞪了第78团的人几眼。

在场的人更感好奇,这府台到底与林主席什么关系?如林逸今次不是特别吩咐,连安平也不知马忧之是马紫芳的父亲呢!林逸离开海南时,跟随他上大陆的约有二千人,这里面包括讲武堂、讲习所学员及所有的民团新兵,经过八九年征战,现在还能存活下来的不到四百人。而这四百人中,又有许多转入了政务系统,真正还留在军中的,至少都是上校军衔的军官了。因此,知道林逸曾经是琼州府师爷的人已很少,再加上在人民军登陆大陆之后,曾下过严令: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军中任何人的底细,又特别是军中高级军官们的底细,以免祸及家人!

“不是老朽不说啊!而是老朽来不及说啊!再者,老朽说了他们会信吗?说出后又有用吗?”马忧之揉着酸麻的手臂,苦笑。

“有用的,当然有用的!”安平道,“我便是林主席派来专门接您与老夫人的!”

“真的吗?”马忧之不相信。

“当然是真的!林主席因事不能亲来,但林主席与马小姐已到了湛江港,他们在那等您们呢!”安平笑道,又问:“老夫人呢?”

马忧之怨恨地望一眼张小中与刘指导员,怒气道:“问他们了!”

安平沉下脸色,急问:“怎么回事?”

彭敬量厉声:“还不快把老夫人请出来?”

张小中与刘指导员慌张跑开,他们现在知道得罪“瘟神”了,刚他们还踢了马忧之呢!

安平这时转对彭敬量道:“彭师长!这事你们第26师政治部要做出处理,处理完毕后,写个报告上来,我会关注此事的!”他很不满,他仅仅只是晚来了几分钟,便让马忧之夫妇受了这么大的苦,真有愧于林逸的吩咐啊!他现在还不知怎样向马紫芳交待呢!“军规军矩早就说明的,对老百姓要友善要和气,不准损坏老百姓的任何东西,你看你们是怎么做的?你们这些政工干部是做什么的?”他喋喋不休,越说越想越生气。

在场没有一个人敢出声,就连彭敬量也是面带愧色。

“彭师长!派人护送一下吧!我马上要带马老先生夫妇回大陆,林主席还在湛江市等我的消息呢!另外,公私要分明,属于马老先生家里的东西,要妥善保管好!”安平怒色稍霁。

“安秘书这就要走吗?”彭敬量现在完全可以确定安平就是专程为此事而来的了,看来,林主席与这位府台大人关系非同一般啊!他心里开始忐忑不安起来,不知安平会否在林逸面前说什么?

“是的!许东阳司令还在舰上等着我呢!”安平站起来,扶起马忧之,“马老先生!来!我们走!”

安平与马忧之夫妇走后,第78团曾团长与陈政委惶恐地望着似火山欲爆发的彭敬量,他们知道被其恶训一顿是免不了的了!

第三天下午,安平带着马忧之夫妇到达湛江市,林逸与马紫芳早接到消息,出门十里前往迎接。见到阔别多年的双亲,马紫芳与两老抱头痛哭,林逸千般滋味涌上心头,伤感地站在一边,他想到了他的姐姐,他的亲人他是永世无法再见到了。

林逸拜见马忧之夫妇之后,带着他们往回走,路上马紫芳还是与母亲在马车上说个不停,而马忧之看见当年那个嫩稚的英俊年轻人今日显得成熟威武许多,举手投足间均有一种气势,他感慨万千!

回到湛江,安平老实向林逸报告了在海南发生的一切,林逸深为震怒,心想:“回去后,有必要让总政治部开展一次整饬部队纪律的运动,爱国爱民是人民军的灵魂,这个绝不能忽视了。”

第二天,处理完湛江自由港的事,林逸带着马紫芳一家回南宁市,一路西进,马紫芳兴奋地向父母介绍沿途的新鲜事,马忧之夫妇大开眼界,特别是当他们坐上从北海至钦州的汽车,又从钦州坐上北上南宁的火车时,两老惊讶的神情总也不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现在的火车与汽车已大大不同于几年前了,它们的速度、舒适度、安全度均大大提高。

回到南宁,林逸便接到一则坏消息,他刚进室,政务院的刘汝明主任,军部的几大主官吴命陵、周炳坤、朱达与王学范,均来到了他的房间。林逸错愕,暗忖:“难道地球离开我就不转了?根据地离开我便运转不灵了?”他沉着脸,重重道:“你们先去总部第三会议室,我等会过去!”

显然各人都有急事,而王学范的事可能最急,他几次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忍住,随着大家一块往军务大院的办公地点走去。

家里,马忧之夫妇自有马紫芳安排,而早在林逸与马紫芳去湛江前,夏依浓与夏红便把一切安排好,也用不着马紫芳劳神费心,她只管带着两老住进去便是。

林逸匆匆洗一把脸,跟马忧之夫妇招呼一声,快步赶往第三会议会。

“林主席!”见林逸进来,几人都起立。

林逸摆摆手,让大家坐下,沉声问:“谁先说?”

大家把目光射向刘汝明,他是党内的第二号人物!

而王学范却抢先了,“林主席!北面出事了!”他急急道。

“出什么事了?”林逸不为所动,依然一副泰山压顶而色不变状。

“陕西与山西交界处,华平公司第五建筑队的八万筑路工遭突然出现的蒙古铁骑屠杀,约有三万筑路工被无辜砍死!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王学范哀痛道。

“什么?”林逸惊得站起,他把眼望向刘汝明、吴命陵与朱达。

其它人均震惊得无以伦比,这王学范嘴也太紧了吧!大家都坐在一起那么久了,居然一点口风也不露,难怪今日见其一直不对劲了。

“什么时候的事?”林逸铁青着脸皮,紧咬嘴唇。

“就刚林主席回来那一刻,总政治部的人传递过来的消息!”王学范道。

“怎会是你们总政治部先得到消息?”林逸追问,他其实是在怪罪主管部门的政务院,与负责军事指挥的总参谋部和负责情报的军情部三个部门的失职。

“发生屠杀事件时,正好总政治部有一支工作组在附近做地方调查,得悉消息,他们一边向当地政府与驻军报告,一边马不停蹄地向成都赶,然后通过电报上报到了我总政治部,因为他们只知道总政治部的特急电报接受方式!”王学范解释,接着又道:“我想用不了几分钟,各部门马上也会接到同样的消息!”

果然,门外有几个人影在闪动,朱达走出去,见军情部与总参谋部的人手拿急件正犹豫着是似要打断里面人的开会呢!朱达接过两份急件,把总参谋部的那一份递给吴命陵,两人各自拆开一看,相视一眼,不用说,大家明白,急件说的就是刚王学范所说过的事。

追究谁先得到消息没有任何意义,林逸剑眉拧倒,重拍桌道:“屠杀百姓!蒙古骑兵该死!”接着狠狠道:“胡野林与鲁万常失职,总政治部速查清此事,怎会有蒙古骑兵跑到后方来了?政务院要严厉追究华平公司相关人员的责任!”

刘汝明与王学范心惊记下,在座各位均被这庞大的屠杀数字所震惊。林逸命令:“总参谋部立刻下令胡野林的第一集团军寻找蒙古骑兵决战,务必消灭之!”

吴命陵提醒:“林主席!蒙古骑兵自第一次与人民军交战遭重创之后,他们一直采取游击之术,扰我后勤部队,攻我无力触及或兵力薄弱的偏远死角,我方损失不断上升,现要想找他们决战,恐不易啊!”

“对付蒙古骑兵的办法,如没有奇计的话,只能是以快制快。蒙古骑兵有十万之众,他们分兵而动,我人民军步兵确是无可奈何,而仅仅一支人民军骑兵师根本应付不过来!”林逸认同吴命陵的看法,他看一眼周炳坤,不理会心紧的周炳坤,道:“我看需马上成立其它三支骑兵师!让人民军第一骑兵军尽快组建到位,尽快投入战场,这不仅仅只是为了对付蒙古骑兵的事,而且,人民军马上要进入新疆省,第一骑兵军的组建势在必行。”

林逸既已如此说,周炳坤还能如何?现在他不再像去年那样为难了,因为新建的几条武器生产线业已投入生产,而钢材不足的问题,也出高价从别的国家进口了一部分。

林逸接着问:“吴部长!许奂的第四集团军组建完毕没有?”

吴命陵答道:“第四集团军的第十五军与第十六军上个星期已装备完毕!怎么?林主席想发动对清廷的最后一击了?”

其它人紧望着林逸,等待他的回答。

林逸重重点头:“让第四集团军的第十五军与第十六军部署到河南一线,接替第三集团军杨诚志的第十军的防务,然后,吴部长可以向胡野林与鲁万常下达进军北京的命令!”

吴命陵疑惑:“林主席!需这么急吗?我军还有许多准备工作尚未作好啊!最主要的是我新解放区的稳固问题太多!”

林逸不以为然,挥挥手:“准备工作可以边进军边准备,新解放区的稳固工作交由国防部的文明部长去做好了!”他停歇一会儿道:“我们需在五月之前解决好北京的事情,然后赶在今年冬季之前,进入东北与新疆,不然,大雪纷飞,解放全国的事情又要拖到明年了!”

大家深以为然,均点头称是。

林逸不停道:“总参谋部与总后勤部要立刻着手组建人民军第五集团军,我们需为解决太平军、湘军与淮军早作准备。”

大家怔愣,以前对扩军的问题颇为忌讳的林逸,不知怎么了,自从打败西洋联军的第二次进攻后,连续不断地大手笔扩军,令人应接不暇,颇有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周炳坤经历太多,心志已麻木,不再对林逸任何的惊人之语感冒,他知道林逸下定了决心的事,很难改变。而大家也均表赞同,因为他们知林逸做出的决定都是经过全方位深思熟虑了的。

“关于第五集团军主官问题••••••?”王学范问。

林逸截断道:“让第三集团军的参谋长彭辽回来学习吧!”他这是委婉地公布了第五集团军司令官的人选。

“可彭辽将军还在直隶前线作战啊?他回来后,由谁接替他的职务?”王学范询问。

“暂时让第十军军长杨诚志兼任第三集团军参谋长之职吧!最后人选,王学范部长与朱达部长你们两人挑出人选后,总部再会议决定。而第五集军司令部其它主官及各级部队主官,你们也要尽快挑出人选来。”林逸指示。

林逸说完,又道:“为了让国防部文明部长更好地解决新解放区问题,我建议让文明部长辞去人民军总政治副部长之职,让齐江波少将接替文明将军在总政治部的工作。为了搞好政务院国防部与人民军总部之间的协调,今后出任国防部部长之职的人,成为必然当选的人民军军委委员,所以我建议让文明部长升成为军委委员,出席军委日常的决策会议!”

这一条甚好,大家纷点头赞同。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