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情势如火 一

smxglt 收藏 1 18
导读:故乡行 情势如火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36/


火警


时光如梭。转眼尤跃进来到故乡已经21天了,和妹妹一道在芙蓉国(指湖南,引毛泽东诗词:“芙蓉国里尽朝辉”句)度过了一年一度的除夕之夜。春节的那几天,他们过得很愉快,也觉得时间过得更快。今天是公历2月7号。农历大年初五。还有六天的时间,他们就要乘坐返豫的的列车踏上归途了。

由于一项特殊任务,石油批发部派跃进的小婶到株洲去观摩某种数控装置的操作,上午全家还有靓把她送上火车。回来时,满叔让娭母也带着跃进、小丽和靓到烈士公园玩,自己特意拐到水果市场给侄子侄女买回许多橘子,柚子等南方水果。晚上,奶奶、叔叔、跃进和小丽又像除夕晚上那样围方桌而坐,吃着水果品着豆茶谈着天。随着时间的流逝,大家都觉得在一起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不晓得你们哄么子鬼。没过初五就出么子差!”娭母也新沏了4杯豆子芝麻茶端到桌前,她对媳妇年关出门很不乐意,为这事早晨还和儿子吵了好大一阵。现在不知怎么又想起来,唠叨着。“妈妈,您老人家又叫别个不高兴,人走都走哒,你还讲么子喽!”满叔接过茶盘,向娭母也她劝着,大家都没睡意。

突然,楼下传来了像是敲铁轨的音响,声音不大,但很急促,在宁静的夜空中传得很远,咬嚼着也激励着所有知道它含义的人的心。

屋里最先做出反映的是满叔,“打点!妈妈,您快把炉筒子灭掉,带进伢子和丽妹子下楼!”人却早已在喊声中拿起铁锹冲出门去,只留下声音在屋里回荡。

这下娭母也也慌了神,一面用水浇着炉子,一面在呛人的煤蒸汽里用发直的嗓子冲着小丽和跃进喊:“你们快下楼嗄!”这时,电灯突然灭了,屋里、窗外一切都沉浸在黑暗中,更增加了紧张和恐怖的气氛。

跃进和小丽被这突如其来的钟声、喊声和黑暗惊呆了,不过马上跃进就清醒了过来,他把妹妹推了一把,说:“快扶奶奶下楼!”就向门外冲去。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已经意识到一定是发生了足以威胁人们生存的危险。他认为自己有责任和满叔叔等人们一道来挽回它或消灭它。可意外地被绊了脚,把一个什么玩意踢到了木盆里,一个踉跄,肩膀撞到了门框上,痛得他直咬牙,忍不住想发出一声“哎呦”的呻吟,可一张嘴,却只喊了一声:“小丽,招呼着脚底下!”

门外一片慌乱,促急的脚步把楼梯踏得直叫“痛!痛!痛!!......”

跃进刚出门就感觉到从对门出来一个人飞快地跑下了楼梯,陡然想起了靓。“她一定会被吓坏的。”左手揉着被碰痛的右臂,右手触着墙向楼梯摸去。

“妈妈!鞋子,鞋子!”突起的女高音剧烈地撕扯着跃进的心弦,他一下子把要去拯救什么或排除什么的念头抛到脑后,什么也没来得及想就撞进了靓的卧室。

“你在哪?我来了!”跃进递给靓一个安慰向她摸去,手刚触及,靓就不顾一切地扑过来。差一点没有把他撞倒。靓紧紧地搂着跃进的脖子,只说了声:“我怕!”就无力地靠到了跃进的胸前。全身剧烈地抖动着。

跃进被这意外的举动搞懵了。立刻,靓发烫的胳膊把发烧的体温传遍了跃进的全身。她那柔软浓密的头发抚摩着他的脸頰,把淡淡的化妆品的气味送进了他的鼻孔,使跃进意识到自己被一个刚出被窝的少女拥抱!他一下想起自己是个男人!浑身猛然一悸,就要把靓推开,要不是门外的喊声使他想起了处境的险恶,恐怕也真会把她推到床上去了。

跃进感觉到靓的全身都在抖颤,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猛烈地撞击着胸膛。“我一定要把她拖出去!”跃进想,便急急地对靓说:“陈靓,快放开我,跟我走!”靓不但没有松手,反而身子抖得更厉害了。跃进觉得她的体重在很快地增加着,“完了,她已经吓昏了!”跃进这时再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有别了,决定马上把她抱出去,尽快脱离这来源不明的可恶可怕的危险。

靓把跃进的脖子箍得是那样的紧,以至跃进不能弯下腰来把她抱起。“松一点,松一点!”跃进一面说着一面使劲把靓扳向左怀,右手搂着她的腿弯,左手挽着她的腰,把靓抱在胸前,连她的衣服和鞋都没想到拿就吃力地向外摸去。靓的右臂无力的勾着他的脖子,额头微微抵住他的面颊,浑身软绵绵的,犹如酣睡一般。

刚下了两阶楼梯,电灯突然亮了,他们暴露在灯光下。跃进马上发现了自己的窘像:靓赤着脚,头发胡乱地扑棱着,身上只穿了一件宽大的条子睡衣,白细的胳膊挽着跃进的脖子,而衣袖却早已掳到了肢窝!两人的脸都红了。想不到灯光能使他们这样的难堪,更想象不出这样怎么能去见人。跃进呆住了,不知是该先回屋取靓的衣服好还是继续逃避危险重要。

“快回去嗄!”靓着急地嚷了一声跃进才回过神来。听着外面的人嚷着,骂着,埋怨着进了楼,已经有人跨上了楼梯,他明白那莫名的危险已经排除。现在,人们正向他走来!跃进一急之下竟忘记把靓放下,慌慌张张地抱着靓向屋内跑去,但已经晚了。

“快来看呀!哈、哈、哈、哈......”一声尖叫使得他俩同时愣了一下,靓马上从跃进的怀里跳了下来,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拖着跃进急忙跑进自己的家门,“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这呜哩是好哇?!”靓又气又急,又羞又恼,两只小手捂着红脸,两只赤脚擂鼓似的在楼板上踏着。

“但愿别人没看见我们,我听得出叫喊的人是小丽。”跃进安慰着靓说:“你快去穿上衣服和鞋子。我得马上出去,让陈婶或别人看见我们这个样子在一起更是不好!”他自己也心跳得不行,也很惊慌,不过还没有失去理智。跃进把这些话说完,就把门开了个缝,身子很快地挤了出去,担心地向妹妹狠狠地盯了一眼,就快步回到叔叔的房间。小丽更是笑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

“丽妹子,笑么子?”这时人们已陆续上到楼上,他们并没有听懂刚才这位北方妹子喊了声什么,见她笑成这样就有人问。可她笑得说不出一个字来。住在上层的人们继续向上层爬去。

陈婶快步跨上了楼梯,看到小丽的傻笑只说了声:“莫笑了丽妹子,快回去!”就急急向屋里走去,心里惦记着临出门时刚来得及从梦中喊醒的娇姑娘。

“看到你哥哥了么?你笑的是为么子呀?”满叔走上楼来,仍掂着铁锹。小丽还是说不出话来,好不容易直起腰来向房门一指,又笑得双手抱着肚子。其他的人们上楼以后,对这位北方妹子的蠢笑只是看一眼就过去了,他们都有自己惦记的事情,挂念的东西,也确实为这场虚惊恼火。若在平时,他们一定会问出来个所以然来,也说不定尤跃进的奇遇就再也不是什么秘密了。

娭母也一步一喘地上来了,小丽强忍住笑跑下几阶楼梯挽着奶奶上楼。跨过最后一个台阶,娭母也站定喘了喘气,就向小丽愠怒地说:“真大的妹子,哪个有你这样的蠢笑,有么子事硬是好笑咧?”小丽也觉得自己笑的太多了。强咽下几口吐沫,镇静下来,扶着奶奶向屋里走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