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相恋与相思 二

smxglt 收藏 1 1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36/


今天的天气好极了,太阳少有地打起了精神,欢笑地在天空舞着,气温猛增几度。有几只美丽的小鸟不知是被这风和日丽的山水所惑,忘掉了季节还是引之以对春天的怀念,盼望着明媚的春光,站在高枝上向着太阳扯起了清脆的歌喉,就连道旁、河畔、湖滨的柳枝看起来也比昨天青了许多。

尤跃进来到窗前,推开窗子,让透进的阳光痛快地沐浴着自己,满意地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舒服极了。回想一下在家乡度过的日子,已经11天了。

一阵悦耳的鸟鸣在云际悠扬地回荡着,引跃进抬头高空中望去,但除了海洋一样深的蓝天里飘动着几朵白云,一只鸟也没有看见。窗外,小湖里的水显得比往常更翠绿,好似一张平坦的满布绿绒的地毯,显得非常的柔和、幽静、优美和安详,使人只要看一眼就会感到十分舒坦。在温暖的阳光下,在秀丽的小湖畔,尽情地欣赏着天赐的美景,谁又能想得到跃进是在屋内,在窗前!不知怎么的,跃进突然想起了小时侯从奶奶那听来的南方美丽的童话,心里涌上一股只有在看最动人的电影时才会有的激情。慢慢吟着:“癸丑春头,姊妹双归,故乡初游。攀武汉天崭,轻抚仰俯;有虹更秀,湘江桥头。岳麓山赤,长沙相遥,百帆碧映桔子洲。更骄傲,瞻韶山故居,凝思日升……”

“哈,诗人作起诗来哒!”一串银玲般的笑声打断了跃进的细吟,他一听就知道是靓。“难得的诗兴叫你一下子给搅了”,跃进转过身来佯嗔道。

“搅哒你可以再作一首嗄!”靓看着跃进那做作皱眉的样子更乐了,忍笑渡步窗前说:“怎么样,还喜欢故乡吗?”跃进一下子就听了出来,她讲的是带着乡音的普通话,笑了。 “你看这多么美呀,这样的景色我以前只在电影里见过,现在,我们就像站在公园里一样。说真咧,故乡比我想象中的还要美。”靓听了跃进的话,脸上露出了明媚的笑容。不觉又和跃进靠近了一些。“趁你有兴,再吟两首诗吧。我给你记,好吗?”靓有点撒娇地说。她突然发现跃进长得是这样地英俊,这样地健壮(湖南人身材普遍比北方人精干),心中腾起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有点飘了。跃进看了看靓那露着火样热情和充满期待的眼睛,应允了,回到桌前,坐下,把刚才未吟完的诗句又吟一遍。陈靓的笔下立刻出现了一首学生味很浓的仿《沁园春》(当时的学生对毛泽东特尊崇,常仿其诗词的字数和韵脚来“填词做诗”,而对格律诗和各词牌内在平仄对仗等规律和要求并末掌握。该“词”实录自跃进日记)。“想不到你还是个大诗人那!”靓放下笔,打趣道。“我这是胡晕咧,从小我就对于语文不感兴趣。不过今天我的心情很好,也不知道咋啦,可容易激动。”

“你到湖边上去过吗?”靓一转话题问。

“没有。”

“我们到那去玩会好吗?那空气可好啦。以前我哥哥常常带我在那里散步。噢,今天是27号吧,哥哥明天就能回来。”跃进随靓走出工人新村,顺围墙慢慢向西走着。“哎,进哥哥,你讲数理化怎样才能学好呢?”

“这个——我认为:除了下功夫外,还得有科学的学习方法。”

“这些我也知道,可就是有好多东西常记不住,有时还容易混淆。比如像数学里的三角诱引公式,加减法定理和半、倍角等函数公式,物理力学中的单位等等,就很不容易记忆,你是怎样掌握它们的?”

“一般来讲,数学公式多;化学的定义、概念多;物理介于它们之间。对于最基本的定理、公式一定要弄懂,理解透,也得记住。记忆要建立在理解的基础上,我不喜欢也不赞成死记硬背。像数学中的三角诱引公式太多,如死记硬背就容易记混。这就需要在理解任意角定义的基础上来记忆,加、减法定理和半,倍角的函数公式,我是这样记忆的:两角和的公式是基础,需要背会。它们本身也很对称,比较容易记住;而两角差的函数公式与它们只差一个符号;倍角函数公式由两角和的公式推出来。当然,这首先要掌握同角三角函数的关系和一些特殊恒等式,要不就不可能进行最简单的公式推导。你看,如果这样来记忆它们,只需记住两角和的3个函数公式就掌握了这么一串公式。其他的公式也可以这样来记。”跃进滔滔不绝地讲着,靓细心地听着,两个人迈着缓的步伐在湖滨慢慢挪动。“力学的单位中有些是基本的单位,需要记忆,如距离,时间等,但更多的还是导出单位,如:速度,力,功等等。对于这些导出单位,我们就不一定死记了。要知道它们是怎样由别的基本单位组合的,在理解的基础上再来记忆就不会混淆了。在实际运算中,我们特别要注意单位的统一。以上所说的这些公式啦、单位啦,如果能在理解的基础上加以记忆,那就更好了。它可以增强我们的理解能力和混合运算能力,提高解题速度。如果我们把‘导出单位’记熟了,我们还可以从单位上看出我们的公式是否记错了,甚至可以从它们直接导出一些公式来……这就是‘熟能生巧’。”

“噢,是这样,你讲得太好了。等有了时间,你再慢慢给我讲一些。”靓和跃进来到了湖边。“那是芬芬家的凉台”。

“嗯,我知道——那个是建湘家的。我还真没想到西楼也座落在湖边。”

“你到长沙这么久了还不知道啊?”靓感叹道。

“你看,那里就是油库——我妈妈和尤叔叔上班的地方。”跃进随着靓的手指望去,看到一排排形如油罐车似的巨大的储油罐,阳光下显得有些刺眼;而足足有一人高的红色的“防火防盗”等墙刷标语,与四处可见的“打倒......”、“砸烂......”等标语口号别具一格。

“热天里我们来这里纳凉。”两人漫步踱到一块大石旁。“哎,进哥哥,我们坐会子好吗?”跃进小心翼翼地跟靓爬上石头,两人并排坐了下来。靓不知啥时捡了一把花花石子在石头上摆着,而跃进则完全被眼前的水乡景色给吸引了。

微风轻轻吹来,像只柔软无形的手在抚摩着他们。靓的长发有几缕被撩起,轻轻飘荡着,不时的拂到跃进的面颊,他隐隐感到靓的眼睛在大胆地望着自己,不知怎么地有点不自在起来,再也没有勇气抬起头,也找不出要说的话语。

“你看到过荷花吗?”靓却仍像没事一样娓娓叙说。“啊,你不知道这里秋天的风景多么漂亮。整个这里好大一片的湖面都让荷叶给铺满了,一朵朵开了的,没开的和正要开的荷花,还有几个莲蓬点缀其间,好看极了。”随着靓的叙述,跃进的脑子里似乎也有许多鲜艳的白色、粉色、红色的大荷花在浮动:长胫挑起的芙蕖(FUQU,荷花别称),洁白如雪,冰清玉洁,亭亭玉立;漂浮水面的菡萏(HANDAN,荷花别称),鲜红如血,娇艳欲滴,婀娜多姿......刚刚感觉到的拘束不翼而飞。“秋日的夜晚,我常常和芬妹子趴在她家凉台的栏杆上,一块欣赏这迷人的景色。在秋月的清晖里,在微风的吹拂下,她们袅娜地摆动着,就像载歌载舞的‘荷花仙子’在湖上相会,那样幽雅、恬静的意境就是最擅临摹的画家也无从下笔,最善叙情的诗人也无从构思,天天看也看不够啊!”

“你简直是在做诗。”跃进望着靓笑了。“等将来有机会,我一定要在秋天回来,和你一块来欣赏这秋夜的莲池。”看来没能有机会观赏月夜秋荷是件值得遗憾的事情。

“北方人长的比南方人高大,颜色也好些......”两人又谈起了南、北方的风土人情。湖水轻轻地拍打着他们的坐石,发出轻微的、有节拍的声响。“你多大了?”突然,靓话题一转,单刀直入地问道。“16岁。”“比我大一岁。”靓又向跃进详细介绍了她的个人、家庭情况。两人津津有味地谈着,笑着,说着,把世上的一切都忘记了。时间老人爱怜地望着他们,从身旁悄悄地溜过。

“你看那是什么?”靓突然指着湖水,对跃进说。

“哪儿?”跃进把身子前探,但什么也没看到。石下的水较浅,透过波动的水面可以看到黝黑的湖底,许多不知名的微小水生物在水中做着各种痛快的游戏,而那些反射着太阳的照耀,闪耀着各种艳丽色彩的贝壳则静静地躺在湖底一动不动,就像是镶嵌在深色的底座上的颗颗珍珠......

“水面上,”哈!跃进终于看见了:一对青年肩并肩地从水里向上望着,脸离的很近,那女子还不时地向男的说点什么。是自己的影子!随着水面一起一伏的波动,两个脸贴到了一起,又分开了,又贴到了一起......“啥也没有啊!”跃进的脸腾地红了,歇斯底里地嚷着。靓当然看出了跃进的表情,心里很惬意,但还是装佯生气地把嘴一噘:“你不看我也不看了。”抓起石子撒去,一切都消逝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