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行 相恋与相思 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36/




这天午后,跃进乘靓他们还没有来,就让妹妹帮奶奶收拾碗筷,自己到里屋坐下,打开带来的物理课本。片刻,他在一页插图前停下。那是一把旋转的伞,转速把伞上的水滴向四外抛去。

跃进望着雨伞和水滴出神,看着看着,雨伞慢慢地幻化出一个隐隐可见的脸,伞柄变成了一个高高的鼻梁,而四射的雨滴分明是两颗明亮的泪珠子从鼻梁两侧流下......动身来故乡的情景又在眼前浮现。


火车就要来了,到车站送行有爸爸、妈妈和本院的姑娘安洁。

进站后,爸爸又匆匆出站,他要再给儿子和闺女再买些路上吃的东西来。而做妈妈的看着和自己一样高的女儿,对她第一次出远门很放心不下。现在她又把小丽拉到一旁小声的交代着:“你用的东西都在那个小提包里,到时自己拿......”母亲悄然对女儿指着行李中的一个较小的提包。“知道了,妈——!”女儿撒娇地打断了妈妈。

“你在长沙要住一个月吧?”安洁这边对跃进小声地问。

“嗯,要过完寒假。我们回去一次不容易。你知道不,我们老家的风景可美啦,我奶在这时经常说。”

“南方的姑娘也很美。”安洁抬头望了跃进一眼:“你到老家不会说个漂亮媳妇回来吧?”她开玩笑似地说着,但自己的脸却红了,两只手不停地玩着自己的辨稍,头再也没有抬起来。

“快把东西整好,火车来了!”爸爸一面把几包糕点塞进大提包,一面向跃进和小丽招呼着。

火车徐徐开动了,爸爸妈妈跟着火车作最后的叮咛,安洁则一声不响,只是向跃进和小丽挥手。尤跃进突然发现安洁的眼睛今天特别地亮。他一面向爸爸妈妈招手,一面笑着对安洁点头:“回去吧,安洁,回来见!”

安洁也对着尤跃进笑了。可嘴刚一张开,两颗泪珠却顺着鼻凹滚下了来。

火车开快了,后面道别的声音经久不息:“一路小心,招呼好妹妹!”

“到长沙记着先来封信,啊——”

“小丽——,再见——!”


“再见——”,安洁的声音在跃进的脑海里久久回旋着,就像刚刚发出的一样,他不自主地陷入了沉思:“安洁呀安洁,我为啥这样地想你?每天都能在书上看到你?在梦中遇见你?每当我和妹妹、满叔或他人到革命纪念地、公园或风景区游玩的时候,大家越开心,我就越觉乏味,就像丢了魂似的!这是为什么?全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这些,你都知道吗?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我怎么就没有这些感觉呢?你在给我送行时笑出的眼泪又是什么意思呢?你真——害得我好苦啊!……”

“你又在看书!”小丽来不知何时到屋里。跃进楞了一下,连忙把书放下,用手在脸上搓了两把,又拿起书来。“哥——!”妹妹撒娇地摇着哥哥的肩膀,不满意极了。“你就光知道看书、看书、做题!陈靓她们来了你还陪着玩咧。你就不能带我玩会儿!”

跃进慢慢恢复了常态,放下了课本,向妹妹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说:“我们昨天不是刚到韶山去过吗?瞻仰了毛主席的旧居。我们还在韶山的竹林里和满叔捉迷藏,玩咧多痛快!可你怎么把爸爸妈妈的一再嘱咐给忘了呢?不复习一下功课,开学后会跟不上的。”接着,跃进给妹妹讲了头悬梁、锥刺骨的故事,把妹妹逗得直乐。

小丽看哥哥今天的兴致很好,非常高兴,话也多了起来。听完故事,便把嘴一撇,向哥哥神秘希希地说:“哥,你知道不,建湘和芬芬可好呢!”

“别乱说!”

“这是真嘞,向毛主席保证!”

“你咋知道?”

“陈靓给我说咧。他俩住一个楼,原来好在一块写作业,慢慢成了习惯,天天晚上在一起温习功课,到后来呀,晚上没事也在一块……”

“我和安洁不也是这样吗?这就叫‘恋爱’?……”跃进一面想着心事一面听着妹妹兴致勃勃的叙述,嘴里不时应和着她,间歇的“嗯”着。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