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钰,为什么不夹紧你的大腿?!(转帖)

zf17117 收藏 1 55
导读:张钰,为什么不夹紧你的大腿?!(转帖)

作者:ytg168

本人郑重声明:写下这个题目,不代表我是个男权主义者。只是看近日网上热闹得很,就也来凑个热闹,以充茶余谈资,不必较真。

张钰,抱歉,怪我有眼不识金镶玉,你的大名俺是不久以前才知道的,因为你与几位大牌导演、演员的“性爱事件”的曝光。若不是因为几位大牌导演、演员的名声,俺恐怕至今也不知你姓甚名谁。请原谅我知道你这么晚。

张钰,看了你的《致全国人民的一封信》,俺很是钦佩你的胆识,凭你一个无权无势无名无声的弱女子,竟敢与几个你呼之为“大禽兽”的大腕叫板,把他们的禽兽行径在光天化日之下曝晒,且义无返顾毅然决然,大有不达目的势不罢休之势。不为别的,只为你的这份胆识,俺佩服你!好样的,张钰!

不过,钦佩之余,俺细一思量,觉得事情远非俺起初想的那般简单。俺有一二不解之处,如鲠在喉,不吐不快。不揣冒昧,斗胆提出,以期得你指点,补俺愚拙。

张钰,你说你是无奈的,你说你是演艺圈潜规则的受害者;今天,你忍无可忍,你要站出来,揭露黑幕,把演艺圈的潜规则大白于天下。可俺怎么咂摸着觉得你的这说法有点底气不足呢?

张钰,你第一次“为艺术而献身”躺在导演面前之前,肯定是知晓演艺圈“潜规则”的存在的,你承认它的存在并且接受了它的存在这一现实。眼看着那么多的人——前辈或者同龄人或者后来者——在你之前先后成名成腕大红大紫,你肯定眼红了,羡慕了,或许也嫉妒了。你不甘心,你意识到自己的色相也是一笔可供利用的资源,别人用得我为什么用不得,不用白不用,用了未必白用,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盘活闲置资产,走活自己演艺生涯这步棋。

于是,为了你的“演艺事业”,为了你的前途,你决定牺牲一回自己。你可能也有过一丝的犹豫,你也知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古训——假如你读过并接受过儒家的正统伦理思想的话。但是,在物质、名利的诱惑面前,贞节、伦理变得一文不值。

于是,你最终还是心甘情愿地躺了下去。

那一刻,你一定特欣慰,特兴奋,你在淫声浪语之时,一定在盘算着自己的“投入”与“产出”的比值,你感觉自己买了“绩优股”,正做好了发红发紫的心理准备——签约上镜啦,一夜成名啦,无人不晓啦,粉丝成群啦,雇人经纪啦……

或许,你尝到了遵循“潜规则”给你带来的好处,感觉自己终于找到了感觉,找到了一条通往成功的快车道,于是你对此更是深信不疑,决心在这条“成功之路”上坚定不移地走下去;也或许,你出师不利,没有得到“畜生”们事前承诺的角色,但你没有气馁,你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只要笃定愚公移山志,怀抱精卫填海心,没有色相摆不平的事。

无论怎样,你都一路咬牙(或许也并不需要咬牙,因为你未必感到痛楚;也或许是为生理或心理的快意而咬牙——臆测之词,未经证实哈)走过来了。

那是怎样一段路程啊——

大牌导演——张三李四王五;大腕演员——李三王四张五;拉皮条的——王三张四李五;……

俺不得不佩服你的交际能力——高矮不一,胖瘦各异,年龄三六九等,脾气品位迥乎不同的一群人,在你的石榴裙下,不都统统拜倒了么?不简单。不简单啊。

遗憾的是,你终于发现自己的投资很多时候是打了水漂,尽管你其实也并没费多大资本——都是自家地里的东西,原本也值不了几个钱的——但不值钱归不值钱,毕竟是把自家的东西给了人家呀,怎么就总是有去无回呢?

于是,你咽不下这口气。你有了上当受骗的感觉。因为你付出了你的身体,他们就理应付出他们该付出的。这就好比卖淫女和嫖客的关系一样——咱再怎么脏,再怎么贱,也得有个价儿吧,总不能次次“爱心大奉送”呀。所谓“盗亦有道”,说的就是这个理儿。

于是,你怒火中烧,你忍无可忍,你要振臂一呼,你要揭竿而起,你要充当被压迫受欺凌妇女的救世主,让她们沐浴在晴空朗日之下。那一刻,你一定特神圣,特悲壮,特仁爱,你感觉自己就是耶酥基督,就是圣母玛利亚。

只是,张钰,你不觉得你从他人床上的爬起有些迟滞吗?你不觉得自己义正词严的指责有些不经推敲吗?

你要指责、揭露,为什么不在宽衣之前或解带之初呢?你要用证据说话,为什么非得选择在自己感觉受骗之后?为什么不是在自己春风得意感觉物有所值乃至物超所值之际?假如,你如众多的人一样,如愿以偿得到了你需要的,你还会愤然站起高声呐喊吗?

要知道,你站起的时机的选择,可是直接关系到你的行为的动机的纯洁与否啊。选择了得意时或初涉浑水时,你就神圣了,你就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你就是自由女神,你就是圣女贞德;选择了受骗吃亏之后,你就必不可免地带上了一身的臊气,不由人不皱眉,畏而远之。

所以,愚以为,张钰,你的“愤然而起”选择的时机委实不算恰当,让你此番行为的动机大打折扣。这就好比一个妓女,在遭遇了无数次嫖客的“恶意欠薪”之后,终于爆发,跑到公安局去告发嫖客,说他们肆意践踏妇女意志,摧残妇女身心,实在是和谐社会的毒瘤,是一伙骑在妇女头上作威作福的“禽兽”,嫖客一日不除,则妓女一日不得安宁。

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张钰,你其实不也是一“妓”吗?只不过高级一点,是个“艺妓”罢了。站街女也罢,坐台小姐也罢,“艺妓”也罢,都抹不掉“卖肉”的本质,区别只是,有人直接拿到了嫖资,有人间接拿到——用拿到的机会再去兑换成名声,牌子,票子。神圣的“艺术”的灵光,遮掩不住骨子里肮脏的东西。

艺术,或者说角色,地位,金钱,真的是你的生命你的爹娘,值得你拿圣洁的贞节去交易?舍此,你别无他途?

张钰,为什么不夹紧你的大腿?!

张钰,俺不得不说:俺同情你,亦鄙视你!

说俺是他们雇佣的枪手?对不起,俺还没那让人入眼的能量。

说俺是偏激狭隘的男权主义者?抬举俺了,帽子冠以“主义”,俺受用不起。

那你怎么好象在帮他们的腔呢?要知道,没有这群“畜生”,哪有众多女艺人的辛酸和血泪呢?

——说对了,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古人不是早就造了一个称呼他们的好词吗——鸟男女。

一群鸟男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