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引言:

埃因霍温为他敞开门的时间不可能如城门一样无休止——

孙祥的“120%付出”已显其失去理智……


“我真的非常希望俱乐部能够放我走,不管到了那里我能不能打上主力;不管到最后我能不能拿到转会合同;不管最后我是不是会被一脚踢回来,我都认了,我会一个人承担所有的责任。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如果不去试一下的话,我一辈子都会感到后悔。”


几句朴实无华却充满恳求的话让我感到辛酸,写体评许久,写留洋已非第一次,每次都带着不解与气愤,有许多地方搞不懂,为什么对方开出的条件每次都苛刻相加?为什么我们的俱乐部都横加阻挠?为什么我们的球员在理想壁前撞墙头破血流?之后回到联赛萎靡不振,从此职业生涯几经变数,多走下坡路。这多少带有些许悲观的色彩,但朋友,很抱歉,对于留洋的现状,我实在无法用乐观的心态来看待。


俱乐部总是以对方开价过低,球员吃亏,不划算为由,轻而易举的把盼了多少年的机会瞬间化为乌有。我不懂,既然俱乐部认为对方开价过低,吃了洋人的亏,那从侧面想,不也是认可中国球员的一种表现吗?你认为球员吃亏,不也印证了你对球员的高度认可吗?既然双方都认可,那么给球员一个机会,满足他的愿望,有何难处呢?如果球员能表现出双方认为的能力,那对方自然会再开高价,即使对方脑袋不开窍,那对方不也就成了我球员的一个跳板,在球员年龄、水平处于高峰期时,跳来跳去,价码总是会攀升的。


国内的水平和环境大家有目共睹,是锻炼还是摧毁不言自明。有专家说过,韩国、日本不论是哪支俱乐部的球员,包扩国内、海外集合在一起都能很快融合,为什么?因为国内联赛的风格比较统一,在一起短时间的简单磨合自然就能打出默契来,而中国呢?出笑话了吧!不拿太泛泛的东西说事,咱就说山东鲁能2005年为何颗粒无收。2004年,深圳捧得中朝元年的桂冠,功臣郑智自由转会到实力强大的鲁能,鲁能开始打造郑智时代的“鲁能王朝”,2005年一年,整支球队都在磨合阶段,一个球队的改变都需要如此漫长,那还指望国家队那些“散兵”成何大事呢?如果有胆大的教练就干脆拿出一支中超球队打亚洲杯了,反正中超和国家队水平都有限,成不了气候,但同国家队给球迷带了的一次次失望来看,一支俱乐部也许会创造些惊喜。


中国人多,官职也多,更换也频繁,管理套路更是花样翻新。因此,看领导眼色踢球的中国球员只能低着头闷踢,带着无奈,带着爱谁谁,带着去他妈的,就是没带着球,在场上乱跑一气,之后看比赛快结束了,和对方球员猛的冲撞一下,受伤,严重者,染红,之后领导、媒体褒扬该球员如何英勇善战,血染赛场,只有在冰冷的坐席上付出许多时间和心情的球迷的心在无辜的滴着鲜血。


近日,更有一种兆头颇让我吃惊,国家队每日长跑近万米,称之为体能锻炼,联城也在大牌助教的魔鬼训练下提高体能,好象,中国足球要翻天覆地的大改观一样,中超向来是被称为慢节奏的比赛,甚至被说成是“世界杯的慢放”,现在突然提高体能,提高跑步训练,难道不转播英超的中超要上演中国版的英超,当然,这只是一种错觉,中国人要逆思维的习惯中国足球给人带来一次次的错觉。


环境还是这个环境,还是那些人在玩弄足球,包括球员、教练以及一些“幕后高手”。孙祥,为了自身的纯洁,取得了一张登陆豪轮的门票,那么身旁的小丑为何不乘人之快呢?“就算不成功,我也能立即回到申花,为球队继续征战中超联赛,我保证我会120%地付出。”这是一句似乎失去理智的话,但孙祥还是说出来了,以说明他迫切留洋的心情,毕竟对方为他敞开门的时间不可能如城门一样无休止,所以,他已急火攻心。吴金贵已经态度大转变,球迷们已指指撮撮,申花高层还能正襟危坐泰然自若吗?“当一个人无法实现愿望时,往往便被逼上信仰的道路。”如果被逼开始信仰,倒也是好事,只怕,热恋中的人,被恶人抢走其中一个,让两放只能在思念和想象中感受对方,这就容易逼疯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