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1月7日报道,江西省政府在即将举行的公路设备采购投标的竞标条款中,列明只有国外品牌可以参加,引起国内业界哗然。这是一则在去年12月12日发布的招标公告,江西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委托中国交通进出口总公司,通过公开招标方式,为江西昌泰高速公路等单位购买铣刨机、多功能装载挖掘机、双钢轮压路机、沥青路面修补设备等器材。其中,在沥青路面修补设备、洒布车等多种设备在"技术规格"一栏中明确要求是"国外知名生产厂家原装产品或在国内投资组装"。这表示中国厂家不论在国内占的市场份额有多大,在国际市场上地位有多高,都不符合竞标资格。招标公告一经发出,舆论一片哗然,专家学者及普通国民一片悲愤之情!


为何江西省政府公然将国有品牌驱逐门外?这次采购工作的负责人江西省高等级公路管理局机务处处长陈雪飞说,之所以大范围拒绝国内品牌产品竞标,主要因为国产自主品牌虽然价格低廉,但质量远不如国外品牌设备质量相对稳定可靠。为防止国内一些小厂商以"价低质劣"的设备恶意低价中标,只能在招标文书中预先设槛,拒绝国内厂家参与投标。她强调,这次设备采购完全按照"国际惯例"进行,质优价低者中标。这是什么国际惯例?国际惯例就是优先采购本国货,你怎么优先采购外国货呀?何况你根本就没给国有品牌同国外品牌公平竞争的机会,还谈什么国际惯例?难道美国政府采购也优先照顾外国货吗?国有品牌真的质量不可靠吗?内蒙古高速公路开发公司设备租赁公司经理王金胜指出,他们去年采购了近5000万元人民币的路面设备,绝大多数是国内品牌。这些国货无论售价、技术标准、实际使用情况还是售后服务,相对国外品牌来说都有更多优势。正是因为国产自主品牌在招标采购中的积极参与,使得几年前很昂贵的国外品牌路面设备价格不断下跌,大大节省了采购成本。以江西拟采购的路面养护车辆为例,国内生产同样设备的大型厂家有许多家,而且质量与性能也绝不比外资品牌差,如沈阳北方交通生产的沥青路面修补车,鞍山森远生产的路面修补车,甚至还有更为环保的微波技术设备等。同时,一些大型国内厂商产品因技术先进被列入了“国家863计划”优先发展,有的产品达到了欧洲最严格的生产或排放标准。业内人士对江西此次政府采购舍近求远、盲目追求国外品牌的做法感到不解。由此看来,这次招标公然拒绝国有品牌的理由都不成立,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猫腻。


一些报名时就被拒之门外的国内厂商反映,江西此次政府采购所称的“国际知名品牌”概念模糊,容易出现人为的操纵;另外,所谓的“国外厂家在国内投资组装”早已花样翻新,一些厂家打着进口品牌的幌子,在国外注册一家公司,作为企业形象宣传使用,而所有的生产都在国内完成。一位专业人士告诉记者,有些招标条款已露出了“马脚”,比如能够满足“国内投资组装”这一条款的,全国只有一到两家,江西的开标结果甚至可以“精确预测”。 上海市政工程行业协会副会长李祖耀认为,江西此次政府招标文书显然不合行业规范。采购方称,指定国外知名品牌主要是担心国内一些小厂家以最低价中标,造成最低价买到最差设备的局面。但实际上,采购方完全可以在招标的技术规格表述中,设置相应的技术参数和售后服务要求,甚至对公司实力提出较高的商务条款,比如注册资金,以往的销售业绩等,这样完全可以避免“低价低质”情况的出现。李祖耀说,江西此次政府采购并没有提出这些限制条件,而是笼统地把国产自主品牌拒之门外,这是不合理的,“很有可能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而采用的非常办法”。众所周知,我国政坛的腐败极其严重,尤其是在招投标领域,由于涉及到数额巨大的工程款额,很容易就会被腐败分子牢牢钉上。别说找投标中拒绝国货了,就算允许国货进场并让其中标,其中的回扣和私人佣金以及名目繁多的招待费也是少不了的。那么为什么必须选择外资品牌呢?众所周知,外资或纯进口产品价格高昂,按比例抽成物价越高回扣越多,就像医院为何青睐高价药品一样,这次采购负责人也已承认国外品牌的设备在购置费用上普遍比国内品牌高出30%甚至更多。因工程腐败倒台的官员不是一个两个,而是成批成群,之所以前赴后继腐败不止,之所以前赴后继腐败不止,就是因我们对官员决策行为缺乏强有力的监督和惩戒。此次招标书的设定非常明显,最终合格的国外品牌只有一两个,显而易见是为定向采购进行“合法公开”的包装。至于为什么如此,恐怕也只有局内有关官员自己才能解释。


事实上拒绝国货的政府采购也不止江西省这一家,2006年11月16日,合肥市政府采购中心发布《合肥市国土资源局综合楼中央空调系统设备招标公告》,由合肥政务文化开发投资有限公司通过公开招标方式,对合肥市国土资源局综合楼中央空调系统设备进行国内公开招标。招标公告称,合肥市国土资源局综合楼项目公开招标的中央空调系统设备包括螺杆式冷水机组2台、冷却塔2台、空调离心泵和空调末端若干。其中,螺杆式冷水机组和空调离心泵的整机明确要求是“欧美日原装进口”。除了原装进口设备外,其他设备必须为制造商直接报名投标。知情人士透露,“原装进口”这一标准并非合肥市国土资源局一家的“硬杠杠”,在近几年的合肥市政府采购招标当中,这条“硬杠杠”已经成为当地政府公开招标的“行业惯例”。 一些企业的负责人告诉记者,政府采购中心在招标时“封杀”国产品牌是很长时间来一直都有的现象,类似合肥市国土资源局招标的“挫折”之前就经常碰到。2003年省委医院实行中央空调招标,随后的2004~2005年间,合肥市交通指挥中心中央空调采购项目也实行招标,虽然在招标公告中没有明示“不准采用国产品牌”,但是国产品牌的标书一送上去,就被打回来,原因就是要求欧美日原装进口。安徽新兴格力空调销售公司总经理汪晓兵忍不住诉苦,格力空调已经在欧美等发达国家赢得了广阔的市场,尤其是在意大利,部分型号的机型已经占据70%的市场份额。“但是,产品质量得到发达国家普遍认可的国产品牌,为什么在国内却受到如此偏见?国家鼓励和支持自主品牌的创新发展,政府鼓励和支持自主品牌发展壮大,为什么说的和做的有如此大的差距?”


2004年11月24日上午,全球电脑霸主戴尔租下了一家豪华宴会厅来宣布自己的重大胜利——中标北京市中小学基础教育信息化政府采购项目,这张大单包括16000台电脑,价值7900万元。然而谁会想到,这个在中国打败联想等一系列高手的中标者,竟在美国攻击中国政府。在联想并购IBMPC尘埃落定的4月底, 戴尔美国中大西洋地区战术项目军队系统(销售)经理与其所公关的目标客户一家总部在美国新泽西州的公司一位主管军队系统电脑采购的负责人之间的往来信件说,“要知道,联想公司是一家中国政府控制的企业,最近刚刚收购IBM的个人电脑业务。尽管美国政府已经批准了联想的收购,大家必须明白一点,现在客户们每买IBM的一美元的产品,都是直接支持和资助了中国政府。” 消息表明,类似营销手段,尤其是在联想宣布购并IBMPC之后,在戴尔公司销售人员中并不是特例。戴尔这位销售人员在随后的一份邮件中进一步强调称,“IBM将个人电脑业务卖给了联想,而联想是一个中国政府控制的公司。”就是这样的一家美国电脑公司,却在中国各级政府的电脑采购中频频中标。回头再来看看,我们的政府对戴尔的支持,(以下是戴尔在我国政府采购中的中标情况,来源:博客中国):


东北电力设计院 2005年初

北京市中小学政府采购(教育)项目 2004年11月份

辽宁省公安厅“110车载系统” 2003年

上海市徐汇区政府采购中心 2005年3月

常熟市政府采购中心 2005年

马鞍山市政府采购中心 2005年

绵阳市政府采够中心 2004年9月

北京市密云县政府采购中心 2004年4月6日

首都师范大学北京市基础教育信息化政府采购项目 2004年12月

海市徐汇区政府采购中心第009-2004号有关区质量检测中心计算机、服务器等的采购项目 2005年3月

新疆国土资源厅 2003年以来

2004年度海关单位政务办公系统应用设备政府采购项目 2005年1月

平安保险公司 成交1000多万

北京邮政管理局 标的500多万

广州地铁2号线 200多万标的

北京市密云教委 360多万标的

上海嘉定区教委 500多万标的

这只是截止2005年6月戴尔在中国政府采购市场中的冰山一角。从这冰山一角,我们看到了什么,戴尔看到了什么?我们看到了我们的政府对戴尔的支持,戴尔更看到了从我们的市场中赚到高额的利润。


2004年11月17日北京市政府采购办公室发布的一份《北京市信息化工作办公室“计算机操作系统、办公套件、信息安全等正版软件供应商”政府采购项目成交结果公告》,在这个入围名单公告中,微软公司以2925万元的“一口价”取得了授权北京市政府三年内免费使用其所有软件产品的协议,而国产办公软件厂商共创开源、中文两仟和金山的办公软件也被列入名单,但没有公布具体套数和总金额。由于微软获得了提供全线产品的大单,给国内软件企业留下的空间肯定不大,微软将在这轮政府采购中大幅胜出。共创开源软件公司内部人士表示,“北京市政府此次采购过程中,根本没有跟我们和中科红旗等国内有Linux系统的软件厂商提起过有操作系统的采购,当时我们只知道有办公软件方面的采购。” “在11月17日公告发布后,我们打电话过去问,对方只说里面很复杂,不让我们细问……”该人士同时表示,“本以为前段时间的‘本国软件’区别之争已经让微软陷入绝境,谁知这次我们国产软件通通成了局外人。”幸运的是,在舆论的一致反对和施压下,11月27日北京市政府采购办公室官方网站发布公告,宣布取消微软分包项目,这意味着,这一周多炒得热热闹闹的微软中标国产软件采购事件,最终以一个颇具戏剧性的结尾而告终。无独有偶,同年11月12日公布的天津政府采购,微软拿到了操作系统绝大部分单子,中科红旗象征性地得到了50套,办公软件则全部被微软占据。几乎同时的山东省政府招标的初步结果显示,操作系统微软中标6100套,而中科红旗仍然只有名分。 据中科红旗软件公司销售渠道经理刘坚说,天津招标当天,采购部门对于国内软件企业的投标,力争把价格降到最低,这本无可厚非。另一边,微软态度坚决,甚至认为自己的部分代理商定价不合格,要求他们统一“上调”到规定的标准。这种现象令人费解。他还透露,一些省采购办甚至得到高层领导批示,必须采用微软产品。于是,国产软件得到的只能是带有“鼓励”性质的一点点。山东的推荐方案原定大部分采用本国LINUX操作系统,可最后,招标书上的技术指标几乎按照微软的产品技术说明设定。这对国产软件很是苛刻。2002年上海是与微软签订了为期三年的7500万软件产品合同,三年期限临近,为了规避北京市软件采购纠纷,放弃公开采购计划,转而于2005年4月悄悄与微软续签了2000多万的办公软件合同。2006年10月在湖北省电子政务外网政府采购项目中,采购人迟迟未与第二包中标人北京方正奥德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签约,而原因则是方正奥德采用了中科红旗的Linux服务器端产品。据知情人士称,微软已与湖北省某部门谈了一些内部条件,要求中标方使用微软的Windows服务器产品。湖北省政府要求方正奥德将中标的红旗产品全部更换为Windows产品,甚至要求集成商做出书本承诺选用Windows产品,否则将被取消购标资格。


层出不穷的政府采购拒绝国货现象,不有人不象起早已跌落尘埃的大飞机和中华之星。我们的大飞机计划始于1970年8月,历经十年的研制,于1980年9月26日我们的大飞机运十首飞成功,到1985年,“运十”共飞了130个起落,170个小时,最远航程3600公里,最大时速930公里,最高飞行升限11000米,最长空中飞行时间4小时49分。正当国人为运十成功欢欣鼓舞的时候,民航总局一个对运十“落后”的评价,直接导致了1985年2月国家决定运十飞机的停止研制。不有人不象起早已跌落尘埃的大飞机和中华之星。然后就是我们源源不断地继续采购波音大型客机,而为大飞机计划下马立下汗马功劳的原民航总局局长沈图,则叛逃到美国由波音用干薪养起。“中华之星”是我国从2000年开始研制、自主设计、具有完全知识产权的目前时速最高的动力机车,2002年底,这种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国产高速列车在秦沈客运专线进行正线试验时,曾经创造了每小时321.5公里的“中国铁路第一速”。然而2003年9月19—20日在长春召开的“高速动车组专家研讨会”上,“中华之星”被评价为“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在技术水平、产品成熟程度和可靠性等方面还存在较明显的差距”。 2005年7月11-12日,铁道部主持召开“中华之星”阶段验收总结会,居然刻意否决了“中华之星”项目从设计、研制、试验、运行考核的严格过程以及“中华之星”所具备的200km/h以上速度级技术能力的事实。在2004年铁道部200km/h动车组项目采购招标中,“中华之星”被迫彻底出局,重蹈了当年大飞机项目“运十”的覆辙。与此同时,在所谓“以市场换技术”的口号下,德国人和小日本终于如愿以偿地抱着满怀的金元宝笑了,以日本新干线为主的国外高铁通过竞标占领了中国市场。


为什么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官员那么喜欢外国货仇视中国货呢?难道外国货真的远比国货好?答案显然是否定的!那到底为什么政府采购每每仰视洋货鄙视国货?是中国的法律这样规定的吗?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八次会议于2002年6月29日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采购法》规定:第九条 政府采购应当有助于实现国家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政策目标,包括保护环境,扶持不发达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促进中小企业发展等;第十条 政府采购应当采购本国货物、工程和服务。法律显然规定政府的一切采购都必须以有利于中国为原则,必须实行以国货优先为原则。可是看看以上采购,怎么都是以采用有利于洋货为原则?这是中国的政府吗?怎么反而更象外国的!这是中国的官员吗?为啥专门喜欢为外国人办事?作为中国人的政府,作为用中国纳税人银子养活的官员,用纳税人的血汗钱进行公开采购,却无视纳税人的企业和产品,处处吃里扒外为外国人着想,真不知道这是一群什么东西!中央制定了法律,从中央部门到地方政府群起而违犯之,这难道就是我们的政府?这难道就是我们的公仆?这难道就是我们的国家?有人说我们已经加入WTO了,我们的采购法违反世贸规则,各级地方政府是在遵循国际惯例和国际法。就算有这样的国际惯例和国际法,可这个世界不是个统一的国家,举世之上仍然国家主权最大,作为该国的政府和官员,最首要的任务就是遵守这个国家的法律和法规,在国家尚未决定与国际接轨并接受国际法的时候,擅自违背国家法律就是背叛和卖国!更何况国际上就根本没有什么全球采购惯例,更没什么国际采购公约。WTO是有个政府采购协议,但144个成员国中只有28个国家加入,而且都是发达国家。这个协议不具备强制性,是自愿加入,在加入WTO的谈判中可以不予签署,中国政府就没签约,因而并不受该约控制。可见在国内政府采购问题上并不存在什么国际惯例和国际法,那些借口国际惯例和国际法来开脱为洋人牟利行为的官员,就是在说谎和诈骗,这样的官员必须辞职以谢天下,国家立法部门必须完善法律追究这些公然违法犯罪的政府官员。


既然崇仰洋货蔑视国货有违法律,那为什么各级各地政府部门及其官员还要前赴后继争相违犯呢?首先,国家对这类行为一直未曾予以严厉打击,不仅立法上未曾作出对此类行为进行严厉制裁的规定,就连司法过程中我们也早习惯了对部门及官员违法网开一面避重就轻,这就造就了各级各地部门及其官员养成了随便违法妄为的坏习惯,因而政府采购过程中有法不依违法不究也就习以为常了。其次,政府官员带头崇洋媚外,热衷于花费公款享受国外的豪华产品,对国内产品从内心里就有着一种鄙夷不屑的态度,从以上那些采购行为中官员们对待国货的态度和言词就可见一斑;尤其在戴尔通过同联想竞标来攻击中国政府之后,各级各地政府仍然争相采购戴尔电脑,就更显得卑鄙无耻!再次,腐败在其中的作用不可忽视,就像医院喜欢高价药品是为了获取更高额度的回扣一样,政府采购也是如此,外商产品报价普遍较高因而给付的回扣额度也大;当然外商不是中国人,如果与国内厂商产生不正当的利益往来,就很容易通过国内厂商的违法活动将自己牵连进去,外国人不受中国法律管辖,违法腐败的安全度较高;显而易见的另外一条好处是,同外商打交道可以结交外国“朋友”,一旦自己东窗事发,可以通过这些渠道将自己引渡出国,前民航总局局长沈图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大家可以想想看,如果对自己没有特别大的好处,谁愿意甘冒违反国法的风险为洋货开通便捷渠道呢?中国啊,中国,你什么时候才能步上健康正常的轨道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