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3/


102和103两节,语言上很轻松,但思想上却很极端.不知读者如何评价.

-----------------------------------------------------------------

报复,一定要报复.Y国F国,老子不能让你俩畜牲后悔,自杀以谢天下.

重生到这时代快五年了,要说真正令我得意之举,只有一样.就是先以皇子,再以监国王的先天身份优势,使一批名臣良将归心.

记得曾看过一本小说中言:战争最残酷之处在于,它所消耗地大多是人类精英,哪怕是所谓炮灰,至少是年青人......

是啊!战争打地就是人才.让我和YY小说中一样率终结起义,能不能成功?最好别想成功.先想自己有没有造反得才干是正经.

天意使然,我是监国王.但站在极高得地位基础上,能给予人才的也只有一个主战意志.仗怎么打,我参与多了只会拖后腿.在曾国藩左宗棠这些人眼中,监国王万岁最伟大之处就是自知之明,从不指手画脚.

所以,先上前线巡视一番,再当着满朝文武和YF公使把豪言发出,我专心致力于报复行动中去了.军人的仇由军人自己去讨还,老百姓的仇,我来讨还.

"我没有力量人予我一,我还以十,但我一定要对等报复.记住,对等报复不能成为我们的目标,现在只是量力而为.将来,对我动坏心都不行.谁要是热爱仁义道德,我会安排他出国当教授,少他妈在家里教出一帮书呆子."

"监国王万岁,您此言有所不妥......"翁同龢赶紧出班当消防员.

"嗯,好,散朝."

当天,过问了主要工作,批了紧急公文.五月二十二日,又是凌晨,杀向了安庆军械所,不管天还没亮,将总工程师徐寿从床上拖起来.

"徐工,无烟火药产出多少了?"

"监国王万岁,不好意思,只有七百斤,在多......"

"行行行,又不是让你供应大部队,是我要."

"您要?干什么?"

又把YF联军的恶行说了一遍,徐寿的头发差一点儿竖起来.

"您说,要怎么用?"

"军械所能不能制造一种炸弹,装药量大点儿得......"

"请您说明炸弹的作用方式."

"从空中往地上投那种."

"与滑翔机配套?"

"不是,但你也别问了.不过,这想法很好,空中特勤队的确可以配备炸弹,嗯,技术问题你们操心一下,但别太占时间人员,毕竟不可能成为这场战争的主战武器.我所要地炸弹要整体五十斤一个......"

"正常空投高度有何要求?"

"三十米到一千米,有问题吗?"

"技术上没大问题,您什么时候要?要多少?"

"最快,有多少要多少."

"半个月一定拿出样品来,呵呵,军械所现有两整套机械设备了,纯M国货,我们正加紧仿制和改进.监国王万岁,要不要去看看后装步枪生产,一天能出四十条枪.哎,就这样,陈玉成将军的人天天催."

"好啊!这些天我就待安庆了,咱们谈谈技术构想.生产上你们要尽力,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陈玉成可以多拿点,全给他可不行."

待在安庆,和工程技术人员好好交流了多日,那<<科技发展纲要>>专家们都看过了,保密工作也很好.受到大量启发得两大兵工厂专家的学识水平应该是准世界一流了,或者就是世界一流,差在清国的工业基础上而已.所以,就是提提技术建议或要求,或工厂的管理改进建议.没觉得等着航空炸弹的研造有多难熬.

六月六号,大顺之日,徐寿说,两枚试验弹造好了,装药暂时还是老式火药,是否叫特勤大队来试炸.我只管安全性怎么样.徐寿说没问题,大不了哑火儿,相当于一块大石头,乱爆炸不会.好好好,不用找特勤队了,咱亲自来,还省时间呢!

叫人将两枚五十斤的试验弹送到江边,自己吭哧吭哧搬上飞艇.四千公里时速,很快就到了香港上空四处找试验目标了.外星老大送地飞艇先进,太先进了,要不怎么说二十一世纪科学家也搞不懂呢!目视隐形,乖乖!

先找了一个军营,高度降到五十米,照操场上排队地Y国兵丢下了一枚炸弹.妈的,不炸也能砸死俩.结果,效果远超最低目标,炸了.一声巨响,硝烟散去,看得很清楚,一二三四五......十一个Y国鬼子形态各异得趴在地上,大部分缺东少西,要回老妈肚子里重长才行,还有十几个在地上蠕动.当然,军营操场上炸翻了天,不错不错,拜拜.

接着,在后世被称作维多利亚的海港边找到一艘正维修地军舰.嗯,你以为我要炸军舰?

错了,看到那些技师都是外国人,所谓存人失舰,终将人舰两得.存舰失人,终将人舰两失.所以,咱对着人群丢炸弹.

不错不错,又炸了,最少搞死十来个.修啊!你修啊!怎么不动了?

哎,刚炸出劲头儿来,炸弹没了,丧气!回家.

"徐工,试验很成功,哈,很成功,就这么造吧!质量速度都要保证啊!"

徐寿呆呆得看着我点头,想问什么,结果没开口.

六月十七日,二十枚装无烟火药的炸弹造好,一群工人趁夜将炸弹送到江边.我提前将飞艇关了灯光,打开后舱门,工人们搞不清什么,只是将炸弹搬进舱里.

谁能猜到我要从事哪种事业吗?

估计您能猜到.是的,我要干地事业,在后世有一个令人憎恨得名称,叫恐怖主义.我将成为地身份在后世是个可怕得存在,叫恐怖分子.

我是个愤青,知道什么是愤青吗?愤怒青年.

我骨子里又是个流氓,知道什么是流氓吗?仁义道德是狗屁.

但我又是个分清了内外的流氓.内部,爱护帮会里的兄弟.对外,砍人不手软,抢钱抢地盘儿狠得下心.今日,我是监国之王,所以,爱护自家百姓.谁敢欺负军队,咱承认他牛B,但光着膀子干就是了,谁怕谁.

谁要敢欺负家里的老弱妇孺......最后一个问题,知道在流氓心中,什么是对等报复吗?

对,我也要欺负对手的老弱妇孺.不去干奸淫妇女那类事儿,强奸犯永远是罪犯中最让人瞧不起得人.恐怖分子,只是逮谁炸谁.

不要和一个愤怒得流氓讲道理,说地天花乱坠我只当放屁.YF是侵略者兼国家恐怖主义,我只不过是个人恐怖主义.像YF这样的国家,没有他们的民众支持,怎会四处侵略?咱是二十一世纪人,特明白这道理.一个霸权主义国家,说它的人民友好,纯属自欺欺人.

当然,的确有友好人士,但就像战争中难免有平民死伤一样,碰上谁是谁,认倒霉吧!

坐进飞艇,调出欧洲地图,手指狠狠按在LD那个点上.第一个目标都想好了,维多利亚,我首先炸----白金汉宫.它座落在哪儿?咱知道.圆明园,你马上有陪葬品了.

地球对我而言太小,LD离我很近,没到八点,就满LD找那座灰色四层的正方形建筑.看过它的图片,说真得,很宏伟,很美.可圆明园更美更宏伟,因为,我亲眼看过,还住过几天.

到这个从愤怒进入兴奋得时侯,做为前黑社会准老大,现清国准皇帝,领导人的[修养]没有使我疯狂得失去理智.进入政客阶层的我,不能全以原来的抱负原来的历史行事.首先,圆明园只是有所损失,并没有被摧毁.而对维多利亚,只能让她感到很危险,不能完全无视她的个人尊严.决不怕她疯狂,但不想在自家土地上多打两年仗.所以,我只打算投一枚炸弹到白金汉宫.

悬停在这象征着Y国王室权力的建筑上空,看到那面代表着皇帝在宫中的皇家旗帜.笑嘻嘻得打开后舱门,一脚踹下一枚炸弹.说实话,那位女王的确是位杰出人物,能直接炸死她是我心中所愿,但可能性极小极小,皇家王宫可不是土坯屋,又无法下地去证实.俺也就是个打不死得小强,却不是大侠小强.给人家按住塞小黑屋儿里就麻烦了.

废话少说,百米空中悬停着定点轰炸,对白金汉宫这样一个庞大建筑,和仍石头砸墙差不多,稍微瞄准一下就够了,激光瞄准具完全是浪费.飞艇的技术比F---22先进一千倍,除了没有火控系统,悬停在二十一世纪的白宫上空也没谁能发现.轰然间一声巨响,新型火药威力很大,将白金汉宫西面屋顶炸开了一个破洞,哎,也就那样儿了,最多让维多利亚听个响儿而已,或者......是自己要听响儿?要不然,不赶快找地方丢炸弹,还留在皇宫上空找嘛呢!

对,是不服气.浪费一枚炸弹,只在石头上炸个洞,仅是为了表明,老子报仇来了.可不炸死几个活人,这心里不舒坦.

我等!

等到了,四处的侍卫和仆人跑过来,诧异害怕得望着那股迷漫得硝烟,许多人在胸口划着十字,几个总管一样的人,正指挥着卫兵上西楼查看损失情况.大官一个没有,肯定被保护起来了.毕竟是心脏中的心脏,反应不能说不快.可我是来找所有Y国人麻烦的,根本不在乎炸谁.又是一脚踹出去,又是一枚炸弹落下,又是一声巨响,在白金汉宫中间炸了一个丑陋得弹坑,暗红的血花四处开放,惨嚎声响彻云霄.

哈哈哈......

我大笑着飞走了,去找议会大厦.兴奋中忘记了高度不到一百米,许多人听到了那可怕得笑声.这就是令YF恐惧,整个欧洲震惊得[魔鬼狞笑].

恐惧震惊在于,白金汉宫的爆炸声和三十多人的死伤仅仅是个开始.因为......

再次请道德先生注意,一个被激怒的流氓,这个流氓还是国家元首,兼具着为子民为个人的双重仇恨,不搞死搞残万人以上,是决不可能罢休得.我要搞得政客没正经地方演讲,要搞得普通人不敢出门,要搞得工人不敢上班.对不起孩子们,你们别上课了,你们是无辜得,但你们是侵略者的后代.

留一串恐怖笑声在白金汉宫上空,慢慢寻找到Y国国会大厦,这栋建筑肯定比白金汉宫倒霉.以Y国的政治体制,权力并不全在国王手中.发动侵略战争的权力两极,一是国王,但更大得,代表着民间,只是由上层人物提议甚至决议的地方正是议会.那里,是流氓汇聚地,是我一类人的汇聚地,却跟咱不一个黑帮,不是同伙儿啊.

所以,我要摧残侵略者民意,操翻国会议员.决定了,至少要丢四枚炸弹下去,炸死一帮议员,那影响可就大了.嗯,每天来炸一次,让大Y国会大厦成为没人敢来地鬼厦.再商量侵略哪儿,到小破屋儿去吧!

哦,恐怖主义还是不要详细形容吧!您知道,我成功了.国会大厦每天都有很多议员在商讨争论,对于未知事件有着普通人一样得好奇心.第一声爆炸声响起后,建筑里的人惊慌失措.第二声爆炸响起,两百多个议员从微微震动地大厦里跑出来,聚在一起或呆望屋顶,或集体讨论.于是,第三第四枚炸弹对着人群丢了下去,又有至少二十多人长眠了.缺胳膊少腿儿的也有二三十吧?我有点血晕,没怎么数.

巡视一番被老子抄了家的流氓窝,洒下一阵狂笑后扬长而去.下一站炸哪儿呢?去操翻几座皇家古堡?

不好.古堡那玩意儿忒结实,哪儿有那么多炸弹啊!再说,咱是来杀人的,不是来拆房子的.

那该炸哪儿呢?嗯,您不知道?

说明您不敢想,您永远赶不成伟大得恐怖主义事业.

五枚炸弹,我将其丢在了LD最繁华得大街上了.第一枚炸弹要了几十人的命后,其他人像不怕死一样张大了嘴.第二枚炸弹爆炸,同样带走几十条生命.于是,活着得人炸了营,而我,一个优秀得恐怖分子,追着最密集得人群下手,狂笑声震彻LD上空.

妈的,先让你们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得,好好儿出出心里怒火.Y国F国,老子说了,不搞得你们遵守纪律起来,老子向子民自杀谢罪.

嗯,对了,还有九枚炸弹,不能全送给Y国.F国,今天就一次性把礼送了吧!反正不远,过条海峡就是.

嗨,F国人的确浪漫,比Y国人爱逛街,看看,看看,这大街上的人,不愧是BL啊.好了好了,这么客气,嗯,再挤紧点儿,对对,就这样,来了来了,先送礼给你们吧!反正拿破仑三世的礼物准备好了,想不要也得接着.

轰-----轰-----,跑起来了跑起来了,好,跟着领头儿得,跟紧跟紧......对对对,这样挺好,别急,还有呢......轰轰隆隆五声巨响,大慨干翻三四百吧!F国佬逃命时还互相踩死了十几个.嗯,成绩比只踩死六七个的Y国那边儿好,口头表扬一次.

将一条繁华街道染红,我开始寻找凡尔塞宫.BL西南十八公里......呸,那是一百多年后的旅游手册,这时有用么?

往西南方找就是了,凡尔塞宫以辉煌奢侈著称,好找!

呵呵,确实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