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兵 第一部 无主之地 第一章 遭遇

梦中家国 收藏 1 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051/


深秋的寒风无情的吹打着高耸的帕米尔高原,在高原的东南角,一队马队在两旁都是高山的峡谷中慢慢向前爬行。由于这里处于巴基斯坦北部平原和帕米尔高原的交界处,到处都是大山,峡谷重生。这就是中国与阿富汗东北部边境著名的“瓦罕走廊”,从这里可以直接到达中国通往阿富汗的门户重镇明铁盖,那里有中国边防军把守。历史上这是丝绸之路的一条重要通道,汉朝张骞出使西域、唐僧玄奘取经、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及瑞典探险家斯坦都曾途经这里,但阿富汗一侧,却没有边防军,只是由当地少数民族部落或部族控制。近百公里以内没有固定的居住人家,只有天气转暖季节有阿富汗境内的塔吉克族牧民放牧时接近边境地区。由于这里海拔太高,即使是行走在峡谷中,但马队中的马看起来还是有些吃力,不断的吐着白气。而在这个以毛驴为主要交通工具的地方,这支马队的出现,显得格外的扎眼。


领头的是一个大汉,强壮的身体和乌黑的大胡子成为他的标志,一路走来,他都是骑在马背上的,但峡谷高达3000米的海拔让他不得不从马背上跳下来吃力的靠双脚向前爬。整个队伍大约有30个人,几乎每人都在身体的外边披着一件灰色的大衣,而大衣的外面挂着的AK—47随着身体的摆动也不安分的跳动起来。随行的40多头马匹也不轻松,背上都堆满了一个个大口袋。忽然一阵风吹来,如刀割脸的寒风让整个队伍的每一个人都不得不再次捂紧身上的大衣,一旁的马儿也不失时机的嘶叫几声,让死亡般沉寂的山谷有了些许生气。


领头的大汉看了看左手上的战斗表,时间已经指向12点,但头顶上丝毫没有见到阳光的踪迹。自从昨天下午从基地出发,队伍已经走了20个小时,一路上只休息了两次。看看前方不远处的山凹,那是队伍的必经之地,长年的征战让这里早已没有了边防部队的痕迹。而山凹的那一头,就是他们的目标,一个神秘的国度。‘该休息下了,不然过了山凹就没有机会了’他如此想,于是他停了下来,对身边的一个小个子耳语了几句,小个子点了点头就往后面跑去了。


不多时,整个马队都停了下来,不约而同把自己身上的AK都取了下来装入自己的马背的大包里,并顺便从包裹里取出一把手枪和干粮,插好手枪,就顺势坐在地上吃起干粮来。半个小时后,马队继续出发,在他们必经的山凹中,秋风比平时大了许多,昨天太阳余留的温度早已散去,山凹两旁没有一丝泥土痕迹的石头不时在空气中发出嚓嚓的破碎声。以至于这里成了生命的禁区,没有一丝绿色。


山路非常难走,山谷和山凹1500米的相对高度,使整个马队费了6个小时,才爬上山凹,山凹是一条由山风不断腐蚀下形成的一个小峡谷。山凹的两旁都是高过山凹百米的山脊,常年的山风使山凹中只剩下一个个光滑的大石头,就象被人工打磨了一样。


而此时,另一支30来人的队伍正趴在山凹两边的山脊上警戒的观察着这支马队。“队长,我们现在到什么地方了?那群人又是干什么的,象走私商人”,两个身穿中国武警服装的士兵正蹲在一个巨石的后面轻声的商量。“不,根据我这几年和那群人打交道来看,他们不怎么象走私商人,更象我们牢房里关的人。而且,如果我估计得没错的话,我们已经跨过了边境,进入了阿富汗或者塔吉克,也就是说我们出国了”!被问的人平淡而坚决的回答。“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回去还是继续追击?这群人如果真的是那样的人?我们还放他们过去吗?还有,一路上来,为什么连个检查站也没有?哎,都怪那该死的电台,我们一出来就坏掉了,该死!”这个看起来象维吾尔的士兵把拳头狠狠的砸在他靠的巨石上。


“好了,现在说什么也没用了。现在的情况是,这条路是一条秘密通道,所以没有边防士兵把守。而我们在联系不上总部一路追击逃犯的情况跨过了边境,况且总部给我们的命令就是犯人在,我们在。现在犯人跑了,如果我们不能把逃犯抓回去,还不如死在这里!现在,我们先看看来的这群人吧,先确认下,看要不要处理掉”,被称呼队长的人把伸开的右手手掌慢慢用力的握紧。“走,去看看”!大概两秒钟后,他继续说道。两人很麻利的爬上山脊上,慢慢的冒出头开始打量正向山凹里走来的马队。


马队在慢慢的靠近山凹,随着越来越接近山凹,风也越来越大,吹得人不得不弯下腰逆风而行。就在马队要走入山凹的一瞬间,领头的大汉突然一举手止住了马队的行进,面色凝重,抬眼扫了下两边的山脊。然后头一歪,跟在后面的人马上从衣服下面掏出手枪,分成两部分,靠在山凹两边的山崖下慢慢向前行。


“队长,你猜得没错,他们确实不是走私商人,不然就不会有手枪了,而且,他们的行动方式更是经过严格训练才会具备的”,那个‘维吾尔’士兵把头缩回来轻声对他面前的队长说。“恩,是的,看来来着不善啊”,队长轻声叹息。“那我们干还是不干”?‘维吾尔’士兵渴望的看着对方。“干,当然干,放入国内还不如就地解决!”队长刚毅的回答,“你快去安排,听我的号令”。


在领头的大汉的带领下,马队慢慢进入了山凹,周围除了狂风的狂啸没有其他任何杂音。但大汉还是本能的感觉到危险一步步的正向自己走来,是进还是退开始在他的脑海中不断的出现。正在他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一声枪声在山凹里响起,大汉身后的一个汉子一下子被撂到在地上,紧接着又是一排枪声,子弹更是象雨点一样往马队的30个人身上招呼过来。突然遭袭,马队的人一点准备都没有,在一瞬间就被撂倒了20多个,领头的大汉侥幸躲过了第一拨枪弹。正准备命令剩下来的人反击时,第二拨攻击的子弹劈头盖脸的罩了下来,领头的大汉这次没能幸免,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额头,并在脑后制造出一个拳头大的洞飞了出去,黄色白色的脑髓溅了一地,身子转了一半,连对手什么样子都没看见,向前一扑就再也不动了。令开枪者吃惊的是,马队中的马在两阵枪声中居然纹丝不动,对枪声不以为然,使攻击者本以为会出现的恶战化为泡影。


10分钟后,在确认所有的尸体都没有生命后,攻击者从山凹两旁的山脊上走了下来,除留下两个人在山脊上继续警戒外,剩下的30个人全部走到山凹里。他们都身穿一身中国武警作战服,领头的是一个看上去不太高27、8岁的小伙子,白皙的皮肤,但高高鼻梁两边的一对大眼睛格外的大。一看上去就是个维吾尔人,和他同来的都差不多。“一、二小队处理尸体,三小队去看马匹”,大眼睛看看身边的人没动,下达着命令。


“队长,你来看,这么多羊皮”,一个满脸横肉的壮汉打开马匹上的大包,看见一袋子的羊皮,不由发出一声惊叹。大眼睛听见叫自己,跑了过去,“这些家伙,是想用羊皮做掩护,混过我们的边检”,大眼睛边说边把羊皮往外拉。随着羊皮,一堆乌黑的东西也被扯了出来。“靠,这么多子弹和手雷,看来我们猜得一点都没错”。不多时,一个小个子跑到大眼睛的前面,稚气的脸上一脸的兴奋,“队长,几乎每个大包都是这样的,外面是羊皮,羊皮的里面都是武器,我统计了一下,加上那些收缴的武器,这里共有30把AK—47、30把手枪、超过200颗地雷、320颗手雷、8支冲锋枪、2挺机枪、3个掷弹筒、5000发子弹,甚至还有8具RPG—7火箭筒和一部卫星电话。除了这些东西,还有200到300张羊皮以及一个包的现金,里面有一百叠100美圆面值的钞票,也就是一百万美圆”。“NND,这么东西和钱”,横肉大汉两眼放着金光。“好了,我们先把这些尸体处理掉,把那些包都按原样装好。五分钟后我们在山凹口开个会,大家都参加,我有重要的事情和大家商量。哎,如果这些家伙混入国内,那就真的是麻烦了”,大眼睛看着地上的死尸感慨万千。


五分钟后,一切都处理妥当,32个中国武警士兵聚集到山凹口就地坐下。看着大家都来了,大眼睛从地上站了起来。“现在,我有些事情想和大家说说。这次我们出来的任务大家也知道,就是我们的基地出问题后,我们为了追逃犯一路追到了这个地方。这10名逃犯对我们来说相当重要,总部原来让我们看守给我们的命令就是犯人在我们在。但现在这10名犯人已经逃跑,而我们的电台也坏了,根本和总部联系不上,我们一路上根据侦察的结果追到这里。想不到我们在这里还遇上这群不知死活的家伙,自己送到我们的枪口上了”,大眼睛带玩笑的说辞一下子把大家逗笑了,其实,从今天以来,大家就一直在议论还要不要追击。


“好了,都别笑。这群家伙我们现在也弄不清楚什么身份,但我可以肯定,他们绝对和东突有关系。而现在也不是我们管他们的时候,现在我们有两条路:一是继续追击逃犯,直到把他们抓回来,但我很遗憾的告诉大家,我们已经出国了”,“啊”,“这,……”大眼睛一说出出国两个字,下面马上炸开了锅。“那队长,我们是不是变成逃兵了,那我们怎么回去啊”,横肉大汉的大嗓门首先开动。“是啊,如果真的这样的话,我们就是回去也不好交代,逃犯没追上,这一个星期来,也一直联系不上总部。而且我们的基地也无缘无故的没了,还牺牲了我们好几个兄弟。现在我们还出了国,就是总部不怀疑我们,我们在没有把逃犯抓回来前,怎么向我们牺牲的战友交代!所以,我建议无论我们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这些该死的逃犯抓回来,反正现在联系不上总部,将在外,军命有所不受!”满脸稚气的小个子很老成的说出大家的心里话。


“恩,你们说的这些也是我担心的”,大眼睛适时打断大家的争论。“我要说的第二个选择就是回去,刚才钟翔也说了,如果我们回去,一不好澄清我们自己,二不能给牺牲的战友一个交代。更重要的是我们这支队伍就是为那10个逃犯而存在的,现在他们逃走了,如果我们不能把他们抓回来,就是我们失职!我们每个人都会按照军法被处理。现在联系不上总部,能依靠的就是我们自己。所以,我建议我们继续追击逃犯。而且,刚才我们缴获了不少东西,不管这里是阿富汗还是塔吉克,我们要在这里生活几个月不会有任何问题。不知道副队长有什么意见”?刚才在山脊上和大眼睛讨论情况的人听见叫自己,马上站起来说:“我同意队长的意见,继续追击,直到把他们全部抓回来,不知道你们大家的意见怎样”?“我没意见,为了完成任务也为了为牺牲的战友报仇”!“是的,我也没意见”!……讨论的结果是32个中国武警士兵继续追击他们的逃犯。


天慢慢黑了下来,一支马队从山凹里沿着马队来的路往回走。刚才好一阵热闹的山凹又变成了山风的世界,时间在指向2005年10月21日这一刻开始凝固。


下山的路还是比较轻松的,尽管这里的海拔还是超过了4000米,但大眼睛和他的同伴的心情还是蛮好的。由于长年的征战,整条路上异常宁静,派出去由四个人组成的前锋发回的一个个消息都显示他们就是这条路上唯一的主人。经过一夜的行军,他们来到一个山涧流水冲出的一个小平地上,这里正是休息的好地方。时间也快到11点,但是今天还是没有太阳,山涧两旁高山露出的天空阴沉沉的。“钟翔,你去把从基地拿来的地图给我和副队长看看,其他的人抓紧时间休息”,听见大眼睛的命令,钟翔说了声‘是’后就离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