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四卷:孟加拉 第三十七章:冰山再现(一)

红色猎隼 收藏 30 78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马亨德拉中将最终没有等到他所期盼的那场毁灭性的洪灾,早在两千年便已深刻理解自然力量在战争中巨大作用的中国军事思想没有给他任何机会。曾在印度陆军从吉隆坡北撤过程中不断给予印军以重创的中国特种兵们早已奉命对槟城战区内的多处水利设置实施重点监控。

而印度海军突击队少尉在古邦巴苏的行动从一开始,就在中国特种部队的监视之下。但为了迷惑印军的指挥层,中国人并没有急于动手,而是在印度海军突击队的蛙人在水下安装好C4炸药之后,又趁着夜晚的掩护,在大雨中偷偷下水的将其全部摸走、拆除。

但印度海军突击队的士兵们却为了他们虚妄的胜利抵抗了很久,指挥官齐丹巴拉姆少尉在身中两枪之后,仍死死的按住起爆器。或许是他的军人荣誉感和责任心感动了他的对手,参与行动的中国济南军区“雄鹰”特种大队将其迅速的送往中国陆军的战区医院进行救治,齐丹巴拉姆少尉也成为了印度军方此次“摩奴”行动中唯一的幸存者。

虽然没有等到来能够挽救自己的汹涌波涛,不过马亨德拉中将却有幸见识到了另一场席卷吉打平原的洪峰—从印度陆军的侧翼发动攻势的中国陆军第149机械化步兵师。中国陆军第149机械化步兵师在战役开始之初便在战区的东侧展开,当印度陆军全面横渡吉打河北犯之际,第149师奉命从侧翼迂回穿插,以策应正面战场的第37摩托化步兵师。

不过泰马边境的丘陵地带和连夜的暴雨给机械化 部队的开进带来了不小的麻烦,中国陆军第149机械化步兵师在出击后的10个小时内,都在与前进地域内糟糕的地形和道路进行着搏杀。直到黎明时分,雨势逐渐停歇部队才顺利的进入了吉打平原。

在一马平川之上由机械化纵队组成了铁甲洪流全速开进着,早已在正面战场上溃不成军的印度士兵早难对这支生力军构成有效的防御战线。到2008年1月18日下午6点,中国陆军第149机械化步兵师的前锋部队已经击溃了印度陆军作为战役预备队的第24机械化步兵师,在印军的炮火下横渡了印度军队依之为右翼屏障的穆达河,前锋直指双溪大年。

双溪大年虽然只是一座人口不足10万的小城市。却是吉打平原南部产稻中心,铁路与公路交会的战略枢纽。南部可以顺利进入北马工业重镇及海港北海与槟城,北上亚罗士打,东通边境山城华玲,距离都不过20-30公里,十分交通便利,工商业发达。

中国陆军第149机械化步兵师的先锋部队仅在城郊遭遇到了小股印军装甲部队的抵抗便顺利控制了这一战略枢纽。作为马来西亚北部华人的聚居区之一,双溪大年的华侨们对来自中国的远征军充满了亲切感,城内的潮汕移民们万人空巷,夹道迎接来自故国的亲人。

虽然这些远离乡土的华人曾有自己的勤劳和智慧为自己开辟了一片广阔的天空,甚至涌现出一批如林连登之类,资财达到数亿马来西亚币以上,富甲一方的华人实业家。但是在那些故国飘零的岁月中,他们的生命和财富能难以得到了最起码的尊重和保护。

他们中有些人还记得二次大战期间,面对日军的铁蹄英国殖民者在秘密要求本国侨民撤离之后,率先放弃的就是拥有8万多华人的吉打州以及槟榔屿。而日军占领双溪大年期间除了要求华侨门筹集巨额的奉纳金,强行征用华侨的商用货车,货轮,窃取华侨们存放于邮局银行的储蓄,和商品的存货之外。更在占领双溪大年不久之后,便进行了一次所谓的“肃清”。挨户逮捕无辜华侨,其中大多数人便再也没有回来。

那些可怕的记忆至今仍笼罩在当地华人的内心深处,当马来西亚政府军再度将他们抛弃给入侵的印度军队时,他们一度绝望了。虽然没有日本人那些的凶残,但印度军队在物资上贪婪,也同样令他们战栗。在攻占双溪大年之初,印度陆军也一度以军管的名义强占了华人的商铺和工厂。冻结了当地银行和邮局内存放着的大量现金。

但随着战时的推进,双溪大年的华人突然发现印度士兵对他们的态度突然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不仅主动退出了华人的企业,还对当地的华人礼待有加。此刻他们才从收音机里注意到了中国出兵的消息。印度士兵的礼貌之后是对中国深深的恐惧。

中国陆军先行占领双溪大年的消息,对于包括马亨德拉中将在内的所有仍在吉打平原上战斗着的印度军人来说都无异于晴天霹雳,这意味着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在战场的东面是奔流的穆达河,西面是无尽的大海,而南北两侧则是斗志昂扬的中国陆军,他们已经陷入了铁壁合围之中。

不过马亨德拉中将不用担心他会成为第一个被中国陆军俘获的印度陆军中将。在撤退的途中,他和他的指挥部遭遇到了中国空军一次致命的空袭。在强—5E型对地强击机投下的LS-500J激光制导炸弹中,这位印度陆军的“中国通”被炸成重伤,数小时之后死于印度第4机械化步兵师的战地医院中。

在马亨德拉中将的身后,还有近2万名印度陆军的士兵仍在惊恐的面对着中国军队的炮口。在接下来两天的战斗中,他们的突围企图仅仅令印度陆军又增加了4000人的伤亡数字,但却一无所获。

“这场战争就快要结束了。”在位于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战略防御司令部地下50米深处的要塞电子指挥中心内,刚刚被解除了印度远东战区总指挥职务的印度空军中将阿塞得.普拉什神情暗淡的面对着他的忠实的幕僚—空军少校阿德瓦尼。

新德里已经正式取消了印度远东战区这一军区级指挥机构,代之以的是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战略防御司令部指挥之下的:安达曼—尼科巴群岛要塞、槟榔屿要塞和班达亚齐要塞三个独立的要塞防御司令部。这标志着印度军队在马六甲地区全线战略防御系统的瓦解,巨大的电子作战地区上只剩下一个个孤立的要塞仍在坚守着。

“可中国军队仍在不断的发动的攻势,停火仍是遥遥无期。”阿德瓦尼对普拉什无奈的说道。

“这并不重要,新德里应该已经与北京取得了某种默契,战争将在中国人的军旗插上安达曼—尼科巴群岛的那一刻画上句号。印度将失去了这个美丽的群岛,但是至少可以保住本土的安全。” 普拉什中将拿起自己放置在办公桌的军帽,理了理满头的白发,苦笑着说道。作为一个军人他已经竭尽了所能为印度争取胜利,但国力和谋略上的差距并不是军人的努力的可以弥补的。

虽然印度并不甘心失去安达曼—尼科巴群岛,但显然以目前的形势来看,对于中国和东盟而言必须拔除这个近在咫尺、盘踞在马六甲海峡西侧的威胁,才能停止战争。虽然面对群岛上坚固的要塞群,进攻者必将付出昂贵的代价。但这却是将这场血腥的战争迅速结束的唯一捷径。

而对于印度,无论他是否愿意承认。对东盟的战争已经被证明了一个最为愚蠢的错误。以印度目前的战争潜力,已经无力再支撑一个孤悬于本土以外上千公里的战略据点了。如果中国人选择攻占它,那么印度至少可以避免本土的打击,让战争在这里画上一个句号,毕竟对于中印两国来说,经过了这场战争彼此都需要休养生息。

当然没有人可以断言这两大发展中国家对抗是否会继续下去,下一次战争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重新爆发。但至少目前,全力投入战争的双方都已经疲惫了。在一场空前的规模的两栖登陆攻防战紧锣密鼓的准备中,和平也同样在召唤着决策者们重新回到谈判桌上来。

“不,印度还将战斗下去,我们不会轻言失败。”在普拉什中将乘坐的俄制安—32型军用运输机,缓缓攀升飞望印度东海岸海军基地维萨卡帕特南之际。他的继任者,安达曼—尼科巴群岛战略防御司令部新的最高指挥官海军准将拉维. 萨蒂亚正站在自己战舰的甲板上目送他的离去。

作为前印度海军“辛格”号航母战斗群的指挥官,印度海军准将拉维. 萨蒂亚在激烈的海战失去了他所指挥的航空母舰,但他没有选择与战舰一起沉没。复仇的信念正支撑着这位印度海军少壮派代表,在一片新的海域与中国海军展开新的搏杀。

在普拉什中将乘坐的俄制安—32型军用运输机远去的方向,一支庞大的运输船队正逐渐接近安达曼—尼科巴群岛。3艘印度自行研制的LST-L级两栖登陆舰队列之中,一艘巨大的两栖船坞型运输舰高大的舰桥正逐渐清晰。它并不诞生于印度,而是印度政府以20亿卢比的巨资向美国海军购买奥斯丁级两栖船坞运输舰“特伦顿”号。

此刻这艘被号称为“海上骆驼”的大型运输舰上正装载一种可以改变战场局势的新型武器,它才是拉维. 萨蒂亚所有的希望所在。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