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魂>> 第三章:初战两水洞! 志愿军司令部(六)

iji5000 收藏 24 1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761/


“首长好!”李成龙和谢志涛看着面前的柴成文赶紧敬礼!却不知道该接着说点什么。李成龙是不想多说怕和谢志涛对不上号!谢志涛更是领教过这为情报官出身的大使的厉害,所以干脆也不说话了!

“你们刚才在审问俘虏?”柴成文看看在一边坐着的俘虏。

“报告首长!”李成龙看了看谢志涛!那意思!你小子赶紧准备好给老子溜缝儿。“我们和人民军的同志一起抓了一个美军俘虏!可惜!是个二鬼子!中国人。正在审问。”

“哦!我刚才都听见了!”柴成文看看俘虏面前一样转身要敬礼的康健、扬帆等人。“你们继续!你们二位跟我出来一趟!”

“是!”李成龙赶紧立正,和谢志涛对视了一下了,这次又要从我们嘴里得到什么?

“康健!扬帆!你们继续!问清楚了!”谢志涛看看一转身要出洞的柴成文。

“是!”康健暗自庆幸柴成文没有把自己一起带出去!然后亲切接见、沟通。

“刘大参谋长!我和李胖子出去!你这边精神点儿!”李成龙偷偷和刘飞咬了一下耳朵。

“恩!去吧!”刘飞看着柴成文的背影。“小心点儿!最好别胡说八道!你可是党员!”

“混蛋!”李成龙悄悄骂了刘飞一下。跟着谢志涛往洞外走。

柴成文在洞口站着,看着从山沟延伸下去和公路接壤的地方。

“首长!您找我干什么?”李成龙看着这位和自己在德川有过一面之交情的首长。心里却和谢志涛一样有着一丝忐忑。早先自己刚刚回来处理伤口的时候谢志涛已经告诉他柴成文三翻五次来探听消息的事了!

“李队长!听说你受伤了!我来看看你的伤势怎么样了!没有什么事情吧?”柴成文看着李成龙还在用手捂着的胳膊。“上药了没有?”

“没有事儿!让敌人的子弹掉半两肉而已!”李成龙赶紧把自己受伤的右胳膊抬起来,动了动手指,以表示自己胳膊的伤势没有什么大问题。好让这位关心自己同志的首长赶紧回老总身边,免得在自己这让自己血液流动速度过快伤口迸裂。

“没有事情就好!对了!你们抓的那个俘虏是干什么的!属于美军那个部分的?”柴成文看见李成龙的伤逝看上去确实没有什么问题后,提到了刚才也参加过审问的那个俘虏。

“那个俘虏是美军斩首队的!就是小分队的形势执行特殊任务的部队!这次来的目的主要是针对金RC首相的。敌人并没有得到我们出兵的消息!斩首队来自美军各个部队的优秀士兵组成的老油子了。战斗力比较强。我们抓到的这个俘虏是属于美军游骑兵部队的。”李成龙看见谢志涛懒得说话只好自己继续说。“那小子是个狙击手,枪法很好!这个狙击手就和我们的……”

“神枪手一样!是不是啊!”柴成文接过李成龙的话头儿!“我虽然土包子出身!还是了解一些的!作用都一样!叫法上的区别无所谓的。那个游骑兵到底怎么回事情?我刚才在洞里边听见他们和国民党还有什么交道?”

“哦!首长!这个游骑兵部队是美国鬼子的王牌部队!这只部队的前身在抗战的时候和国民党的部队参加了缅甸地区的一些战役。后来重新整编组建的。装备优良,战斗力强。”

“是么?这个游骑兵我倒是第一次听说!”柴成文慢慢的皱起了眉头。“你们知道的还挺多的啊?那个同志的英文说的不错嘛!哪个大学毕业的啊?”

“这个!”李成龙心里暗自叫苦!“他是自学的!没参军的时候在沈阳被日本鬼子抓到战俘营里边干小工,跟几个外国俘虏一起时间长了!就学了点外国话!后来参军!然后就因为这口流利的外国话被教官选中参加我们队伍了。”

“哦!我看你们还有个朝鲜语的翻译?”

“哦!那个是我们的炊事班长朴东勋!大家开玩笑都叫他司务长!我们的吃喝拉撒都归他一个人操心。没参军的时候自己在吉林开了个小餐馆儿,后来因为解放军来了1就参军了!”

“对了!你们队伍里怎么还有女同志!你们不知道志愿军有规定不准许女同志进入朝鲜的么?这多危险!一旦她们出点什么问题!谁来承担责任?”柴成文突然脸色有点要变的意思!

“首长!我们几个女同志都是卫生员,她们……”李成龙突然想不起来该怎么说!确实自己也知道首批进入朝鲜作战的志愿军部队确实不允许女兵进入朝鲜。后来战局稳定了!才出现大批女兵进入朝鲜担任通讯、卫生等工作的。

“首长!我们是苏联教官命令南下进入朝鲜的。所以我们也不知道具体任务是什么?这几个女兵都是经过培训的,战斗意志坚强,战地救护能力高,甚至也具备一个战士基本的军事素质。所以这次就一并带过来了。”谢志涛看见李成龙卡壳儿了!赶紧跟过来溜缝儿。

“哦!”柴成文看了看还在卡壳的李成龙,脸色有点不好。“李队长!是不是不舒服!伤口复法了?”

“哦!没有!”李成龙赶紧接话儿!“首长!您不能跟彭总说说!这里太危险了!第一距离交火线太近!第二敌人的小部队特别是侦察部队就是在没有情报的情况下也会误打误撞进来。昨天晚上和上午为了击退一支小小的斩首队不足百人的小部队就费了很大劲头。

“我也跟老总说过!不过老总认为我们要打好出国第一仗,必须要及时了解战场上第一时间发生的事情,指挥部越靠前越好。只是希望你们和人民军的同志们要保护好几位首长的安全。”柴成文也叹了口气。

“早上听老总散步的时候说要把司令部放到大榆洞?”谢志涛小声的问柴成文!尽管这已经不是秘密的秘密了。

“恩!老总是这个意思!还有!我们的电台和通讯参谋都落在老总后边了!我来一是看看李队长的伤逝!二是希望你们能派几个人去迎迎!我们也想尽快和中央!和部队联系上。”柴成文看着面前两位年轻的团级干部。“在和部队联系上前,全力保护老总的安全是你们的唯一任务!明白没有!”

“是!请首长放心!就是再大的困难!再狠毒的敌人!我们也坚决和他们战斗!全力保护老总的安全!”谢志涛和李成龙立正后表态。

“那好!你们尽快安排吧!我先回去了!”柴成文准备转身回到那边的木头房子里。

“总算走了!大炮!你小子当初进军校学参谋就是个错误!你看看你那个成绩!我现在突然发现了!你小子当个指导员儿的希望更大!早知道你应该选择政治口!”李成龙看着已经转身离开的柴成文,松了一口气!跟谢志涛开起玩笑来。

“你给我滚……“谢志涛刚想骂李成龙,结果看见已经走了7、8米的柴成文又转过身。

“根据战场的情况!你们又比我们的先头部队多了解一点儿敌人的东西,所以我和彭总请示了!你们先留在首长身边,番号问题由我们解决的。”

“谢谢首长信任!保证完成任务!您慢走!”李成龙恨不得这位首长赶紧走。

“等电台上来以后!我亲自给东北局发电报!跟东北局的同志沟通好以后,你们就正式加入志愿军啦!打仗的机会我可是给你们了!哈哈!”在笑声中柴成文又转身向小房子里走去。

“还是没信我们!”一位军事主官、一位政治主官心里都知道这封电报将是什么意思。心里原来已经慢慢放下的心!忽悠!又全上来了!

“算啦!听天由命吧!”李成龙看着发愁的谢志涛。

“李成龙同志!不想以后被拉出去枪毙吧?”谢志涛看着柴成文的背影儿。

“就算发不发电报我们的身份也早晚都是问题!只要做好我们就可以了!既然让我们留在老总身边!还是不把我们当外人了!这已经不错了!”李成龙给自己和谢志涛吃点儿宽心丸。

“你呀!就在那扯淡吧!”谢志涛叹了口气!“你看安排谁好?”

“让薛卫东去吧!带上刘汉卿!其他的人都很疲惫了!让康健回山头上去!那是制高点!也是后山的必经之路!”李成龙看了看那个小木头房子!“我想去看看彭总!我还没看见过呢?”

“你行啦!还嫌事不够多是不是?我告诉你!你要去哪先过我这政委的关!”谢志涛知道李成龙也想去看看彭总的心情!但是还是阻止了他,“对了那个狙击手是你抓到的?你行啊你!你怎么把人家打的鼻青脸肿的?就你那两小子能斗过他?”

“那你看看!我那身手!换你肯定不行!”李成龙笑着说。“说时迟那时快!二马一错蹬的时候……”

“一错蹬的时候你小子就被放倒在一个坟头上了!是吧!我的李大队长!”谢志涛打断李成龙的话“林雨宏什么都跟我说了!是人家区翔抓的!你就别往自己身上揽了啊!”

“我…!嘿嘿!那小子身手真快!悠悠的就冲上去了!就两下!就把那个狙击手给拿下了!还是我们的兵厉害!那身手!没得说!还有啊!如果老子不放把火!把狙击手的视线给扰乱了!谁敢冲过去啊!我跟你讲!关键就是我这把火!我这把……”李成龙的兴致又起来了。

“行了!李大队长!你的战斗经过留着以后有机会跟报社的记者们去说吧!我的大英雄。”谢志涛又一次搅了李成龙兴致。“人家是狙击手!不是搏斗高手!你们几十个人跟土匪似得冲过去!偏偏又碰上个空降兵!没被揍死就不错了!”

“也是!赶紧进去吧!电台也应该到了!历史上的资料也的是大概这个时间!也没有人搞的精确一点!何必还得出去一趟!”李成龙嘟囔了一句。

谢志涛走回洞里,安排薛卫东带上姜一唯、于悠帆去接电台。三个人要了一台步谈机,然后准备武器打算出发。

“等一下!”刘飞突然想起点儿什么!“找下金成唤!让他同时安排几个人民军的跟着去。这道上全是人民军的溃兵!出现的什么情况也好有个帮忙的。”

“行!我去找人!”李成龙听了也觉得有道理,于是走进洞里去找金成唤。

金成唤正在洞里休息!安金刚也在一边坐着。

“老金!”李成龙和金成唤已经很熟悉了!还是感觉按照他在解放军里的经历习惯称呼他。

“哦!李队长!什么事情啊!”安金刚先站了起来,要给李成龙敬礼!

“行了行了!都是自己同志!没有必要的!”李成龙看了看还在眯觉儿的金成唤。

“这几天把金团长累坏了!”安金刚看见金成唤没有听见李成龙喊他“团长!团长!”

“啊!”金成唤醒了!揉了揉眼睛!“什么事情?哦!李上校啊!什么事情啊?”

“哦!没有什么!我的打算安排几个人去迎接一下我们的同志!您看是不是安排几个人一起去!我们毕竟和朝鲜群众沟通上不是很方便。”

“行!你!”金成唤指着一个人民军的战士“挑几个会点儿中汉语的!一会儿跟李上校走。”

“谢谢了!你继续休息吧!”李成龙看了看金成唤安排的几个人。

“对了!金成唤看见李成龙要走,赶紧喊李成龙。

“还有什么事么?”李成龙纳闷的问。

“坐!有点事情要拜托你一下。”金成唤指着地上的一块矿石。又从口袋里掏出一根儿烟卷儿。

“好!到底什么事情啊!”

“我是想拜托一下那个孩子的问题!”金成唤给李成龙点着烟以后,又扔给安金刚一根儿!

“你是说小金英楠的事吗?”李成龙猜应该是和那个孩子有关系。

“没错!”金成唤抽了一口烟“那个孩子原来我是想打算带到中国的!现在看来我可能要上前线了!估计照顾不了他。中国同志已经上来了,我想拜托给你把他带回中国去。远离战争。好好学习!”

“这个事不已经说过了吗?他是还太小!确实不适合在战场上啊!没有问题的!”李成龙纳闷这事已经说过一次了为什么要再说一次?

“孩子的父亲不是朝鲜人!是一个中国人!”金成唤犹豫了一下说出了后边的话。“他的父亲是一个中国的朝鲜族战士,原本不想来朝鲜的,就因为解放军中的朝鲜族同志都被动员到朝鲜参加朝鲜解放战争的时候被动员过来的,老金是土生土长的中国人,一个中国人!他并不想到朝鲜来,所以到了朝鲜以后一直也没有人重视他!只让他当了个小小的连长。在我们见面后,他就告诉过我希望有机会把他的孩子和妻子送回国去。”

“那么说金英楠是一个中国军人的孩子?”李成龙想起金英楠的摸样。

“不错!”

“那他为什么只会说朝鲜语?

“小英楠从小跟着他的母亲长大!他的母亲是一个劳动党党员!他的母亲是一个朝鲜人。那还是在打小鬼子的时候他们结的婚!我还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呢!那是在长白山的密林当中举办的最简单和比较奢侈的婚礼了。新郎和大家一起分享了一瓶白酒!一只冻的蒙头转向的狍子!就是那么简单!后来孩子的母亲始终带着他在中国和朝鲜边境的山里活动,逃避敌人的追捕和扫荡!直到鬼子投降、朝鲜光复。”金成唤在烟雾中想起了在白山黑水中和中国同志一起打鬼子的日子。

“哦!那这个孩子应该算是朝鲜人了!为什么还要回中国呢?”

“是啊!那次在前线碰面的时候我也问过老金!可是他说他是个中国人!所以小英楠也是个中国孩子!祖国需要的时候就要回去!中国才是他和孩子真正的家!如果不是当时团政委一个劲儿的动员他回朝鲜!他早就跟着部队入关了!最后还是没有办法!只好最后一批才回到朝鲜来。所以尊重老金的意见!我还是想把小英楠托付给你!拜托你完成一个中国军人的最后愿望。”

“哦!”李成龙才知道小英楠的嘴里为什么会吐露出几个中文词语来,看来还是受父亲的影响。已经到了一个新的国家的中国军人!把自己孩子送回祖国的愿望应该得到实现。“没有问题!不管是中国孩子还是朝鲜孩子!我们都会努力的保护他们的!”

“恩!还有!再没回国之前!我希望你们能看住他!我听有同志说了!他偷了你们同志的子弹!差点耽误大事!最好别让他动枪!他太小了!”金成唤看见自己的建议得到李成龙的同意后接着说。

“这个我也同意!这小家伙天天扛着枪!跟着我们也不方便!”李成龙也听过康健建议别让着小子再当跟屁股虫儿了!耽误事!

“不过!我还是希望你们能保护好那支老金用过的步枪!那上边记录过一个中国战士参加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的历史!每一道都代表一个敌人的消失,这是老金留给孩子的唯一的两样东西了。”

“还有一件是什么?”李成龙记得小英楠的破包里也没有什么值得具有纪念意义的东西了。

“还有一串儿项链!是老金用自己的津贴打的!银链子!项坠是一枚子弹壳!老金就留给这个孩子这两样东西了!他特意告诉我的!他跟我说!一是他那杆用过的步枪,再就是那串项链。见到了就肯定是他的孩子。如果遇到战争不顺利的时候!千万把他的孩子送回中国!说会有祖国人民帮助他的儿子的。”老金叹了口气!“似乎老金在去仁川的时候就有敌人从那里登陆,一场血战的预感了。”

“放心吧!我们肯定回照顾好那个小家伙的!不光是他!为了所有的中国孩子和朝鲜孩子都有好的生活!我们才能坚持战斗下去!我们打仗还不是为了这群小家伙们能过上好日子么!”

“所以!李队长!我希望你能象对待你自己的儿子一样对待这个孩子!孩子的父亲可能已经不在了!”

“没有问题!我还没有儿子呢!这小家伙就是我儿子!你放心吧!老金!”李成龙笑着说。

“那我就可以放心的去前线了!”金成唤也笑了起来,扔掉手中的烟头儿!

“对了!你要到前线去吗?什么位置?”李成龙没有想到为了保存实力都不肯拖延敌人北进速度的金RC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身边精锐教导旅派出去!

“我要带一支二百多人的分队到敌人的后边去!还有我们十几万人民军的同志在敌后被敌人包围了!我去的目的是尽量联系他们配合他们突围和带他们继续战斗。”金成唤看着洞边的人民军战士。

“哦!你要带多少人过去!现在敌人北进的势头很猛!估计你们很难和被围困的人民军同志联系上啊!”李成龙在想了想以后也就理解了!不派人把自己的家底弄回来,那才是缺心眼!十几万部队!从老大哥那里再赊帐弄点装备还是一支很强的部队的!可惜啊!现在已经有不少都去巨济岛吃份儿饭去了。“如果我们有任务!我们也会去敌后的!到时候没准我们还能见面。”

“希望如此吧!我们再见面的时候我们不会再想在德川那样紧张和忙碌!”

“恩!好了!让你安排好的同志跟着我们去接一下电台吧!电台到了!我们就能联系上部队了!”李成龙站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老金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别到时候睡眼朦胧的穿插到敌人的枪口上了啊”

“哈哈!谢谢你!李队长!”

李成龙带着几个人民军的士兵走到外边!让薛卫东带着0姜一唯、于悠帆一起出洞以后上公路延着公路向被寻找那辆卡车和人员、电台。

“记住!如果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车辆和电台可以抛弃,只要把人带回来!特别是通讯参谋!他在!用我们的电台就能部队联系上!只要保证通讯人员的安全就可以了!”刘飞看看薛卫东!“这次不是在连里带着你的兵出小操的时候了!要更认真!更小心!明白没有?”

“放心吧!刘连副!不!刘参谋长!”薛卫东敬礼后带着几个人出了山洞!

“你说电台到了以后会不会就是我们最危险的时候!”谢志涛看着薛卫东他们离去的背影!

“放心吧!就是电台来了,老总先得和中央联系上、和部队联系上,安排完部队了!才能想起我们的事情来!到时候不行就跑路算了!不过我们跑了!电台来了!总算是没有改变历史的轨迹吧!毕竟电台到来让老总从光杆司令真正的变成了大军的统帅啊。”李成龙有点儿感慨到。“我担心的是柴成文!部队机关上来了!他就该没有什么大事儿了!我更担心是他找东北局的人一个电报!就知道我们是黑兵了!

目送薛卫东他们离开后,李成龙和刘飞、谢志涛、康健说了金英楠的事情,几个人也都为老金的愿望感到一点悲凉的感觉!都回头看了看那个中国军人的后代!小英楠正抱着步枪靠在枪毙上睡觉!伤口在粱璇上过药以后又重新包扎了一次。

“小家伙!从今天起!我们就是你的干爹了!好好听话!将来肯定当个好兵!”刘飞把睡袋盖到小英楠的身上。

小英楠蜷缩着身子,紧紧的抱着步枪,睡着,嘴角抽搐了几下后,几滴眼泪从眼睛里淌了下来。也许梦见了亲爱的妈妈,也许梦见了背着那杆老步枪的父亲……


东北!长白山!

“大当家的!这国军的特派员都来了好几天了!怎么还和台湾联系不上啊?弟兄们都快挺不住了!上次把那个老毛子和老李家那小子带的解放军打死替西河柳子那些死难弟兄报了仇以后!风声可紧了!不少解放军和民兵都上山找他们!”带狗皮帽子的家伙在火盆儿的边上嘟囔着。

“操你妈的!老子跟你说多少次了!叫我旅长!老子现在是国军了!不是他娘的胡子了!”一个大胡子的家伙放下啃了一半儿的袍子腿。“特派员已经和老爷子联系上了,让我们从长白山上过去到朝鲜,找美国人。让老子先加入什么“自由中国运动”!这几天就要出发了!对了!枪毙老毛子的消息封锁的还密实吧!”

“放心!掌……旅长!都是我们最亲的弟兄!嘴老严实了!”

“恩!上次抢的那些共军的军服还有吗?给弟兄们都换上!

“有!已经发下去了!”

“通知特派员!我们明天出发!到朝鲜去!老子要是当了国军的旅长!还能就指挥你们百八十个饭桶啊!你们都混个团长、营长干干!”

“哎!”

第二天,盘山路上,骑着马的土匪头子还在做着旅长的梦!似乎到了朝鲜找到美军就能领到万八千的人马和装备给养。

突然一阵人叫马嘶的声音传了过来扰乱了土匪头子的美梦。

“咋得啦!”

“掌…旅长!国军特派员骑着的马掉山沟里了!人和电台都掉下去了!”

“啥!那不完蛋了吗?还他妈的不赶紧去找!?”

“已经有弟兄下去了,回话说人已经死了!电台都摔零碎了!”

“妈了个八子的!这叫老子怎么办!”

“要不?我们还回去当胡子?”

“啪!”一个耳光把那小子脑袋上的狗皮帽子扇掉了。“他妈的我们杀了那么多共军!回去找死啊!”

“那掌柜的!你看……”

“继续往南!去朝鲜去!到了高丽棒子那边儿!就能找到美国人了!他妈的那个死翘翘的狗屁特派员已经说美国人就要打到鸭绿江边上了!从现在起!叫老子师长!走!”

“诶!”


1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