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三十章 深山遇险 之 误入困境(下)

xiaoxiaoshsheng 收藏 0 17
导读: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三十章 深山遇险 之 误入困境(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4/



最后际云决定铤而走险、以身饲虎,仗着护甲避开要害,生生的受赤尸魅一击,趁机手持惊魂灵剑,猛刺它的双目要害,这出其不意的一击,赤尸魅果然没有防备,成功的被刺瞎一目,吃疼发狂,浑身扭曲,双爪乱挥。剧烈的扭动,连带着下面的赤尸魅也开始抓握不住岩石,整个云梯晃动了起来。际云见状,乘胜追击,悄悄的接近赤尸魅又是一击,刺瞎它另一只眼睛,双目皆瞎的赤尸魅疯狂了,不顾一切的怒吼挣扎,终于向后仰去,跌落下来,只是双足仍旧紧紧的缠绕着下面的赤尸魅,如此一来,连带着其余的赤尸魅一起相继坠落,掀起的巨大风势也顺带着扫落了靠得太近又避之不及的际云,兰雨见状,惊呼:“大哥!”然后不顾一切的使出舞空之术,漂浮过去,抱接住他,只是前有际云,后又小雪球,舞空之术本就不行的兰雨,立刻支撑不住,直直的欲往下坠去。幸好一旁的影风早有准备,取出长长的精银锁链,缠将过去,将他们两人生生的再次拽了回来,得到宝贵的反应时间的际云和兰雨二人各展高超的武艺,重新及时攀抓住壁岩罅隙。

三人喘息甫定,便趁着赤尸魅的云梯没有再次搭好之前,火速赶爬。幸好此时离崖顶已是不远,他们紧赶慢赶,终于先一步成功抵达,这次对付赤尸魅云梯就容易得多了。三人长剑、长箭、魔法一起攻击,径直的对着为首的赤尸魅,专伤它的眼睛等要害之处,不求杀死它们,只希望把它们赶下出。这样一来到也伤了不少赤尸魅,谁知这类东西非常合群,生长荒山,从未受人侵袭。除了天生生克,一物制物外,只知遇见敌人一拥齐上。际云他们如此物伤其类,竟然激怒了崖下那一大群赤尸魅。猛听崖下面盆地中万兽齐鸣,万蹄踏尘之声,同时暴发出来,声震山岳。盆地中那一大群齐声吼啸,黑压压一片,像波浪一般拥挤着往上奔来。这一大群怪兽奔跑起来宛如平空卷起千层黑浪,万蹄扬尘,群吼惊天,声势浩大。渐渐的都搭起云梯来了,想要上来找际云他们拼命。

他们一见事情大了,也不敢继续的僵持下去,像断崖整体的扫看一番,并没有发现所要寻找的凝脂琼果,心中疑惑不解,方疑是他们误认、弄错了地方。既然眼前的情况不是他们所能对付的了得,那么三十六计,走为上计,所以——撤!他们达成共识后,便不再理会那些正在攀岩的赤尸魅,掉头转身飞奔,慌不择路,也不知道往那里逃才安全,随便的选了一个崎岖不平的山间野道,运气轻功狂奔而去。就这样一口气逃了大半个上午,一直不见赤尸魅追赶过来,方才安心的渐渐慢了下来。还是漫无目的的往前走,这是他们早已迷失了方向,不知现在身在何处。虽然根据太阳位置,倒是可以判断大致方位,却也没有多大的实际用处。

不久之后,他们突然发现前方隐约有一个山谷,里面绿意盎然。大为惊喜的直奔过去,刚刚的走进狭窄的谷口,便感到柔柔暖风拂面,熏人欲醉,把他们在寒天里狂奔的麻木、疲劳,和攀崖时手脚所受的擦伤、割伤疼痛,全都一扫而光。三人匆匆的上好疗伤药后,便慢悠悠的沿着娇嫩绿草铺就的小道缓行,心中迷惑不已,怎么独独这个山谷温暖如春,繁花锦秀,争相斗艳?又走了一二里地,来到山谷中心,发现一个大的清泉湖,深约数尺,清可见底,清泉像万千珍珠,从塘心汨汨涌起,成无数大小水泡,升到水面,聚散不休。波光云影,天水相涵,清风阵阵,自成纹皱。湖的四周,俱有两三亩宽的空地。地面上芳草芋绵、宛如铺锦、浅草如茵、嫩绿丰茸,衬以残英片片,掩映生辉、仿佛如绣。空地的尽头,均是山坡和高崖,草深木茂、丛莽纠结,奇石突兀、森若剑举。山坡上则是一片大森林,苍然古茂,高矗参天。遥峰列岫,隐隐高出林抄。远望虽然极其幽深,却是生气蓬勃,雄奇博厚,不似山谷以外的森林那样黑暗、阴晦、萧索。

际云他们经过整个上午的打斗、奔波,都是口渴至极,难得有这样的清泉。便取出水瓢,各自畅饮了几口,果然清甜无比。饮罢他们又四处仔细察看,才发现山坡的森林里竟然夹杂着百十株古老的果树,每一棵都大得需要数人方可环抱,树头满缀奇果,肥杏大桃,杨李橘梨,缀满个个枝头,都如碗大,娇美诱人,粉滴酥搓,明光耀眼。

看到这些诱人口水的各种水果,际云他们食欲大动,虽然他们不明白这些不同季节的瓜果、花草,为什么在这个山谷里可以同时存在。采摘下来后,众人便开口猛吃,果然入口清香,汁甜如蜜,是难得一见的佳果。吃后甘芳满颊,烦渴全消,神智为之一清。丰腴味美是平日里他们所吃的同种水果的十倍。

吃过午饭后,际云他们决定就在此谷里休息一个下午,明天再出去继续寻找凝脂琼果。于是兰雨便借机把树上所有已经成熟的各种果子,尽数采摘完毕,收到腰带里,以供他们随时享用,主要是小雪球,它尤其爱吃美味的水果,这种极品正是它的最爱。没有了赤浆金实以后,兰雨就觉得对小雪球有点委屈,现在好不容易遇到这样的机会,当然不会放过。只见她脚着紫云仙履,身穿暗绿色的魔法袍,运起舞空术,飞到枝头,轻盈至极的纤弱娇躯,犹如一只翩翩彩蝶,在采撷花蜜。她不时的把刚刚采摘下来的熟透果实,递给身后药篓里的小雪球,一人一宠玩的其乐融融,清脆娇笑混合着生生童欢,飘荡在森林里,久久不绝。

际云和影风也悠闲的躺卧在湖边的柔软草地上,什么也不想,静静的度过一个宁谧的下午,好像早上那场令人触目惊心的死里逃生,早就过去了很久很久,或者是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一切都只是一场梦而已。 渐渐的到了傍晚,斜阳未暮,红霞缀天,时有白云浮沉碧汉、低缓若坠。清风阵阵、吹面生凉。孤鸟群雁,时复唳空而过,霜翮腾辉,雪羽映日。林中更有无数翠鸟,纵跃往还于枝头寸尺之地,好似恋着那垂暮余辉,十分得意,啁啾不已,音声清脆,犹如笙簧,听去非常的娱耳。

际云他们照往常一样,安营扎寨,只是这次没有找山洞,而是随意的在几株古树围绕处,搭了个简易帐篷,因为山谷内极为温暖,也就没有再做火堆。随着夜幕的降临,谷心小湖里渐渐涌出氤氲大雾,缓缓地涵盖了整个山谷。这是山林之中常有的事,靠近水源,空气湿度较大之处,在温差变化大的傍晚和黎明时,常起大雾,他们的瑞云谷就是这种情况,所以三人对此丝毫不以为意。雾越来越大,天也越来越黑,因此显现得并不明显。早已练功打坐,而后又睡觉休息的三人,更是一无所觉。

第二天,休息了一个下午外加一整夜的际云,早早的醒来,随意地向四处看了看,发现除了雾依然很大,无法视物外,其余并没有什么变化,于是又练了一周天的玄天心法。再次睁开眼时,发现影风和兰雨也早已醒了,正在吃早饭和逗喂小雪球。便笑了笑,并不多言,只是也拿出干粮野果,开始吃早餐。不久之后,他们收拾妥当,准备齐全,便要离开山谷,继续踏上征途。只是此时依然大雾弥漫,不见丝毫的减退,三人见状也渐渐的开始犯愁了。

“大哥,怎么办?现在走,还是再等等?”影风开口问,想让际云做决定。

“嗯,再等等吧。”际云沉思,想到昨天雾中攀岩的惨痛教训。

“这样也好,这雾聚的快散得也快。”兰雨点头赞同,并很有经验的说,在云瑞谷里这种情况他们见的多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大雾依然如故,几乎纹丝不动,影风又忍不住的问:

“现在是等还是走?”

“嗯,再等等?才半个小时而已,说散就散的。”际云也依然沉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浓雾还是如此!兰雨也有点忍不住了,疑惑的问:

“这雾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散开阿?”怎么以前的经验不管用了?

“嗯,还是再等等吧。”际云仍旧坚持到底,只是他也有点担心,说不定今天一整天都会有雾呢。

两个小时过去了,影风看着眼前还是丝毫没有散开迹象的大雾,放弃的说:

“这雾今天大概是不会散了,那咱们是走还是留?”

“你说呢,小雨?”际云征求意见。

“我随便啦,大哥你决定吧。”兰雨耸耸肩,向后伸手把小雪球重新抱在怀里。

“唉,这巴米拉利达索山脉到处都是高级怪兽,危机重重。咱们还是以动制静的好。”际云解释,也有点自我说服。

“好吧,那就再呆一天吧。”影风说完,便把手中长弓收起,一屁股坐了下来,随即便向后一靠,想继续靠在昨晚的那棵桃树上,只是——

“哎哟!”影风靠空,后脑着地,惨叫出来。

“这么冒失啊,四处都是危险,小心一点!”际云单手把他拉了起来,顺便嘱咐。

“知道了,可是奇怪啊?这里明明有棵桃树的呀?”影风随口答道,而后不解的说,开始在附近四处摸索。

“你是不是记错了?”兰雨不甚在意的问,这个二哥,老是丢三落四、冒冒失失的,记忆力有问题!

“我记得清清楚楚!”影风努力辩解,可不能冤枉人,是不是啊?

“嗯,说不定是在另一边呢。”际云调解。

“是吗?那好吧,我来这边找找。”影风也不太确定,毕竟雾太大了,说不定真的是自己把方向给搞反了。只是当他把四周一圈一一摸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时,突然,他停顿了下来,脸色骤变。

“我说是你记错了吧。”兰雨见状,得意洋洋的说,这个二哥呀……

“不对,这不是咱们昨夜呆的地方。”影风正经的说,面容严肃。

“胡扯!”兰雨压根不相信,认为他是在狡辩。

“小风,怎么回事?”际云看到他那么认真,觉得有异,忙问道。

“咱们昨晚呆的地方,绝对没有这种东西。”影风缓缓的说,抬高右手,只见手里赫赫抓着一个动物的腿部骨骸。

“啊!”兰雨惊叫,一是没有心理准备,被吓了一跳。

“看来我们有麻烦了,小风、小雨你们两个就站在那里,不要乱动。咱们三人现在千万不能走散了。”际云也脸色大变,“小风,把锁链拿出来,咱们三人分别牵好。”

影风、兰雨此时也知道事态严重,连忙依言行事,兰雨再次把小雪球放到药喽里。三人各自牵好,际云在前,兰雨居中,影风在后,便却各自拿出武器,警戒防备着。

“好了现在咱们慢慢摸索一下,看看周围的环境。”际云首先说,并取出魔法照明灯。

“好”影风、兰雨乖乖应道。

一行三人亦步亦趋,小心翼翼的摸索了半天,才发现周围早已大变了样子,昨天的清泉湖水、森林果树、花草鸟石,统统不见,目光所及之处,光秃秃的,一无所有。只是偶尔散落着一些动物骸骨,四周也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响,完完全全的是一片死地,令人毛骨悚然。三人毫无所获,只好坐下来,拿出干粮和野果,吃了起来。又经过了一个下午的搜索,他们彻底的死心了,只好等到第二天再看看情况,说不定又回到原来的地方,或者是大雾会散开,也说不定!三人乐观得想。但是事实是残酷的,一连3天皆是这样!整日里浓雾,就像固定似的、纹丝不动,2米之内不见人影,分不清白天和黑夜,只能根据个人资料光屏上的时间推测演算。

第四天早上,三人决定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了,他们的干粮和野果有限,又没又很多清水,支撑不了几天了。于是他们决定尝试着走出山谷,对四周方向皆不清楚,又不知道这个山谷有多大,他们只好选择最笨、最直接的,就是沿着直线走。幸好影风带了不少的绳索,他们便一一拿出来,放在走过的地方作为标记,就这样走啊走啊,整整走了一整天,终于又绕回了原处,看来这里是个迷谷。无计可施的三人,甚至选择了由影风下线试试看,结果倒是下线成功了,不过当十几分钟后,消失了的影风又再次出现在际云和兰雨的面前,他们便彻底的绝望了。

“现在怎么办?”影风瘫坐在地上,有气无力的说。

“我也不知道。”际云愁眉紧锁,头一次感到无计可施。

“怎么变成会这个样子了呢?”兰雨万分不解,他们只是来找凝脂琼果的而已,也曾考虑过会遇到怪兽,最坏的结果就是被杀死,可是现在到这种情况,他们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嗯,应该是那个反常的山谷的原因,自从进了那里之后,就一切变得奇怪了起来。”际云深思,说出了这个最令人怀疑的地方。

“唉,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进那个山谷。” 影风后悔的说,可是这世界上哪有什么后悔药可吃?

“其实都怪我们太不小心了,和赤尸魅大战一场,死里逃生后,又绝处逢生的遇到了那个宜人的山谷,当然就放松警惕了。”际云理智的分析。

“可是现在该怎么办啊?上次大哥你说最坏的结果是被怪兽杀死。我看不是,最坏的结果就是现在,坐困愁城被活活的饿死。”影风悲观绝望的说,虽然有点夸张可笑,却极有可能是真的。

“咱们还好办,可是小雪球怎么办啊?早就说了不应该带它来的。”兰雨自身已经完全认命了,只是担心小雪球的安危,不禁娇声埋怨,悔恨当初自己没有竭力反对到底。

“唉!”际云无言以对,此时也后悔了,可惜无济于事。

只有小雪球好像还无所觉,张着小小的嘴巴,笑得无忧无虑。情况再次陷入进退维谷的僵持状态。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