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189) 潮吧

妖刀 收藏 0 43
导读:决不饶恕之死囚回忆录(189) 潮吧


第一百八十九章 抓了凤三

胡东天真地笑了:“远哥,不愧是大哥啊,想得比我周全,这样好啊。来,把电话给我,我这就给凤三打电话,玩儿老家伙我有一套。”我说:“不急,先想想这话怎么说,万一他让你去他公司谈呢?我不方便去他公司的。”胡东想了想:“你别管了,我有办法让他出来。”我叮嘱他千万别让他听出别的来,把手机给了他。胡东拿过手机,直接拨了凤三的手机号码,一个粗重的声音问:“哪位?”这个声音不是凤三。胡东笑道:“老二,是我,胡东,三哥在吗?”那边沉默了一会儿,传来凤三的声音:“有事儿吗?”胡东故作兴奋地说:“三哥,好事儿啊,胡四这小子草鸡了,跟个没头苍蝇似的,大祥也懵了,两个人到处打电话联系人,没人理他们,他们找了白道上的人,也巧了,我一个朋友认识他们找的人,那个人是我朋友的亲姐夫,这个手机就是我朋友的,哈哈,真好玩儿……我正在跟着他们,现在他们全‘麻’了,好象在商量着请人家吃饭呢。电话上说不清楚,你赶紧过来一趟,我详细跟你汇报汇报。”凤三哦哦了两声,说:“这早就在我的预料之中,他们全是纸老虎,你不用跟着他们了,回来,我现在没时间出去。”


胡东捂住话筒对我说,他不在公司里,我了解他,他只要回了公司,手机就关了,一定是在外面,看我的。装出一付不满的样子,嘟囔道:“三哥,你再忙也不如这事儿忙啊,人家都要动用白道了,你不了解情况怎么行?我又没有车……”凤三不耐烦了,高声说:“你在哪个位置?我过去接你,告诉你啊,以后跟我说话不许用这种口气。”


胡东还想说句什么,手机里传来另一个声音:“胡东,你在哪里?”

胡东说:“在海滨立交桥这边,刚从分局那边过来。”

对方说声“在那儿等着”,挂了电话。

胡东嘿嘿一笑:“远哥,我敢说凤三就在附近。”

我打开了车门:“你去远一点儿的地方等他,让他跟他的保镖离开一点儿,先胡乱跟他聊一会儿,我过去以后你就躲开。万一看见我跟他翻脸了,你帮后面这二位把他的保镖控制起来,押他们上我的车,顺利的话,我开凤三的车去胡四饭店,你们在后面跟着就可以了,”回头问金高,“你还能开车吗?”金高说:“没问题,学到的手艺,一辈子都忘不了。”我推了胡东一把:“去吧,瞪起眼来,想要跟着我混,必须嘴巴手脚全麻利。”胡东一脸严肃地下了车。


“远哥,我发现这个小子也是个人才啊。”吴振明在后面说。

“人才个鸡巴,以后你就知道了。”我发动车,把车靠到了一个隐蔽的地方。

“凤三会带着几个保镖?”金高问。

“管他几个呢,全是废物,真正的高手是不会跟着凤三的,你一个可以制他们仨。”

“这话不假,哈哈,”金高用绑着钢板的腿磕了磕车门,“听见这是什么声音了吗?铁腿,哈哈。”

我下了车,让金高坐到驾驶位上,摸着他的肩膀说:“一会儿这样,你和吴振明先别着急下车,等我跟凤三聊上了你们再下车。慢慢靠近他的保镖,我估计他们顶多三个人,等胡东也靠过去,你们就动手,动作要迅速,别让他们把家伙掏出来,争取一下子拿下,拿下以后就把他们押到这个车上来。你开车,振明和胡东在后面控制住他们,然后看我的,如果我开车走,你们就跟上,如果有其他变化,咱们再临时决定,谁也不敢担保不出别的问题,明白了?”


吴振明说:“反正我没干过这样的事儿,全听你的就是了,我估计没什么问题,远哥是干什么的。”

金高边瞄着站在远处的胡东边说:“我发现你这次出来变小心了,出什么事儿,不就是一个凤三嘛。”

我笑了笑:“别瞧不起凤三,他在江湖上混了将近三十年,还能站在风口上,没有点儿把戏能行?”

金高掐着指头算:“七八年,八八年……没有三十年,二十多年是有了,这个老家伙得有五十来岁了吧?”

“差不多,反正他比孙朝阳还大,孙朝阳四十岁生日是七年前了……”

“对了,你一提孙朝阳我倒想起一件事儿来,还记得强子吗?”

“记得,他被人在医院里杀了,到现在还不知道是谁杀的呢。”

“我估计是李俊海。”

“有什么根据?”

金高咽了一口唾沫,正色道:“没有根据,全凭分析,我来给你分析一下啊。当年李俊海在劳教所,可是他一直惦记着你,一直想利用你跟孙朝阳的矛盾,让你们俩拼个你死我活。你不是说过吗?李俊海经常偷偷跑出来,连阎八的门他都能抹上屎,这就证明他有的是时间办他想要办的事儿。他的耳目也多,一定打听到了强子和你都住在……”


我打断他道:“别瞎分析了,那时候李俊海早出来了,我这条命还是李俊海救的呢。”

金高拍了一下脑门:“咳,我这脑子……不过他也有嫌疑啊,强子死那天他没在医院吧?”

我想了想:“对啊,他没在医院,胡四和林武在那儿。”

金高陡然提高了声音:“还是啊,他完全有时间去办这事儿,你想想……”

“远哥,凤三来了,”吴振明从后面捅了我一下,“我操,好车啊,大奔,下来了下来了。”

“把车窗摇上去,”我回头对吴振明说,“刚才我说的话都记住了?”

“记住了,”吴振明跃跃欲试,瞪着外面的眼睛有些发红,“保镖也下来了,两个。”

“操,凤三真他妈扯淡,那不是孙朝阳的伙计嘛,你看那个装逼的,操,郑老二,那个叫什么来着?”

“那个我在医院见过,叫刘猛,跟强子是把兄弟,小心啊,刘猛还算有些力道。”

我歪着头往外面看。凤三穿着一件中式绸褂,风一吹直哆嗦,裤子好象也是绸子的,屁股那里皱皱巴巴的,看样子他坐了很长时间的车。这个家伙又胖了不少,从后面看跟个熊猫似的,头发上似乎抹了不少油,一丝不苟地梳向脑后。胡东想上前跟他握手,凤三摆了摆手,径自走到一个花坛边上,从口袋里摸出一根拇指粗的雪茄。胡东点头哈腰地给他点上,说了几句什么。凤三冲郑老二和刘猛喷了一口烟,反手挥了挥,这个老混蛋几年不见派头又见长。郑老二和刘猛懒散地倚到了一根柱子上,不停地打哈欠。胡东想拉凤三坐到花坛沿上,凤三不理他,用雪茄点着他的鼻子说了一句什么,胡东开始不自在起来,双脚来回地倒腾。我目测了一下,凤三跟两个保镖的位置大约有十几米,我要是过去跟凤三说话,他们可能会认出我来,第一反应就是凑过去防备着,因为他们应该知道我跟胡四的关系。我临时改变了主意,捏捏金高的手说:“你们先下车,绕到柱子后面等着,胡东只要一往你们那里走,你们直接动手。”


金高和吴振明下车了,他们装做散步的样子,一步一步地靠近了郑老二和刘猛,那二位一点儿也没觉察到危险已经来临,还在那里摇头晃脑地闲聊。胡东发现了金高和吴振明,往我这边扫了一眼。我拿出墨镜戴上,攥了一下拳头,打开车门冲凤三踱了过去。离凤三五米远的时候,我听见凤三对胡东说:“我可告诉你,以后少打我的旗号……”胡东讪笑着退了几步:“三哥,我真没法跟你解释了,让蝴蝶跟你说吧。”凤三咦了一声,来回转头:“蝴蝶?”


我用眼睛的余光看到,那边已经动手了,几乎听不到什么声音,金高和吴振明硕大的身躯已经压住了郑老二和刘猛,胡东跑过去从他们身上抽出了两把枪。妥了!我来不及看了,伸出胳膊搂了凤三一把:“三哥,找我吗?”


“呦,蝴蝶,”凤三没有看见身后发生的一幕,笑得很尴尬,“什么时候出来的?”

“三哥说话可真不卫生,什么叫出来?应该叫重新获得自由,哈哈。”

“我知道了,”凤三猛一转头,眼睛一下子瞪圆了,“蝴蝶,你是早有预谋啊,服了……”

“三哥,跟我到车上说话。”我攥着他的手腕,猛地拽了他一个趔趄。

凤三不愧是老江湖,快步跟上了我:“蝴蝶,我觉得你没有必要兴师动众的,这样多难看?三哥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想让我干什么,说句话不就行了?呵呵,真是的……胡四也是,什么问题解决不了?非得弄这套?”我不听他唠叨,打开车门,一把将他推进了车后坐,顺势坐了进去:“三哥,你别怨我,我直接去找你更不好看,这个道理你明白我也明白。我来问你,胡四的工地是不是你派人去砸的?”凤三微微一笑:“这事儿我承认,但是事情都是有前因后果的,你必须听我解释……”我把手搭在他的后脖颈上,一下一下地摩挲着,如同摩挲一条狗:“你还是别跟我解释什么前因后果了,你就正面回答我,砸胡四的工地是不是你派人干的?”凤三被我摩挲得很不自在,想把脑袋移开又没敢,就那么梗着脖子任我污辱。我很惬意,感觉他的自尊在一点一点地消失。凤三脸上的肌肉在哆嗦,舌头也开始打卷:“蝴蝶,怎么说呢?人是我的不假,可是我没告诉他们要去砸胡四的工地呀,这一切全是辛明春干的。”


“三哥,我很不佩服你啊,”我轻蔑地拍了他的后脑勺一下,“好汉做事好汉当,往别人身上推有意思吗?”

“这是真的,”凤三的脖子软了一下,“你可以去调查,这批人全是他的,包括胡东。”

“怎么调查?把老辛也叫来?人家还得来嘛,哈哈,也许你知道,我在监狱的时候跟老辛关系不错。”

“那我就没有话说了……你们关系不错,我呢?我凤三跟你的关系也不错吧?当年孙朝阳……”

“又说多了不是?”我的脑子一下子想起孙朝阳打我的时候凤三为我说好话的事儿,心一凛。

凤三的眼球色子似的猛然一转:“蝴蝶,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待我,你好好想想,打从我凤三认识你开始,我从来跟你拧着了没有?我承认当年我对小杰不好,可是你回来了,我立马打消了报复小杰的念头,也许你会说,当时我害怕你,我怕什么?那时候你刚出来,势力还没有那么大,我有什么可怕的?再就是,孙朝阳找过我好多次,问我是不是你带人把他的钱抢走了,我很明白就是你,可是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你第二次进去的时候,警察去调查我,问我当年是谁把孙朝阳的钱抢了,我凤三只字没提你的名字……可是我今天受的是什么待遇?”


“三哥,我没法跟你说了,”我打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室,“去见见胡四吧,我保证你的安全。”

“有这个必要吗?”凤三的嗓子又哆嗦上了,“误会很深,见了面很难看的。”

“三哥,这个我得说你两句,你别老是拿社会大哥那一套分析问题,你得清楚你现在的位置。”

“唉……我知道我的位置,好,听你的。蝴蝶,别让兄弟们动手啊,我心脏有毛病。”

“跟我一样,哈哈,我的心脏也有毛病,让你们这些老家伙给折腾的。”我发动了车。

从后视镜里我看见,金高冲我打了一个胜利的手势,我猛踩了一脚油门,车窗外的一切一下子切换了状态。我回头冲凤三笑了笑:“三哥,见了胡四别紧张,他是个文明人,不会打你的,你好好说着,我在旁边帮你搭个话儿,该软和就软和点儿,不掉价。”凤三怏怏地说:“真不知道你这么快就回来了,唉……外面都传说你跟胡四翻脸了,老辛这个混蛋也跟我打马虎眼,他说你在监狱里的时候就跟胡四动过手,谁知道这是没有的事儿。蝴蝶,我可真听朋友们说了,你把胡四打了,胡四伤得不轻,住院了都……呸呸,我这张臭嘴啊。我这一激动就不会说话了,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当时我跟胡四闹别扭,也不敢跟胡四直接开始,我还以为你……但是胡四也有不对的地方啊。你没回来的时候,他整天‘诈厉’我。这不是人家汤勇不干出租这一块了吗?把这块儿让给了我,我花老鼻子钱了,好不容易拿下来……在这之前我找过胡四,我们俩达成了协议,互不干涉内政……”我笑了:“互不干涉内政?后面呢?平等互利?哈哈,三哥对外交很在行啊。”笑完了,我正色道,“三哥,不是我说你的,你闲着没个逼事儿,去接汤勇这个烂摊子干什么?凭你个老江湖觉察不出来他这是什么意思?他为什么不干出租了,那就是怕跟胡四闹别扭啊,你倒好,接了。你想想,胡四能满意嘛……不说你了,反正你也得理解我,我跟胡四再有矛盾也是兄弟之间的矛盾,我们俩永远也不会翻脸,谁欺负他就等于欺负我杨远。本来我想直接去找你,可是我一想,你凤三大哥会听我的嘛。”


听我这么一说,凤三的心情好多了,又摸出了一根雪茄,戳戳我,问:“来一根?”

我摇了摇头:“劲太大,抽不动,你自己来吧。三哥,你说刚才我这话在不在理儿?”

凤三边划火柴边回答:“在理儿,你是个公道人。”

我心想,我公道你爹那个鸡巴,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我想彻底磨掉你的锐气,抢你点儿地盘玩玩呢。车拐上通往胡四饭店的路上的时候,我摸出手机给胡四打了一个电话,是王慧接的,我流里流气地说:“慧儿,我是你想念的情哥哥杨远啊。”王慧哼了一声:“还情哥哥呢,张姐刚才还来电话找你呢,翻脸啦,要来揍你呢。”我这才想起来把芳子丢在了家里,连忙问:“她是怎么说的?”王慧说:“没说什么,跟你开玩笑呢,她说让你早点儿回家,你弟弟要吃饺子,她正带着你弟弟上街买饺子馅呢。”我放心了:“让四哥接个电话。”胡四就在旁边,马上接起了电话:“怎么样了?”我笑道:“三哥在车上呢,要去陪你喝两杯,赶紧吩咐炒菜吧。对了,小广他们走了没有?”胡四的口气很兴奋:“没呢,都在这里等着你回来,林武也回来了,跟小广在赛诗呢,小广给你作了一首,名字叫黑暗中的崛起,赶紧回来吧。”我关了手机,冲凤三笑了笑:“听见了吧?胡四心里根本没有什么,你们俩说开就好了。”


“小广也在那里?”凤三咧开了嘴,“我喜欢小广,人家懂道理。”

“放心了吧?”我加大了油门,“胡四请了文明人陪你喝酒呢。”

“也不全是文明人,林武不是也在那里嘛。”凤三的声音又低沉下来。

“林武也是文明人啊,没听见胡四说,他正跟小广赛诗,哈哈。”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