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幻游记 白虎大陆篇 第二十九章 深山遇险 之 误入困境(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64/


两天之后,三人便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影风和际云各自买了一件防御+30的极品低级上品的属性护甲,兰雨的则是一件魔防+30的魔法袍。假期一开始,他们便整装上路,顺着里葛记忆力的路线找寻梵达兰雅基峰。于是他们再次来到巴拿哈镇,故地重游的三人并没有多作停留,而是直接打听问路,急急赶路。又经过2天的日夜兼程,终于来到一个叫做德洼的小乡村,它就位于梵达兰雅基峰的附近,是一个和鲁鲁塔差不多的偏僻小山村,因此并没有什么传送阵。虽然已经知道梵达兰雅基峰就在附近,但是看着眼前无数大小不一、层峦叠嶂的形形色色的山峰,他们还是决定找个向导。找到一个中年猎户家,说明来意,在1个晶币的重金诱惑下,那个犹豫不决的中年猎人姆姆莱还是答应他们的要求了,毕竟那可相当于他1年多的全部收入所得,值得冒险。因此他们便在姆姆莱的家里借宿一宿,第二天才在他的带领下,一同出发。

只见姆姆莱指着前方众多山峰中的一所,对他们说:

“你们看那就是梵达兰雅基峰了,非常的难以确认,只有常住这里,并且经验丰富的猎人才能辨认的准确。咦?奇怪?你们是怎么知道这座山峰的呢?”

“我们是听着附近的人说的,又因为有点事要去那里,所以便寻来了。”际云“合理”的解释着,并没引起姆姆莱的怀疑,却不是实话。

“大叔,这座山峰为什么叫做梵达兰雅基峰?难道有什么典故?”影风好奇的问。

“是啊,曾经是有一个关于它的传说。”被唤作大叔,姆姆莱受宠若惊的说,“传说在很久很久以前,曾经有一道七彩霞光突然从天际射入山峰中,经久不息,尔后这座山峰也经常会发出异彩,故名梵达兰雅基,意思就是‘神之光’。”

“哦,原来如此。”影风弄清原委,就不再多言。

“此去梵达兰雅基峰只有唯一的一条道路,并且这条路上常有千百成群野兽出没,遇上便难活命,因此从来没有人敢走。我也仅能引送你们到小半途中,之后只须认准方向日影,便不至于走错了。”姆姆莱实话实说。

“大叔,没有关系。能送到哪里就算那里吧,剩下的我们自己来就行了。”际云也不勉强,对姆姆莱感到有些愧疚,毕竟他们自己也没有什么自保能力,遇到怪兽时必定无法顾及到他,要不是自己等人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实在没有办法,他们并不希望连累无辜。

“如是这样,真是太感激你们了。”姆姆莱连忙多谢他们,没想到他们那么好说话,毕竟自己收了他们那么多钱,要是他们强迫自己带路,自己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

不久之后,姆姆莱把他们领到差不多的地方便告辞离去了,际云他们只好一边看着太阳,一边小心的觅路行进,幸好这里还是山下,怪兽不是很多,只要他们谨慎一些,同时又不要发出太大的声响,就没有什么大问题,偶尔遇到几个怪兽也只有40多级,凭着他们现在的能力、际云时有时无的剑气和刚买的护甲装备,也还可以应付。

不消多时,走进一座山谷,便来到了梵达兰雅基峰下附近,一进入山峰范围,地形便险恶了起来,两边俱是危崖壁立,高耸参天。虽然此时已是寒冬,但山上却还有不少长藤灌木,参天巨木,雪铁寒林,夹杂着一些冬开花朵,红绿相间,浓荫遮蔽天日,愈加冻寒入骨。他们走在红沙石地上,尽是些枯荆榛木碍足,路又窄小,十分难以行走。三人好不容易才便将这条狭谷走完,又横越了一片满生荆莽的小平原,便到了梵达兰雅基峰的山麓底下。

这山峰位于南北纵横延绵,一望无际的巴米拉利达索主脉里。林丰石高,弥望皆是。须要进入此山深处,才能到达里葛所说的地方,也就是凝脂琼果的生长处。一行三人一宠便往山上走去。荒山原本没路,危崖削嶂间,尽是些蚕丛鸟道。有时走到极危险处,上有危石覆额,下临万丈深渊,着足之处又窄又滑溜,更有刺荆碍足。走起来须要将背贴壁,手扳壁上长藤枝条,低头蹲身,提着气,镇定心神,用脚找路,两手倒换,缓缓前移。一个不留神,抓在腐木枯藤上面,脚再往下面一滑,便要粉身碎骨,坠落深渊。有时又走到了头,无路可通,再从数十百丈高崖上攀藤缒身而下。又是天寒地冻的,他们虽是习武之人,比起常人不太畏寒,却也受到不少影响。

兰雨虽有舞空漂浮之术,无奈魔法值不多,经不起消耗,持续时间太短。同时魔法等级也不高,又还不能把魔法控制的很精确,如此一下危险性反而更大,顾及到背上药篓里的小雪球,还是徒手来的比较好。再说他们毕竟有一些现实中的爬山攀岩的经验,虽然现在比之以前艰险了许多,还有可能遇上怪兽。幸喜各人均没有什么行囊,又都带着武器,穿着护甲。不久便越过了这段不是很长的极其惊险的崎岖地带,走到一处较为平坦的广大山原。虽在冬天,因是山中凹地,四面挡风,草木依旧丰盛。那极低湿之处,因为蓄了山水,长时潮润,丛莽分外丰肥。顶上面结着东一堆西一堆的五色云霞,凝聚不散,乃是山岚瘴气,于是兰雨便拿出从碧钿猴那里得到的五色花,三人闭气各吃了几瓣,来解这些瘴毒。兰雨现在的制药术等级还太低,无法炼制那些得来的中高级药草,幸好有那块顺并得到的冰玄钻,把它们放在一起保存,效果还不错,否则也只能卖掉它们了。

幸喜现在是冬天,不少山中怪兽均已冬眠,或是减少日常活动,一路上他们又都是无声无息、轻手轻脚的,因此一直幸运的没有引来什么难对付的高级怪兽。一到傍晚天将要黑暗下来,光线不佳时,便早早的寻那朝阳又干爽的山洞,扎起帐篷,吃饭休息,吃的俱时随身携带的干粮和白天里猎到的小动物,夜晚又将洞口用巨石堵住,才一起围着火堆练功睡觉。第二天又早早赶路,如此风餐露宿,兼程赶路,没几天便不知不觉的就穿过了那片盆地山原,接着又翻越了一处山脊,随后走入一座丛林里面。之前所经过的山峰那边野草荆棘,在此深冬之际也算丰肥、生机盎然的了。怎知现在这个丛林里外,依然也是常青铁木,石土混和的山地,地面上却是光秃秃的寸草不生。树丛倒全是些千百年以上的古木,其中以雪铁树最多,它也是白虎大陆上最常见的树木了,四季常青,结实挺拔,高干参天,虬枝欲舞,一片苍色,甚是葱笼。

突然之间他们偶然听到一个细小的声响,急忙纷纷跃到周围的树上,躲藏起来。不一会便见一只赤尸魅从下面走过,三人一见心中大喜,以为他们找对了方向。其实不知道这赤尸魅之类的高级怪兽在巴米拉利达索山脉很常见,里葛又只记得山峰的大体位置,这些更细节的东西,事隔100年了那里还想得起来啊,现在他们早已南辕北辙了。不过就因如此,才会阴错阳差的让际云他们闯错了地方,随后又迷失方向,误入险境被困,无法逃出,几近丧命,后又化险为夷,因祸得福,真不知这一切是好是坏,是祸是福,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先说际云他们看到赤尸魅,以为已经找到了线索,心中大喜。不过他们还算理智,知道这是80多级的高级怪兽,又是群居,不敢轻举妄动,只是悄悄的跟随其后。不久便来到赤尸魅的巢穴,果然看见为数众多的赤尸魅正三三两两的随意玩斗,三人不敢惊动,只是在周围四处查看,寻找断崖和琼果。竟然真的被他们在不远处找到一所。其实这也难怪,如此深山大泽,悬崖断壁无处不在,不出三五里地必有其一,他们如此刻意的寻找,大范围搜索,不达目的不罢休,当然会心想事成了。再说群居动物的居所,不是山洞大穴,便是山谷崖底,总不会是在平地里一堆一堆的吧,即使是在平原地区,他们也大都会凿地而居,何况山林之间呢?只是际云他们身在局内,寻果心切,一时鬼迷心窍,不能以局外人之心态,客观的分析。再加上一切又先入为主的,有里葛的经历故事在前“指引”,由不得他们不被蒙蔽。

虽然他们在崖下没有发现半中间的那块岩石,但也是因为当时已是傍晚时分,天昏地暗的,光线不足,他们又怕惊动赤尸魅群,不敢走到远处,仔细的仰视观看。同时虽然他们也没有闻到里葛所说的那股异香,但是也许他们来得太早,那凝脂琼果尚未成熟,想起没有那么浓郁,又距这里太远,因此才会没有闻到。总之即使有再多的疑点,也会被先入为主、内心早已认定如此的他们三人给一一“合理”解释。不但不以为意,反而心中暗自庆幸,这样一来便没有先被赤尸魅发现,进而来此看守,正好方便他们行事,接下来他们只要爬到山崖半腰处,就像里葛所见到的飞金雪兽那样,在那个小洞穴里守株待兔,等着凝脂琼果成熟采摘便可。三人没想到此行会如此顺利,直呼幸运。殊不知他们的“好运”就要到头了!

际云他们决定先休息一夜,第二天天不亮就开始往上爬,这样一来,就是等到天亮时,被赤尸魅发现,也已经爬到目的地了,至少是爬到了赤尸魅攻击不到的高度。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他们便依计划行事,开始还是一切顺利,只是还没等到天亮,就生了变数。当时天雾蒙蒙的,到处都是云雾缭绕,开始时他们还以为这是有利条件,可以隐藏身影,不被赤尸魅发现。只是不久以后,他们就发现事实并不是这样。首先是雾气露水沾在崖壁岩石上,凝结成霜,触之刺骨、异常寒冷,入手即化后,又湿润、滑腻不已,难以抓握、攀附。同时脚上也是如此,需要万分小心、谨慎缓行,还不时危情连连、险境叠现;然后是浓雾蔽眼,无法察看前面上方、周围左右的地形状况,避开难过之处,绕道而行,只能直线前进,困难重重。因此一直速度缓慢,几个小时过去了,方才爬了二、三百米高,还没达到计划的一半高度,更没有看到那个生长着凝脂琼果的岩石块的踪迹。又因为不时的踩落崖壁上松动的山石,碎块滚坠到崖下,发出极大声响,便渐渐的引来了不少赤尸魅,虽然有云雾遮挡,没有寻觅到他们的具体位置,但是野兽鼻嗅最灵,却早已闻见生人气味,团团围将过来。

崖壁上的三人听见下面骚动之声越来越大,又渐渐闻得兽鸣怪啸。知道崖下面必定聚集了成群的赤尸魅。他们如今身作雾中刑囚、壁上鱼肉,进退维谷、难以抉择。虽然现在与赤尸魅彼此还看不见,因而暂时没有过来袭击他们,只是不久后,随着太阳升起、云雾的渐渐散开,势将难以幸免。三人虽然拥有一身不错的本领,但是处在这种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进退两难、动弹不得的极危险境地,有力也无处可使,有本领也无法施展。就在这忧惶无计之际,太阳逐渐升起,阳光穿透云雾斜射进来,渐渐的雾气便越来越淡、越稀薄,忽的迎面吹来一阵刺骨的清冷寒风,霎时间那脚底的浮云薄雾已被寒风卷撕,一扫而空。化成万千痕缕吹烟一般,四散飞舞而去,浮翳空处,那下面的一片灰黑的赤尸魅群聚着,竟有上百头之多,互相的挤在一起,微微动转,间或有几个昂颈长嘶。远处还有不少的赤尸魅在陆续赶过来。

悬空的三人一见大惊,他们没有想到已经引来了这么多的赤尸魅了,他们此时身处半空之间,又无险可守。再过不一会,赤尸魅就发现他们了,突然齐声吼啸,声可惊天,威慑山岳,入耳欲聋,震得他们差点跌了下去。重新稳住身形后,发现崖下竟然已有赤尸魅开始往上爬行了,三人立刻肝胆俱寒,不顾岩石尖利,刺伤肌肤,手脚并用的狂往上爬,偶一回头,又发现赤尸魅因为无法像他们一样,一点一点的渐进攀爬,竟然灵机一动开始叠罗汉似的,一个撑着一个搭成了长长云梯。他们虽然早就从里葛那里,知道赤尸魅等高级怪兽,俱都灵通聪明,见到此种情形,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只是也更加的魂飞魄散,再次加快攀爬速度,幸好雾已散去,崖壁岩石虽然仍旧刺骨冰凉,却也不再溜滑难抓了。因此速度却是加快了不少,只是那赤尸魅的速度更快,手脚伶俐、身体轻盈的沿着崖壁接长龙,和际云他们越来越近,不出一、二百米的光景,便渐渐追了上来。

终于在际云他们又爬了百余米时,被追赶上了,只见最上方的赤尸魅瞪着一双虎目,注定三人,看上去甚是猛恶。慢慢站起身来,将头一昂,倏地往下一低。际云知道这魅作势,就要扑过,刚喊:“大家留神!”那魅早已把头一低,呜的一声怪吼,双条腿往下夹紧另一只赤尸魅的肩颈,用力一撑,细长双爪直往兰雨身处扑抓过去。幸好她反应敏捷,危急关头,使出轻功,灵巧的翻身躲避,移到了另一处崖壁,一时没有抓稳,还晃了几晃,差点跌落。攻击不成的赤尸魅又另觅目标,转向了影风,没有小雪球作累赘的他,动作更是灵巧,也轻易的多了过去。如此这样,三人虽然没有被攻击到,但也无法摆脱赤尸魅的不断袭击。不断的重复着,只是需要万分小心,一不留神就会失足坠下山崖,到时候即使侥幸不死,也会被压下的赤尸魅群给围攻而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